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从大唐开始〕〔跨越南北飞向你〕〔地下城玩家〕〔那个被囚的夫君呀〕〔大佬自救手册〕〔我不想当巨星〕〔都市极品最强主宰〕〔我有功法修改器〕〔网游之九转轮回〕〔弃女良缘〕〔三国之蜀汉振兴〕〔仙武暴君之召唤群〕〔穿越之神女夫人〕〔叶唯陆霆琛〕〔钞能力玩家〕〔文豪大亨〕〔逆袭之销售女神〕〔精灵龙少女〕〔奶爸的漫威聊天群〕〔我的东方幻想世界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六一九章 送归
    众人一片叫好声起。方浣秋也笑容满面,心情大好。这首词虽不能算是上乘之作,但其意境跟方浣秋之前所作迥异。浣秋的词是感伤沉重,林觉的词却是充满希望和乐观。特别是那句‘青雀西来,嫦娥报我,道佳期近矣。寄言俦侣,莫负广寒沈醉。’更是意思明白如话,那是告诉方浣秋不要伤感不要担心,佳期将近,我绝不会负你的意思。听了郎君词中此意,方浣秋自然心情豁然,笑意满脸。

    这之后,鼓声再起,红花流传。谢莺莺、秦晓晓、郑暖玉芊芊和白冰等人都无一幸免,纷纷被花落其家,起来表演节目。谢莺莺唱了一段曲词,秦晓晓跳了一段舞蹈,郑暖玉当众画了一幅赏月图。芊芊表演了一曲琵琶曲。轮到白冰时,白冰居然没有拒绝,取出青笛吹奏了一曲,曲意苍凉婉转,空旷高远,让人叹为观止。

    一群人欢笑宴饮,葡萄酒喝了一坛又一坛,居然毫无停歇之意。虽然酒量甚豪,但葡萄酒也是有度数的,芊芊喝的头发披散,袖子挽起像个疯婆子。钱柳儿喝的目光呆滞,大叫大嚷。谢丹红居然和红袖划起拳来。真正是所有人都放开了自己,尽情欢愉。

    不知不觉之中,月上中天之上,时间已经是二更以后了。林觉正在和秦晓晓拼酒,绿舞走近凑在林觉耳边道:“公子,浣秋姐姐要走了。”

    林觉一愣,忙问道:“怎么了?”

    绿舞道:“已经二更了,浣秋姐姐是装病来这里的,方先生和师母在宫中的宴席若是散了,回家见不到她,岂非要着急上火?”

    林觉恍然,点头道:“那倒也是。我去瞧瞧。”

    林觉回转身来走到方浣秋身边,方浣秋正跟郭采薇话别。见林觉走来,方浣秋笑道:“师兄,我得回家了。”

    林觉点头道:“我明白,我着人送你回去。”

    郭采薇道:“夫君去送送浣秋妹子吧,哎,出来一趟不容易,总得说说话。”

    方浣秋脸上发烧,默然不语。林觉点头道:“也好,我送送师妹。”

    郭采薇淡淡道:“去吧。”

    方浣秋起身和众人话别,之后林觉命人备下大车,送她回榆林巷中。宽大的马车在开阔的街道上不紧不慢的小跑着,车窗之外,银月如水银泄地,照得街市一片白亮,如下了一层霜雪。街道两旁依旧灯火璀璨,但人声却已经寂寥。

    林觉握着方浣秋的手,方浣秋将头靠在林觉的肩膀上闭着双目。林觉俯身在她额头轻吻,低声问道:“浣秋今晚玩的可高兴?”

    方浣秋微微点头,娇声道:“高兴,你和我的词,我很开心。只是不知道你夫人开不开心。回头怕是要骂你的。”

    林觉笑道:“你觉得采薇是那样的人么?我早已跟你说过,你我之事她全都知晓,她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倘若不是……不是现实所迫,我便是即刻娶你过门,她也绝对不会反对。”

    方浣秋叹了口气道:“是啊,郡主很好,我和她很投缘。可是,她同意也没用啊,我爹爹不会同意的,我们的事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如愿。我不能让爹爹生气伤心,却也不想跟你这般遥遥而望,不得相聚。就像今日,我来见你,还要撒谎装病,真是可怜。”

    林觉轻叹一声道:“是啊,确实有些麻烦。不过好事多磨,我相信事情会有解决的一天。你相信我,我会解决此事。”

    方浣秋仰头看着林觉道:“你能说服我爹爹么?”

    林觉怔怔看着方浣秋,轻轻摇头道:“我很想说我能,但恐怕不能。”

    方浣秋凄然一笑道:“你没有骗我,我知道你也说服不了他。再说,你和爹爹之间,似乎已有不睦。你知道么?这是我最担心的地方。我最怕的便是我最亲近的人之间生出嫌隙。”

    林觉道:“不要多想,我和先生之间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只是一些小摩擦罢了。”

    “你莫骗我,我知道的。爹爹以前说起你都是夸赞,但现在,说起你来都是怒气冲冲的样子。数落你很多的不是。我从未见过爹爹如此,爹爹只有对极为不满的人才会这样。你们到底为了什么而争吵我不知道,我和娘都不希望这样。林郎,你答应我,今后不要和爹爹争执了好么?就算是为了我,好么?”方浣秋仰头求肯着。

