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云北去慕星辰季〕〔坏总裁的枕上盛宠〕〔重生八零:家有媳〕〔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不朽神帝〕〔主播小傲娇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579章 父亲偏心辉哥吃醋
    晌午辉哥下朝回来,进到养心殿的时候,就发觉气氛有点异常。

    自打父亲出征那天起,大家虽然表面上都很表现的很淡定,但其实因为担心,气氛显得有点沉闷。

    所以,牧莹宝才想着做雪糕的时候,叫上他们一起。

    而现在呢,进院看见的每一个,脸上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

    难道,是父亲那边有了好消息回来?

    “母亲?可是父亲有消息来?”进了厨房就兴冲冲的问。

    这个时候也看见厨房里多出来的一个,认得是父亲的一个手下,心中就更加确定了刚刚猜想。

    “是啊,他们平安到达,刚到就首战告捷,消灭敌军三千多人。”牧莹宝一边高兴的着,一边开始炒菜。

    辉哥也顾不上厨房的油烟回屋换龙袍了,下午还要上朝呢。

    “母亲,父亲信中可有叮嘱孩儿的?”辉哥见那唐清只知道给自己行大礼,却不见有信给自己的样子,忍不住婉转的问道。

    牧莹宝因为高兴,加上在炒菜,也没注意孩儿的表情和语气,很是随意的随口;“有,你稍微等下,给你。”

    一道菜出锅,两道菜出锅,辉哥一直等到母亲所有菜都做好了,才领他回西暖阁取出一封信,却并未直接递给他。

    而是抽出一面的信纸,把其中的一张递给他;“你的。”

    辉哥有些无语的伸手接过,母亲手上的大概有三四张的的样子,而给自己的,就是一张。

    自己和母亲在父亲信中的份量,一下子就显露出来了。

    呜呜,父亲,您这算不算是重色轻儿子啊?

    辉哥在心里安抚着自己,可是展开手中这一张之后,看见上面只有三分之一页面的字,的心灵再次受打击了。

    父亲哎,儿子还是个孩子,更需要你的父爱啊!

    给孩儿的信就一张也就算了,可是您就不能把这一张信纸写满喽么?

    就这么几行,父亲你糊弄孩子么!

    辉哥让自己坚强的把信上的几行字看完,就更觉得委屈了。

    就这么短短五句话中,叮嘱了两件事,前三句,是叮嘱朝堂关于边境战事对策的,后两句是叮嘱他下朝后多陪陪母亲的。

    五句话,两件事,就是没有一句关心下他这个做儿子的。

    父亲大人啊,孩儿虽然做了皇帝,还是你九岁的孩子呀!

    “怎么了这是?”牧莹宝解围裙的时候,看孩子嘴撅着,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担心的问到。

    信拆开里面两份,一份写着吾妻牧亲启,另一份薄的写着我儿辉哥亲启。

    虽然在一个信封里装着,牧莹宝却没私自看辉哥的。

    现在辉哥如此,她心里就咯噔一下,难道他接到朝中什么消息,觉得辉哥哪里做的不妥,批评辉哥了?

    “母亲,父亲也太偏心了吧,给你写那么多,给儿子的你看看,就五句话,前三句关于朝堂上的,后两句是吩咐儿子多陪陪你的。”辉哥见母亲问起,觉得不该撒谎隐瞒,索性委屈的跟母亲抱怨起来。

    天地良心,父亲出征他每天也牵挂担心的啊,父亲怎么能这样对自己,太让人伤心了。

    “噗,儿子啊,不会吧?”牧莹宝听明白了,没忍住的笑出了声,这个也算吃醋么?

    见自己都了,母亲不但不同情自己,反而还笑,辉哥更觉得伤心了;“母亲,你不能也这样对儿子吧?”

    呜呜,是谁绞尽脑汁的,想尽一切办法的撮合你俩啊。

    到头来你俩夫妻恩爱了,儿子成多余的了?这过河拆桥也太快了吧?

    见孩子的神情是真的伤心了,牧莹宝这才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怎么就忽视了辉哥终归是个孩子呢?

    可是,这个怎么安慰呢?

    “儿子啊,你觉得我对你好多一点,还是对他好多一点?”牧莹宝拽着孩子到桌边坐下,问到。

    辉哥扬起头认真的想了下;“母亲自然是对儿子的好多一些的。”

    哪像父亲啊,哼!

    牧莹宝闻言一笑道;“这不就结了,你有什么心里不平衡的?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与他好的么?原先他对我那般,你不是很着急很担心也很生气的么?

    那现在他对我好了,你又吃醋了?”

    “母亲,儿子不是吃醋。”辉哥着急的到。

    牧莹宝拉起孩子的手;“儿子啊,我明白的。其实你心里是明白的你在他心中的位置多重要的吧。相信我,他对你与我对你的不会少半分。

    人生中很多事你没办法去较真弄清楚的,咱举例子吧,倘若你与他同时面临危险,而我能救你二人其中的一个,你觉得我会选择救谁?”

    辉哥眼睛红了红;“母亲会救儿子。”

    “那若是面临危险的是我与你两个人,有救人能力的是你父亲,你觉得他又会选择救谁?”牧莹宝又问。

    辉哥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哽咽的;“父亲也会救儿子。”

    两种假设的情形,辉哥几乎都不用纠结,不用去怎么想

    “那么,若是遇险的是我与你父亲,有救人能力的是你,儿子你会选择救谁?”牧莹宝继续问。

    这个假设有些不吉利,有些残忍,但是这个也最有服力。

    今个辉哥会如此,不是幼稚的吃醋,其实归根结底来,就是孩子没有安全感,

    自幼失去家人,在薛家长到六岁,孩子虽却能感受到身边谁对自己是真的好。

    九岁的时候,忽然得知自己的身世,原来一直爱自己的父亲也不是亲生父亲。

    有了父亲,有了母亲,不想失去二人中的任何一个。换句话,是怕会失去其中一个对自己的爱。

    “呜呜,母亲,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儿子没办法同时救你二人的话,儿子陪你们咱一家三口要死就死在一起好了。”辉哥再也忍不住的,扑倒母亲怀中哭着到。

    虽然是假设,可是他光是想象着那个场景,就已经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一线黑粉〕〔崇祯窃听系统〕〔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娱乐圈模范家庭〕〔从超神学院开始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