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夫人病好了〕〔继承两万亿〕〔厉害了我的原始人〕〔萌狐悍妻〕〔腹黑竹马:小青梅〕〔绝世神君〕〔明日未临〕〔嫡子很毒〕〔种田之农家小丑女〕〔神话纪元(曙光纪〕〔太子殿下总想嫁给〕〔甜蜜隐婚:陆少宠〕〔重生之都市仙尊〕〔陆先生,宠妻不要〕〔都市最强仙帝〕〔重生之最强龙神〕〔鉴宝黄金指〕〔总裁表示:夫人够〕〔专职保镖〕〔八岁帝女:重生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维术士 第1971节 “故事”
    在莱茵与天空机械城的两位城主共议应对萌芽的办法时,同一时间,冠星教堂里也在聊着萌芽。

    不过,和莱茵如此光明正大的议论不一样。交流会上,并没有透露太多的信息。

    广袤安静的观星大殿里,戴着漩涡面具,只露出左眼的“扭曲的秘语者”苏洛达尔,轻描淡写的道:“今天的首发声,就让我来吧。不过,我所说的内容可能没有昨天多多洛那么震撼……”

    苏洛达尔说到这时,目光逡巡了全场。发现众人几乎都将视线放在多多洛身上,显然经过一夜的酝酿,桃心剧院的事已经彻底传开,他们此刻也明白了桃心剧院的意义,正因此他们对于说出这个预言的多多洛,更加感到惊讶。

    不过,与众人的惊讶相比,多多洛仿佛完全隔离在另一个世界。他似乎一点也没感受到其他人灼热的目光,依旧静静的盘坐在地,眼观鼻的沉思不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这般淡定沉着的表现,让苏洛达尔暗暗点点头。

    如果多多洛真的是那一族的人,在被世界意志眷顾之下,依旧不骄不躁,保持着这般气度,着实不易。要知道,苏洛达尔可是很清楚,当初那个天骄一族,彻底陨落的原因之一,不仅仅因为天赋,还有他们因为得天独厚的荣耀,而导致的性格上的骄纵。

    多多洛能有如此沉稳之风,很让苏洛达尔赞赏。只要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苏洛达尔相信,哪怕多多洛不曾进入时之殿,或许用不了多久,都有资格角逐观察者席位。

    苏洛达尔虽然心中各种赞美,但完全没有在表情上体现。甚至,他只是用余光瞥了多多洛一眼,便收了回来,继续道:“我今天要说的事,其实也难以判定事大还是事小,你们姑且就当听一个故事。”

    “我所讲的,是关于天空机械城的罗森城主,遇袭之事。”

    苏洛达尔将罗森城主糟袭的幕后黑手,归咎到了一个非常极端的隐秘教派身上。

    这个教派,指的自然就是萌芽。

    不过,苏洛达尔并没有说出萌芽的名称,也没有将萌芽的信息告诉众人,而是说道:“我并没有查到这个教派来自何方,不过我隐约感觉到,这个教派被无尽的黑暗所遮掩着,他们的目的,可能是颠覆整个南域巫师界。这是让我感到心惊胆战的,所以,如果在座之人以后遇到这类隐秘教派,尽可能铲除,避免后患。这也是为了南域的未来。”

    苏洛达尔说完后,并没有在意其他人怎么想,向众人点点头,便回到了观察者的位置。

    其他观察者也没有就苏洛达尔的发言说什么,因为让苏洛达尔简略的透露萌芽消息,本身就是他们共同的决定。

    原本,他们是没有打算将萌芽之事说出来的,毕竟萌芽事关重大,一些格局不大的巫师,他们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变得逆反,最后反倒成为萌芽的帮手。

    观察者是想着,只需要密会各大巫师组织的首领即可。但是,在天空机械城的罗森城主要求下,他们还是被迫透露了一些。

    罗森城主之所以强烈要求,也不是真的想让萌芽的消息四散开来。而是为了安抚天空机械城的民心。

    败者之箭的声势浩大,震撼了整个天空机械城的子民。虽然罗森最后完好无损,表现的没有异常,但败者之箭带来的余威却没有彻底消散,为了安抚子民,罗森之前答应会拜托冠星教堂的预言巫师探察“那一箭”的来历。

    于是,苏洛达尔才有了今日这一番话。也算是回应,罗森当初给城民许下的承诺。

    苏洛达尔作为首发声,说的第一件事其实非常重大,不过在场之人,也就玛雅和多多洛明白萌芽的意义,其他人全都真的当听了一场“故事”,没有太大的反应。

    若非发声的是观察者,估计连稀稀拉拉的反馈都没有。

    或许是看到苏洛达尔都能讲这种没啥重大意义的故事,在苏洛达尔发声完毕后,接下来又有几个预言巫师发了言。

    这几个预言巫师讲的就真的是没有意义的片段。

    没有意义也就罢了,偏偏他们还希望其他人帮着分析一下,寻找有意义的闪光点。

    所谓的其他人,肯定不是指台下的预言巫师,而是台上的观察者。

    可观察者各个都冷漠无比,并不想理会,唯独拉普耶笑眯眯的指出一些可能是“有意义”的亮点,给足了这些预言巫师的面子。

    不过,纵然如此,当第六个预言巫师站起来,再一次说出没有多大意义的未来片段时,观察者中有人终于发声了。

    “连自己看到的未来片段有没有意义,都无法判断出来的人,有什么资格站起来占用大家的时间?”说话的脸色非常冷峻的伊万,他厉喝的指责道:“你们可以安静的当聆听者,但这一次的交流会,若是再发出这种无意义的预言,那就做好提前离开的准备。”

    所有人都感觉出来,伊万的话撂的非常重,可纵然如此,观察者中没有任何人反驳,甚至连平时最爱和伊万抬杠的修拉,都保持了缄默,显然也是支持伊万的说法。

    连观察者都默认了,在这种严峻又冷肃的气氛中,原本准备发言且无法自判的预言巫师,此时都不敢再发言;那些本就没打算发言的人,却是在心中暗喜。

    没准备发言的预言巫师,他们虽然没有在星空之谜中看到什么,但他们也没有受到未来片段的限制,对于场上气氛研判的更加准确。

    这次的交流会明显和过往不一样,以前观察者都是第一天说完预言,第二天基本走完,所以在第二天交流会上,大家说一些没有意义的未来画面,其实没什么的,就当给预言学徒搜集一些未来素材,增广见闻。

    可这一次,到了第二天交流会时,所有的观察者依旧齐齐到来,这就说明他们对今日交流会的看重。在这种看重之下,就不容得一些没有意义的预言片段随意放肆了。

    伊万将愤怒表达完毕后,交流会还是要继续。

    之前说出无意义片段的预言巫师,自觉得坐了下来。可是他一坐下,却是没有人继他的位置,显然大家都在忌惮伊万将怒火再次发泄到他们身上。

    在沉默不断蔓延的时刻,拉普耶看向观察者席位,显然是想让观察者中某人接上预言的空档。

    不过,没等这位观察者开口,坐在下方的玛雅,却先一步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倾世强宠:战神王〕〔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一线黑粉〕〔重生之都市狂仙〕〔前任遍仙界〕〔综漫之夺命之镰〕〔拯救喵殿下〕〔重生全能娇妻:老〕〔从斗破开始当咸鱼〕〔都市风云〕〔Boss,夫人又把人〕〔甜妻天天想逃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