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火迷案

推理故事:夜火迷案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推理故事

这年,寒冬将至。在园德县衙里,县令王宪正在为百姓过冬的事发愁。眼看这天气一个劲儿地变冷,可他申请赈灾的官文却屡屡被驳回,王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寝食难安。

突然,随身衙役刘忠急匆匆地跑进书房,说道:“大人,有、有好消息!百姓们的粮食和御寒衣物有着落了!”

王宪眉毛一抬,连忙说:“是怎么回事,快说来听听。”

刘忠喘着大气,兴奋地说:“是张家老爷张大鑫,他放出话来,要把自己毕生积蓄拿出来,为乡亲们购置衣物和粮食。”

“什么?”王宪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大鑫?”

这也难怪王宪惊讶,这张大鑫是外乡人,十年前来到园德县,靠着发放高利贷,成了园德县的首富。不过,他为人吝啬,一毛不拔,百姓们都喊他“张不拔”。现在,他突然要把自己所有积蓄拿出来赈灾,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王宪问道:“此话当真?”

刘忠点点头:“绝对是真的,听说东西已经买好,就放在仓库中,明天就开始发放。”

王宪这才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但他心里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晚快到午夜时,王宪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喊声惊醒,他连外衣都来不及穿就冲出了寝室。

只见刘忠一阵风似的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出、出大事了!张、张家起火了!”

“什么?”王宪来不及细问,连忙披上衣服,带着几个衙役赶往张府。

隔着老远,便看到张家那边火光冲天,等到王宪一行人赶到,张府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偌大的仓库只剩下几根支柱,哪里还有粮食和衣物的影子?

王宪不由仰天长叹:“难道是天要绝我园德县?”

可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第二天,王宪去调查现场时,惊讶地发现,这张家上下几十口人几乎全被烧死在床上,没有半点挣扎的痕迹,显然是有人迷晕了他们,再故意纵火。

看到这些,王宪的眉头都快扭成一个疙瘩了,百姓的衣食还没有着落,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更何况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说是要杀人劫财吧,如今张家将所有钱财都用来买衣物粮食了,怎么还会有人打张家的主意呢?难道是有人惦记那些赈灾物品?但这么多的东西,要偷偷运走可没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王宪回头问刘忠:“我记得昨晚失火的时候,有很多百姓在抢救物品,那些东西呢?”

刘忠面露难色地答道:“大人,昨天实在太混乱,属下们都忙着救火,没来得及收编物品,估计都被百姓们拿走了。”

王宪想了想,说道:“张府应该也没剩下什么了,就不用追查了。…‘可是大人,小的昨天好像看见有人在搬一些很重的箱子……”

刘忠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哭喊声打断了,只见一个男子跪在张府外哭得凄惨:“老爷,你怎么就这样抛下小桂了啊……”

王宪一听,忙命人把他带过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张家的仆人小桂,前几天回乡探亲去了,没想到躲过了一劫。

王宪问小桂道:“你家老爷是否曾与人结下仇怨?”小桂摇头说:“老爷即便与人有些不快,但也不至于到深仇大恨的地步。”

“哦,”王宪点点头,良久沉吟不语,突然,他又问道,“你服侍张家这么多年,是否知道张大鑫他为什么要来园德县呢?”

小桂想了想,遭:“小的也不太清楚。听说老爷好像是为了躲什么……”

王宪听了,思索了一阵,把刘忠叫到身边,嘱咐了几句,便带着人回了县衙。

第二天一大早,刘忠就来向王宪禀报:“大人,小的已经去问过周围各条官道的守兵了,他们说,这一个月来都没有大车队进出过。”

王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很快,王宪下令封锁了所有通向县外的道路,不允许任何运送物品的车队出城。同时,衙役们都打扮成普通百姓的样子,分散打探着什么……

又过了几天,天气越发寒冷,不少百姓已陷入饥寒交迫的境地。入夜,一间客栈厢房内却是一片花天酒地,一名喝得满脸通红的精壮大汉不断地向另一名男子敬酒:“大哥啊,你、你实在是高明,计划得天、天衣无缝,等风声过了,一定要、要多分点给兄弟们啊!”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被敬酒的男子长着络腮胡子,还戴着一顶皮毡帽,他听了众人的话,微微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不为人知的奸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推理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