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里的lol系统〕〔暗黑之新纪元〕〔特种兵之万兽沸腾〕〔超品渔夫〕〔我囚禁了一众魔头〕〔最强昆仑掌门〕〔大腿带带我〕〔豪门重生之宋氏长〕〔大佬一直爽〕〔克莱因之瓶〕〔日娱假偶像〕〔重生之最好时代〕〔无上升级系统〕〔乡村小神医〕〔绝世毒尊〕〔这个仙尊真憋屈〕〔既然人生可抉择〕〔天后的绯闻老爸〕〔修罗重生之复仇嫡〕〔快穿之反派今天死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七四六章 祸不单行
    轰鸣声中,前方两名拦路的护院已然倒地。不过他们并没有被击中要害,林觉只是对着他们的下半身开了一枪,打断了两人的小腿骨。两个人扑倒在地,剧烈的疼痛让他们鬼哭狼嚎起来。</p>

    白冰恰好赶到,嗔目道:“你不是说不用火器么?这么一来,他们都知道是你了。”</p>

    林觉笑道:“怕什么,本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多一条线索最好。走吧,估摸着没人敢再拦阻我们了。”</p>

    确实,火器的轰鸣不但震慑了四面冲来的杂役,也让身后追赶而来的几名护院立刻停步。他们可不想玩命,作势尚可,玩命免谈。两位看门老哥已然倒在地上不知生死,可不能再往前冲了。</p>

    林觉和白冰一前一后,护着楚湘湘和顾盼盼两人大摇大摆的出了院门,再无一人拦阻。护院和杂役们只鸹噪着跟随在他们身后,一直跟随到长街之上。</p>

    整条中河大街其实已经闹腾了起来,本就天色已经拂晓,很多人已经早起开始洗漱准备做事,闻听外边喧哗,自然探头张望。但见一帮人拿着棍棒远远叫喊着追着街上的四个人沿街而来,一直到了木牌楼下方。一辆马车冲了出来,将那四人接上了马车,掉头疾驰而去。</p>

    百姓们纷纷出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得知是万花楼和群芳阁的两名花魁被什么普陀岛鲨鱼寨的海匪所抢走,众人目瞪口呆又惊又怕。普陀岛鲨鱼寨还是第一次听说,但这些人居然敢来到杭州城里作案,并且公然抢夺花魁,这还了得?这是不是意味着,盘踞在浙东海岛上的海匪又将卷土重来了?那可又是个大麻烦了。</p>

    不过有不少百姓却像是心事重重神秘兮兮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们的心里藏着一个大秘密,憋得很是难受,却又不敢乱说话。因为不止一个人看到了那冲出来的马车上有个巨大的标志,那是在杭州无人不晓的一家船行的标志。那是杭州林家的马车,林家难道跟海匪勾结了?简直不可思议,难以置信。</p>

    ……</p>

    杭州城的清晨已然来临,静谧的街巷民舍已经开始变得嘈杂起来。劳动人民是没有睡懒觉的权利的,他们必须很早的便起床,洗漱收拾然后讨生活。越是底层百姓,他们起的其实便越早。</p>

    钱忠泽家中的老仆老夏便是底层百姓中的典型代表,在钱家做了十几年的仆役,每天早上天只要一亮,他便第一个起床打扫庭院喂马担水做杂务。他并没有觉得辛苦和厌倦,因为他早已习惯如此。这一切已经是他生活的流程,少一样反而觉得不得劲。</p>

    老夏生活中也是有乐趣的,那便是跟钱家养的几条狗儿关系很好。特别是后宅的两条黑狗。那两条狗儿虽然凶狠,但是却是老夏忠实的朋友,也是他絮叨时的忠实倾听者,绝对不会像钱家人一样嫌弃自己多嘴啰嗦而鄙视训斥自己。</p>

    提着大扫帚踏入后院的时候,老夏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没听到狗儿飞奔而来的声音。每天清晨,自己只要一踏入后院时,大黑和二黑总是会飞奔过来,在自己身边摇尾巴示好,等待着自己摸出厨房的剩面饼喂给它们吃,但今天没有。</p>

    老夏疑惑的四处张望着,口中啧啧有声的呼唤着。然而狗儿们并没有回应。老夏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拖着扫把顺着后院的小道找寻,忽然间,老夏大声哀嚎了一声,丢了扫把冲到一棵树下。那树下,直挺挺的躺着那一条黑狗,舌头拖在外边,眼睛瞪的大大的,口角一片血迹,早已硬邦邦的死透了。</p>

    不久后,另一条狗二黑也被发现在墙根下,死状跟大黑一模一样。老夏心痛如绞,大声嚎哭了起来。</p>

    钱家众人很快便被老夏的哀嚎声惊醒了过来,钱忠泽夫妇爬起身来时头有点晕晕乎乎的,他们甚至并没有注意到密室被人进来过。当他们打开房门之后,他们看到老夏正蹲在门前的台阶上哀嚎,脚下是直挺挺的两头死狗。钱忠泽吓得一个趔趄,头皮发麻,出了一身的冷汗。</p>

    “怎么回事?老夏,这是怎么了?”钱忠泽叫道。</p>

    “老爷,家里进贼了,大黑二黑被人毒死了。后院围墙上有脚印,老爷夫人,赶紧瞧瞧家里丢了什么吧。大黑二黑就这么死了,叫你们两个贪嘴,这贼人怎地这般歹毒哦。”老夏哭丧着脸拍着大腿嚎道。</p>

