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云北去慕星辰季〕〔坏总裁的枕上盛宠〕〔重生八零:家有媳〕〔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不朽神帝〕〔主播小傲娇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724章 挨骂
    大理寺现在关押着俩特殊的人,一个还没松口。

    另一个呢,不开口倒还好,万一开口了,弄不好又要引发一场血雨腥风啊,这俩怎么还有闲心嬉闹呢?

    牧莹宝二人,洗好穿戴妥当走出来之后,丫蛋过来告诉,御厨在厨房已经开始做菜了。

    其实俩人刚刚在为彼此绞干头发的时候,商量着午饭到宫外吃呢。

    没想到,御厨已经在等着了,不用,这是辉哥安排的。

    前国君儿子的被抓,很多人心里其实都有些担忧,并不是为这周运生担心,而是都想延国太太平平的才好。

    甚至有人咒骂周运生,不老实的在禁地待着,跑回来做什么?添什么乱啊!

    你父王没了关别人什么事啊,是他自己没那能耐把龙椅坐稳。

    新皇登基没要你们的性命,那是你们运气好,也是皇上年纪尚。

    这若是换上他再大一起,周至安这一脉,恐怕是要死的干干净净了。

    午饭吃好,夫妻二人一起乘坐马车出的宫。

    薛文宇原本提议陪她做双人的轿子,但是她死活不同意。

    不管俩还是四个,抬她一个人的轿子,她还都能心安理得的在里面坐着。

    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跟他一起做轿子,就算轿夫是六个,八个,她也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总觉得俩人坐同一顶轿子是在欺压轿夫。

    干脆,马车最好了。

    很快的,马车就到了大理寺外。

    照例是薛文宇先下的马车,站在车下伸手接她下车。

    牧莹宝一出马车的门,就发现这里跟上次来的不同之处了。

    这次,多了几位官员,其中就有御宗堂的几位,老宗首刘钧文一脸的严肃。

    “他的这个表情,不会是想替那周运生求情的吧?”牧莹宝低声的对薛文宇到。

    “除非,他真的老糊涂了。”薛文宇却不是那么想的。

    “国公爷,夫人。”众大人跟着刘钧文一起上前与薛文宇夫妇打招呼。

    然后,却没一起进地牢。

    跟着进去的,也就是宗首刘钧文还有大理寺的刘大人。

    其他人,就都留在外面等着了。

    牧莹宝进入地牢后,才知道,周运生被关押在之前那人的对面那一间牢房,那个今个就没审了。

    那人原本闭着眼睛的,可是听到有人夫人好,他就立马把眼睛睁开,又来了?

    眼看着那个穿着罗裙的女子,跟着薛国公进了对面那间牢房。

    对面那子,争口气啊,千万别没出息的什么都出来啊,自己都是阶下囚的,还有心情看热闹。

    他是真的好奇,那个一品夫人,打算对刚抓来这个用什么样的手段。

    也是用羽毛瘙脚心么?好啊,羽毛都不用出去找,他这间的牢房地上,有好几根呢。

    “喂,那个黑子。”他轻声的对着牢房外的一个人喊着。

    那个是薛文宇的手下,听到喊,却又不确定是喊自己,并且,喊人的还是个犯人。

    他抬头看过去,就见那个犯人在跟自己又摇头,又撇嘴的。

    “作甚?”他语气不好问。

    “你当大爷我的视线了。”被吊着的人,也火了。

    他还想看那女子,对新抓来的这个会用什么损招呢。

    可是,中间不止隔着两边的栅栏,还有守卫的人碍事儿。

    急得他真想跟看押自己的人商量一下,暂且松开他,让他过去看个热闹不行么?

    他敢保证,绝对就是看热闹,绝对不会捣乱,更不会逃走的。

    可是呢,负责看押他的几个人,一个比一个的严肃,根本就不会鸟他。

    所以,还是别去碰壁了。

    因为老刀和那人的声音太大,以至于,牧莹宝也听个真真的。

    “那谁,既然他想看,你就挪开一下,让他欣赏一下吧。”牧莹宝对着栅栏外的黑子到。

    那人一听,一品夫人都开口了,赶紧闪开,

    老刀的视野障碍,现在就剩下两间牢房的两扇栅栏了。

    牧莹宝注意到那个被自己出主意,被用羽毛挠脚心的家伙,对这边这间关着的人很感兴趣的样子。

    于是,她就故意给他们创造条件,看看这俩之间是否有关联。

    其实,牧莹宝也没有想到,那老刀之所以如此的反应,除了看热闹之外,就是想求心理平衡了。

    都最毒妇人心,黄蜂尾后针!那算个屁啊,女人一旦损起来,会更让人崩溃的。

    “想看得更清楚么?要不要过来,全屏的更清晰。”牧莹宝还冲着老刀问到。

    老刀刚想好啊,好啊,正有此意呢,忽然反应过来,自己那样的话就太掉价了。

    赶紧的板起脸,继续伪装着冷酷无情。

    “哼。”牧莹宝轻哼一声,这才往吊着的人。

    薛文宇他是周至安的六儿子,今年十六岁了,可是牧莹宝对这子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么的一个少年,怎么在他的脸上,根本找不到十六岁少年该有的那种感觉呢?

    打眼这么一看,第一印象就不好,就感觉是那种奸诈的,坏人。

    十六岁,那在现代,就是个初中生呢。

    在这里,十六岁就娶妻生子了,牧莹宝其实也挺好奇的,古代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没有叛逆期的么?

    周运生原本闭着眼睛的,听到有动静,尤其是有女子的声音,立马就睁开了眼睛。

    薛文宇他是认识的,刘钧文他也认识,但是这个女子,他却真的不认识。

    当年他还是父皇的的大臣,还是一位世子爷的时候,成亲那天,他是听这世子爷所经历的事了。

    新娘子居然被替换了,那时,大家还都当笑话呢。

    不成想,人家俩人现在真的做了夫妻不,感情据还超好。

    在周运生的心里,这薛国公和他的这个一品夫人,都是自己的仇人。

    没有他们保护辅佐那个孩子,那么,父皇不定现在还好好的坐在皇宫内的龙椅上呢。

    不管父亲会选哪位皇子做储君,那大家也都是有机会的。

    现在倒好,一点可能都没有了,翻不了身了。

    “你,就是那牧家的那个贱女人么?”周运生看着牧莹宝两眼冒火的质问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崇祯窃听系统〕〔一线黑粉〕〔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从超神学院开始征〕〔试婚100天:帝少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