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法元神〕〔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游戏中的老婆〕〔修仙万年当奶爸〕〔大夏纪〕〔都市最强仙尊〕〔华娱从1980开始〕〔掌家小农女〕〔绝对一番〕〔旧人可安〕〔全球高武〕〔我能超级加倍〕〔绝品都市医圣〕〔我真不是学神〕〔远方寻梦〕〔美女大小姐的贴身〕〔都市神王在线〕〔影后的嘴开过光〕〔鬼道修罗传〕〔三界红包群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一二一五章 濒海小县
    “陈玢这狗贼,当千刀万剐。士可杀不可辱,这狗贼竟然辱我二伯,这绝对不能容忍。这笔账我必要算清,他如何辱我二伯,我将来便如何对他。二伯,你在天有灵,请受侄儿一拜。侄儿必替你报仇雪恨。”林觉咬牙切齿,洒茶于地,拱手向天说道。

    张寒秋沉声道:“皇城司的手段确实太过分了,近来愈发的凶狠霸道。京城各处,皇城司耳目遍布,绿衣司卫四处探查,到处抓人,横行无忌。京城如今连一句话都不能乱说了,真是让人愤怒而无奈。”

    林觉点头,张寒秋这话再一次证明了京城的局面已经和以前迥异。郭旭登基之后,已经加强了约束,做了不少违背大周历朝历代都不会做的事。一个开明的大周正在变得高压而严酷,这一切其实都是源自于他对自己皇位来源的不自信,所以才会堵住众人的口,用高压手段去让所有人不敢擅自议论这些事。心中有鬼的人才会这么做,大周朝已经偏离了原本的方向,走上了一条极端的路。

    “张大人,可知我二伯尸首在何处?找到了没有,可有人安葬?”林觉问道。

    “据说是尸体打捞了上来,早早葬在了楚州境内的燕子洲,至于具体位置,我也不得而知。这种事讳莫如深,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皇城司如今炙手可热,我这样的官员是根本不敢去问的。倘若林大人真想知晓,下官倒是可以托同僚去打听打听。”张寒秋道。

    林觉摇摇头道:“罢了,待将来我亲自去楚州境内探访便是,我不想给张大人添麻烦。多谢张大人告诉我这些,我来京城举目无亲,也无体己之人,幸好还有张大人在,才得知这些消息。现下事情已了,情形已知,便就此告辞了。”

    张寒秋忙道:“这便走么?下官还想跟林大人多聊聊呢。这么长时间,我从未跟任何人说些心里话,林大人来了,在下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呢。”

    林觉微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张大人保重,将来我们总有畅谈之时。我在你这里逗留久了,对你也是不利,我可不希望害了你。临行前忠告张大人一句,不要意气用事,留着有用之身,将来为大周效力。大周不会亡,总有拨云见日之时。届时还需要张大人心系天下的人去为百姓做事,切不可见不平之事,便不顾一切发不平之声,那会白白的送了自己的性命。看似是刚烈正直,全自己之美名,但却于国事丝毫无补。”

    张寒秋看着林觉,眼中满是希望,沉声道:“我记住了,林大人放心吧,下官韬光养晦,不问其他便是。下官相信这一切会变的。只可惜了一大批正直官员耐不住性子,被贬被杀,让人扼腕。”

    林觉叹道:“是啊,杜兄便是一个例子啊,当初他不愿跟我离京,后来我才知道他在殿上撞柱而亡的消息。杜兄确实刚烈,但他的死真的值得么?对了,杜兄葬在何处?我想去祭拜一番。”

    “哦,杜大人葬在东城乱葬岗上,朝廷不许人收敛尸体,将他尸体丢在了乱葬岗,我等几名官员冒险将之收敛,也不敢声张,故而极为简陋,也没敢为他立碑。这样,我陪你去祭拜便是。”

    林觉忙摆手道:“不用你陪着,那会引人怀疑。只几个月而已,无碑新坟应该并不难找。我会找到的。张兄,今日叨扰了,告辞了。张兄保重,我们后会有期。”

    林觉站起身来拱手告别。张寒秋忙起身还礼,脸上神色颇有些恋恋不舍之意。林觉和白冰高慕青三人出了书房,张寒秋亲自送到门前,依依而别。

    出的门来,但见阳光西斜,阳光刺眼的很。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在林觉看来,眼前的街市呈现一片萧索寂寥之感。站在街头,只觉得空气中寒气逼人,街头百姓们缩头拢袖匆匆而过,神情畏缩,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街市虽然人来人往,但是喧闹声却不大。所有人都似乎满怀心思,神色晦暗。

