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继承人〕〔百鬼传人〕〔最狂赘婿〕〔夫人,你马甲又掉〕〔巨富女婿〕〔神级奶爸〕〔隐形遗产〕〔替嫁娇妻:冷情总〕〔女总裁的逆天高手〕〔璀璨王牌〕〔灾厄收容所〕〔网游之扫荡全服〕〔木叶寒风〕〔某美漫的王子〕〔谍海王牌〕〔文坛万岁〕〔奔腾年代——向南〕〔2加1次告白〕〔海贼之赏金别跑〕〔没人玩的游戏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偷香 第二百八十四章 知道他是谁吗?
    寂静只是一刹那的事情,很快就被一片嚣张的骂声打破了。

    “草你麻痹的林飞,以为自己什么东西?”

    “敢玩我们,不想活了是吧?”

    “妈的,老子今天非得打断他的腿!”

    这伙小混混叫嚣着围上来,胥松却很装逼地抬手制止,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哟呵,簧片哥。平时怎么没看出来,还挺有种的啊?”

    他一副万事尽在掌握中的模样,似乎觉得自己很牛逼。

    我丝毫不慌,只是笑呵呵地说道:“一般。就是你得罪了我兄弟,不得道个歉吗?”

    胥松还没表态,小太妹林晴脸色就变了,指着我的鼻子骂道:“道你麻痹啊!”

    胥松冷笑一声,睨了我一眼:“你想让我怎么给他道歉?”

    我又抿了口茶水,不轻不重道:“下跪、磕头、叫爷爷,你怎么打他的,就求着他怎么打回来。”

    刘阳都被吓懵了,急忙扯住我,还摸了把我的额头,似乎想看看我有没有发烧。

    “不好意思啊松哥,我这哥们脑子不太清醒,我给你们赔礼道歉!”刘阳点头哈腰的,愣是手忙脚乱地倒上一杯茶水,递给了胥松。

    胥松一把夺过茶碗,将冒着热气的滚烫茶水泼在他脸上,疼得刘阳惨叫连连,却还在陪着脸笑。

    “要是老子不呢?”胥松也沉不住气了,脸色铁青地瞪着我。

    “我给过你机会了,你要懂得珍惜。”

    “等会想要解决这件事,就不会这么简单。”我微微眯起眼睛,将茶碗悬在空中。

    “你装尼玛的逼呢?!”胥松真的冒火了,直接抽出裤管里的钢棍,“砰”的一声砸在桌上。

    他用钢棍指着我,用很狂的语气说道:“现在老子给你们两个选择。”

    “一是跪下给我们磕头认错,叫林晴喊妈,叫老子爹。”

    “二是继续装逼,让我打断你们的手和腿。”

    刘阳战战兢兢地看着我,脸色惨白,一副绝望的模样。

    林晴高傲而不屑地看了我们一眼,腻在胥松怀里,嗲嗲地说道:“老公,你看他们这么玩你,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们吗?”

    “我看啊,这两个煞笔得不到女人就想糟蹋别人的贴身衣物,简直是人渣败类,不如把下边也废了吧?”

    从她兴奋的目光可以看出来,这个林晴是认真的。

    听说是心理bt,虐猫狂魔,果然名不虚传。

    “宝贝说什么都行。”胥松邪笑着,在她挺而翘的桃臀上拍了一把。

    顿时惹得林晴风马蚤地轻呼一声,将胸贴在他手臂上蹭了两下:“老公最好了。”

    尼玛,恶心死老子了。

    “你信不信,我这个茶碗一摔下去,你要主动跪着求我放过你?”我将半碗茶水倒掉,冷笑出声。

    胥松像是听到天大笑话一般,和一伙弟兄哈哈笑了起来,讥讽地说道:“摔!你特么尽管摔!”

    “老子要是怕你,今天就把这个茶碗吃下去好吧?”

    那伙小混混笑得更欢了,一个劲起哄着让我摔。

    我都佩服他们的勇气。

    然而令我始料未及的是,刘阳这个时候竟然跟尼玛吓尿了似的一个劲拉住我:“飞哥,算我求求你!别闹了!”

    “你就不觉得丢人吗?”

    瘦竹竿也是向我比了个中指,骂道:“草泥马,原来是个装疯卖傻的神经病!”

    唉,妈卖批。

    对面的煞笔搞不清情况就算了,刘阳这个瓜皮队友也来拆老子台。

    都不看起我是吧?

    好,没问题,老子打得你们脸啪啪响!

    “啪!”

    我手中的茶碗被狠狠摔在地上,顿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四分五裂。

    “哈哈,他真摔了!”

    “笑死我了,我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林晴一拍桌子,鄙夷地看着我:“你特么继续装啊?你的人呢,还学电视上摔杯为号?你特么脑子有——”

    她的话说不下去了,看着我的身后就是脸色一变,浑身都震了一下。

    我都懒得回头,笑呵呵地看着她:“美女,继续。”

    胥松也是变了脸色,一伙人立即把钢棍抽了出来,全部站了起来。

    “叫啊,刚才不是叫得那么欢吗?”我看向胥松,发现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手都在抖。

    妈的,就这点胆量?

    我失望地摇头,转身看了一眼。

    五十多号人清一色的黑衣黑裤,描龙画风凶神恶煞的,手里提着开山辺。

    不同于胥松这伙人的青涩未脱,这些人都透着一股子凶悍劲,普遍是三十岁出头的中年人。

    刘阳和瘦竹竿看傻了,跟见了鬼似的瞪着我,一副大跌眼镜的模样。

    “飞哥,就这群小瘪三?你说怎么整就完事了。”带头的光头壮汉笑着向我问道,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那得看看我松哥什么态度了,是吧?”我笑呵呵地看向胥松。

    胥松咽了口唾沫,强自做出镇定的模样,走上前去,很客气地跟带头那人说道:“这位兄弟,不知道你跟林飞什么交情?”

    “能不能卖我两分面子,今天这事你就别管了?”

    光头壮汉很彪悍,“啪”的一个耳光抽他脸上,顿时拉下脸道:“谁特么跟你是兄弟?”

    胥松都被打懵了,头都偏到一边。

    但即便看到大哥被打,他的这群小弟似乎也没有动手的意思,摆明了心里没底。

    “兄弟,你是道上混的吧?说不定我们是自家人,大水冲了龙王庙呢?”胥松还不放弃。

    “你跟谁混的?”我眉头一皱,还是如此问道。

    万一他真跟李华或者杜思成有亲戚关系啥的,这事还真不适合做太狠了。

    胥松眼见有戏,立马腆着脸说道:“我表哥是段飞虎认的弟弟。”

    “段飞虎你们知道吧?卧龙阁二把手!”

    他的话音落下后,现场气氛死一般的诡异。

    “哦,原来是跟虎哥混的啊?”

    我故作亲切,笑呵呵地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呢?”

    胥松顿时一喜:“那今天这事?”

    我当即阴沉着脸,掏出了开山辺:“事你麻痹,动手!”

    光头壮汉也是阴冷地笑着,指着我说道:“瞎了你的眼,知道你们惹的是谁吗?”

    “麒麟堂四哥!”

    “噗通”一声,刘阳这个逼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名门俏医妃〕〔同居大神暗恋我〕〔高达之可能的未来〕〔菜鸟医生的黑科技〕〔重生之强龙归来〕〔网王之冰封王座〕〔宫洺乔诗语〕〔仙若空岚〕〔我的纨绔相公〕〔顾晚霍西州〕〔总裁甜宠:宝贝,〕〔姐妹花的最强兵王〕〔倾城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