刚刚更新: 〔仙界聊天群〕〔星宇世界传奇公会〕〔都市最强仙尊〕〔诸武争锋〕〔混在美漫当土豪〕〔大明之五好青年〕〔倾城娇女:将军,〕〔蓝霆之主〕〔重生娇妻有灵田〕〔夫人,魔尊大人盼〕〔田园悍妻:妖孽王〕〔带着萌娃去种田〕〔三龙震山河〕〔我能召唤人机〕〔我的绝色美女特工〕〔万界至尊龙神变〕〔虐妻上瘾:陆总裁〕〔盲妃嫁到:王爷别〕〔最强篮下霸王〕〔我是佐助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傲总裁老婆 第808章 血脉继承
    第808章血脉继承

    “那意思不还是说我会被它给吞噬?”陈默有些无辜,从双方的语气看来。天蚕树已经对自己消除了杀机。但是为了更加保险。陈默不得不试探出对方的目的性。不然日后如果自己体内在某一日跑出了一个如眼前这么大树的怪物来占据自己的身体。到时候恐怕连哭的机会都没了。

    “哼!无知。既然我都说了你们是融合在一起,怎么会叫吞噬?如果真是我孩子吞噬你的话,那我助它一臂之力直接吞噬你好了。恩,直接和你说好了。我孩子因为提早出世,所以在灵智上还没彻底完全。所以没有产生真正的意识。直和你彻底融合之后。你的身体却成为它的一半。但是意识上。依旧还是你,只你的身体一半却是我天蚕树一族的。所以你根本不必担心我孩子会吞噬你。因为它根本就没产生意识,在和你融合的时候,完全靠的是本能。”

    天蚕树的语气由之前愤怒逐渐的变弱,直到慢慢的变为失去孩子的可怜母亲。不过在它意念之中还是有了丝丝期望。

    其实在它们天蚕树一族中。根本不会管你的意识到底是谁,它在乎的天蚕树的传承。毕竟像这种古老的仙灵之物安享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之中十分的艰难,就比如前几日,天蚕果还没被成熟。就有大量的妖兽想夺取。可如果一直这么延续下去。一千年一棵天蚕树孕育一个天蚕果。而且每次都要遭受妖兽的吞噬,那么天蚕树一族迟早要灭亡。

    况且,这天蚕树没孕育一次还只能孕育出一颗天蚕果,甚至偶尔还会失败。

    天蚕树的这句话,陈默总算是明白了。总体而已,天蚕树的孩子不会在出现了。用简单的话说,自己依旧还是吞噬了它的孩子,与之不同的是。自己掌握了它孩子的本领,同时也继承了它们天蚕树族的血脉。当然。在这里。陈默也算是这天蚕树的半个孩子。

    事实上,对于这点陈默早该想到。因为当日那夺天蚕果的时候从天蚕果的光芒来分析,那果实根本就没有彻底成熟。不然当时的天蚕树根本不会如此强悍。毕竟按照天蚕树彻底孕育出天蚕果的同时,它会将一半的修为传进天蚕果的体内好帮助天蚕果的成长。可是那一日完全没有。

    所以陈默立即就怀疑了这点。

    不过这也多亏那天蚕果还没有彻底成熟,如若彻底成熟。那吃亏的也许还是自己。毕竟没有谁会放弃自己的意识去把自己的血统交给别人。

    当然。如今既然天蚕树把自己当做他半个孩子。陈默自然不会放下这个机会,虽然现在不适合套近乎。但是一人一树的关系似乎融洽了不少。至少少了之前的那种敌对关系。

    对于这种态度,天蚕树也显示出了母性的一面,从中陈默感觉到。这天蚕树无疑是想利用自己继承它们天蚕树一族的血脉而已。不过说来也是。一棵树的血脉藏在一个人体内。确实是一个成长的好地方。

    从天蚕树这里,陈默也得到了不少的知识。大多都是关于天蚕树的。原本按照天蚕树的说法。想要彻底掌控天蚕树本能,必须要随着时间流失。慢慢觉醒体内的天蚕树血脉。但是想到如今陈默那点修为。天蚕树把天蚕族的一些枝条掌控等战技告诉了陈默。

    事实上。天蚕树所说的战技非常简单。就是如何掌握好那些枝条去战斗。

    是树木它们有自身的不便,可是相对于一个人来说几乎很容易,就比如自己拿着一根枝条甩来甩去。当然啦!人身虽然看上去简单了许多。但是相当于控制上还是有些麻烦。就比如如何让枝条伸长,攻击等等都十分的困难。

    当日天蚕树杀死双头蛇以及众多妖兽的时候,就是展示了天蚕树一族的特殊战技。一根枝条随意甩出。可以让一只强大无比的妖兽撕成两半。光这手段。陈默想起就胆颤。如果是自己去控制的话。别说杀对方了,甚至连伤到对方也不可能。

    “噗嗤!”