    想当年,京城百姓是何等自信的一群大周市民,他们精气神十足,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模样。现如今却已经精气神全无。林觉知道,这其实并不完全是自己的心理幻觉,也许心理的原因占了一部分,但真实的情形确实如此。繁荣辉煌的汴梁城已经变了,那是因为人心变了,人的精神变了。城市的繁华靠的不是高楼大厦红墙碧瓦,靠的是住在城中的人的精气神的烘托。一旦心气不在,再高大的楼宇,辉煌的街市也变得黯淡无光。

    看似依旧繁华,人流川行不息的汴梁城,其实已经失去了些什么,似乎一个将死之人,他的魂魄正在慢慢的消散,最终会成为一具没有生机的皮囊。

    京城中已经不必逗留,留在京城一夜反而多一夜的危险,特别是得知京城现在满城是皇城司的鹰犬之后,林觉更不敢掉以轻心,于是赶回客栈退了客房,收拾行李雇了一辆马车即刻出城。甚至连之前计划好的去相国寺大宅去看一眼的事也搁置脑后,不愿多生枝节了。

    一个时辰后,林觉一行已经置身于东城外的萧索旷野之中。

    东城七八里外确实有一座乱坟岗,一座小山岗上到处是乱七八糟的坟头,有的年代久远有的才刚刚入土。夫妻三人来到乱坟岗中,但见夕阳西下,寒鸦鸣叫,朔风吹过,置身于这乱草丛生,石碑歪斜,阴气森森的乱坟岗中,甚是感觉人生无意义,倍生凄凉之感。

    出乎林觉的意料之外,林觉本以为会很容易找到杜微渐的坟。然而他低估了这里的荒凉程度。这里乱草荆棘丛生,从未有人来打理过。因为是乱坟岗,大多为无主之坟,经年也未曾有人来扫墓清理,故而坟包连着坟包,草木纠结在一起,根本就分辨不出。

    杜微渐已然故去数月,当时正是夏日欣荣之时,下葬之后坟头很快便长了草,几个月过去的现在早已和老坟无异。夫妻三人找了半个多时辰,也没确定杜微渐的坟头在何处。眼看夕阳西下,天色已然黯淡,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阴森起来。赶车的车夫急的跳脚,说再不走便要回城了,夜晚这里闹鬼云云。林觉这才无奈放弃。只在十字路口画了个圈,摆了些果品烧了几炷香和纸钱,算是既拜祭死去的林伯年,也拜祭连坟头都找不到的杜微渐了。

    这之后夫妻三人晓行夜宿,不再逗留。三天后,三人抵达了京东西路应天府境内。孙大勇等人早已在应天府等急了,十名护卫每日在城门口守望,终于等到林觉等人到来,当日便换乘马匹,离开应天府一路往东。

    再七日,一行十余人转而往东北方向行进,不日抵达河北东路滨州府渤海县境内。那已经是渤海海边的一座县城了。

    渤海县城,说是县城,其实也不过是个极为偏远简陋的小集镇模样。大周各地开发程度不同,除了江淮富庶之地,京畿以及应天府周边这些繁华大都市左近,大多都是一些未开发的地方。岭南西北乃至东北方向,在一般百姓看来都是蛮荒之地。只有犯了罪的人才会被发配往岭南渤海等地,当做一种惩罚措施。由此可见这些地方的落后程度。

    博海县濒临海边,土地盐碱化严重,根本无法种植作物。这里的人只能靠海吃海,以打渔赶海为生。这种生活是没有保障的,吃了上顿没下顿是正常的。遇到现在这种天气,海水冰寒,海冰聚集,根本无法下海捕鱼,只能靠平日积存的干货活命。整个县城都笼罩在一种海鲜干货的臭烘烘的腥味之中,让人感觉不适。

    这里当然谈不上富足,整个县城像样的客栈不到三家,因为没有多少人会来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林觉一行十几人策马而来,着实引起了一些轰动,因为很少有人在这个季节来到渤海县。

    林觉当然不希望引起这里人的瞩目,但是没办法,这里太偏远了,来了十几个外地人,便是一个大新闻.进城之后,便引来众人围观,指指点点说个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万界大盗〕〔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之都市狂仙〕〔崇祯窃听系统〕〔湛蓝史诗〕〔倾世强宠:战神王〕〔岚颜知己〕〔顾晚霍西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