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 第279章 解药
    梁玉辰点头,诚实说,“一天都没有吃好饭,当然饿了。”

    “那你还喝这么多酒。”秦霜拧眉,“我去给你拿点牛奶。”

    “我不喜欢喝牛奶,味道太腥了。”梁玉辰飘渺开口。

    洛诚眯起眼睛,不喜欢喝牛奶?

    “那你……”怎么和楚小匆喝的那么欢快?

    秦霜只是说出前面两个字,后面的话都沉默下来。

    自嘲一笑,“不喝牛奶就不喝吧,我去给你要点果汁。”

    说完站起来快速走了,背影有点狼狈。

    梁玉辰看着杯中的酒,抿唇一笑。只不过笑容不到达眼底,反而透着少许讥讽。

    “哈泽先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洛诚挑起那双桃花眼。

    眼中流光闪烁,极其潋滟美丽。

    梁玉辰吹声口哨,“洛少能有问题想问我,真是不简单。你说,我知道的话,我会考虑告诉你的。”

    “你认识译林吗?译林·十米则卡·k·伊丽莎白。”

    “这串名字够长的。”梁玉辰吹声口哨,玩味笑了,“见过两次,不熟,这个老男人一直挺有名。”

    洛诚有点失望,“没有想到,你和他不熟。”

    “对,总不能每出现一个有名的人,我都要很熟吧。”梁玉辰双手环胸。“更何况,同行是仇敌,译林又是我的老前辈。作风假清高,我实在瞧不上。”

    能让梁玉辰如此讨厌的人,这个译林算是榜首了。

    洛诚目光收缩,似乎想到什么。

    “你和译林有仇吗?”梁玉辰好奇,总不可能就冒然然问她吧。

    洛诚点头,“卡尼尊称译林一声教父,你知道吗?”

    “知道。”梁玉辰耸耸肩,“那个老头当初还扬言收我为儿子。”

    洛诚笑了,打趣,“可惜你瞧不上。”

    “对。”梁玉辰同样笑了起来,“不可能他说什么,老子就必须答应吧。”

    望着哈泽的笑容,这么近距离看,而且笑容特别真的哈泽。

    洛诚心中一跳,脑海里面又浮现出梁玉辰那张妖娆的脸。

    慢慢的,居然和哈泽这张脸重叠了。

    洛诚几乎是脱口而出,“梁玉辰?”

    听见洛诚叫她名字,梁玉辰慌乱。可是脸上不动声色,似笑非笑,“你叫谁?”

    洛诚这才回神,有点尴尬,“没什么,只是你和梁玉辰实在太相似了。”

    “可惜我不是玉辰。”梁玉辰故意岔开这个话题,“怎么,你喜欢她?那我劝你还是不要的好,我虽然不喜欢她,但最后我还是会娶了她。所以你不要和我抢老婆。”

    浮现出来一种你敢抢,就试试看的霸气。

    洛诚微微眯眼,若有所思笑了,“我没有喜欢梁小姐,所以你可以放心了。哈泽先生。”

    哈泽语调还正常,先生这两个字就充满玩味。

    “没喜欢就可以。”梁玉辰笑容发冷。

    殊不知站在远处的秦霜,几乎要捏碎手中的杯子。

    她会读唇术,因为有的病人痛的发不出声音,只能张开嘴无声说话。

    梁玉辰?那个笑起来很妖媚的女人!

    不,哈泽怎么可以喜欢她!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楚笑微恢复了记忆,哈泽终于放手了。殊不知哈泽说,以后他要娶的女人是梁玉辰,虽然不喜欢她!

    既然不喜欢,那为什么不娶她呢?

    本来,哈泽也不喜欢她啊!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她?

    “亲爱的,你真坏,要人家在这里欲火焚身。”

    千娇百媚的声音响起。

    男人的声音充满了**,“那你干什么还夹住老子的腰。贱东西,别用这样眼神勾老子。哈哈,老子就喜欢你用这样的表情。”

    “……”秦霜默。

    尽管离得稍微远一些,但是已经有一对**了。

    秦霜脸色发红,望着手中的果汁。

    犹豫三分钟,最终还是决定下来。

    反正哈泽到最后也不会娶她,就算以后断了念想,最起码他们睡过。

    更何况,哈泽不喜欢梁玉辰,不喜欢她。为什么就不能娶她呢?

    把自己献给哈泽。

    是不是才能让哈泽娶她?

    秦霜转身走了,又去了吧台,重新点了一杯果汁。

    往果汁中都加了药!

    以保证万无一失!

    服务员把饭送过来了。

    秦霜端着果汁走过来,递过来梁玉辰一杯。

    梁玉辰不介意,端着果汁轻抿一口,拿起筷子夹菜吃了起来。

    喝了,他喝了!秦霜压住心中的小激动。

    小白和咲舞被饭菜香味吸引过来。

    饭菜很多,足够几个成年人吃了。

    洛诚也难得动筷子吃了一些。

    吃完饭。小白和咲舞继续去跳了,难得身边没人,可以尽情的玩耍。

    梁玉辰不打算待着,看了眼时间,望向秦霜,“你走吗?”

    “走。”秦霜一口答应,直接站起来。

    就在想用什么办法哄走哈泽,没有想到哈泽出动说了。

    洛诚也站了起来,“一起走。”

    “洛少,时间还早,你也打算走?”秦霜语气有点不耐烦了。

    洛诚笑了,似乎想到什么。

    “那我不和你们坐一辆车。”

    秦霜拧眉,还打算说。梁玉辰已经答应下来。

    本来洛诚没有必要帮忙的,可人家还是帮了忙。

    哈泽都开口了,秦霜还能说什么。

    “我来开车吧。”秦霜淡淡开口,“你和洛少都喝了酒。”

    只有一个司机,让给洛诚了。

    梁玉辰瞥了眼洛诚。洛诚笑了,“秦霜小姐,看在你那么想和哈泽独处,我就答应你了。”

    秦霜心情不好,既然你这么善解人意,那就不要过来了!

