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国医〕〔我真的只是NPC啊〕〔我从开天辟地来〕〔大宇宙时代的圣职〕〔从氪金开始砍翻世〕〔浩瀚仙秦〕〔这个宫廷是我的〕〔超级女婿-神都猛虎〕〔异瞳狂妃:邪帝,〕〔足坛最强王者〕〔旧日之子〕〔诸界末日在线〕〔随身饲养小世界〕〔国公无双〕〔我是国青主帅〕〔抢救大明朝〕〔精灵之冠位召唤〕〔我娘子天下第一〕〔怪物安保公司〕〔万界仙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三十六章 大器晚成 (求推荐)
    “拉倒吧,你当我没见过天才?”

    谢长安不屑。

    “我姐那样的才是天才。这孙子,这么大了不入品,是天才就有鬼了。”

    “万一人家大器晚成呢。”李浮游又说。

    “他哪里大了?又不是没一起上过茅房,再怎么晚成也不能这么晚…哎…”

    谢长安看着李浮游,“怎么说着说着,你话就扯歪了?”

    顾白扶额,不愧是倒数第一。

    他问李浮游,“你确定和他是患难同窗?”

    再聊下去指不定就同床了。

    李浮游离谢长安远一点。

    他靠近顾白,“顾兄,大恩难谢,这样,明儿我在快活楼上摆一桌,咱们不醉不归。”

    “快活楼,这就不用了吧?”

    顾白想让他介绍生意,不是非得宰他一顿饭。

    这不劳而获与劳动所得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当然,你若心里过意不去,再请我们吃一顿卤煮。”勾子在旁搭腔。

    顾白回头瞪她,“你就知道吃,要不要请你吃两顿?”

    勾子点头,“也行。”

    “那就两顿?”

    顾白回头看李浮游。

    “老顾,不是我说你,你目光太短浅了。”

    谢长安指着李浮游,“你知道这位是谁?听名字就知道了,余杭城内鼎鼎有名的财主。”

    莫说两顿卤煮了,就是快活楼吃上三天,李浮游也不会皱一根眉头。

    “就让他请快活楼。”谢长安帮顾白决定了,“难道他的命还不值两顿快活楼?”

    李浮游点头,“就是,我的命更不能只值三顿卤煮。”

    “这…”顾白盛情难却,“那行吧,明儿晚上就去快活楼。”

    “哎,这就对了。”谢长安摩拳擦掌。

    他从南山寺下来后,就忙着追查瓜婆,他也很久没去快活楼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攒三个月零用钱,才能上一次快活楼。

    现在有宰大户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说话间,他们踏上一座小桥,小桥对面是游廊,依山而建,曲折蜿蜒,更有荷叶池塘点缀。

    穿着游廊后,他们前面出现一小湖。

    湖中心有个亭子,里面站着舞女、婢女,桌案上摆着已经用过的酒菜。

    “谢弟,请。”

    冼鱼指着现摆出来的一张桌子,让谢长安坐下。

    至于顾白等人,冼鱼摆摆手,“来人呐,把谢公子的人引下去好生款待。”

    谢长安闻言,拉住顾白往自己位子走,“来,老顾,咱们坐一起。”

    冼鱼拦住他。

    “谢弟,咱们都是读书人,岂能与商贾之辈同席?”

    “老冼,给我个面子,顾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李浮游上来劝说。

    “行了。”顾白打断他们,“这厮长的这么丑,我还不屑与他坐在一起呢。”

    冼鱼:“大胆,你敢这么说话,我…”

    “我什么我?以圣人之名起誓,咱俩在一起,你敢说你不丑?”顾白打断他。

    圣人是读书人的天,顾白把圣人都搬出来了,冼鱼自然不敢睁眼说瞎话。

    “那也不是我丑,是你太英俊了!”冼鱼为自己争辩。

    顾白一笑,“谢谢,我也觉得我太英俊。”

    “你!你!”

