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55章 第二道圣旨来了
    当薛文宇一行人去而复返,经过牧莹宝身边时,除了做主子的怀里仍旧抱着孩子,其他人都拎着几个包裹。

    牧莹宝俩眼使劲瞪着他们,却只能干看着,因为人家似乎根本就没有解开她穴道的打算,她也只能在心里咒骂。

    难道,要这样在这里就这么站着,等着穴道自己解开么?

    她刚想到这里,忽然感觉能动了,还没回过神呢,又被人押着跟着薛文宇一起走。

    不会吧,这是打算把自己也带走?才不要去啊,发生叛乱的地方多危险啊!

    牧莹宝想反抗,无奈押着她的俩子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她在他们手中就好像是一只被逮住的白兔,挣扎也是徒劳。

    能走动了,却仍旧还不能发声。

    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带她一起走的话,路上跑的机会更多,难不成上个厕所也会有人寸步不离的跟着?

    牧莹宝发现,自己又被带回先前听圣旨的地方。

    那里也跟先前一样的两拨人,正前方,站着一位公公,比之前那位年纪稍长些,手上同样有一卷黄、色的卷轴,也就是圣旨了。

    这皇帝佬儿真是,有什么事,不能在一个圣旨上?是字数多写不下?还是皇帝佬故意摆谱折腾这些可怜的公公?

    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牧莹宝知道,绝对不是皇帝佬反悔改主意。

    俗话,君无戏言,皇上的口就相当于金口,出来的话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就算皇上自己知道是错误的,他也不会承认,这就是王者的特权。

    果然,见他们到了,那公公又开始宣读圣旨,大家又呼啦啦跪下。

    这次的圣旨,牧莹宝听的有些糊涂,想问问身边的人,什么意思,张张嘴发不出声,才想起自己被点了哑穴不了话。

    牧莹宝决定以后有机会,自己也用针扎回去。扎他们个腰椎神经失灵,扎他们个阳.痿.早.泄.

    看着那宣读圣旨的公公离开,然后众人纷纷站起身。

    公公宣读圣旨的时候,牧莹宝走神想着打击报复的事儿,所以没认真听。但是起身后看着四周人的表情,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儿。

    为什么侯爷那边站着的人,一个个的脸上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

    下人们看向薛文宇的眼神,带着那么一点点同情?

    最关键的,是薛世子本人,脸色阴沉浑身散发着寒气?还有他身边的这几个手下,一个个显得如此气愤和绝望?

    如果这第二次宣读的圣旨是好的,那这世子爷怎么会是如此的反应?

    如果是不好的,那他的那些家人,为何会是一种放松?难道,是自己判断理解能力出错?

    牧莹宝看着之前接圣旨的那个男人神情凝重的走了过来,走近细看,很是眼熟,牧莹宝忽然想到什么,转身往薛文宇看去,俩人长的有六七分的相似,应该是他爹,也就是这个定安侯府的薛侯爷。

    “为父早就叮嘱过你,凡事要三思而后行,可是你却根本就听不进。现在这个结果,也是最好的。事已至此,你莫要多想,去把边境的事好好的解决了。

    待你凯旋归来,用事实证明你是清白之日,也就是咱一家团圆之时。”薛正刚走到儿子身前,很是严肃的交代着。

    “儿子只想知道,这是圣上的意思,还是您?”薛文宇冷冷的问。

    “你这是在质问埋怨为父么?你怎么就不想想,事情为何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什么原因?为父也没办法啊,薛家九族你算过是多少条人命么?

    你真的想薛家被灭九族?血流成河么?

    为父知道你是被人陷害,所以眼前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你是我亲生的儿子,不是万不得已,我怎么能狠得下心做这样的决定?

    文宇,为父不能为一己之私,连累全族的人。”

    薛正刚看着眼前这个冷冷对自己的儿子,也很是气愤。

    “父亲无需多,儿子只想知道答案,现在听到了。”薛文宇忽然笑着道。

    儿子的笑容,让薛正刚感到很不自在。想再点什么,比如让儿子注意安全什么的,可是张张嘴看着儿子仍旧挂在脸上的笑容,他忽然不出。

    这个时候,有几个官兵装扮的人走了过来;“薛统领,时辰已到咱们该启程了。圣旨难违,还请薛统领别让我等为难。”

    薛文宇没做回应,而是弯身把怀中的孩子放了下来,俩手把这他的肩膀很是严肃的交代着;“辉儿,你在这要乖乖听话,等为父回来,记住了么?”

    孩子红着眼睛,嘴绷的紧紧的,很是坚毅的点了点头。

    薛文宇又摸了摸孩子的头,直起身子,就大步往外走去。

    那几个官兵,还有他的几个手下也赶紧的跟了上去。

    啊?原来没打算带自己走啊?牧莹宝看着那越走越远的身影,差点抬手跟人家拜拜。

    眼瞅着人影就要消失在院门了,她才想起自己哑穴还没被解开,撒腿就往那边追。

    终于追上了,她没敢拽薛文宇,而是拦着之前点她穴道的一个,指了指自己的嘴。

    那子朝自己主子看了看,见他点了头,这才抬手解了她的穴道。

    “世子爷,好走不送哈。”牧莹宝试着话。

    “你最好记住我过的话。”薛文宇看她的模样和语气,忍着一脚踹飞她的冲动,恶狠狠的扔下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哈哈,大灰狼终于走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了。

    牧莹宝感觉自己已经呼吸到了侯府外自由的空气,她没有鲁莽的直接往外走,现在离开指定不行啊,天知道这个倒霉的世子爷有没有安排人盯着啊!

    当牧莹宝步伐轻盈的往回走时,忽然听见孩子的哭声,抬头一看,却是俩家丁拦着那个叫辉哥的孩子,不让他上前。

    “祖父,呜呜。父亲走了,您也不管孙儿了么?”辉哥哭着喊。

    “喂,你们也太过分了吧?他怎么也是你们的少爷主子啊?”牧莹宝见那俩家丁动作很是粗暴,没忍住的上前管闲事了。

    “夫人,刚刚圣旨你也在场的,既然侯爷跟世子脱离了父子关系,那这少爷跟侯爷自然也是没什么关系了。夫人,圣旨难违,你赶紧把少爷领回去收拾收拾吧。

    今个天黑之前,你们也是要离开侯府的。”其中一个家丁,有些不耐烦的到。

    “什么,我可以出府了么?”牧莹宝听见了了不得的关键词,不敢相信的问。

    “是的,夫人可以离开了侯府了,赶紧领着少爷回去收拾下东西准备离开吧。”那人不耐却还必须继续告诉着。

    “不对呀,侯爷跟世子爷脱离父子关系了?他们没关系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啊?什么叫我领着少爷去收拾东西啊?府里那么多人,干嘛非得我呢?”牧莹宝越听越糊涂了,临走还要被当丫鬟使唤使唤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过龙门〕〔余光之恋,情深入〕〔重生八零:军妻有〕〔暴君倾城之凰途殇〕〔小香猪的豪门日常〕〔秦总入戏太深:老〕〔凰女之海棠无香〕〔嫡女心计〕〔农门辣妻:拐个王〕〔最强时空旅人〕〔王者峡谷闹鬼啦〕〔宇宙级木叶村〕〔漫步动漫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