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亲妈是白富美〕〔先生你是谁〕〔都市之弃少逆袭〕〔炮灰女配要反攻〕〔江城林清雅〕〔温若晴夜司沉大结〕〔重生我要当学神〕〔一世兵王〕〔天剑图腾〕〔美漫世界的魔法师〕〔如果爱情有来生〕〔快穿之戏精系统能〕〔都市极品邪僧〕〔不做教主夫人〕〔隐龙赘婿〕〔晚风残〕〔金陵故〕〔嘉平关纪事〕〔太古丹尊〕〔农女有田超给力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三九九章 构想
    (二合一。无更了。)林觉肃容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战场之上死人在所难免,但要死的有代价。夏花赴死,我和傻妞便有生机。那便有了继续作战的本钱。”

    高慕青微微颔首道:“这也能解释你最后时候用身体保护傻妞的行为是么?”

    林觉笑道:“是。一人死,总比两人都死要好。”

    高慕青皱眉道:“可是,为何不是傻妞替你挡枪呢?为何不是她保全你呢?”

    林觉呵呵笑道:“这个问题问的好。为何是我死而不是傻妞死。很简单,傻妞有刀有盾,她的装备齐全,有一战之力。而傻妞如果为了保护我而死,我只有一柄木刀在手,长枪都被我扔了,所以我活着是战胜不了剩下的两人的。在这种时候,自然是要让有机会取胜的人活着。傻妞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我虽然死了,傻妞却杀一人,逼一人丢了兵器。最终取胜。所以,为了取胜,自然要权衡利弊。要从实用性上出发,该死则死,该活的必须活,最大化战斗力,便也最大化的得到取胜的机会。死也要死的有价值,也要为胜利而死。”

    场地上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林觉,没有人说话,因为他们无话可说。从军师口中听到的这些话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他们只知道和敌人交手便是悍不畏死,便是不顾一切。哪怕是死了也不会皱半个眉头。但他们从来没想过怎样的死才是最有价值的这回事,他们也从没想过,为了胜利可以算计到如此地步,这是他们在此之前从未在脑子里想过的事情。

    “军师的话让我们茅塞顿开,原来打仗有这么多的门道在里边。我们认输了.军师骂我们是乌合之众,这话不假。我认了。”胡大垂头叹道。

    林觉哈哈大笑,走过去拍拍胡大的肩膀,转头对着众人大声道:“那只是一句玩笑话,你们怎么可能是乌合之众。你们从龟山岛来此,经历了这么多场生死大战,你们个个都是打磨出来的精钢,铁骨铮铮的汉子。我对你们是身为佩服的。然而,要想更上一层楼,靠着蛮干是不成的,要想在此立足,让他人对你们敬畏如虎狼,需要有更强的实力。有了更强的实力,这伏牛山中的区区山贼又能算什么?你们这三百多人,足够横扫伏牛山,而且绰绰有余。”

    林觉声如洪钟般,语声洪亮,神态自信之极。场下众人听的血脉喷张,浑身涌起热流,心潮澎湃之极。很多人在经历过这许多的磨难后其实心中已经有些迷茫,跟着大寨主不惜性命的杀敌保身自然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但如今的处境险恶,他们心中也只是抱着尽力为之的想法。这种情形之下,也不知何日便会战死在这里,也无扭转的希望,所以心中很是迷茫。但方军师这一番话说出来,顿时让人有一种希望。若是当真如军师所言,那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方军师,你给说说,我们该怎么做?我们便按照你说的去训练。”有人高声叫道。

    林觉笑道:“我说了不算,这要得到大寨主的首肯才成。”

    喊话之人立刻醒悟,心中懊悔,这话当着大寨主的面说,确实有些不合适。大寨主才是做主的人,激动之下说出的话怕是会引起大寨主的不满了。

    高慕青并没有在意,她其实也被林觉说的心潮澎湃。她知道林觉有本事,跟林觉认识以来,林觉的所作所为已经让高慕青佩服的五体投地。自己或许武技比林觉高一些,但除此之外无一可和林觉相比。山寨如今的情形已经让自己焦头烂额,这时候林觉的出现正如一针强心剂一般。她相信,听林觉的安排一定能够起死回生,所以,她早已决定一切听从林觉的安排。

    “诸位兄弟,林……这个方军师来到我们山寨,便是要来帮我们进行谋划的。从现在开始,方军师的话便代表我说的话,方军师的安排便是我的安排,我定会全力支持。各位兄弟也要全力支持方军师,这是我的命令。”高慕青高声说道。

    众人齐齐拱手喝道:“遵命!”

