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难训:安少请接招 第121章 她的唯一的不可侵犯的
    阮舒雅转过身看着站在落地窗边抽烟的安烈,突然有一瞬间觉得他的可怕。是不是久经商场的人都是这样算计人心。

    她看着不远处高大的身影,冷冰冰的开口道:“所以,你让我爸爸逼着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安烈转过身不悦的看着她,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阮舒雅逐渐红了眼眶:“我不像你,在商场叱咤风云,动辄就能决定一个人甚至是一个企业的生死。我只想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所以,安烈,看在我这么努力过活的份上,可不可以,对我尊重一点。”

    阮舒雅说完这些话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

    安烈阴沉着脸,仿佛刚刚在她身上无法自拔的是两个人:“别忘了,我是为了谁才出手。我不觉得我哪里不尊重你了。你想要一些东西,总要付出些什么,我喜欢你,愿意为你做这一切,所以,你乖乖的在我身边叫就好……”

    阮舒雅忍不住后退一步,似乎自尊心受挫,她红着眼眶看着面前的一脸郁色的男人,冷笑一声:“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你搞搞清楚,从头到尾都是你一厢情愿的不肯放过我。”阮舒雅有些生气,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说出来的话越来越伤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非要你帮我了?如果不是因为跟安氏的合作关系,我巴不得这辈子都不认识你。”

    安烈阴沉着脸看着她就像是一直被踩到尾巴炸毛的猫。

    阮舒雅觉得自尊被严重践踏:“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是施舍的东西我不许要!”说完,不看他一眼,负气离开。

    安烈看着她决绝的背影,手不自觉的捏紧,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权威别挑战,彼时的他还不知道,以后的他为了这个挑战他权威的人做过更疯狂的事情。

    阮舒雅从安烈办公室出以后快步走向电梯。季风迎面走过去正要问要不要送她回去,就见她视而不见,气势汹汹的离去。

    他一头雾水,这是又吵架了?

    阮舒雅站在大楼外面,看着外面的艳阳天,眼泪不自觉顺着眼角滑落。为什么活着这么累……她已经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那种感觉实在太痛苦……

    安烈从上往下俯视着楼底的纤弱的背影,心不自觉抽痛了一下。他皱着眉,似乎感觉在阮舒雅这辈子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了。想到这里,他竟然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季风进来后见他沉着脸,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当他打算开口时,就听他说:“季风,你说我到底哪里做的还不够好?要让她这么不待见我。我为她做的还不够吗?”

    季风何尝见过这样的安烈,在他眼里,没有

    安烈办不到的事情,对于女人,安烈向来是不屑一顾的,可能上天就是公平的,给了你优秀的一切,总会在你身边安排一个让你牵绊的人。

    “先生,你不要多想,阮小姐只是在气头上,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等过些日子,她气消了就好了。”

    “但愿吧。”安烈淡淡道。

    季风见他依旧情绪低落,继续道:“其实我们都能看出来阮小姐对您是有感情的,只是她可能是被伤的太深,所以比较敏感。毕竟,她一心付出那么多年的婚姻,到头来却差点倾家荡产……”

    安烈眉头紧锁,认真的听着季风说的话。

    “我想她大概是害怕您对她只是偶尔的新鲜感而已,又或许她觉得自己不够好,配不上您,所以才一直想要激怒您。让您收回对她的心思。”

    阮舒雅走的那一天是个个艳阳天,她站在院子里想着心思,冬日的太阳带着冷风似乎想要吹散她心里的阴霾。

    她转身走进客厅,看见宛如正在客厅一边给她收拾行李,一边喋喋不休的唠叨着,大致的意思是好不容易养胖了几斤肉又要出去浪……

    阮舒雅心中苦涩,嘴角却咧着止不住笑意。

    宛如拉着她坐下,又认真的看了她几眼,摸着她的头发,红着眼眶止不住的叹气。阮舒雅忍着快要冲出眼眶的泪,笑得越发灿烂:“拜托,我不过就是出去散散心,用得着跟生离死别一样吗!。”

    宛如嗔怒的看着她:“那能一样吗?你在b市都二十多年了,头一次出远门,我还不在身边,我能放心吗!”

