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剑帝〕〔大美时代〕〔绝代狂兵〕〔慕林〕〔步步为局〕〔兵王之王〕〔超维入侵〕〔万界疯人院〕〔妖行九州〕〔追凶神探〕〔无聊的剑仙〕〔我要做阎罗〕〔漫威之英雄时代〕〔谢家小婉〕〔穿越财富人生〕〔武术巨星〕〔医妃读心术〕〔笙入我心〕〔都市至尊狂兵〕〔恋战新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四七六章 虎父犬子
    几名郎中忙活了一阵子,终于收拾完毕,将薄毯子盖住吕天赐**的身子,转身走向紫袍老者。

    紫袍老者沉声问道:“邓先生,伤势如何?”

    那老郎中躬身行礼道:“回禀吕相,衙内伤势无碍,都是外伤。眼睛只是肿了,抹了消肿的药,过段时间自然会消肿。下身的伤势也无碍,只是有些红肿罢了。不过衙内公子十天内不能有房事,否则对伤势不利。小腹上的伤势只是外伤,挫伤皮肉,内脏无伤。总之,休养数日,用些跌打药物,很快便会痊愈。”

    紫袍老者便是大周朝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政事堂一把手,宰相吕中天。吕中天闻听郎中之言后点了点头道:“那就好,辛苦几位先生了。吕正,带他们去账房取诊金,安排马车送几位先生回医馆。”

    门口一名黑袍亲随忙答应了,对几位郎中拱手道:“几位请随我来。”

    几名郎中向吕中天躬身告辞,出门去了。吕中天吁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向软榻旁边。吕天赐赌气般的将身子侧转过去,装作熟睡。

    吕中天在床边坐下,看着吕天赐半边肿胀的眼眶和脸颊,嘴角抽动了一下,叹了口气。

    “天赐,天赐。身上还感觉不舒服么?”吕中天轻声道。

    “哼,爹爹不要管孩儿了,让孩儿给人家打死算了。堂堂宰相的儿子,被人家打的灰溜溜的回来,爹爹居然不管。我的命真苦啊,怎地这么惨啊我。”吕天赐又开始嚎了。

    吕中天皱眉沉声道:“天赐,你再胡闹爹爹可真的要生气了。什么无缘无故被人打?你当我不知道么?你今日是怎么被人打的?是不是又先招惹别人了?否则别人怎么会对你动手?”

    “爹爹,我没有招惹任何人,无缘无故便……”

    “住口!说实话,你若不说实话,以后便不许出门。你到底是不是先惹了别人?知子莫若父,我还不知道你的德行么?”吕中天喝道。

    吕天赐瞪着两只小眼睛叽里咕噜转了几圈,知道自己终究瞒不过自己这位精明之极的爹爹,还不如实话实说的好。反正不管自己做错了什么,爹爹都会原谅自己的。

    “这个……这个……今日……孩儿去大相国寺庙会游玩,遇到了……遇到了两个美貌的……小娘子!”

    吕天赐偷偷的看了一眼爹爹的表情,发现吕中天花白的眉毛已经竖了起来,吓得他赶忙住了口。

    “果然。你这混账东西,果然还是因为这种事情。哎,我吕家是造了什么孽,怎地生出你这样的儿子来,贪花好色,不学无术。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说,是不是你调戏良家女子了?”吕中天跺脚喝道。

    吕天赐嗫嚅道:“是……是孩儿看那两个小娘子美貌,所以……”

    “孽障,你这个孽障。你虽未成婚,但你房里的女子还少么?怎地还是死性不改,还在外边闹出这些事来?你简直要气死我了。混账东西,混账东西,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吕中天气的连连摇头,满脸悲愤。

    “不是啊,爹爹,您是不知道。那两个小娘子简直像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一般,美的不得了。儿子一眼见了便喜欢了上了。就算是爹爹见到了,怕也是忍不住的……”吕天赐叫道。

    “混账东西,说的什么话?”吕中天怒斥道。吕中天确实也是好色成性之人,不过现在年纪大了,也早已有心无力。但年轻时候,确实也是个风流人物。说起来,吕天赐好色的脾性,倒恐怕还真是遗传了他。

    “是是,儿子说错话了,但是爹爹,那两个小娘子生的真的很美,儿子一时把持不住,便上去攀谈了几句。谁料想她们不识抬举,紧跟着便有人上来打人。”

    吕中天当然知道,儿子口中的所谓‘攀谈’,怕便是风言风语的滋扰了。人家随从之人自然看不过去,所以上来动手打人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儿子惹事在先。

    “果然如此,你这是活该被打,打的好,打的好。我不但不能去找人理论,反而要谢谢人家才是。别人打的轻了,怎不将你打的短腿断胳膊?那才是给你的教训。爹爹早跟你说了,你要是在这么胡闹下去,总有一天不但爹爹保不住你,连爹爹和咱们全家人都要被你折腾的完了蛋。爹爹成天在朝中应付那些时刻想着扳倒爹爹的人,你这畜生,还不让爹爹省心。活该你被打。”吕中天咬牙怒骂道。

    吕天赐面如猪肝一般紫涨,哭丧着脸道:“爹爹啊,人家这次打我可不仅仅是因为我和那小娘子攀谈。那是冲着爹爹来的,冲着咱们宰相府来的。他们打我便是在打爹爹的脸啊。”

    吕中天怒骂道:“放屁!你自扰人讨打,跟老夫有何干系?”