    钱忠泽闻言一惊,弯腰查看两条死狗,见它们气孔冒血,血色乌黑,口中一股刺鼻气味,确定是被毒死的无疑。一时间头皮发麻,连声叫道:“快瞧瞧家里少了东西没?老夏,去小姐院子里瞧瞧,看看有没有进……进……贼人。”</p>

    钱忠泽本想说‘进采花贼’,但这话实在说不出口,故而临时改口。老夏连声应了,快步往西首小姐院子里去。钱忠泽回头看着面色惨白蓬头垢面的夫人赵氏,怒道:“还不去瞧瞧屋子里短少了什么东西没,站着作甚?”</p>

    赵氏这才惊醒过来,忙不迭转身回屋无查勘。钱忠泽站在门口,头有点发晕。忙深吸几口气稳住情绪。但见天井小院门口,同样蓬头垢面的女儿钱杏儿正满脸惊慌的走来。</p>

    钱忠泽忙问道:“杏儿屋子里昨晚可进了贼人?”</p>

    钱杏儿摇头道:“没啊,没人进我屋子里,爹,发生什么事了?一大早吵死人的。”</p>

    钱忠泽刚要答话,忽听屋子里赵氏一声惊叫,钱忠泽父女吓了一跳,钱忠泽叫了声‘坏了!’,转身飞奔进屋。钱杏儿虽不明就里,但也赶忙飞奔冲入父母的卧房之中。</p>

    密室的门开着,赵氏端着烛台呆呆的站在一只木箱前发愣。钱忠泽叫道:“夫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p>

    “老爷,密室昨晚进人了。”赵氏转过头来,满脸骇然。</p>

    “胡说八道,怎么可能?密室怎么可能进人?昨晚你我都在密室之中,外人既开不了密室,而且进来了我们岂会不知?”钱忠泽怒斥道。</p>

    “老爷,是真的。丢了东西了。”赵氏轻声道。</p>

    “胡说,丢什么了?绝不可能。”钱忠泽一边摆手一边走过去查看。</p>

    赵氏转头看着站在密室外的钱杏儿道:“杏儿,那只镯子没了。昨天我明明用红布包裹着,放在箱子里的,现在不见了。”</p>

    钱杏儿愣了愣,嬉笑道:“娘,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那镯子您若喜欢便拿去便是,女儿还能不给么?用不着这么做吧。”</p>

    赵氏跺脚道:“是真的被偷了,娘还会为了一只镯子跟你扯谎不成?”</p>

    钱杏儿这才意识到恐怕是真的进贼了,脸上立刻凝重起来,举步进了密室之中。</p>

    钱忠泽在旁皱眉道:“便是昨天杏儿买的那个玉镯?你是说放在这箱子里没了?”</p>

    赵氏道:“可不是么?我明明记得放在箱子一角的,那红布包着的。适才我找到了红布,但里边只有这个了。”</p>

    赵氏伸手从箱子里摸出一块石头来丢在地上。那是普普通通的一块石头。密室里也没有这样的石头,必是有人带进来了。那贼人进来了,偷了镯子,还用红布包裹了石块放在箱子里,这其实便是一种嘲讽和侮辱了。</p>

    “快瞧瞧还丢了什么没有?如果进来了贼,不可能不偷别的。快查查。”钱忠泽忽然 跳起来叫道。</p>

    “好好好,对对对,立刻查勘。镯子丢了便丢了,反正只花了几十两,也不算心疼。”赵氏忙道。</p>

    “娘啊,那可是价值五千两的上等和田老坑云碧玉啊。五千两啊,还不心疼么?”钱杏儿跺脚叫道。</p>

    赵氏哀叹道:“那能有什么法子,已然丢了,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或许是我老了,记错地方了;或许是放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我给忘了也未可知。我再仔细找找。”</p>

    钱忠泽父女二人其实心里都明白,记错地方是不可能的。否则那红布是怎么回事。</p>

    “莫管了,先查查还丢了什么东西没有。”钱忠泽摆手道。</p>

    当下一家三口开始疯狂的查勘起来。首先对两个装银票和银两的大铁箱子进行查找,结果出人意料。家中银两珠宝纹丝未动,细软首饰也没有少。不过从翻找的过程得知,东西都挪了位置,箱子的锁其实也是被切断的,倒是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里边是来过人的。</p>

    钱忠泽甚是纳闷,贼人既然穿堂入室,进了密室,开了箱子,怎地只拿了个镯子?钱财动也没动,简直令人费解。虽然现在家中银两回笼不利,但目前自己的密室里的金银首饰也有数万之巨。那也是一大笔钱啊,贼人为何分文未取?</p>

    钱忠泽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以己度人,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心中充满了疑惑。倘若贼人不是为了钱财而来,却为何单单取了那镯子?或者是另有目的?另外还有,这密室除了自家三口人之外,无人知晓位置和开启之法。贼人看似轻车熟路,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并且昨晚自己和夫人明明昨晚睡在这里,贼人如此胆大,实在可怕。倘若贼人要取自己夫妻性命,岂非是如杀两只熟睡的羔羊一般?</p>

    钱忠泽心里既恐惧又满腹疑窦,正打算查看其它几个箱子查看丢失了什么东西的时候,忽听外边门口,老夏的大嗓门又叫了起来。</p>

    </p>

    “老爷,老爷,楼子里李管事来了,在前厅求见老爷。说是有急事见老爷。”</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万界大盗〕〔娱乐圈模范家庭〕〔重生之都市狂仙〕〔崇祯窃听系统〕〔湛蓝史诗〕〔倾世强宠:战神王〕〔岚颜知己〕〔顾晚霍西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