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首富继承人〕〔神探撩妻:报告,〕〔逆流纯金年代〕〔秀才家的俏长女〕〔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望族闲妻〕〔途径你的世界,我〕〔重生学霸小娇妻〕〔纯良毒妇:正室秒〕〔骆少,好久不见〕〔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我的绝美老婆〕〔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冒牌总裁宠妻过急〕〔娇媛〕〔一个人的独角戏〕〔无极狂尊〕〔李先生的宠妻日记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28章 世子被带沟里去
    牧莹宝算是明白了,这件事不给他个满意的交代,是不能善了了。

    她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俩,心里很是欣慰,以往看的那些穿越中,若是女主身边俩临时丫鬟的,多数是一个好,一个坏。

    可是自己摊上的这俩,竟然能如此讲义气。

    牧莹宝做人的底线就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更加好。你把我当回事,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你不把我当回事,那你的事关我屁事!

    也算是萍水相逢了,能对自己如此够意思,牧莹宝也不打算袖手旁观。

    “哦,那件事儿啊,我知道。世子爷可不可以让她俩先起来啊?地上凉对女孩子不好,万一落下病根,老了不能干活,不但会浪费府里的银子买药,还浪费府里的粮食不是?”牧莹宝看着俩丫头跪着的地面,是井边的青石板,还是那种为了防止打水的人滑倒,面上凿过的。

    现在的季节,穿的单薄,跪长久了膝盖肯定受不了啊。

    薛文宇听在耳中,心里哼了哼,心到底不是真的在牧家长大的,就没有尊卑之分,居然心疼下人。

    不对,这也不是她的下人,轮得到她来心疼?分明就是拉拢人心的手段!

    “你倒是一心为本世子考虑啊?”薛文宇赤裸裸的讥讽道。

    跪着的东珠和西珠,听着这两位的对话,心里很急却也很无奈。有心示意这姑娘别为了她俩开罪主子,可是俩人更明白,昨晚的事儿,不是她俩不开口就能解决的事儿。

    只希望这位宝姑娘,别惹怒主子,能真的摆平这件事。最坏的结果,主子罚她俩挨板子,也认了。只要死不了,也不会被发卖出府,以后谨慎的做事也就是了。

    “那当然,我又不傻,眼下我就是世子爷手中的一只蚂蚁,生死都由世子爷掌控,当然希望世子爷好了。”牧莹宝实话实。

    算你明白,薛文宇心里稍微舒坦了那么一点点。

    “吧,怎么回事?”他还是特别的着急想知道答案。

    牧莹宝却没立马就告诉他,而是往跪着的双珠看了看。

    “行了,先起身吧,谨记这次,再有下次,休怪本世子心狠。”薛文宇无奈,有点烦的对那俩挥了下手,冷冷的警告着。

    “是,奴婢记着了。”俩丫头赶紧的应着,站了起来,不无担心的朝牧莹宝看了看。

    “世子爷都让你俩起来了,还杵在这干嘛?还不赶紧进屋帮我收拾收拾床?”牧莹宝担心自己了实情,这世子爷恼怒再让这俩下跪,赶紧想把人支开。

    俩人抬头朝自家主子看过去,见他不耐烦的样子,也不敢再奢望主子开口了,赶紧走。都到门口了,还是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

    宝姑娘这么聪明,应该能搞定主子的吧?

    见俩丫头进了屋,牧莹宝也不提请世子进屋的事儿了。

    “昨晚上呢,是这么回事儿,我跟她俩不是初次见面么,那肯定要打招呼,问下她们叫什么啊,不然有事就喊喂,喂喂,那谁,那谁?然后吧……”

    牧莹宝就把头晚为何要笑的事儿,原原本本的学了一遍。完,就闭了嘴。

    至于那俩丫头为何那么慌张关门的举动,她觉得也不用刻意的再提了。前面的因清楚了,后面的果世子爷自己也就明白了。

    薛文宇听完,脸就更黑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就是初次见面,问了下名而已?

    这种事再寻常不过,每一天里,在不同的某个地方在发生着!可是,问下名字后都能引出笑话,笑的屋顶的瓦都捂不住,俩训练有素的婢女对主子做出失礼之举的,恐怕只此一人了吧?

