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法元神〕〔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游戏中的老婆〕〔修仙万年当奶爸〕〔大夏纪〕〔都市最强仙尊〕〔华娱从1980开始〕〔掌家小农女〕〔绝对一番〕〔旧人可安〕〔全球高武〕〔我能超级加倍〕〔绝品都市医圣〕〔我真不是学神〕〔远方寻梦〕〔美女大小姐的贴身〕〔都市神王在线〕〔影后的嘴开过光〕〔鬼道修罗传〕〔三界红包群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荡诸邪 第七章
    金戍营,与羽林卫,无夜军并称为京师三御,直属皇帝统辖。与禁军同级不同令。不同令的意思就是,禁军主将有自主的兵权,都是由皇亲担任。而三御主将直接听命于皇帝。

    听万民之声,看人间疾苦,便是无夜军,皇帝的耳目。

    奉圣喻,身着良驹服,查世上不平事,了却人间仇怨,乃羽林卫,皇帝的左右手。

    守真龙左右,事无巨细,常备四时之急,八节之禁,为金戍营。皇帝的金甲铁铠。俗称狗腿子…

    金戍营所选将官,都是朝中各王侯大臣子弟,贵胄之后。当这些人的主将,真是一件头疼的事。

    迟璠手扶刀纂,面色冷峻。心里却想着如何找个借口从皇帝身边溜走。此刻,迟将军正跟在皇帝身后,来在明堂之上,昂首挺立,八面威风。

    可就算离地五十丈,还是能看到那胡人小贩摊前,一锅热腾腾的羊蹄髈,咕嘟嘟的响着歌,那蒸汽随着人群接踵,弯弯绕绕早就到了他的心头。

    迟将军心里叹了口气,“今晚算是吃不上喽。”

    皇帝的背影永远是正襟危坐,少帝年仅十六岁,瘦小的身躯中,蕴含着极其坚韧的意志。他从来不会在太阳升起后到达通明殿。

    每次在通明殿暖阁中批阅奏折,迟璠总是殿前守将。他身为主将,可以待在暖阁里,但他除了皇帝召见,不会踏进暖阁一步。

    因为站在通明殿前,一览禁城的豪迈风光,特别是广阔的殿前广场,真是个吃朝食的好地方。

    每每这个时候,迟将军便从袖中摸出一个蒸饼,这是京城独臂瞎子蒸的饼子,白面夹着些粗面豆面,碱水和面,松软香甜,加少量盐水,筋道弹牙。出锅时撒上炒制好的白芝麻,号称香满永安三重巷。

    今早也不例外,迟璠目送皇帝进了内殿暖阁,手揣在袖中,隔着油纸,摸着小厮今早三更天跑去给买的蒸饼。

    “殿前广场是多少步来着?”迟将军咬了口蒸饼,问着旁边的将士。

    “禀将军,小人从天福门到殿前,大约一千八百步。”身后小校吞了吞口水,说道。

    “我问的是东西走向。”迟璠白了小校一眼。

    那将官吞吞吐吐,答不上来。

    迟将军觉得口里有些淡,从怀里掏出一灰色小包,伸进去两个手指头,捻了点粉末洒在饼上。

    又咬了一口,“这个老瞎子,没给老子放芝麻。”热腾腾的蒸饼香气袅袅升起,混合着那粉末清香微微带着辛辣的气味,让迟将军食指大动,三下五除二吃了个干净,还津津有味的吸吮了一下手指。

    “你俩吃了么?”迟将军回头拍了拍两人肩膀。

    “禀将军,小人出门前,已吃过朝食了。”小校低头回答。

    他不知道,迟璠的手正在两人肩膀上缓缓揉动——擦手上的油。嗯,老瞎子蒸饼的诀窍就是这猪油吧?香是香,就是不太好擦。迟璠心里想着,又用力拍了拍二人肩膀。

    “你二人,听我口令,速去宫门外找我小厮马童,本将出来匆忙,将布防图忘在了马随袋里,速速给我取来,”迟璠望了望四周没有别人,清了清嗓子说道。

    二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将军真是爱兵如子啊,见我二人不曾食饭,便让我们去用朝食。

