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的很苟且,只是不想让她知道

情感故事:我过的很苟且,只是不想让她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你大学都学了什么东西,这个方案烂成什么样我不评价了,明天上班给我一个不辞退你的理由”

听完领导的咆哮,捡起桌上散乱的方案。
今晚又要化身工作狂了。
“兄弟,又被骂了?”回到座位旁边的兄弟凑了过来
“呵,习惯了,的确是我的问题”
跟同事吹了几句,收起电脑,作势下班。

常年不下雪的杭州今年也下起大雪。
紧了紧身上单薄大衣,猫着腰飞奔去找个地儿吃饭,晚上在准备开工。

到了经常去的一家面馆
“张哥,老规矩,片儿汤”

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进门跟老板招呼。

“好嘞,小陈,今天又是这么晚啊”

“唉,晚上还有更晚的”叹着气跟老板抱怨。

张哥人很豪爽,对我也颇为照顾,因为他也是我的房东。

“得,你们这些外来打工的真不容易。一会多给你加点肉”
道了声谢,没多久热腾腾的一碗片儿汤就上桌了。

刚开吃,手机响了,下意识的以为是客户。一阵头大。

拿出手机才看到是母亲打的电话。

“喂,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嘴里嚼着东西,含糊的说着。

“恩,还没睡,在吃饭啊现在 怎么这么晚才吃。是不是工作忙啊,那也要注意吃饭,不然胃坏了以后就不好了”

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我一天的憋屈仿佛有了疏通口。
“没有,不忙,领导都对我很好,今天还在公司夸我办事得体,准备提拔我呢。就是有点冷才出来喝点羊肉汤暖暖”
大口的喝口汤掩盖我的心虚。

“哎呦别嘚瑟了,那你大晚上也不要出去乱跑了。"
她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句。
“我没啥事,就是看天气预报说杭州下大雪,你走的时候都没带什么厚衣服怕你冷”
“哈,我又不傻,我自己买过一件羽绒服了。”我笑着。笑得眼睛都红了。

可母亲却依然“不依不饶”“一件哪够啊。是不是没钱了,我给你打过去。"

“钱有,我又没什么开销,存下不少钱,春节回去给你买衣服”我大声的吹着不要钱的话。


“哈哈,我不要你买,我自己也会买,你的钱留着自己买点好吃的,出去玩玩都要花钱,有空请朋友吃个饭,不能让人家觉得咱抠门。"

很显然。她很高兴。为自己的儿子学会存钱而高兴。
"我这边天气还好,这样吧,明天就把你家里的衣服寄一件过去给你替换着。”

母亲与我对话一直都是轻松的语调,可是她的声音,才是元凶。
我的眼泪早已控制不住,含糊的应着挂了电话。
怕被别人看到,就连忙放点辣椒在碗里,双眼通红的跟老板说你这辣椒真辣。

小时候任然的伸手说妈我没钱了,现在每天透支着信用卡告诉她我有钱。


我过的很苟且,只是不想让她知道。

每次长假都很想回家。经常听着她电话里跟我说想我了,问我有空就回家看看,可我不敢。

我害怕。
我不敢跟她说我也很想她。
我怕她会听出我声音的哽咽。
那会让她局促不安,为我担心。
是不是工作不顺心?住得不习惯?吃的不好?受委屈了?
不好咱就回来
......
每一个问题都会是我的催泪符,阻止我想要回家的冲动。

“儿子,今年五一回来么?”
“五一不放假,有点忙”
“哦”

“儿子,十一回家么?”
“我出差,回不了”
“哦,那中秋呢?”
......
每次听到这些,我点烟的手都是抖的。
我知道她想要的答案是什么,
我也知道我心里的答案是什么

可我不敢说。


小时候我很爱哭,胆小。每次天黑出门都要她陪着。
她会在身边跟我说:你是我们家第二个男人,胆子这么小以后找不到老婆。
我都会天真的回答,我不要找老婆,就要在你身边。
可母亲都是笑着对我说“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儿忘了娘。”

现在,我胆子大了,敢堵在客户家门口,跟他据理力争,只为能签一张合同,
一个人全国跑去将一个个陌生人,变成合作者。
一个人做黑车,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不怕被宰。
大晚上睡公园,也没有关系,一天吃一包方便面也挺得住。不会委屈到哭。只会一边懊恼自己的失败一边给自己加油打气。

可我知道唯一的软肋就是不能见到母亲,因为我会不由自主卸下身上所有的盔甲,无法像电话里一样去包装自己。


我不能让她看到我的狼狈,因为她会把所有的问题都承担在自己身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情感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