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910章 小看他了
    牧莹宝着面前的这张俊颜,如此严肃,刚刚的语气如此的霸道。

    她就忍不住的在想,他是有多久,不曾对自己用这样的语气了?

    实在是想不起了,因为感觉已经很久了。

    久到,难得再听见他这样的语气要求自己,命令自己,好像感觉还挺好的。

    “笑什么?严肃点。”上面的人本来还有些忐忑,担心自己这样命令的语气,她会抵触,不成想不但没有露出半点不悦之色,反而在笑?

    牧莹宝立马收起笑,伸手环住他的颈,凝视着他的眼;“好的,我会注意的,也会尽快让我的身体圆润起来,只要到时候你别再来个嫌弃就好。”

    罢,胳膊稍微用力,压下他的头,主动的吻了上去。

    都别胜新婚,跟他或长或短的也分开好多次了。

    每次再次相聚,那种久别重逢的欣喜还是一样的浓烈。

    一边浅吻着,一边想着今个制药间要做的工序要紧的程度算几级?

    好像,晚个半个时辰再去的话,也不打紧的。

    她还在盘算着,亲热的时间,事后的洗漱时间,觉得半个时辰绰绰有余。

    就在她都打算好了,好好的身体力行,慰问一下才回来的他,却忽然身体一轻,睁开眼,却见他已经站在了床下。

    “你不是要去制药?先吃了早饭再去吧,他们都在等你呢。”薛文宇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欲念,很是大方的用手指指身后。

    牧莹宝躺在那,着他涨红着的脸,又朝他腰下去,那里已经隆起了一个帐篷。

    “咳咳,那你,没事?没关系的,快点就好。”牧莹宝更加的不忍心了。

    “没事,一个冷水浴就能解决了。”薛文宇被她盯着身体某处的眼神,盯得很是不自在,扔下一句话人就进了洗浴间。

    没关系?快点就好?他才不要跟自己心的妻,仓促的做那件事呢。

    “噗,一大清早的,你别感冒。”牧莹宝也下了床,对着间提醒到。

    “没事,你不是最厉害的大夫么。”里面很大声的水声,还有他闷闷的回应。

    听着,好像是直接从头部往下浇的?

    牧莹宝不放心的想进去,现在虽然是初夏,但是早上温度还有点凉。

    可是,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自己这样进去,岂不是见他狼狈的样子?他会不自在的啊!

    “宇哥,那我先去了哈。”牧莹宝咬咬牙,一狠心转身往外走去。

    出了房门,就见辉哥站在厨房门口,正往这边来。

    “母亲,早饭好了,先用了吧。”孩子招呼着。

    早饭,鸡汤馄饨,牛肉饼,荷包蛋。

    牧莹宝吃得比辉哥和陶老头都快,吃好放下碗筷,用帕子擦擦嘴就走了。

    着母亲跟前几天一样的这般,辉哥忍不住的问坐在对面的老头;“不是父亲回来了?”

    “是啊,我亲耳听到的。”陶老头很是肯定的到。

    辉哥闻言又朝门的方向去,叹了口气;“父亲见母亲清减成这样,肯定要怪我没照顾好母亲的。”

    陶老头一听,乐了;“子你别胡思乱想了,这几天若不是你盯得紧,你母亲她就不止是清减了,体力不支累趴下。你父亲又不是不分好赖的糊涂虫,怎么会怪罪你。

    他若是有丁点怪你的意思,我老头子还不干呢,自己在外面瞎忙乎,回来还找事儿?”

    “曾祖父,父亲可不是瞎忙活,他也很辛苦的。”辉哥赶紧的到。

    陶老头一听,白了辉哥一眼,也不再理会他。

    没良心的,自己帮他,他还帮那子话。

    “曾祖父,我不是那个意思。”辉哥一,急了,连忙想解释。

    这时,俩人同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扭头一,薛文宇推门走了进来。

    头发还是湿的,衣袍已经换过,但是胡茬子还没刮过。

    辉哥立马就起身;“父亲,什么时候回来的?”边问,边去给拿碗筷,御厨也赶紧的给这位准备早饭。

    “半夜的时候吧,对了,最近你辛苦了,不错,你母亲她没白疼你。”薛文宇坐下后,很是欣慰的当面表扬道。

    辉哥有些不好意;“做儿子的孝顺母亲,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有御厨在了,辉哥和陶老头也就跟薛文宇寻常的事。

    御厨也很是识趣,做好了薛文宇的早饭,立马就出了厨房。

    辉哥这才打听,这次出去可有什么发现。

    陶老头也迫切的想知道,起身走到厨房门边,确定门外无人。

    薛文宇边吃,边把这次出去查到的,原原本本的告诉这一老一。

    原本也没打算瞒着他们,因为他二人跟自己一样,是要守护她的人。

    一家人一起想办法,总会比他一个人的办法多。

    “母亲在知道那伙神秘人对她感兴趣的时候,曾过,静观其变就好。母亲,既然他们有目的,定然还会又后续的动作。母亲之所以没把他们当回事,是因为,她不觉得那些人对她有敌意。”辉哥告诉着母亲对那伙神秘人的法。

    “不过,母亲对于西越太子西门鸿,法就有些不同,虽然也没感觉到明显的敌意,却没好感。”辉哥又继续补充到。

    薛文宇和陶老头同时的点点头,老的开口道;“那丫头直觉一向很准,她没好感的,就差不多可以列为敌人了。”

    “那西门鸿现在已经在那神秘人手中,应该造成不了什么威胁了吧。”辉哥有些不确定的到。

    薛文宇想了下;“这取决于那伙神秘人对你母亲的真正目的。”

    “是啊,他们若是没敌意,那就会保护你母亲,那么,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会让西门鸿交代查你母亲的目的,然后,再做决定如何处理西门鸿。”陶老头也继续补充自己的法。

    辉哥再次叹口气;“他们搞得如此神秘做什么啊,若是真的没敌意,何不光明正大的跟母亲明来意呢?大家坐下来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清楚,那样的话,事情不是就没这么复杂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最强反套路系统〕〔名门俏医妃〕〔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带着超神系统吊打〕〔全球通缉:宝贝,〕〔首长红人(我的绝〕〔西游之大娱乐家〕〔万界建道门〕〔网王之冰封王座〕〔情到深处是沧桑〕〔天朝远征异次元〕〔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