    陈默站在地上,手上一掌挥出,并无半点元力痕迹。但是从手心位置处,一根碧绿如毒蛇一般的树枝条突然冲出。在他正前方一棵高大的树木就如豆腐一般轻易的被枝条贯穿。

    “恩,做的还算不错。这次掌握的比上次好了很多,不过在你刚才掌心之后,你最好多带一点霸气。我们天蚕树一族以霸道为主。不像其他树族那种柔弱轻便。我们要的是刚强,以最快速度杀死敌人。”

    天蚕树的话就如呵斥自己孩子一般。毫无留情,说话的声音始终带着霸道刚强。就如一铁血将军般。

    天蚕树的话无疑太过刚强,可毫无疑问句句属实。那钢管一样的枝条无催不利的甩下。直接可以把一只强大的妖兽分为两半。这何等霸道。面对一条双头蛇王,直接绞杀它。这何等毒辣。

    如果天蚕树真是个善类,恐怕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哦!我知道了。”

    对于天蚕树的话,陈默丝毫不会拒绝。不说现在跟随它学习是在提高实力。就算自己靠一半是它孩子的血脉。真牛了起来。陈默也不敢乱来。毕竟瞧它眼前的语气,几乎随时可能发飚。他可不指望对方突然枝条一甩来。自己成为两半。

    “哗啦!”“哗啦!”

    此刻在西面的一处地方,树梢轻微的摇动了几下。带着风吹的细小声。

    在同时,陈默和天蚕树同时注意到了这点。

    “恩,还不错。在反应听觉还行,作为我们天蚕树一族的一员,在反应上必须通灵天地。耳听八方,随时都要保持危机感。”天蚕树对陈默的表现觉得很满意。声音中甚至还带着冷冰冰的笑容。“去吧!那个人类刚才听了我们不少的谈话。去把他杀了。”

    天蚕树带着丝丝威严,冰冷的语气回荡在森林中,隐隐出现一股劲风的波动。树叶都在颤抖。

    毕竟。对于刚才的谈话正是重点,如若被一个人类听进去传进了其他的人类耳中。那么日后不说陈默有麻烦。恐怕就是天蚕树也少不了麻烦。

    陈默站在原地眼睛盯住那声音的方向。随后转身看了天蚕树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是眼光已经告诉了天蚕树的答案。

    陈默在这世间早已认识了这点,肉弱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想要活下去。就只有实力。当日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实力,小欣才会被抓去。因为自己的软弱仁慈。自己的兄弟们被杀的一个不剩下。

    如今一个威胁在眼前。陈默不会再次走前路。

    “唰!”

    陈默手朝天,一根碧绿的滕蔓冲出了手心,立刻捆住了一大树干,身体栗然抛起,紧随另一只手心上的枝条再次捆住另一大树。

    仅仅两次使用枝条。身体早已经在百米之外。仿佛森林之王回荡在巨大茂密的森林之中。

    看着陈默的背影,天蚕树心中一股说不出的安慰。那张虚无的脸变的更为清晰。随即在原地出现了一片绿光。一名身穿碧绿袍子,看起来三十来岁的妇女出现在原地。妇女头发树立。眉宇霸道一种不怒而威。身材苗条均匀。隐隐一股王者之气从她身上散发而出。

    旁边的一些树木花草感觉到这股气息。全都伏下叶片。仿佛在伏拜它们所谓的王者。

    “我的孩子。这个世界很美妙。好好去闯荡闯荡吧!相信你能够创造出另一片天地。……我们天蚕树一族全靠你了。”

    绿衣女子的语气带着丝丝的忧伤。然后在她体表。出现一层碧绿的光晕。身影变的开始模糊,彻底笼罩在绿光之中。

    “我的孩子,再见了。希望你好好努力下去。一定要战胜自己的信念。”

    绿光消散。绿衣女子的身影消失不见。原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那么安静与自然。

    “唰!”

    现在陈默正荡漾在树的上空,如今他已经清晰的看到森林内那个人影。对方是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看不清面貌。但是此刻的他却无比的惊慌。从表面来看。他的修为大约在三百元力左右。在他所经过的地方不管花草还是树木既然出现了枯萎的症状。

    事实上,陈默只想对这个人轻易的杀死。可是如今却见这逃跑的人黑暗元力之后,不得不有些惊讶。因为当日从那三名袭杀自己的黑影身上感觉到。那气息与元力既然与下面那人几乎一样。

    其意思很明显。他们是一伙的。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来闯。正好。现在我好找不到天苍的下落。想不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陈默冷笑一声。两手上的枝条同时收回,身体凌空跳落。树上离地面足足不下百米高。可是在陈默眼里丝毫不惧怕这里。

    身体宛如一只坠落的雄鹰。从天朝下冲刺。目标正是那惊慌逃跑的黑衣人。

    “蓬蓬!”

    在身体即将落地的一瞬间,手上枝条同时捆住两旁的大树。宛如一只八爪蜘蛛拦截在黑衣人的身前。手臂长长拉开,身体呈半蹲式。

    如今陈默身上的衣服早已经在当日就粉碎。现在他赤裸着上身。全身钢筋般的筋肉配上手心发出的枝条,在这里他就如一尊恐怖的妖魔。强烈的杀赦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