    “真的有那么好笑么?本世子为何丝毫笑不出呢?”终于得知答案的薛文宇,阴沉着脸问。

    牧莹宝摇摇头,摊摊手;“世子爷为何笑不出,我就不知道了,兴许,世子爷的笑点比较与众不同,特别的高吧。”她这么一本正经的着,一边还用手往头顶比量了一下。

    薛文宇紧咬着牙,看着眼前这一本正经胡扯的女人。

    已经现在的处境的她,怎么就不知道紧张?不知道害怕?

    她是有着除了牧家之外,更强大的靠山呢?还是知道谁都指望不上,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呢?

    好,本世子就拭目以待,看你能乐多久。你不是想得了好处出去过好日子么?本世子就让你的幻想破灭。让你有银子花不出去,守着付出代价换来牧家那丰厚的嫁妆,只能看,带不走。

    本世子不用暴力折磨你,就不温不火的消磨你,看你挺到什么时候,笑到什么时候。

    他就不信,肯豁出去顶着寡妇头衔,为自己谋取好处的人,怎么能甘心把女子大好的青春华年都消耗在这高墙大院内。

    那样的话,她之前所图谋的,不等于是一场空么?

    “你给本世子听清楚了,在本世子没想好怎么处置你之前,最好安分守己些,不然,后果你自己承担。”薛文宇拿定主意扔下狠话,很是潇洒的一甩袖子,大步的往院门外走去。

    “我听清了,可是,你至少先别把我饿死了啊,不然等你想到处置我的办法后,岂不是没有机会了么?”牧莹宝对着那背影大声的提醒着。

    昨晚吃了碟子里的几块糕点,她能今早起的很早是饿醒的么!

    器宇轩昂离开的那人,一听这话脚下一个踉跄,稳住步伐也忍住没回头。

    自己真的是很严肃的对她,可是她的回应,就不能正经点么?

    已经走出问心苑有段距离了,薛文宇猛然停了下来。不对啊,自己一大早起来,都没晨练的先过去是干嘛来着?好像不是为了翻昨晚的旧账吧?

    反应过来之后,他懊恼的捶了自己头一下。什么时候,竟然落得被别人带沟里的地步了?还是个女子!

    即便想起自己最初的目的,薛文宇还是没有返回继续。他觉得自己今个的耐性已经没有了,返回继续的话,不但有他度量的嫌疑,兴许按捺不住,一股火上来再拍死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子。

    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袍,直接往另一边走去,这个时辰是给祖母请安的时间,然后还要去父亲那边,只要在府中,就都是如此。

    问心苑内,在双珠的忙活下,牧莹宝已经梳妆完毕。

    想到自己已经在那世子跟前露出庐山真面目,她也懒得再去伪装了。

    身上穿的是原本为牧锦依绣制的衣裙,不光是款式还是面料上,都是上等的。牧莹宝对于牧锦依的穿衣喜好还算满意,至少衣橱里挂着的那些,都不是很艳俗的颜色。

    “你俩怎么也是在这深宅大院里待了很多年的,应该也算是见识的够多了,怎么还那么傻呢?刚刚你们主子问的时候,你俩就把昨晚的事儿照实出来,只要注意点措辞,都不用故意往我身上推,你们主子自己就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

    干嘛那么傻傻的不吱声啊?”牧莹宝摸了摸饿着的肚子,想起来提醒身边俩人。

    “姑娘你也够可怜的,我们帮不了你什么。”东珠老实的道。

    西珠在一旁跟着点头,表示赞同。

    虽是低人一等的下人,那也不代表就没了是非观念。

    “谢谢你俩了,其实你们不用同情我,我走到今个这步田地,那完全是我自作聪明咎由自取。放心好了,你们主子的脾气我好像摸到点规律了,不会有事的。”牧莹宝努力安慰着这俩同情自己的丫头。

    心里想的却是,那世子若是真的吩咐下去,一天三餐,只给她吃一餐,吃不饱也饿不死可怎么办?

    难道她就真的由着那个长的不错的世子欺负么?那可不行,饿肚子的滋味不好受,得想想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名门俏医妃〕〔无限之至尊巫师〕〔重生全能娇妻:老〕〔网王之冰封王座〕〔情到深处是沧桑〕〔重生暖婚之总裁蜜〕〔随记小则〕〔顾晚霍西州〕〔武炼巅峰〕〔尝我一往情深〕〔世纪第一婚宠:慕〕〔幽谷仙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