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农门辣妻:山里汉〕〔重回五零当军嫂〕〔舌尖上的神豪〕〔神医凰后〕〔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农女撩夫忙:辣媳〕〔救世我是专业的〕〔大唐好相公〕〔逆武丹尊〕〔亲兵是女娃〕〔妖女宋姬传〕〔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我见默少多有病〕〔超凡黎明〕〔槐夏记事〕〔抢救大明朝〕〔炼器祖师讨厌女人〕〔某美漫的特工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955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多谢帮忙,这个拿去,帮我们打制一辆马拉的车厢,材料要好的,车厢要大的,里面软塌要占车厢的三分之二。”薛文宇抢在媳妇开口之前,递给那老板张银票。

    家具铺的老板很是意外的接了过来,一上面的面额,竟然是三百两的。

    家具铺里卖的都是家中摆的家具,并没有车厢这种东西。要买的话,有车行专门卖。

    但是家具铺里有自己的木匠,木匠可不止是只会做家具。

    这就是,把赚钱的机会给了他。

    关键的,三百两委实是多了。

    “这位爷,这太多了,其实给一半儿,都还有的多。”老板坦诚的告诉着。

    “就按我的要求做就好,多的都是你的。”辉哥已经稳坐龙椅,库银充裕,不用薛文宇费神了,所以他现在也很大方。

    当然,他花的银子,可都是他自己的财产。

    “好,二位放心,一定让二位满意。”老板也出这两位是不差钱的,也就没有再推脱,高兴的把银票收起。

    牧莹宝拿出一个五两的银锭子;“辛苦三位了,这个算是我请你们吃酒的。”

    老板坚决的不要,是不好意思再收了。

    但是薛文宇却开口了;“我夫人给的,就收着吧。”

    听他的语气,带着命令性的,老板赶紧的伸手接了,再次谢过,这才带着俩伙计离开了。

    “不用送了,二位也累了一天,早些歇着吧。”到了院门外,见牧莹宝二人送了出来,那老板赶紧到。

    牧莹宝点了点头,见那俩伙计往远处了眼,有些忐忑的样子。

    “放心回去就是,若是真的有人对你们做什么,我俩会为你们报仇的。”她这么一,那俩伙计就更慌了,那老板也是哭笑不得了。

    薛文宇无语的着媳妇,却也能肯定,她刚刚不是故意吓唬那俩伙计,也不是信口开河,而是认真的。

    这三人回去若是平安无事,那还便好,否则的话,报仇雪恨以命偿命这种事,她是真的做得出来的。

    薛文宇反手关好院门,落了门栓,跟着媳妇进了厨房。

    经过磨盘的时候,牧莹宝又了一眼,这磨盘不定有秘密,也兴许就只是梦境里没有什么特殊意义的片段。

    已经到这里了,磨盘近在眼前了,她倒是也不着急了。

    让薛文宇用新桶打了井水,检查过水没问题,就开始弄了最简单便捷的晚饭,疙瘩汤。

    吃好后,薛文宇帮着收拾碗筷,心里想着等下要不要在新床上吃‘宵夜。”

    却不曾想,牧莹宝安排他做事了。

    墙头,墙下都埋了针。

    薛文宇知道有这个必要,但是他刚刚却真的没想到。

    “毒的?麻的?”边按照媳妇的要求埋针,边好奇的问。

    也就是在刚刚,他才知道,这次出来她居然带了这么多的针。

    那包裹里的盒子里,少几千根。

    也就是,这趟就俩人的出行,她已经考虑到了有可能遇到的危险。

    不然的话,干嘛带这么多?即便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她用针,可是一下子到盒子里那么多针的时候,他还是感到头皮发麻。

    不管是毒针的效果,还是麻针的效果,都是很霸道的。

    可以,一根针,就能放倒一个人。

    带个几百根预防万一就差不多了,带几千根出来,是不是太夸张了些啊!

    “你猜。”回应他的就俩字。

    “我猜的话么,应该是麻针,因为你刚刚没叮嘱我要心。”薛文宇琢磨了一下到。

    牧莹宝笑着摇头;“毒针也不用刻意提醒你啊,我不是在你身边么,真不心扎了,立马吃解药不就行了。”

    她的话,让薛文宇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了。

    真想她,是不是在一起时间长,腻歪了,想谋杀亲夫,换新人了?

    她的毒针毒性有多霸道,她不清楚么?竟然得如此轻描淡写,如此的轻巧不当回事。

    “你要不要这么自信啊?就没想过,万一身上带的解药,失效了呢?”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句。

    牧莹宝闻言,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万一解药失效,大不了我再重新配置呗,需要的药咱都带着呢。”

    仍旧是这个调调啊,薛文宇无语的着她。

    “你不信?我带你去,就在那个包裹里。”她误解了他的表情。

    薛文宇落败的低头,继续做事,这样不靠谱的媳妇,是自己坚持要的,当心肝宝贝的宠着的,所以,算了吧,别跟她较真了。

    一圈的针弄好,俩人才回屋,简单洗漱下上了床,薛文宇即便还有吃夜宵的那个色心,可是媳妇一脸倦意的样子,还是没舍得折腾她。

    “安心睡。”对怀中的人轻柔的到,再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

    她的唇,他没敢碰,用个不恰当的比喻,那就是跟火折子一样的存在,轻易就能点燃他这不点都随时要冒烟,一点就不可收拾的干柴。

    “你也赶紧睡吧,昨晚你都没睡。”牧莹宝闭着眼睛声的嘟囔着。

    “你怎么知道我没睡?”薛文宇很是意外,要知道早上他照过镜子,并没有黑眼圈什么的。

    牧莹宝仍旧闭着眼睛,笑眯眯的到;“这都不知道的话,我如何还配得上做你的妻?”

    其实,她并没实话,她也是下午采买东西的时候,无意中见他打呼哈,才判断出来的。

    “你这么聪明,我以后可要心些,绝对不能做对不住你的事,根本就瞒不住你啊。”薛文宇跟她开起了玩笑。

    牧莹宝这才睁开眼睛,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笑脸,语气里却慢慢的威胁和警告;“嗯,不错,你知道就好。”

    此时已经快到半夜了,最先睡着的还是牧莹宝,薛文宇原本还想硬挺着不睡,可是又一想,自己不抓紧睡的话,明个万一遇到特殊情况,体力吃不消那怎么保护她?

    想着满院的毒针,还是抓紧睡吧!

    他二人睡着了,但是这滦镇有一少半的人还没睡意。

    城西的一个宅院里,灯火通明。

    “什么?你又有不明身份的人进镇子了?”一位六旬老者拧着眉头问刚进屋的一个年轻人。

    “回安长的话,是的,而且还都是武功高强的。”年轻人恭敬的告诉着。

    他们这些人退隐江湖,来到这里,就想过安稳的日子,所以推举出一位大家都信服的人做安长。

    安长闻言,脸色很是不好;“咱们到此这么多年,也够安分守己了,却怎么还要难逃一劫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