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农门辣妻:山里汉〕〔重回五零当军嫂〕〔舌尖上的神豪〕〔神医凰后〕〔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农女撩夫忙:辣媳〕〔救世我是专业的〕〔大唐好相公〕〔逆武丹尊〕〔亲兵是女娃〕〔妖女宋姬传〕〔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我见默少多有病〕〔超凡黎明〕〔槐夏记事〕〔抢救大明朝〕〔炼器祖师讨厌女人〕〔某美漫的特工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601章 大年夜的来信
    养心殿内,牧莹宝他们已经吃了年夜饭,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压岁包,辉哥跟石头在院子里放爆竹,牧莹宝在屋内鼓捣着做蛋糕。

    蛋糕胚做了三个,终于烤出一个令她稍微满意点的。

    辉哥闻到香味进屋;“母亲母亲,要打淡奶油了是么,儿子来。”

    这个大年夜,父亲不在不算团圆,为了母亲高兴些,辉哥努力的各种‘开心’中。

    “其实,这次你父亲到现在还没回来,都怪我的。如果不是我出什么让他们给咱进贡的主意,你父亲早就回来了。”牧莹宝哪里看不出孩子心里的内疚,屋内就母子二人,她就出了心里话,也想让孩子明白,不是他的错。

    有错的,是那不安分的云宁国。

    “你别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我来问你,若是你父亲没去边境,而是别人去的,难道此时的你就会感觉心安了么?”牧莹宝又问。

    辉哥想了想,摇了摇头,他对商家爷孙也是心存内疚的。

    总觉得,都是为了他,他们才不远千里出征,新年不能跟家人团聚的。

    “同样的,就算你父亲没去,在家跟咱过团圆年了,他的心里也会内疚的,因为他会觉得,去边境杀敌,原本也是他的责任。

    儿子,你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不是因为咱,却还是会心生内疚,这是为什么吗?”她又温声问到。

    辉哥再次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会那样感觉。

    牧莹宝微微的蹲下了些,看着孩子的眼睛对他;“傻孩子,因为咱们是一样的人,都是不够自私的人。所以,当有事发生又是跟咱自己有所关联的时侯,自己在享福,而身边的别人在吃苦时,就会自责内疚。

    我会劝你别这样想,但是其实就是我自己,也做不到的。

    所以啊,所以,现在屋里就咱俩,别装了累。”

    “嗯,儿子明白了,儿子想父亲,也为他担心。有时候,儿子甚至会后悔,后悔不该回京,不该来争这个位置。如果不回来,咱一家人是不是就能在一起了。

    可是母亲你也对儿子过的,就算不回来,但是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世,还有事情的真相,就算我不回来做这个皇帝,就算在别处过普通人是生活,我依旧不会放下,依旧不会快乐。

    所以,儿子是没的选择不是么。”不再伪装,一开口眼圈就红了。

    “是啊,既然咱知道回避解决不了问题,那咱就一起面对好了。好的、坏的、开心的、伤心的、咱都共同去面对。你父亲虽然现在无法跟咱一起过团圆年,但是咱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

    我相信此刻的他也在想咱娘俩呢,而且,你父亲心里绝对不会后悔这次出征。

    心里闷的,咱娘俩出来,就扔掉,现在,跟我一起做个漂亮的大蛋糕。

    等我做熟练了,你和你父亲生辰的时候,给你们做更漂亮,更大的。”牧莹宝感觉吧,自己现在与其是在开导孩子,不如也在开导自己。

    辉哥使劲点头;“母亲,教儿子做,等父亲回来,咱一起做个大蛋糕给他。”

    娘俩聊了下,心情都真正的好了许多。

    不多时,一个漂亮的大蛋糕就做好了,虽然裱花的技术有点生疏,可是对于第一次见到这样好看的蛋糕,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个做成功,牧莹宝又跟辉哥一起烤了两个蛋糕胚。

    快到半夜的时候,厨房内三张桌上,三个大蛋糕。

    半夜一起在院子里放了炮仗接了财神,大家进屋开始切蛋糕。

    “哎呀夫人,要不别切了,多可惜啊。”西珠看着牧莹宝用刀要切了,很是不忍的到。

    “夫人做的是给咱吃的,不是摆在这看的。要不,等下切了你的那份,你别吃,端回屋好好的看去吧。”东珠逗着西珠。

    “才不要。”西珠回应着,也学着辉哥他们的样子,端起一块盘子,眼巴巴的等在一旁。

    牧莹宝切的不是很大块,屋内每个人都分到一块,还留了大半个,是留给夜里守卫的。

    樊普常爷俩头天就回家去了,他们想留下陪辉哥过年,辉哥不用,让他们回去团聚了。

    临走的时候,牧莹宝给带了一些自己做的食,有牛轧糖、芝麻球、果冻、还有糖葫芦,还有专门给辉哥外祖母做的鸡蛋糕。

    养心殿反正人也不多,索性都在牧莹宝这一起吃的。

    此时,屋内,最沉默安静的就是南珠和洛逸二人。

    东西也吃的,偶尔也跟着笑笑的,就是不参与大家的笑。

    好在大家都是熟悉的,倒也不显得太别扭。

    年纪最大的陶清源,跟个老顽童似的几口吃掉自己的蛋糕,就作势跟辉哥石头抢蛋糕吃。

    吓得那俩也顾不上边吃边欣赏了,赶紧的忙活着下了肚。

    吃了蛋糕,品着茶,继续吃点心守夜的时候,殿外送来一封信。

    牧莹宝和辉哥眼睛立马一亮,以为是薛文宇的信。

    可是娘俩看见送信的人,还有他递过来信封的时候,心就凉了半截,

    送信人是宫内的,这就足以明不是薛文宇的信了,还有那种信封就没见过。

    乳白色的信封上,竟然还用绿色的绸缎做了腰封。

    “母亲。”辉哥看了信封上面的字迹,就递给了牧莹宝。

    “嗯?给我的?”牧莹宝实在想不到,在这里,出了远在边境的薛文宇之外,还会有谁写信给她。

    信封上只有收信人的名字牧莹宝,没有寄信人的落款。

    不管是哪里寄来的信,能送到这也一定是检验过无毒的。

    带着疑惑,牧莹宝拆开了信,打开一看,上面的字很是工整,字体也挺好看,就是感觉书写之人有些玩世不恭的那种洒脱。

    因为是些给牧莹宝的,所以辉哥就自觉的没有跟着看,但是他却看着母亲的表情。

    其他人也都看过来,只见牧莹宝开始皱眉,然后瞪大眼睛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再看到最后,就剩下一脸的嫌弃了。

    在大家很好奇谁写来的,写了什么的时候,牧莹宝悠悠的吐出俩字;“有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