    林觉肃容摇头道:“可不敢当,那我岂非是越俎代庖了?我会尽我所能的,但却不能事事听我的。大寨主是山寨之主,诸位不能听我的,要听大寨主的才是。你们要我出主意,那么我的第一个要求便是这一条。首领的权威不容怀疑,所有人都必须忠于山寨,忠于首领。若是不能做到这一点,山寨便无上下无沉浮,便会一盘散沙。你们能否做到?”

    众人有些惊讶,但旋即纷纷叫道:“那还用说?我等自然会忠于大寨主的。”

    林觉道:“口说无凭,这事儿得立个规矩。每个人都要立下誓言,所有人都要作证,互相监督方可。这并非多此一举,一个山寨,一个组织,若无严密的规程,无严厉的监督和约束,那便没有团结,没有凝聚力。对山寨忠诚,对大寨主忠诚,对兄弟仁义,这是一个山寨能否立足的根本。否则何谈其他。”

    高慕青不明白林觉为何要说这些,她觉得这有些多此一举。但自己决定了一切听林觉的,当然不会在此时说些什么。

    下边的众人其实也有些诧异,他们也认为这位军师似乎扯得有些远了。搞这些东西有何意义?

    林觉看着众人的脸色,微笑道:“你们定以为我这么做有些奇怪,甚至觉得我有些多事,危言耸听。那么你们回想一下龟山岛山寨中发生的事情,便会明白了。龟山岛山寨不可谓实力不大,恐怕全大周除了海匪之外,内陆之中唯有龟山岛山寨实力最为雄厚了吧。雄踞二十年朝廷未能剿灭,足见一斑。然而,山寨中出了那么多的反骨,仇彪且不说,他本就是外人来潜伏夺权的。但这个人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人追随?那便是龟山岛中的很多人对寨主不忠之故。我相信那些人平日里也一定是自诩忠诚吧。然而,他们还不是口是心非么?龟山岛山寨之所以沦落至此,根源便在内部分崩离析,外人有可乘之机。怪罪任何人其实都没用,要怪便怪山寨内部出了问题。仅此而已。”

    人群沉默着,他们陷入了沉思之中。龟山岛山寨是他们心头的痛点,平日他们已经不愿谈及那痛心之事,但今日方师爷将这个伤疤撕了开来,血淋淋的剥开呈现在众人面前。让所有人痛心之余,却也不得不认真的反思。

    所有在场的人都是龟山岛中的老人,他们亲眼看着龟山岛从鼎盛到湮灭的过程。这当中当然有很多人将山寨湮灭的原因归结于朝廷的出尔反尔,甚至有人对那个导致这一切的林觉恨之入骨。但此刻他们仔细的想一想,将整件事往上追溯,却不得不承认这所有的根源却从山寨分裂之际便开始了。

    若不是仇彪和山寨中一帮叛徒意图夺权杀害老寨主,若不是仇彪自作主张劫了太后寿礼,后面的那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即便老寨主被害死了,高慕青成为寨主之后所有人若是能一心一意的效忠新寨主,仇彪依旧没有可乘之机。而且在场中有的人当时也并没能完全的效忠于新寨主,也曾对仇彪有过好感,采取了两边不帮的态度。所以,仇彪才能在山寨中呼风唤雨,乃至最终之祸。

    “本人并不想旧事重提,但这是教训,必须要牢牢记住。正所谓‘亡羊补牢,未时未晚。’。若不能做到思想上的统一,行动上的完全遵守,便迟早再回重蹈覆辙。我要你们效忠大寨主,可不是说要你们效忠高大寨主这个人。大寨主是山寨中最高的首领,那个位置是众人推崇的位置,不管是谁,只要被你们推举到那个位置上,你们便要效忠他。因为,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就像你们现在的情形,高大寨主的位置是你们自愿推崇跟随她的,那么你们便需尊崇她,对她绝对的服从。如果哪一天,高大寨主不当寨主了,你们中的其他人被推为大寨主,你们一样要全心全意的效忠新的大寨主,以为你们不能不尊重自己的选择,不能当三心二意的小人。”

    “当然,作为寨主和首领,他们也要效忠山寨,要忠于山寨的兄弟。否则,他便不配当山寨的头领。也要有规矩约束寨主和首领的行为,那便是我说的规程。所有人定下规程,所有人都同意,然后所有人对着这规矩当着众人的面立誓,那么一旦有人违背这规矩,便可人人诛之。你们可以将之视为山寨中的律法,有了这所有人都遵守的律法,一条一条对照你们的行为,不但可以自我约束,也可以防止他人逾越。这很重要,如果你们不仅仅是想活下去,而想要活的更好,并且将来连朝廷也无法剿灭你们的话,这件事便一定要做。”