    可惜这话秦霜没说,只是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梁玉辰忍不住笑了笑,坐在副驾驶上面。

    她怕秦霜不认识路。

    后面洛诚也上了车,只不过是坐在后面车椅上的。

    车子里面太温暖。原本酒足饭饱以后,尤其还是两天一夜没睡了,梁玉辰应该感觉累才对。

    意外的,梁玉辰内心升出了一把火。

    此时坐在椅子上面,梁玉辰脸色发红,额头上有层薄汗。

    “你热吗?”秦霜问,声音嘶哑。

    梁玉辰没有听出来,“嗯,热。开车窗吗?”

    “不要,我害怕感冒。”秦霜撒娇说了一声。

    突然加速。

    后面开车的人一愣,等着再去追,已经有别的车挡住。等着对方开车走,老大的车已经不见了。

    洛诚听见司机啧了一声,睁开眼睛,“哈泽呢?”

    “秦小姐开车有点快,我没有跟上。她估计是迷路了。”

    洛诚看向四周,又看了看前后路。再往前走就不是回古堡的路线了。

    “洛少,我先把你送回家?”

    “不用,开车到前面吧。毕竟哈泽也喝多了。”

    司机一听,果然不再犹豫。

    秦霜慢慢停下车子,望着身边的男人,痴迷笑了。

    “你笑什么?”梁玉辰浑身燥热,“距离回家还有点距离。”

    “是,还有段距离。”秦霜探过身子,依附在梁玉辰身上。

    药香味道扑鼻而来。

    尤其是被蹭到的地方,丝丝凉凉的,格外舒服。

    瞬间,梁玉辰发现出不对劲!一把推开秦霜,脸色难看,“你给我下了药!”

    秦霜被推开,呢喃的笑了,“对,我给你下了药。”

    “你!”梁玉辰冷下了脸,“把解药给我!”

    “解药?”秦霜的声音如同哑铃,斯里慢条脱下了外套,柔柔的说,“我就是解药。”

    芳香馥郁,吐气如兰。

    那药香味道,如同上等的催情剂!

    可恶,她到底下了什么样的药!

    平时她很警惕,外人递过来的东西从来不吃。

    没有想到,真没有想到一向光明磊落,又骄傲自负的秦霜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秦霜趴在梁玉辰身上,“我就是解药啊,如果你不要我,你解不开的。难受吗?快点要了我吧。”

    放下尊严,只求这个男人要了她。

    她爱他啊,爱的毫无底线了。

    梁玉辰心中慌乱,被秦霜挨到的地方,用手指划过的皮肤。

    上面都起了鸡皮疙瘩,心中一把火更是彻底烧起来。

    冰凉的吻落下,很快炙热缠绵。

    有一双手滑到衣服里面。

    梁玉辰脸色大骇,一把抓住秦霜的手。

    “怎么了?”秦霜明显还在状况外,娇嗔的开口问。

    心痒痒的,仿佛被蚂蚁啃咬着。

    梁玉辰骂了一声擦,狠狠稳住了心神。

    发现秦霜上衣的纽扣被她打开一颗,若影若现的洁白皮肤。

    再也忍不住,梁玉辰狠狠推开秦霜。

    打开车门,背影僵硬跑了。

    秦霜只是楞了一下,同时跟着跑了出去。

    为什么秦霜直接把车停在这里,无非就是附近有家豪华旅馆。

    哈泽是这里的贵客,有vip。

    从吧台那里拿上钥匙,擦腿就跑。

    后面还紧紧跟着,从门口跑进来的秦霜。

    电梯是空的,梁玉辰跑进去关上了电梯门。

    就在电梯门快要关上时候,秦霜冲了进去。

    梁玉辰怒,“你不要闹了!”

    “我没有闹。”秦霜声音更大,一把抓住梁玉辰胳膊,神色癫狂,“哈泽,我要你要我!我要你要了我!我爱你这么多年,如今我放下了尊严!哈泽,你敢不要我,你试试!”

    梁玉辰手轻微颤抖,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才挥开秦霜,“你离我远一点。”

    声音嘶哑的难听。

    秦霜痴痴笑了起来,豆大泪珠掉了下来。

    “原来要了我,会让你如此不情愿。”

    “是我对不起你。”梁玉辰别开了视线,“我不能要了你。”

    秦霜突然倒了下去。

    梁玉辰手快眼快,一把抓住秦霜。

    这都是身体本能反应。

    却忘记,他吃了药。更不清楚,她也吃了药。

    秦霜双手紧紧抱住梁玉辰,身体如同灵活的蛇,双脚缠在梁玉辰的腰上。

    “能要,能要,你不要我,我就要了你。”

    梁玉辰望着秦霜脖子都红了,一惊,“你疯了!”

    她居然也吃了药!

    秦霜喃喃的笑了,“对,我疯了。”

    疯的好彻底,疯的好可怜。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秦霜在梁玉辰身上扭动,“我爱你,我好爱你。我是你的解药,你是我的解药。”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最强反套路系统〕〔网王之冰封王座〕〔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全球通缉:宝贝,〕〔情到深处是沧桑〕〔西游之大娱乐家〕〔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带着超神系统吊打〕〔万界建道门〕〔总裁的亿万豪宠〕〔首长红人(我的绝〕〔天朝远征异次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