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917章 血是谁的
    “去那做什么,我听城西那边近几日都有杂耍,我陪你去那边看热闹去?”一听媳妇要去唐清那,眉头就皱起来了。

    一想到那个什么紫云公主,他心里就犯膈应。

    得知那公主貌似疯了,他心里还挺高兴的,觉得这是最好的。

    毕竟,那是个公主,杀了有可能会影响两国的关系。

    打仗他一点都不怕,能打赢一次,就能赢第二次。

    就那样战斗力渣透了的云宁国,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居然还会嘚瑟侵略别的国,没灭了他吞并了算他运气好。

    可是呢,亲自上战场的他,亲眼看到战乱中,最无辜的就是百姓。

    而且,就算是胜利的一方,那也是要有士兵伤亡的。

    每次打仗凯旋而归的时候,人数自然不是去的时候那么多,总有回不来的。

    若是战事在冬天,他都会命令把战死的士兵尸身带回,安排人带着抚恤金送他们回家。但是,若战事在其他的季节,就只能就地焚烧,把战死的士兵活化,把他们的骨灰送到他们家人的手中。

    不管哪一种情形,他都不希望发生,但是,战事不是他能够左右,想不发生就不发生的。

    这次收拾了来侵略的云宁国,真的没想到,他们居然来这一出,送个公主来联姻,居然还点名要嫁他?

    不过呢,他坚决不接受这联姻之事后,他的手下有偷偷的问,倘若没跟夫人成亲,没有两情相悦的人,那会不会接受这个公主呢?

    又或者,已经成亲娶了别的女人,并不是现在这位夫人,那也不会接受公主么?

    他当时根本就没回应手下的好奇心,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

    但过后,无聊的时候想了一下属下的这个无聊的问题,他就认真的想了下。

    觉得,倘若自己已经成亲,娶的是别的女人,比如那个牧锦依,又或者还没成亲,这两种情形下,他也许都会接受跟云宁国的联姻。

    不过是多个女人而已,对他来,并没有什么不妥。

    反正,就算娶了那公主,他也不会对她唯唯是诺,低三下四的。

    现在好了,那女人疯了,就算装的也没事啊。她若是故意装疯想搞事,那就更好了,正好就有了明正严肃解决她的理由了。

    总之呢,薛文宇就是不想见到那个女人。

    即便对自己媳妇的要求近乎于百依百顺的,这会儿他还是试图阻止下媳妇的打算。

    可干的事儿多着呢,干嘛去唐清那啊!

    牧莹宝知道薛文宇讨厌那个公主,但是没想到会讨厌到这种程度,至于么?那公主可是曾经窥探过她男人的,她都不那啥了,他还来劲儿了!

    “宇哥,我真的想去,我上次没确诊她是真疯还是装的,我心里就有挫败感。”牧莹宝扯着他的袖子,晃啊晃。

    见他不松口,她继续商量着;“要不,你在外面等着我好不好?”

    薛文宇哪里受得了她这般,抬脚踢了踢车厢壁;“去唐将军府。”

    车厢外,赶车的图子应声是。

    车厢内,牧莹宝脸上笑成一朵花,往他怀中一偎。

    “不怕乱了发髻,衣衫下车会被人笑啊?”薛文宇嘴上这么,不但没把怀中的美人扶起坐好,反而把一只手顺着人家的衣襟往里伸。

    牧莹宝任由被揩油吃豆腐,一脸的不以为然;“那边不也都是咱自己人么,再了,谁敢笑话我,除非他皮痒痒了。”

    听着媳妇嚣张的话,薛文宇抿着嘴直笑。

    不过呢,若是媳妇随时随地的会给自己这样的福利,她想去哪自己都不该反对的。

    多好啊,怀中香香的,手中软软的,只可惜距离太近,不然再做点别的就更美好!薛文宇忍不住贪心的想着。

    越是美好,越是感觉时间过的太快,薛文宇觉得自己这才没捏多大会儿呢,马车停了下来——-到了!

    看着他瞬间变的脸,牧莹宝笑着拽出他的爪子,坐直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衣襟。

    “主子,到了。”外面传来图子的声音。

    “知道了,啰嗦。”薛文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牧莹宝下车的时候,就看见图子一脸的懵,真的不知道自己哪招惹了主子了!

    将军府门口的守卫,恭敬的打着招呼,根本就不需要进去跟将军请示。

    但是,跑着赶紧去告诉将军一声是有必要的。

    所以呢,当牧莹宝二人还没到大客厅,就见唐清急匆匆迎过来了。

    后面不远处,一个女子的身影,逃命似的往这跑。

    “将军救命,夫君救我。”那女子惊恐的喊着。

    瞬间就到了唐清身边,往薛文宇和牧莹宝二人看了眼,立马又朝来的方向看去。

    “你怎么又不听话了?忘记我的话了么?”唐清很是尴尬的,低声呵斥着紧紧抱着自己手臂的紫云公主。

    “没,没妾身不敢忘的,可是那个贱婢,她要杀我啊。”紫云公主的声音都有些走调了。

    牧莹宝一直在观察着紫云公主的神情,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若是装疯的话,这演技可以是影后级别的了。

    发髻散乱着,看着没有上次见的时候那般狼狈不堪。

    衣裙也是干净,干净?上面好几处血迹,还都是新鲜的。

    “伤在何处?”唐清也看见了她衣裙上的血迹,虽然脸上是皱着的眉头,让人看着觉得他此刻很是不耐的样子,但是,他开口询问的时候,眼睛已经在她身上左右查看了。

    嗯?不对劲儿哦?牧莹宝此时就是这个感觉,注意力从紫云的身上,就挪到了唐清的脸上。

    不是她没有同情心,看不上紫云就不在意她的死活受没受伤,而是,她已经看出紫云衣裙上的血迹,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

    换句话,她就没受伤。

    同样的,薛文宇也敏感的感觉到这个曾经是自己手下的,现在是将军,在自己面前却仍旧毕恭毕敬的子有些异常。

    瞬间后,牧莹宝和薛文宇二人,忽然反应过来,血不是紫云的,那是谁的?她没受伤,那就是别人受伤了。

    又想起刚刚她过来的时候,口中提到的,那个贱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名门俏医妃〕〔无限之至尊巫师〕〔重生全能娇妻:老〕〔网王之冰封王座〕〔情到深处是沧桑〕〔重生暖婚之总裁蜜〕〔随记小则〕〔顾晚霍西州〕〔武炼巅峰〕〔尝我一往情深〕〔世纪第一婚宠:慕〕〔幽谷仙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