    林觉的声音在山林中响亮的回荡着,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他,脑子里虽然杂乱,虽然迷茫,但似乎在一片混沌之中有了一丝拨云见日的清醒。方军师说的这些从未有人跟他们说过,但却让他们第一次觉得这件事是有意义的,绝不是多此一举。

    “诸位兄弟,军师所言我觉得甚有道理。之前我们龟山岛山寨发生的惨剧也该让我们警醒了。我之前一直想不通我们怎么会走到了这一步,但现在,听军师之言,我梁七顿有茅塞顿开之感。我觉得我们不能当乌合之众,我们应该像军师所言的那般,要有规矩,要吸取教训。你们觉得呢?”一片沉默之中,梁七静静开口道。

    “二寨主,我们也有同感。以前没人指点迷津,现在方军师是明白人,我们没理由不按照军师说的做。”

    “对。我等同意军师的话,我等不想重蹈覆辙,不想龟山岛山寨的事情重演。只要是为山寨好,为大伙儿好,我们都答应。”

    众人纷纷叫道。

    林觉微笑看向高慕青,高慕青点点头脆声道:“好,既然诸位兄弟都认为可以这么做,那么我们便按照方军师之言来办。军师,这件事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么具体之事便只能是你来操办了,若有需要协助的,我自然会全力协助的。”

    林觉呵呵笑道:“好,此事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我会尽快拿出一个规程,也会征求众兄弟的意见,形成条目。然后,选择一个日子,咱们全体在一起一条条的商讨通过。一旦通过了这个总规,那么我们所有人便要立誓遵守,从此以此为据,不得违背。这事儿急不得,也不在这一天两天的事儿。”

    高慕青点头道:“好,一切由军师自行安排。”

    林觉点头,转过头来对众人拱手道:“诸位,这件大事恐需要三五日方可进行。但眼下有几件事倒是极为迫切。首先便是咱们的训练之事。适才你们也看到了,比试的结果说明了一切,我们的训练决不能只是训练队列和体能,而更要突出相互之间的协同以及对抗性。现在咱们有了盔甲兵器弩.弓,更需要好的作战方法,不能一盘散沙。故而,我建议咱们推广适才的那种三三制兵种协同训练,在战场上,三人协同的小团队,可对抗数倍于己之敌。另外,要进行对抗性更强的实战打斗。一对一,二对二,三对三,十对十,百对百。总之,要在实战训练中摸索克敌的战法,这样在战场上遇到情况便不会慌张,而会游刃有余。训练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诸位当需明白这一点。”

    “军师所言甚是,我等举双手拥护。”众人纷纷大叫道。

    林觉点头道:“好,这件事要落实到人,我建议二寨主负责起来,挑选精干的人选负责此事。训练的方法,我自会写出来交给二寨主。包括每日训练的内容、时长、强度等等诸方面,我都会给出一个参考。诸位可酌情增减强度和内容。但有一点,一旦形成最终的训练方略,诸位便要不折不扣的完成。关于其他训练的方法,我也会根据情形做出建议,咱们一步步的完善。我相信。不久之后,诸位便是一只战无不胜的军队。”

    “好!”众人神情激动,大声叫好。

    “军师这是要把我们打造成一只真正的军队啊。”梁七笑道。

    林觉笑道:“你们难道没把自己当成是一只真正的兵马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可要转变一下思路了。唔……为了让你们更能理解自己的身份,我想应该给你们起个名号,军有其名,便有其利。叫什么名号好呢?”

    “名号?”众人惊讶道。

    “军师说的对,咱们也要有个名号。什么虎贲军,什么常胜军,什么百战军,这多有气派。”梁七哈哈笑道。

    林觉呵呵笑道:“还是请大寨主起个名号好了。这是大寨主的权利。”

    高慕青笑道:“我起么?我可起不来。”

    林觉道:“只是个名号而已,有了名号便有了身份,众兄弟也更有了归属感。大寨主想一个便是。”

    高慕青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们山寨都没有名字呢。”

    林觉诧异道:“不是沿用龟山岛山寨之名么?”