    其中一个甚至悄悄用手背抹了抹眼睛。

    迟璠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摸着自己微鼓的肚皮,笑了。

    他从来不是一个正经的将官,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手段,他的处事方式。深得皇帝的信任。

    “迟卿家,”少帝依旧端坐在龙椅上,从酉时开始便摆驾来到明堂,晌午忙着与众大臣商讨西线战事,不曾小憩,实在是有些乏累。

    迟璠上前一步,微微躬身道:“陛下,臣在。”

    少帝嘴角扬了扬,保持端坐的姿势,轻声说道:“卿家,寡人有些饿了。”

    迟璠低了低头,说道:“陛下,臣这就命膳房去做些来,陛下是想吃些糕点茶汤,还是来一碗鸡汤面?”

    迟璠例来是最懂皇帝的人。

    无夜军军头丁寻是最明白皇帝意思的人。

    而迟璠,是最了解少帝的胃口。

    年轻的皇帝摆了摆手:“迟卿家,这鸡汤面还是你做,得我心。”这话听的迟璠心中一片暖意。“你且附耳过来,”少帝直了直腰,脖子也微微后倾,迟璠听到这个少年,说着多年来的口吻,“我听到你咽口水了,你现在去永安街上,给寡人带俩羊蹄髈来。我快馋死了!”

    永安街上人头攒动,有的小摊前围了一大圈人,有的小贩为了吸引顾客,花心思请了杂耍,或是自个练了几个小手法。耍将起来,惹得人群中阵阵哄笑。

    迟将军随着人潮涌动,也不知道踩了哪个门里小姐的脚,撞疼了哪家公子哥的肩,人来人往也不在意,到了胡人小摊前。

    看了一眼锅里的羊肉,不由得松一口气,还行,今晚算是吃得了这美味。叫了一声:“伙计,这几个蹄髈给我包起来。”

    那胡人小伙子,脆生生答应了一声,麻利的扯出一张油纸,那扦子往锅里一挑,便把羊蹄髈给放到了案板上,一边转动着扦子,一边撒着调料和一种黄澄澄的粉末,像裹了一层干干的皮,使羊肉本身的香味藏匿在里面。等到一口咬下去,真是唇齿留香,滑嫩至极。

    依次撒好了调料之后,用油纸包成小粽子似的,用细线给串了起来。

    迟璠接过三个小纸包,又让胡人小伙子切了三斤羊肉,带上五斤胡饼,给街口巡逻的弟兄们送去。

    给了赏钱,迟璠拎着羊蹄髈,溜溜达达往回走,猛一抬头,看到谢渊现在房脊上,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

    迟璠抬起胳膊,举着羊蹄髈,挥了挥手。笑了。

    谢渊也笑了笑,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你们羽林卫就是要饭的。”迟璠看着谢渊的麒麟服,划出了几道口子,其中靠近靴口的地方,破的都成缕了。伸手去下一个小油纸包,给谢渊扔了过去,“我是打发要饭的。”

    谢渊也不在意,接过了撕开油纸就啃,解下腰后的小葫芦,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抹抹嘴,骂道:“你们金戍营的,全是狗腿子。一个个好吃懒做,踢寡妇门刨绝户坟。害的老子天天给你们擦屁股。”

    迟璠紧了紧腰间的跨刀,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扬长而去。

    房脊上谢渊笑眯眯的啃着没多少肉的骨头。

    屋檐下,雷易被人掺扶着急匆匆走过。

    明堂上,少帝的眼睛里,亮起了不寻常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万界大盗〕〔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之都市狂仙〕〔崇祯窃听系统〕〔湛蓝史诗〕〔倾世强宠:战神王〕〔岚颜知己〕〔顾晚霍西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