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神权之上〕〔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飘游伞〕〔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医路坦途〕〔神降天劫生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第55章 第55章用尽一切手段勾、引她。……
    第55章

    月落日出,薛妤睁眼时,天光乍现,晨『露』沁人。她起身,推紧闭的支摘窗,初冬的风猛灌进来,卷细小的雨丝,撞到墙上发出孩童般的啼哭声。

    薛妤手肘微微撑在窗框边,半晌,伸手抚了抚鬓边完全沉睡的蛱蝶。

    那阵突如来的困意,跟这段时一直紧绷的心有关,跟飞天图有关。

    璇玑好似想告诉她些什么,可因为真身被毁,妖力散尽,只能简单地比划几个手势,还总是断断续续,时隐时现。

    她不明白具体意思,可有一点能确认。

    璇玑要告诉她的事,和裘桐有关。

    薛妤静站了片刻,视线落在窗外吸饱了雨『露』,像是徐徐舒展全身线条的柔嫩绿叶和花苞上。须臾,她收回视线,回到案桌前,提笔蘸墨,极为认真地勾画出几条扭扭曲曲的线条。

    她看了一会,无情地撂下了笔,推而出。

    在外守的是朝年,他见薛妤出来,顿时站直了身体,规规矩矩跟在身后,问:“女郎,咱们去哪?”

    “知府那边审得怎么样?”薛妤一边通过长长的过道,一边吩咐道:“朝廷传信,半月之内,另派德行足以服众的知府上任。”

    “已经审过了。”朝年脚步稍微缓了缓,道:“朝廷那边联系过了,指挥使下的命令。”

    薛妤止住朝前的步伐,下颚微微往下敛,半张脸隐在昏沉沉的阴影中,她看向朝年,问:“他还下了怎样的命令?”

    朝年将查封传送阵的事如道出,而后又口补充道:“指挥使和愁离等人联系核了飞云端启,邺都大致的人员名单,并且让殿前司严查邺都属地内诸多派弟子杀人灭口,夺取天机书任务的事。”

    “半个时辰前,佛女,赤水圣子和指挥使三人共审,肃清执法堂,先前那些和知府串联一气的长老,弟子,都用了搜魂之术,发现他们确和知府方来往过密,但没有出现人皇的身影。”

    “指挥使现在在正厅见沉羽阁少当家。”

    朝年一鼓气说完,又诶了一声,将手里的册本递到薛妤跟前,道:“这是指挥使吩咐的,让交女郎。”

    薛妤翻册本一看,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螺州飞天图结案报告”这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她从上往下通篇扫了一遍。

    透过手里这一层薄薄的纸,她似乎能看到他提笔落字时的样子。

    两个时辰浅睡,那些繁杂如麻,等待处理的事被人一样一样理清,清顺,事事妥当,无有遗漏。

    薛妤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

    她拎那道册本掂了掂,须臾,极浅地勾了下唇角,道:“走,去正厅看看。”

    细雨如麻,天『色』尚浅,执法堂内处处都点灯,一路顺小路到前厅,薛妤隔一层珠帘,正见溯侑和的男子同时站起身,他沉眼,声线不疾不徐:“少当家见谅,这事无法应答,需等女郎裁决。”

    沉泷之苦笑拱了拱手,声音清润:“烦请指挥使和女郎说说,如今距离飞云端启只有两月之期,沉羽阁的人手再过一两日能抵达邺都,没有敲章的大印,们进不去啊。”

    薛妤顿了顿,不再刻意收敛气息,她跨过槛踏入正厅,裙摆上的银『色』缀边在视线中闪出灿灿珠光,空气中泠香暗动。

    “女郎。”溯侑口,声线如流水潺潺,眼中逸的墨『色』聚拢成深而重的一团。

    沉泷之有些诧异地抬眼。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方这人坐在自己,是何等气定闲,漫不经心,话说得客气又官方,可一字一句里透『露』出的强硬姿态,令人印象深刻。

    而女郎两个字出口,那股锋芒之意,少了一半不止。

    那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语调变化。

    难以想象,这位风正盛的指挥使,在邺都主前,竟是这个样子。

    沉泷之不动声『色』收敛情,徐徐敛袖,朝薛妤的方向拱手一拜,道:“沉泷之,见过殿下。”

    “少当家。”薛妤礼貌地颔首,受了半礼,不等他再次重复自己的话,见山地道:“飞云端提前启,得到消息。”

    “事情发生突然,许多事堆积到一起,们没办法。”

    说起这个,沉泷之回想起几个时辰前,自己得到消息时,连鞋都未穿下了榻,算了算螺州现在一团糟的现状,顿时心都凉了一半。

    想了再想,在是情况紧急,顾不得瑟瑟的秋风,一边连声低骂自己乌鸦似的嘴和直觉,一边不得不连夜亲自来一趟。

    唯一的好消息是,飞天图的任务已解,这边需要处理的都是些善后工。

    沉泷之挤出不知道今夜第几回苦笑,艰涩地口:“殿下,听说飞天图任务已完成,算一算时,三位殿下回圣地,就在这一两日。”