    &nbsddgyf.p;冼鱼被气的七窍生烟。

    他是骂这厮的,怎么成夸了?

    “别以为有县令之子护着你,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他的袖子一抖,带起一阵阴风,震的剑匣轻鸣着弹出长剑,银光一闪,直逼顾白咽喉。

    顾白面不改色。

    只是右手搭在左手上,扯住了缠着的白布。

    喀嚓!

    白布裂响,冒出左手。

    当啷!

    不等顾白的左手彻底挣脱束缚,王守义手起刀落,把冼鱼的剑劈走了。

    顾白右手停下来。

    同冼鱼一样,王守义也是八品之境。不同的是,王守义只会腿脚功夫,不读诗书,不通入境,难以悟道,不能修行。

    “你大爷,臭鱼,你干什么?”谢长安怒了。

    李浮游也一把推开冼鱼。

    “老冼,君子动口不动手,说不过就仗势欺人,没品啊。”他护在顾白身前。

    再怎么说,顾白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顾白若在他面前有个闪失,他李浮游别想在余杭城抬头。

    冼鱼这时也冷静下来。

    他扫视众人一圈,忽然展颜一笑,把剑丢回剑鞘。

    “哈哈,玩笑,开个玩笑。”

    冼鱼向顾白拱下手算道歉。

    “我不出剑,谢弟怎么能知道我现在已经是八品剑客了?”

    站在他身后的书生闻言笑起来。

    “你大爷!”

    谢长安才不信他是在开玩笑,与他争论起来。

    在他们前面斗口时,勾子瞥旁边王守义,“幸好你出剑快,不然这会儿,这孙子已经是个死人了。”

    王守义疑惑,“你毕竟是奴婢,你这样说你家主子,好么?”

    勾子挑下眉头,不多作解释。

    “行了。”顾白打断谢长安与冼鱼的争吵。

    他提醒谢长安,“咱们又不是来吃饭和吵架的。”

    谢长安醒悟,“哦,对,我们是来找麻烦…不,凶手的。”

    “凶手?”李浮游疑惑不解。

    谢长安点头,把他们在庄园以南发现一尸坑的经历说了。

    李浮游还是不懂,“你怎么知道那荒野中有尸坑?”

    谢长安当然不能说实话。yzzhy.

    他信口编了一个:“一女鬼知我心地善良,一表人才,所以夜里托梦给我,让我帮她报仇。”

    “你又怎么肯定,那尸坑里是老冼的人?”李浮游看着他,“也是女鬼托梦?”

    “啊,这个…”

    谢长安现在知道一个谎言为什么需要一堆谎言去填了。

    好在,顾白帮他解了围。

    “是不是庄园的人,盘查一遍就知道了。”顾白说。

    在这个世界,主人可以随意杀害奴婢仆人,衙门概不过问。

    但所有的奴婢、仆人必须全部在官府登记在册,卖身契也得在官府留有备份。

    一来,在奴婢仆人叛逃时,方便官府缉拿。

    二来,也为了防止豪门世族在害人性命后,扭头把死者当成奴仆来脱罪。

    这也意味着,庄园里的奴婢、仆人是有定数的。

    “对,盘查一遍就知道了。”

    谢长安指挥王守义,让他领着捕快去把所有奴仆集中起来。

    “不用了。”冼鱼拦住他们。

    “你什么意思,心虚了?”谢长安有一种期待。

     8ooc.;   “我心虚什么?”冼鱼不屑。“我只是实话告诉你们,尸坑里的那些尸首的确是我庄园里的仆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我有很多老师〕〔黑风山大王〕〔我似乎是个神〕〔陈默洛璃〕〔爱豆,请自重〕〔遇见花开遇见你沈〕〔从向往的生活开始〕〔大唐开发商〕〔总裁错爱正娶唐晓〕〔霍格沃茨的训练家〕〔从火影开始的星空〕〔朱玉翠〕〔陆廷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