    林觉凝视着眼前这张满是恳求之色的俏丽的面孔,车窗外的灯光忽明忽暗的照着这张脸。这张脸上满是憔悴和担忧,眉头紧紧的皱起,显然过得很不开心。林觉很想告诉方浣秋,自己和先生之间的争执其实是自己希望先生不要走上自己所知道的那条歧途,所以自己想尽力的修正和帮助先生完成变法之事,自己其实是为了先生好的。但这些话也说不出来,方浣秋也不会懂。

    “答应我,好么?”方浣秋兀自仰头求肯着。

    林觉无言可对,伸手抱她在膝,吻上红唇,轻怜密爱,恣意怜惜。

    在榆林巷口,马车停下。马车里,方浣秋衣衫不整,满脸红晕。林觉将在方浣秋衣衫内恣意纵情的双手抽了出来,轻声道:“我不送你进去了,倘若被先生看见,你那编织的谎言便被戳穿啦。”

    方浣秋整理者衣衫,喘息着道:“好。就这里便好。”

    林觉笑道:“倘若先生和师母已经回来了,你便怎么说?”

    “我就说……我身子好了些,听到外边热闹,便去街上看灯了。”方浣秋轻声道。

    林觉呵呵一笑,滋儿亲了一口道:“师妹什么时候这么会骗人了?”

    方浣秋嗔道:“还不是为了见你。”

    林觉笑道:“可是这理由不够充分,你这一身的酒气如何解释?”

    方浣秋一愣道:“这可没法解释,说我去一个人喝酒了?我爹爹又不是傻子,他知道我不喝酒的。那便索性不解释,难不成他们还吃了我不成。他们若在家,我便什么都不说,进房便睡觉。让他们胡乱猜测去。”

    林觉轻叹一声,低声道:“浣秋,我对着天上的明月发誓,此生绝不负你。哪怕是你爹爹反对,我也要娶你为妻。你只需记住这句话,什么都不要多想。你想出来玩便出来玩,不要担心太多。先生那里是没有道理可说的,我们要做的便是要让他明白,此事不可阻挡。倘若有必要的话,我会亲自跟他挑明。”

    方浣秋紧紧抓着林觉的手道:“你……你可千万莫要冲动,爹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然怕是要坏事。”

    林觉道:“我的脾气可也不好。真要是到了不得不挑明的时候,我会让先生无法拒绝。我要做一件他不得不答应我们婚事的事情。”

    方浣秋惊愕道:“那是什么?”

    林觉凑在她耳边道:“生米煮成熟饭,给你爹爹生个外孙,看他如何拒绝。”

    方浣秋惊愕的看着林觉,面色娇嗔,半晌无语。

    ……

    林觉回到家中后园时,却发现人已经少了大半。忙问缘由,小郡主打着阿欠道:“你也不看看是什么时辰了,都快三更天了。莺莺和秦姑娘她们回枣园去了,明日还要演出,她们不能熬的太晚,所以让我跟你说一声,她们先行离去了。”

    林觉点点头道:“也是,倒忘了这茬了。”

    郭采薇笑道:“莺莺很是辛苦,我看呐,寻个日子夫君纳了她便是,也省的天天这么辛苦,抛头露面的。”

    林觉研究着郭采薇的脸色,想知道她是不是在说反话,郭采薇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道:“瞪着我作甚?难道以为我是故意试探你?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么?”

    林觉笑道:“我没瞪着你,只是觉得今晚你很美。”

    “呸!少来花言巧语,我得回去睡了。喝了不少酒。”郭采薇飞了个大大的白眼。

    林觉凑上去低声道:“急什么?一起便是。今晚乐个痛快。一会儿我们共浴,好好玩一玩……”

    小郡主红了脸道:“我可不跟你疯。我最近身子倦怠的很,一点兴致也没有。我的酒量你是知道的,葡萄酒喝个十几杯也是没事的。但今晚只喝了七八杯,便觉得有些不胜酒力。”

    林觉忙道:“身子倦怠?可寻郎中来瞧了?”

    “又不痛又不痒的,请什么郎中?不过明日我是要请郎中来看看了。夫君,我困得很,今晚也没法伺候夫君了,夫君倘若很想要……去找绿舞便是。”郭采薇轻声道。

    林觉点头道:“你困了便去睡就是,何必在这里熬着。”

    郭采薇朝前方那一席努努嘴道:“瞧,那边喝的正热闹呢,我怎好便走?我们可是今晚宴席的主人。”

    林觉转头看去,只见侧首一张桌子旁,芊芊正拉着绿舞嚷嚷。白冰也坐在那里,托着腮看着拉拉扯扯的两个人微笑。整座宴席上就这三个人还在喝酒了。

    林觉咂嘴道:“绿舞不能喝酒的,今晚怎么也喝个不停了?”

    郭采薇笑道:“芊芊小妹妹拉着她,她能有什么办法?绿舞妹子又是个脾气柔顺的人,可不会拒绝别人。三言两语便被套上了。我不管了,你陪着她们喝吧,我得回去睡了。”

    林觉点头,忙叫来两名婢女扶着郭采薇起身,亲自送到假山之侧,这才回头来,笑眯眯的走向正吵吵着的芊芊等人。

    但见芊芊撸.着袖子,露出两截白藕般的胳膊。发髻松松的垂在一旁,身上衣衫有些凌乱,一脚踩在凳子上挥舞着,茁壮的胸口随着她的动作弹跳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