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媳妇快到碗〕〔一夜锁情,总裁先〕〔我女人你惹不起〕〔谋爱成婚:厉少情〕〔涅槃重生:误惹兽〕〔迷踪谍影〕〔史上最强狂帝〕〔帝道独尊〕〔万古最强宗〕〔楚少的暖婚旧妻〕〔超级黄金瞳〕〔最强高手系统〕〔觅仙道〕〔丹师剑宗〕〔叔,你金屋藏娇啊〕〔【穿书】国民少将〕〔凤岭〕〔仅有你令我痴狂〕〔东汉末年枭雄志〕〔邪王宠妻:美味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503章 临了没挺住
    在座的文武大臣们,大多数都是辅佐了两代皇上的。

    皇上宴请大臣这种场合,那也是有过不少次数的。但凡皇家有喜事、又或者赶上什么佳节、边关捷报的,皇上一高兴就是设宴。

    每一次,就算是皇上乏了,先行离开回寝宫,也还是开口让大臣们继续尽兴的。

    就像眼下这种,皇上开口结束宴席的,还真的是头一次经历。

    猛不丁的,感觉这位皇上有些不懂人情世故,既然宴请了群臣,那干嘛还要如此?

    有那反应快的,就赶紧起身跟皇上谢恩,告退了。

    反应慢的,也赶紧的跟上。

    没一会儿的功夫,呼呼啦啦的人就走的差不多了。

    宗首看着眼前的场面,皇上还没离席,这大臣先走了,心里叹口气,这样的场景他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见啊。

    商老将军和几位老臣,临走时,对这位皇帝的举动,倒是蛮赞同的。

    早就看不惯这种场面,一个个的不干正事儿,相互间溜须拍马套话防范,大吃大喝起来的嘴脸最丑陋,早就该如此了。

    辉哥这才起身走到宗首刘大人跟前;“刘大人今个也辛苦了,早些回去休息吧,养足精神明个还要早朝呢。”

    “多谢皇上关心,您先回寝殿歇着,老臣这里安排下就回。”刘钧文没想到这皇上对自己竟然还有例外,意外的同时心里倒是挺舒坦挺受用的。

    先不论皇上刚刚的举动是不是不妥,但是至少,今个这个场面,皇上掌握了主动权。

    辉哥跟刘宗首打过招呼后,也就离开了,薛文宇一行人当然是跟着离开了。

    勤政殿跟养心殿有大概两千米也就是四里路的距离,门口早就有步辇候着。然而辉哥却不用,步行着往回走。

    也没七老八十的,走走路而已,坐什么辇。

    抬辇的公公们不知道这位新皇上怎么回事,要知道上一位皇上可是几百米的路都要乘坐步辇的。也不敢吱声,偷偷的看了看新提拔的大内总管曹公公,却见他轻轻摇头,示意跟在后面即可。

    于是,赶紧的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先前被选中来为新皇上抬步辇,还挺担心的,虽然新皇上年纪,份量轻,抬起来比抬成年的皇上省力。但是,新皇上年幼,玩心应该很大,不上朝的时候,不定一下去这边,一下去那边的瞎折腾呢?

    现在可倒好,人家坐都不要坐,倒是让他们心生忐忑。

    穿着龙袍的辉哥走在最前面,不是想着现在的身份,真想撒腿往养心殿跑啊。

    走着走着,他想起来扭头看身后侧的父亲,正好对上他的视线,爷俩心有灵犀忽然的就笑了。

    “父亲,你看孩儿今个,可有哪里做得欠妥?”辉哥看身边都是自己人,却还是低声的问。

    薛文宇听罢,瞪了他一眼;“你啊,前面做得都不错,无可挑剔。若是刚才能再隐忍一下,就更好了。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就好像没断奶的娃迫不及待的找母亲寻奶吃一般。”

    身边的陶清源他们,听了都忍不住的想要笑,只有樊普常神情显得严肃了些。

    听着父亲笑话自己,辉哥也不恼,也不羞。

    他放慢自己的脚步,往薛文宇身边靠了靠压低嗓音;“父亲,别这么孩儿啊。孩儿毕竟年幼,离开母亲半日,想得很这也是正常的。

    倒是父亲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也如此的不淡定呢?”到这,辉哥还朝着父亲挑挑眉头。

    身边的几个人听了,一个个的摇头苦笑,心你们爷俩是俩半斤八两的好么,居然还相互取笑对方!

    “你子,是不是仗着穿了龙袍,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滴了?”薛文宇被孩子中心事,恼羞成怒的低声呵斥。

    “父亲你冤枉孩儿了,孩儿可不是仗着穿了龙袍就嘚瑟,孩儿仰仗的是母亲哦。”辉哥坏坏的回应道,同时穿了龙袍后,父亲对自己还是这般的态度,让他很是开心。

    薛文宇一听,眼睛又是一瞪,不过却也是无奈的。可不是么,有她在自己能对这孩子怎么着的话,她肯定是跟自己急眼啊。

    那女人,肯定是偏心向着这孩子的,除非这孩子真的做错了什么!

    你子等着,别让老子抓到把柄,到时候你母亲不但不会护着你,不定那藤鞭还能派上用场呢!

    父子俩归心似箭的终于回到了养心殿外,薛文宇回身跟林川等人使个眼色,他们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

    当薛文宇父子迈进养心殿院门后,林川他们已经把抬步辇的,还有大内总管拦下了。

    而进入院内的辉哥,再也端不住了,撩起龙袍的一角,撒腿就往里跑。

    “母亲?母亲?””边跑边喊到。

    牧莹宝此刻,正在厨房跟丫蛋俩人砸榛子呢。

    “哎,儿子,在这里。”牧莹宝也是边激动的起身,边到了门外。

    母子俩相距四五米左右,辉哥停了下来,背着手一本正经的来回走了几步;“母亲,你看儿子神气不?”

    “哇哦,我儿子当然神气。”牧莹宝由衷的赞美着。

    辉哥长得本来就是个美男,现在穿上龙袍,带着王冠后,就更显得英姿勃发气宇轩昂了。

    若哪里不完美的,就是这孩子现在面对着她,那份属于孩童的天真暴露无疑,跟本就跟皇上这个身份不相符了。

    “你先别急着夸他,你问问他今个怎么样。”薛文宇看着孩子在她跟前嘚瑟,就忍不住的开口。

    “有什么啊,他才多大,你就别对他要求那么高了。”牧莹宝以为登基大典的过程中,这孩子哪里有失误了。

    辉哥听着父亲告状,原本心里一惊的。

    可是一听母亲的话,立马就乐了,还跟父亲挤眉弄眼的嘚瑟,那意思,怎么样,我母亲向着谁啊?

    “整个经过都还不错,若是最后宴请群臣的环节上定性再好些,就更好了。”薛文宇原本最不喜的就是告状打报告什么的。

    可是,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忍不住的告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新婚秘爱:沈先生〕〔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梦里忆歆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