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药王〕〔我看到了你的死亡〕〔将军,孤本红妆〕〔九零农媳有点甜〕〔网游大相师〕〔仙道长青〕〔厉少又来撒糖了〕〔穿越之千丝万缕〕〔东晋北府一丘八〕〔次元法典〕〔婚字当头〕〔士女成凰〕〔无尽的遗落〕〔娇媛〕〔掌欢〕〔空间女的田园生活〕〔都市无上仙王〕〔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最强手机系统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 第544章 三个月不长
    “傻子。”香姿笑骂,“三个月一点也不长,真的不长。”

    叶雨摇摇头,“不,太长。”

    听着男人严肃说三个月太长,太长。香姿抱住叶雨,“我爱你,别说三个月还是多久,我都可以等你。”

    “我也爱你。”

    “既然我们这么爱对方,我不要你放弃你自己。”香姿淡淡笑了,“其实我也有个问题很想问你,过去你的武功在我之下,为什么还要追求我?”

    “因为我有预感,你会是我这辈子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叶雨目光深情宠溺,“然后我就去追求你了。”

    香姿把叶雨压在床上,“既然是这样,那我们明天早上就告诉良缘前辈我们的决定。”

    “……好。”叶雨抱住香姿回答。

    其实爱一个人,首先爱的是这个人缺点。香姿便是如此,她永远不会告诉叶雨,第一次见到叶雨,觉得这个男人就是自不量力,还特别骄傲自大。

    可慢慢的,她首先便是接受叶雨这个缺点,然后才正式这个男人的优点。想到这里,香姿浅浅笑了,亲爱的,你的未来有我存在,可是有的事情是我注定无法给你的,我想看着你快快乐乐,不用为某件事情发愁的模样。

    要是可以,还想再看见你自不量力,又特别骄傲和自大。

    叶雨拥抱怀中的人,他不敢说那些单薄的誓言。只是自己对自己发誓,这辈子负谁都不负香姿。

    由于香姿的归来,终于可以举行仪式。半夜凌晨,莫小可睁开眼睛悄悄的下床,轻轻的走出去。原本睡着的香绾睁开眼睛,望着关上的门。

    唉,莫小可叹气,再有半天就没有自由了。想到这里,莫小可伸手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巧克力。

    说起来,她不管多么烦躁都没吸过烟,也不知道烟是什么味道。

    “大半夜吃巧克力,不怕长胖吗?”

    听着熟悉的声音。莫小可笑了起来,笑容覆盖上阴影,“良缘前辈还没有睡?”

    “我睡不着。”良缘很诚实,“一想到你的心情,我就睡不着。”

    莫小可没有说话,注视良缘缓慢坐下来。

    “你妈睡了吧。”

    “师傅睡了。”莫小可打开抽屉,“前辈吸烟吗?”

    “小可,你觉得我怎么样?”良缘伸手挠挠脸蛋,颇为紧张。

    莫小可笑着点头,“前辈很好,怎么了?”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但说无妨。”

    “你可以改口叫我一声爹地吗?”良缘还伸出一根手指头,“不用很多,一声爹地就好。”

    莫小可嘴角轻勾,笑容有几分隐晦不明。

    “不可以吗?”良缘略失望。

    “叫什么?”莫小可觉得良缘的表情很有趣,故意逗他。

    “爹地!”良缘铿锵有力的说,“或者爸爸,爹,父亲,老爸,老爹,老父亲!这么多的称呼,随便一个都可以。”

    莫小可眨眼,“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年轻吗?”

    “额。”良缘明显梗了一下,“那叫我小爸爸,小爹,小父亲也是可以的。”

    莫小可笑起来,笑的很开朗,“如果你早二十年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丫头。”

    原本还想笑的良缘沉默下来,“对不起。”

    “没关系,因为你说一百遍对不起,也回不到过去。”莫小可望着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哈泽是不是单身?”

    “是。”良缘快速回答。

    莫小可望向良缘,“我嫁给哈泽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她和哈泽都是世界不欢迎的人,那就嫁给哈泽和哈泽在一起对抗世界。

    “……”良缘睁大眼睛,显然吓得不轻。

    莫小可又再次笑出声,“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合适,你们一点也不合适。”良缘快要炸毛了,甚至还编出,“哈泽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莫小可错楞,“哈泽喜欢男人?”

    “是啊,我当初也劝这个孩子了,但是劝不通。”良缘深深叹气。

    莫小可再次眨眼,“这个男人是?”

    “秦启然。”良缘说谎话不眨眼,他记得小辈分不多。秦启然和何安都清楚玉辰和哈泽的关系,可后者明显镇压不住哈泽,所以还是秦启然比较合适点。

    莫小可脸色纠结,“秦启然不是喜欢清尘?莫非哈泽是单恋吗?”

    “对,就是单恋。”良缘双手放在腿膝盖上,“这件事情你可不要说出去,不然一定会上头条的。”赫赫有名的哈泽团队老大哈泽只爱男人不爱女人,这种事想想都很劲爆很吓人的好不好。

    而且要是梁玉辰知道,一定会找他决斗的,想想都是很吓人,毕竟是喊自己一声爸爸的女儿。

    莫小可莞尔轻笑,“这是自然,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那就好,嘿嘿。”良缘双手摩擦,“小可,刚才称呼的事情,要不你还是继续选择一下吧。”

    莫小可再次抬头望着天花板。

    她这副样子,让良缘有点伤心。就在伤心变成绝望的时候,莫小可轻轻开口,“妈。”

    “嗯。”良缘重重点头,说完以后脸色诡异,“你叫我什么?”难道不是爸爸,怎么变成妈妈?