    高慕青摇头道:“龟山岛已经没了,我也不想再用这个名字,提及这个名字,心中难免难过。”

    林觉点头道:“那便重新起个山寨名字便是。以山寨之名命名兵马名号便可。”

    高慕青蹙眉想了想道:“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这里既然叫落雁谷,咱们山寨便叫落雁谷大寨便是。兵马的名号就叫做落雁军如何?”

    众人皱着眉头想:落雁军,这也太没气势了吧,一点也不威猛。二寨主说的什么常胜军百战军多么有派头。

    然而林觉却哈哈大笑抚掌赞道:“这个名字好。落雁军,落雁落雁,沉鱼落雁。咱们大寨主本就有沉鱼落雁之貌,这落雁军的名字最合适不过了。”

    众人愕然以对,高慕青红着脸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莫曲解我意。我只是因为此地之名……”

    林觉笑道:“落雁确实是这个意思啊,昭君出塞之时,天上的大雁见到昭君的美貌都忘了煽动翅膀,直接掉了下来,这便是落雁的典故啊。要是不这么解释也成,可以这么解释,大雁高飞于云端,是最难射杀的一种鸟儿。但他们遇到咱们的兄弟,便只能被乖乖射落。犹言众兄弟之能。这个解释怎样?”

    众人白眼乱翻,心里倒有些佩服。军师就是有本事,翻来覆去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一个不太霸气的名字经他这么一解释,倒是有点意思了。

    “好,从今往后,咱们这里便是落雁谷大寨,咱们这些人便是落雁军了。就这么定了。”高慕青笑道。

    林觉点头,举起拳头来挥动,口中叫道:“落雁军,落雁军。”

    众兄弟一起举手高呼:“落雁军,落雁军!”声音响彻山林,惊的兽走鸟飞。

    喊声停息,林觉继续道:“还有最后一件事,便是山寨的规划问题。这几日,我会在山寨中走一走,山寨要做好规划。外围山谷内外的防守工事,寨内的寨墙居所营房大厅等处的建设,百姓们的居处都要做出安排。简单而言,何处是居所,何处是军寨,何处是物资囤积之处,何处是要冲防御地点。如何在敌袭之后层层防御保护百姓,危机时刻如何藏身防敌,这都需要认真的规划建设。这里是大伙儿的存身之所,不是临时的落脚之处,看看周围这些散乱的茅草屋舍,杂乱无章的布局,这是绝对不成的。一定要有规矩。一切都井井有条,既可宜居,也能安心。可不能这么凑合。说个简单的隐患,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夏秋之际,山林起火蔓延上来,这里将一片火海。因为这里的房舍杂乱相连,且都为草木搭建,更无防火的准备,后果如何?我自然知道是条件所限,但这件事必须要好好的斟酌解决。不然非长久之计。”

    众人今天脑子里灌输了太多的事情,在此之前他们完全就是一种得过且过的状态,那里会考虑太多?就在不久之前,他们甚至连饭都吃不饱,过着有今日没明日的生活,当然不会想到这么远。但现在不同了,方军师一来,带来了一股强劲的旋风和激情,给众人统统打了鸡血。经过军师的描述,他们看到了一个山寨欣欣向荣的未来,心中的激动难以形容。

    好不夸张的说,现在林觉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觉得是不容置疑的,因为他们无法达到军师所想的那么多那么高的地步,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崇拜和敬畏感。

    “军师啊,这些事您和大寨主商议了决定便是,你们说怎么干我们便怎么干。军师跟我们说,那是对牛弹琴。我觉得,兄弟们还是多练兵,做好本分的好。其余的事,咱们可没那脑子。军师和大寨主不必跟我们商议了。”梁七的话代表了众人的心声。

    林觉也觉得今天说的太多,说的太杂。他的肚子里有太多的想法要付诸实施,千头万绪之际其实没有经过太多的整理。他只是急于告诉所有人,这个山寨要想存活壮大下去,必须要经过一番彻底的改造。但林觉也同时意识到,自己不能着急,要一步步的来,要一件件的梳理清楚一件件的落实下去。

    天已晌午,宣布解散之后,落雁军众兄弟兀自处于巨大的震撼和激动之中。他们三五成群的离开,口中说的正是今日所见所闻之事。今日军师说的这些东西,已经够他们好好的消化一阵子了。但所有人心里都意识到,这里即将迎来一场剧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一线黑粉〕〔重生八十年代创豪〕〔最强小民工〕〔Boss,夫人又把人〕〔娱乐圈模范家庭〕〔湛蓝史诗〕〔岚颜知己〕〔崇祯窃听系统〕〔反派的正义之路〕〔殿下,王妃又醉了〕〔倾世强宠: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