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云北去慕星辰季〕〔坏总裁的枕上盛宠〕〔重生八零:家有媳〕〔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不朽神帝〕〔主播小傲娇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911章 正主不着急
    闻听此言,陶老头立马朝薛文宇去。

    薛文宇立马摇头;“不可以,绝对不行。”

    “父亲,什么?”辉哥到底还是个孩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父亲因何莫名其妙的这么一句。

    然而,薛文宇却没回应他。

    辉哥又向陶老头,见只是着自己笑眯眯的,忽然的就反应了过来。

    “不可以,不能冒这个险。”明白曾祖父什么意思后,辉哥也是一样的坚决反对。

    着这爷俩如此的统一,陶老头嫌弃的摇摇头;“得好像就你俩在意她,我没把她当回事儿似的。现在已经能确定对方对她有目的,不赶紧弄清楚,弄明白你们心里踏实么?

    又或者,你们爷俩能想出更合适的办法来?”

    “法子慢慢想,总会有的。”辉哥声的嘀咕着,这是这么许久以来,第一次跟老头唱反调。

    不是不尊老,实在是事关母亲的安危,大意不得。

    薛文宇不敢冒这个险,辉哥同样不敢。

    “吃好没?什么时辰了,该上朝了,这孩子怎么越来越没正行了?”陶老头起身用手指敲击着桌面。

    辉哥一听,赶紧起身,到边上匆匆漱了口;“父亲,儿子先上朝去了,回来再聊。”

    “去吧,朝堂上莫要分心大意。”薛文宇欣慰的叮嘱着。

    着一老一少匆匆离去的背影,薛文宇忍不住的在想,有这样的一个儿子也不错了,媳妇真的不能生,也没什么啊。

    不过,真若是那样的话,自己当初答应,让一个儿子姓陶的承诺,不是兑现不了?

    是有父债子还这个道的,可关键这个子他不是普通老百姓啊,他将来的孩子那是皇族血脉,就算辉哥孝顺会答应,但是到时候不管选哪个孩子,恐怕人家孩子长大知道实情后都会不乐意的吧!

    想到这里,薛文宇赶紧摇摇头,还是算了吧。

    倘若媳妇真的不能生育,那自己对于陶老头的承诺,也不算是失信与他,又不是舍不得反悔,是真没有啊,自己都没有,还那什么给他陶家继承香火?

    这样一想,薛文宇立马就感觉自己理直气壮了。

    厨房现在就他一个人,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把碗里的馄饨汤都呼噜呼噜喝个干净。

    然后,砸吧砸吧嘴,到底不是媳妇的手艺,就是不行啊!

    肚子算是吃饱了,去制药间媳妇去。

    白天,这里并没安排人把手,薛文宇推门进去,就见里面的几个人,穿着同一种款式的白袍子正在忙着。

    屋内的人见薛文宇进去,想上前问安,但是想起自己在做的事,就忍着没挪窝。

    口罩下露在外面的眼睛,有些紧张的向他,主子来了都不打招呼,主子会恼怒的吧?

    然而并没有,大家伙着这位径直走向牧莹宝。

    屋内的人分工明确,又碾药的,又用铡刀切药的、有给磨好的药粉过筛的。

    而牧莹宝正在做的,是把三个装着米黄色的药粉,用称称了,调配在一起,然后由另一个灌进瓷罐中。

    瓷罐上面,还贴着不同的标签。

    “我今个不用出去,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薛文宇见媳妇忙得只了自己一眼,就只是点了点头就又忙手中的事去了,忍不住的开口问。

    “你在外面辛苦这么多天,赶紧回屋休息去吧。”牧莹宝这时候是真的舍不得使唤他。

    “我不累。”薛文宇有点赌气。

    这么多天没见了,想她想得要死,回来就想多她,居然还不让?

    “主子,要不,帮着碾药?”一旁的南珠感觉主子的不爽,赶紧的开口。

    “嗯。”薛文宇应着,顺着南珠的手,到墙边还有一个药碾子,立马走去坐在凳上,脚踩在石碾子两边的棍子上,学着边上那位的样子,伸手取了铡短的药草,放进碾槽中,碾了起来。

    才碾一会儿,北珠就想起什么,赶紧取出一件白袍子,到薛文宇跟前,示意他穿上。

    “不用。”薛文宇不想站起来,拒绝到。

    北珠赶紧往夫人那边去,见她仍旧聚精会神的调配着药粉的剂量,根本没注意这边。

    “主子,赶紧穿上吧,夫人制药很讲究的,进这屋的都必须穿袍子,而且这袍子还不允许穿出门外。”北珠再次声的解释到。

    他们几个跟着夫人制药,可是深知夫人对这方面的要求甚是严格的。

    刚刚见主子进来,都没让他穿袍子,绝对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一心都在调药配药上,忘记这一茬了。

    夫人可是了,这药能救人命呢,夫人多在意这药,她们最清楚不过。

    夫人忙糊涂了,她们可没有,要帮着夫人把好夫人的质量关。

    虽然北珠带着口罩,不见她的表情,但是薛文宇还是从这个丫头的语气中,感觉到了这袍子的重要性。

    “真是麻烦。”嘴里嘀咕着,人还是站了起来,穿了袍子。

    穿好刚坐下,眼前又递过来一样东西,就是北珠她们戴的那个叫口罩的东西。

    有那么一瞬间,薛文宇是想站起来暴走的,干神马啊,他堂堂的国公爷进来帮忙的,竟然还这么多烦人琐碎。

    而且,北珠那什么眼神,颇有不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戴上,她不肯罢休的架势。

    真是,就不该穿了这袍子,,这丫头都胆肥的得寸进尺了。

    心里有些恼,手却伸了过去,用力拽过那的方块东西,赤裸裸的告诉北珠,你主子我现在不爽,很不爽。

    然而,北珠见主子接了口罩,立马就转身走了,根本就没在意主子不满的情绪。

    其他人也都全神贯注的做着自己的事,都没注意这边。

    弄得薛文宇觉得自己此刻,就好像是空气一般。

    不过呢,他的视线再次落在媳妇的脸上时,着她专注的双眼,他刚刚烦躁的心竟然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是了,自己不是想见她,心疼她想出力帮忙的么,干嘛还跟个孩童一般犯别扭呢?

    整整一个上午,制药间里就没人再开口过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崇祯窃听系统〕〔一线黑粉〕〔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从超神学院开始征〕〔试婚100天:帝少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