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的相遇

情感故事:那晚的相遇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文/布衣粗食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胆小的人,特别是在黑漆漆的夜晚。

那天,我从东莞坐火车去武汉。因为再过两天就是清明节了,坐火车的人很多,我只买到了站票。火车刚刚离开东莞站,我便挤到了餐厅车厢里。依据我多年坐火车的经验,只要你愿意在餐厅车厢就餐,列车员便会容许你一直坐在餐厅车厢里。

有列车员推着餐车进来了,我要了一份鸡蛋煮面条,吃一口,如同嚼蜡。火车上没有空调,所有的车窗都打开着,不断有春风从车窗钻进来,窗外的风景,一晃而过。我对面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旁边还放着一个大皮箱子,她要了一份蛋炒饭,胡乱吃了两口就推向了一边。她和我一样,只想在餐厅车厢“买”个座位。

天色渐渐暗下来,窗外的风景安静地睡去。火车在福城站停了下来,很多人拖着行李下车了。当火车“咔哒咔哒”地离开站台的时候,餐厅车厢里除了我,就是坐在我对面的女人了。我抬头看她一眼,她冲我微微一笑,就这样,我们有了第一次谈话。

她在东莞待了十年,现在要回武汉老家。她想在武汉新开一家西餐厅。我说,现在武汉西餐厅很多,得弄点特色菜品才能吸引更多的顾客。

她出人意料地说,她不知道如今的武汉变成是什么样子了,因为她在东莞监狱服刑了十年,她只记得离开武汉的那年,城西有两家西餐厅。

我很惊讶,也很好奇。我问,她为什么服刑。

她很认真地告诉我,她犯了杀人罪,捅了一个男青年二十多刀,因为杀人那天,离她十八岁生日还有一个星期,法官才没有判她死罪。

忽然车门“哐当”地一声打开了,紧接着“哐当”一声又反弹到车厢墙壁上。我看到窗帘在昏黄的车灯光里飘动。我搓了搓手心的冷汗,机械地冲她点点头,然后起身走到了位于两节车厢中间的卫生间。

我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提了提裤头,确定自己没有被吓尿。想想,自己要和一个女杀人犯面对面地坐整整一晚上,那是真是太恐怖了。万一她稍看我不顺眼,那……我想去人多的车厢里站一个晚上好了。

我重回餐厅车厢想提着行李袋就走。但我握住行李袋带子的时候,我的内心挣扎了一下——一个刚刚服完刑的女人,想要痛改前非,把自己不光彩的过去向我和盘托出,这是她对我的信任,而我不仅没有给她鼓励和安慰,还要用逃避的举动来中伤她,我太缺乏爱心了。要是我就此离开,指不定她会流出痛苦、绝望的泪水。

我从行李袋里拿出了一包拘泥花生,微笑着递给她。就这样,我们再次聊开了。我建议她开一家自助式西餐厅,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自助式服务。我还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她,希望她的西餐厅开业那天能打电话告诉我。

后来,我们扒在餐桌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因为心里还顾忌着她是个杀人犯,我不敢睡得太沉。我保持着半睡半醒的状态,直到黎明时分。

我们是上午七点多钟到武汉的。走过长长站台,走到出站口,她突然跑到我身旁,大声地告诉我,其实,她是个教师,之所以昨晚把自己描述成是杀人犯,是因为她很胆小,她需要找到一个令自己胆大的理由。

她给了我一个拥抱,她真诚地谢谢我对她的信任和鼓励。

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火车站广场的人流里。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为自己昨夜的“大胆”举动打了个冷颤。

作者:朱钟洋;笔名:布衣粗食

 >  >  > 更多关于情感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