    很快良缘就清楚了,背后脚步声传过来。

    香绾几乎是不敢置信,声音都有些结巴,“你,你,叫我,什么。”

    “没什么。”莫小可望向香绾,“有的字我只说一遍。”

    妈,这个字多么美妙动听!甚至让人狠不得哭出来。香绾冲过去,紧紧抱住莫小可,“小可,再叫一声,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做人可不能这么贪心,明明就是你教我的。”莫小可放在香绾的肩上,“师傅,放开我吧。”

    香绾却用劲摇头,“我说的不对,不对。”

    “怎么不对。”良缘吹胡子瞪眼,“小可,你这样是不对的,明明是我提出来的!”哎呦,这颗心拔凉拔凉。话说香绾什么时候来偷听的,肯定是他刚才太紧张所以没发现。

    不过莫小可这孩子肯定发现,可见莫小可武功内力有多深。

    “你管我对不对,你又不是小可。”香绾怒,怎么那里也有良缘说话的份。

    莫小可无奈,“马上就要天亮了,你们还是继续去休息一会吧。”

    “你呢?”香绾和良缘太有默契,一起说。

    莫小可望眼时间,喃喃的笑了,“我想静静。”

    “好,我知道了。”良缘望着莫小可这副模样,只好转身离开。

    莫小可轻轻推开香绾,“妈,你先休息一会吧,接下来你也要有的忙。”

    香绾何尝听不出莫小可逐客令,只好站起来,“那你也早点睡吧。”

    一步三回头,只见莫小可拿出手机不知道和谁发短信。

    还是刚才走廊转角,香绾一直是在这里偷听的。现在除了香绾还多了一个良缘,“你去屋子睡觉,本来心脏就不太好。”

    “要你管。”香绾怒瞪良缘,“少在这里教训我。”

    “你是我的病人,我不教训你教训谁?”良缘底气足,“别以为小可叫你妈,你就这么拽,我不服。”

    “谁管你服不服。”香绾狠不得揍良缘,这个人简直就是麻烦死了。

    良缘双手抱臂,显然不把香绾的话放在眼中。

    香绾心中咬牙切齿,一忍再忍,毕竟他们现在是偷偷摸摸的,不是光明正大的。

    良缘高冷,等着回到小岛,他要给香绾吃最苦的药,让香绾尝尝他心中的难受。没错,他就是幼稚,他还就喜欢这么幼稚了。

    香绾是不清楚良缘想什么,要是清楚肯定不和良缘一起走。

    手机铃声悠扬的响起来。

    莫小可复杂望着手机,忽略站在角落的两人,最终还是接通。

    “喂。”

    “小可,这是你的决定?”她是莫小可的编辑,也是当初带莫小可入行的人。

    莫小可压下心中苦涩,“是,这是我的决定。”

    “我知道了。”

    “以后漫画可能会少更。”莫小可轻勾嘴角,“早点结婚,你不要再等他了。”

    “……”

    “我偶尔回想,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可是想了想去,我还是不清楚,所幸不再想了,以后也没时间去想。”

    “小可,你注意安全。”

    莫小可攥紧手机,“傻瓜,我武功这么高,谁能伤我半分。”

    “嗯,你武功那么高,谁能伤害你。”

    挂断电话以后,莫小可站起来,“天气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站在角落里面的两个人屏住呼吸,望着莫小可走掉才开始呼吸。“其实小可不愿意,你这样逼她真的好吗?”良缘问。

    香绾没有说话。良缘也发觉刚才说话有点过分,拍拍香绾的肩膀,“别想了,这种事情已经变成这样。”

    “……睡觉吧”,香绾无力的说。

    这就是身为香门强大徒弟要承受的责任,突然之间她有点后悔。如果当年,她没有打败赵英新,赵英新会是下一任香门门主。而以她的武功,带着莫小可足以谋生。

    当年她不该草率的放弃莫小可,更不应该草率放弃自己。

    知道香绾也不好受,良缘一直跟着香绾进房间。

    “你跟过来干什么?”

    “我想和你说会话。”

    香绾懒得和良缘说话,直接躺在床上。良缘站在香绾身边,刚打算开口就望见飞过来的枕头。

    说时迟那时快,良缘躲得飞快,轻松躲开这攻击。

    “你这样是不对的。”良缘恼怒,“原本我想和你谈论大道理的。”

    “谁稀罕和你说大道理。”香绾连敷衍都不敷衍,“给我滚。”

    良缘哼声,“泼妇。”觉得不够,又说,“丫头,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变过。”

    迎面飞过来又是一个枕头,良缘接过又扔在床上走出去。

    “你睡觉不躺着枕头舒服吗?”良缘轻飘飘扔下一句话,走掉。

    听着门关闭的声音,香绾怒气冲冲把枕头放在原处。躺在枕头上,自己对自己说,不要再去想,真的不能再想,按照她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能再去帮助莫小可。

    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入睡,香绾有点胸闷。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毒舌君少:女人,〕〔Boss,夫人又把人〕〔崇祯窃听系统〕〔最强小民工〕〔重生之都市狂仙〕〔湛蓝史诗〕〔八零甜妻开挂了〕〔傻妹穿越追玉堂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