    吕天赐叫道:“爹爹知道打我的人是谁么?那两个小娘子是谁府上的么?”

    吕中天皱眉道:“我怎知道?”

    吕天赐坐起身来,低声道:“他们是梁王府的。那两个小娘子其中一个便是梁王府的什么郡主。打我们的人是梁王府的伴当。”

    “什么?”吕中天惊愕叫道。“此事当真?”

    “当然是真的,孩儿亲耳听他们承认的,他们拽的很,说我敢惹梁王府的人……”

    吕天赐还正得意洋洋的说话,突然间见到吕中天双目圆睁,表情极为恼怒,吓得忙住了嘴。吕中天确实已经气的要吐血了,他四下里找着东西,但是没找到趁手之物,于是伸手脱下脚上的布鞋攥在手里,冲着吕天赐**的上身噼里啪啦的一顿猛抽。

    “混账东西,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真是活腻了。调戏寻常民女倒也罢了,你连梁王府的郡主也敢调戏。我打死你这混账,你这废物东西。你自己作死便罢,你这是要让全家人跟着你陪葬不成?打死你,打死你。”

    吕中天口中骂着,手上不停。鞋子雨点般的落在吕天赐身上,打出一道道的半圆形红印子。吕天赐鬼哭狼嚎的叫嚷着,却又躲避不开,连声告饶救命。外边几名随从和丫鬟们闻讯忙赶来,竭力相劝,这才将吕中天拉到一旁。吕中天气喘吁吁的兀自叫骂,吕天赐身子缩成一团哀哀嚎哭。他万没想到,爹爹竟然如此下狠心的打自己,现在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更重要的是,他觉得爹爹不爱他了,心里慌的要命。

    白着脸大气不敢出的丫鬟倒了茶水过来,请相爷吃茶消气顺气。吕中天也确实口干舌燥了,喝了几口水,气稍微消了些。于是摆手命众人出去。随从和丫鬟们出去之后,吕中天重新坐到床边,伸手扯开吕天赐身上的薄被,看到吕天赐满身的鞋底印,又红又紫,顿时心中微微的有些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了。

    “天赐啊。”吕中天伸手摸了摸吕天赐的头发,吕天赐吓的缩了脖子叫道:“爹爹莫打,孩儿知道错了。”

    吕中天叹了口气,低声道:“天赐,你知道爹爹为何这么发怒么?你怎么敢对梁王府的郡主调戏起来了?她可是皇族近亲,金枝玉叶啊,你胆子也忒大了。你知道羞辱皇族的罪过么?你太胡闹了。”

    吕天赐哀哀哭道:“孩儿事前也不知道她是郡主啊,她是个郡主,干嘛打扮的像个平民女子?身边还不带随从?打起来随从才冲过来?再说了,爹爹就这么怕梁王府的人么?咱们家也是皇亲国戚啊,姐姐在宫里当贵妃,您是当朝宰相,我那侄儿淮王将来是要当皇上的,怕他梁王作甚?”

    吕中天吓得四处张望,伸手过去捂住吕天赐的嘴巴喝道:“你还胡说,谁教你说淮王将来要当皇上的?嗯?混账东西,这等话你也敢说。”

    吕天赐低声道:“难道不是么?我去宫里,贵妃姐姐跟我说的。她告诉我说,什么人都不要怕,因为我那侄儿将来要当皇上,到时候我们一家天不怕地不怕……”

    “嘿呦!”吕中天冲着地面猛跺几脚,怒骂道:“都是一些嘴上没把门的东西,一个个满嘴胡言乱语,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混账,混账。从现在起,这样的话你要再敢说,被我知道了,直接打死。听到了么?你给我记住了,牢牢地记在心里。”

    吕天赐惊惶的看着爹爹那张严肃到扭曲的脸,他看到了爹爹眼里露出的凶光,吓得差点窒息。忙点了点头。爹爹这目光中的凶意他还是第一次领略到,他也终于明白,爹爹不是在说笑,自己以后再说这话,怕是真的会被爹爹打死。

    吕中天收回凶狠的目光,转头看向门外,轻声道:“天赐,你不会不知道梁王府和我家的纠葛吧。郭冰和爹爹之间二十年不和,相互之间貌合神离,此事世人皆知。爹爹可不是怕他,事实上爹爹一点也不怕梁王。但这件事你错在先,郭冰若是真的抓住把柄闹上去,便闹到了皇上面前,爹爹也无言可辩。到那时,爹爹不得不处置了你,你明白么?爹爹若不处置你,在皇上面前便说不过去。所以,爹爹其实不是怕梁王,而是怕你被他们盯上啊。爹爹老来才有你这么个儿子,爹爹不能让你受到伤害你明白么?你以为爹爹对你凶狠,实在是这一次你做的过火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