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剑帝〕〔大美时代〕〔绝代狂兵〕〔慕林〕〔步步为局〕〔兵王之王〕〔超维入侵〕〔万界疯人院〕〔妖行九州〕〔追凶神探〕〔无聊的剑仙〕〔我要做阎罗〕〔漫威之英雄时代〕〔谢家小婉〕〔穿越财富人生〕〔武术巨星〕〔医妃读心术〕〔笙入我心〕〔都市至尊狂兵〕〔恋战新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五三五章 两位皇子
    郭冰点头道:“皇兄在臣弟眼中是完美之人,只有一个缺点,臣弟很不满意。”

    “哦?你对朕哪里不满意?”郭冲笑道。

    “便是皇兄太为他人着想了,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天下人受苦。这一点臣弟很不满意。皇兄也该让下边的人担负责任才是,不然养着他们何用?”郭冰皱眉道。

    郭冲哈哈大笑起来道:“二弟,你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还别说,适才朕心里还很不开心,二弟来了跟朕这么谈谈说说,朕的心里好多了。唔……那个采薇和林觉已然成婚了,朕也没什么好责怪的,林觉我知道,朕读过他的诗词和文章,那是个很有才学的才俊,朝廷上下一致对他褒奖。采薇倒也有眼光,这林觉假以时日历练之后必堪大用。过几日你带着他们夫妻进宫来见朕,朕也表示表示,朕可是采薇的大伯呢,朕也该赏赐些贺礼道贺才是。”

    “臣弟多谢皇上,代采薇也多谢皇上。”郭冰忙躬身行礼。

    “林觉马上就要授官了吧,二弟觉得朕应该安排他个什么官职呢?你有没有什么想法,跟朕直言便是。”郭冲微笑道。

    郭冰忙道:“臣弟不敢坏了朝廷规矩,按照朝廷规制,他该授予何职便授予何职,臣弟在此事上是绝不会替他谋求什么的。臣弟绝不会给皇家召来口实。”

    郭冲本就是试探一问,闻听此言,心中颇为满意。点头道:“二弟这些话要是被那些钻营之人听到,可要都羞愧死了。不错,我皇族之人要做表率,让天下知道,为何我郭氏能坐江山,而其他人不能。于德于行,我郭氏都是高人一等的。”

    ……

    数日以来,林觉都心情有些低落。方浣秋的事情就像是一道阴影笼罩在林觉的心头。林觉无法摆脱这片阴影,陷入了一种自责愧疚的情绪之中难以自拔。但同时林觉也觉得这种情绪是不对的,自己已经成婚了,有了小郡主为妻,和方浣秋之间已经没有了可能,应该挥刀斩乱麻,断了这段感情。这样无论对于自己和方浣秋而言,或许都是一件好事。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了。方浣秋的影子总是在林觉的心头萦绕。林觉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明眸皓齿娇憨可爱的少女的一颦一笑,总是在想当她得知自己成婚的消息后是多么的伤心欲绝的样子。而以前和浣秋相处的点点滴滴甜蜜时刻也都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林觉知道,自己内心里还是对浣秋思念爱慕的,他甚至会想,倘若情形允许,要是能兼收并蓄那该是多么快活的事情,可林觉却也明白,这种可能怕是不太可能了,先生那一关便过不去,而对浣秋而言也似乎是不公平的。同时林觉也在担心这件事会不会让她的病情加重。倘若浣秋因为此事导致什么不测的话,林觉将无法原谅自己。所以,林觉陷入了这种情绪中难以自拔。

    林觉明白自己必须要见一次方浣秋,只有见到她,得到她的谅解,才能彻底的摆脱这种情绪。否则自己会很长时间陷入其中。就像当初自己对高慕青的愧疚一样,高慕青离开自己后很长时间,林觉都难以释怀。最终林觉还是选择了冒了巨大的风险去为高慕青等人在伏牛山中立足去谋划拼命。说白了,这其中更多的是为了让自己的心安。

    林觉有过对自己的反省,他认为自己有时候太在乎有些东西,这反而成了自己的弱点。经历了三世之后,自己应该变得冷血一些,心肠硬一些,不必去在意一些事情,不必让自己太过背负心债。但是林觉真的做不到,他没法让自己变得冷血无情。事实上,因为在乎的人他才会有心灵上的负担,而这一点或许是弱点,但是林觉却也认为这并非错误。

    当一个人连关心爱护自己的人的安危和悲喜都不再关心的话,那他其实也就是个行尸走肉了。林觉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即便因此会让自己有了很明显的弱点,林觉也是心甘情愿的。如果自己变得什么都不在乎的话,那么这一世的意义何在?正是因为自己对林家人的命运的关心,对身边人命运的关心,才是支撑自己积极向前的动力。否则,经历了两世生死的人,还能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

    抱着要找到方家落脚之处的想法,林觉去找了方敦孺一次。虽然见到了方敦孺,但方敦孺拒绝告诉林觉方浣秋的住处。方敦孺告诉林觉,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林觉已经成婚,那么这件事便到此为止,不要再有任何的联系为好。