    阮舒雅挽着她的胳膊,靠在她的肩膀撒娇:“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

    宛如眉间犹豫不决:“不行,我还是跟你一起吧,我实在是不放心。”

    阮舒雅连忙制止她,哀求道:“算我求你了,我真的想一个人静静。”宛如闷不吭声,半晌见她坚持,只能作罢。

    会所内……

    安烈站在窗前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季风在一边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毕竟这些日子,安烈满心思的扑在工作上,几乎没有歇息过,可是他要是不说,万一以后他知道了,他不会治他一个“失职”之罪……

    他踌躇了半天,还是开了口:“先生,听说阮小姐今天出发要去外地。”

    安烈手中的动作顿住,多久了,他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他以为她在他心里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可是这些天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最后的决绝的话和那双倔强不肯认输的眼神。

    季风见他没有反应,继续道:“阮小姐现在已经在机场了……您看……”安烈转过身静静的看着他:“你很闲吗?安远扬那边最近有什么动作

    ?”

    季风心里暗自肺腑,嘴上却如实汇报着工作。他不知道的是安烈早就神游天外……

    安远阳看着桌子上跟安氏的合作案气的额角青筋直跳,就差一步,他就有机会得到老爷子承诺的10%的股权,该死的!

    周扬进来以后就看见安远阳正低头看着一份文件深思,“先生,您之前让我盯着阮小姐的动静,今天有消息了。据说阮小姐要去外地几天。”

    安远阳手中翻页的动作顿住,距离他上次在安烈的会所车库见到她已经时隔两三个月了吧。那天他回来以后就怒气冲冲的吩咐周扬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机场以后,宛如办理好手续拿着登机牌递给她,犹豫着开口:“离登机还有一会儿,你确定真的不要我陪着你?”

    阮舒雅结果登机牌笑着道:“真的不用,你先回去吧,你为我担惊受怕的够多了,好好休息几天,最好等我回来你已经找到替你撑腰的男票了。”

    宛如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能降得住我的男人还没出现呢,你还是好好保重你自己吧,有什么事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

    宛如走后,阮舒雅站在机场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起飞落地的飞机,心思渐渐深远。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逃避这个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或许是她真的累了,或许是那天对安烈的口不择言让她有所愧疚吧……

    2018年6月27日,b市,下午15点30分。阮舒雅阔别了这个她生活了21年的城市,第一次踏上去往他乡的旅程。

    机场内的草场地,一辆迈巴赫静静的“蛰伏”着,外面的人都好奇的打量着,猜测着能够将车开进这么隐秘的地方必然身份显赫……

    安烈站在车旁看着头顶起飞的飞机,手指间的烟燃了半根却没见他动作,好半天直到看不到飞机的影子,他将烟捻灭,起身开车离去。

    时间飞逝,转眼一周过去了,阮舒雅却一点也不想回去。l市真的是个好地方,天高海阔,空气也好,比不得b市,只有两季不说,空气质量也差。

    她走在古老的青石板路上,天空正下着毛毛雨,她撑着伞漫步在古城中心的河道边,现在不是旺季,游客很少,大部分都是本地人。

    她听着而便吴侬软语的方言,心下宁静不少。

    “来了?”阮舒雅刚踏进一家古色古香的早餐店,抬头便看见商战笑着看着自己。

    说来,遇见商战着实在她的意料之外,毕竟在她的印象中,商战那样的人应该跟一线城市里着寸土寸金的写字楼顶层更般配……

    “想什么呢?”

    “没有,”阮舒雅坐下后看着窗外细雨连绵

    的天气叹道:“真不想回去。”

    “怎么?你爸爸催你回去了?”商战替她倒了杯水好笑道。

    说来两人熟络起来,还是因为阮舒雅刚来l市那天就丢了钱包,身无分文的她又不想打道回府,正好碰见了度假的商战,踌躇了许久,她才厚着脸皮问他借了钱……

    事后,她当然还了那些钱,不过相对于商战对于这座城市的熟悉度,她简直就是个旅游小白。

    商战在她n次迷路找不到回来的酒店后,终于不忍心,提议让她住到自己的四合院。……

    阮舒雅原本是想拒绝的,可是一看到四合院的布置后,瞬间心动不已,当天就搬了过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名门俏医妃〕〔无限之至尊巫师〕〔重生全能娇妻:老〕〔网王之冰封王座〕〔情到深处是沧桑〕〔重生暖婚之总裁蜜〕〔随记小则〕〔顾晚霍西州〕〔武炼巅峰〕〔尝我一往情深〕〔世纪第一婚宠:慕〕〔幽谷仙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