    方敦孺当然也对此事到了如此的地步表示遗憾。当初确实是应了方浣秋的请求,方家夫妇才决定共同演一出戏来掩饰。结果谁能想到阴差阳错,居然成了这种局面。方敦孺说这一切是天意,这是命中如此,两人有缘无分。林觉其实也无话可说。说有缘无份也是没错的,确实是有缘无份。但命运这东西林觉可是不信的。按照命运的安排,方浣秋应该早就病死了。绿舞也早就死了。林有德也会死。但这些人现在都活生生的活在自己身边,命运都发生了改变,而且是自己亲手为她们扭转的。

    但是,即便如此,此时的情形林觉也是无法可想。方敦孺不肯让方浣秋见自己,那也是作为长辈的一种保护。相见争如不见,这种时候见了面又能如何?徒增烦恼罢了。

    林觉没能说服方敦孺,但他并不死心。小郡主派了人手暗中盯着方敦孺,想通过方敦孺找到方家的新住处。然而,很快他们便失望了。方敦孺已经住在了衙门里,根本就不回家。看起来似乎是故意如此。那也就是说,方敦孺这里是根本不可能突破的。

    林觉没办法,只能去找到马斌请他帮忙,希望借助马斌的力量找到方家住处。马斌所在的皇城司可是无缝不钻的情报机关,也许他能帮自己找到方浣秋的落脚处。马斌满口答应,拍着胸脯下了保证,说这么点小忙还是不在话下的,一定能找的到。

    ……

    新婚三天之后,小郡主要回门,林觉自然也跟随前往。回到小郡主的娘家旧王府中时,出乎意料的是,王府中居然高朋满座。一问方知,原来梁王郭冰特意选了今日补办酒席,宴请那些没有及时得知郡主大婚的道贺之人。这些人也特意要求要见见王府娇客林状元。

    实际上这几日王府家中宴席不断,道贺的客人很多,郭冰做了筛选,那些普通的賀客早已随来随请置办了酒席款待,剩下的十几人便全部安排到了今日。不消说,这些人也都是有头脸的人物。郭冰也有些让林觉能和这些人结识引见的意思。官场上打个照面吃顿饭便算有了交情,哪怕是混个脸熟也是有好处的。至于将来是否能互有裨益,那便看林觉结交人的本事了。

    酒席在旧王府后宅西北湖上的一座水榭上进行。旧王府本就坐落在西北湖南岸边,后宅濒临湖畔,修建了栈道通向水面上,并在水面上修筑了九曲栏桥通向一座花瓣状的水榭亭台。风景自然是不必说了,更妙的是,在这初夏时节,水榭中凉风飒飒,舒适之极。

    酒席开始之后,十几名客人陆续到达,王爷父子和林觉站在水榭入口相迎。每至一人,郭冰都给林觉介绍引见。这些人当中有王公贵族权贵重臣,个个都是有来头之人。只不过,大周朝朝中顶尖的人物却是一个没来,这也表明了梁王府在朝中地位的尴尬。真正手握实权的人物都和梁王府并无交集,甚至还有仇隙,这便是王府的现状。

    不过,这当中也有两个重量级的人物,那便是当今圣上的两个儿子。大皇子晋王郭冕,二皇子淮王郭旭。两个人按照血缘关系,都是小郡主的嫡亲堂兄,有这层关系在,他们来道贺堂妹新婚便也不足为奇了。

    见到这两位皇子的时候,林觉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上一世林家的惨案。上一世正是这两位皇子的皇位之争,让朝中群臣分为两派。林家当时支持的是晋王郭冕,但最终郭旭获胜,郭冕被囚。郭旭登基之后,进行了一场大清洗,所有曾经支持郭冕的人都被统统清洗。而林家也正是在那场大清洗中被灭门,林觉自己也糊里糊涂的命丧十字街头。

    所以,在见到两位皇子到来之后,林觉心中五味杂陈,不知何种滋味。

    实际上,林觉认为,林家灭门的惨剧是不能归咎于二皇子的残忍好杀的。在皇位之争中,你不能怪郭旭去清除自己的对手。在这样的年代,这本就是能保证自己的利益和生命的最重要的手段,一群要支持你的对手要你的命的人,你还如何能宽恕他们?当然是杀了干净,让所有人都胆寒,从此对自己俯首帖耳。

    虽然书本上说什么‘仁恕’‘以德报怨’‘以德服人’这样的话,但那只是书上的话。这些话约束那些迷信他们的读书人或许是有用的,在政权斗争之中那是根本不适用的。所以,林家的悲剧其实是在于他们没能审时度势,没能跟对人。或者说,他们没能为他们所支持的人做出更好的谋划。

    具体两位皇子夺位的细节,上一世的林觉也并不知晓,当时他刚刚中了进士,还以为自己能有个光明的未来。他甚至连这两位皇子的面都见过,便突然间大厦崩塌,和林家数百口人一起被牵连送命。说起来甚是冤枉和窝囊。不过,上一世林觉本就是个懦弱窝囊的人,死亡到来的时候,林觉甚至有种解脱的感觉,那也不必说了。

    但这一世,林觉从重生伊始便已经醒悟,他是绝不会再让林家重蹈覆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