    飞云端启,急的,为此忙碌的远不止他一人,六圣地的传人,有一个算一个,全得提前回去做准备。

    “是。”薛妤动了动唇,一双漂亮的眼落在他脸上,声音没什么波澜起伏:“有更要紧的事,回程日期会往后拖一拖。”

    沉泷之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女子,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纵使有意寒暄不知如何口。

    他出身不低,沉羽阁的家底撑,身边结识的都是天之骄子般的人,就连北荒的佛女,赤水的圣女接触过几回,还算有所了解,至少关键时刻,能说上几句话,他几分子。

    唯独薛妤,他是第一次见。

    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沉泷之算了算火烧眉『毛』的时,心中默念取舍二字,深深吐出一口气,笑道:“殿下,急动工这一条不在合约之内,所谓在商言商,们愿意再出一百五十万灵石。”

    薛妤抿了下唇,下颚拉成一条纤细的线,她掀了掀眼皮,道:“并非趁火打劫,坐地起价。”

    “确有事。”

    沉泷之默了默,良久,摁了下眉心,话音弱下来:“殿下要去哪?”

    “珊州城,云西镇。”

    沉泷之脑子飞速运转,想珊州在哪,等脑袋里那张图连成线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

    珊州,距离山海城不远,在羲和圣地的范围内,从螺州到珊州,那可真是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这一来一回,按照圣地传人不爱破规矩,总慢悠悠乘马车的习惯,光是赶路都得要大半个月,若是办的事再棘手点,等薛妤到邺都,不说多的,一个月跑不掉。

    “不知殿下要办什么事。”沉泷之格外诚挚地道:“沉羽阁在珊州有一座传送阵,若是殿下不嫌队伍吵闹,泷之和一友人可同行,途中若有所需,亦可尽绵薄之力。”

    像是怕薛妤拒绝,他又补充道:“总归,与那友人最后是要到邺都的。提前去,届时能催催动工的人。”

    薛妤多费这么多口舌,就是为了这一句话。

    沉羽阁在螺州,珊州都有传送阵,这样一来,他们来回轻松,不费时,若是一切顺利,几天就可以回邺都。

    她没多长时可以耗。

    “可以。”薛妤转身,溯侑与沉泷之跟在后跨过槛朝外走,她道:“你们收拾东西,今日正午出发,等到珊州城,与羲和圣子汇合。”

    闻言,沉泷之又是一顿。

    一个两个的,不是主就是圣子,不会又要出什么搞不定的大事吧。

    可眼下有求于人,他不能说什么,只能在心里认命地叹了口气。

    路过书房,溯侑倏地口,他朝沉泷之看过去,道:“少东家稍等片刻。”

    这是有话要单独和薛妤说的意思。

    薛妤提了提眉,抬步踏进书房。

    灯影氤氲,墨香浅淡,男子背影拉长,身姿挺拔,背光而立时,眉眼是说不出的惹眼颜『色』,他看薛妤,道:“女郎,当下之际,应回邺都。”

    薛妤像是早料到他要说这个,此刻抬眼扫了扫他,明知故问道:“为何?”

    “飞云端启在即,旁人需要时准备,女郎需要。”

    “还有呢?”薛妤又问。

    溯侑顿了顿,又道:“陈年旧事,过了就过了,不在意。”

    “当真?”

    溯侑看她皱起的眉心和黑白分明的眼睛,轻声道:“当真。”

    在她身边一日,他可以一日不去回想那些事。比起收拾一个玄苏和疏忽职守的圣地执事,她的前程,她的得失,无疑重要太多。

    “十九。”薛妤静静地看他,半晌,道:“你抬,看。”

    他于是抬了抬下颚,在昏黄的灯光下,眉梢眼角全是明媚而刻意敛收的乖顺,瞳仁里蓄一点亮堂堂的光。

    这一切,都是跟在她身边,一点点养出来的样子。

    “百年前玄苏往你身上泼蚀骨水的情形,忘了?被羲和圣地断经断骨的滋味,忘了?审判台上等死的情形,忘了?”薛妤顿了下,又问:“这些全都无所谓?不在意了?”

    她一个接一个问题砸下来,溯侑的眼有一瞬锐利,而后是微不可查的躲闪。

    怎么可能不在意,怎么可能放得下。

    不过是看在她的子上,缓一缓,再缓一缓。

    “这是你的心魔。”薛妤道:“你修为已经到了这一步,心魔一日不除,飞云端再大的机缘,你无法完全吸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快穿】黑化反派〕〔嫁反派〕〔娇宠〕〔你不乖〕〔副本BOSS又爱上了〕〔风情不摇晃〕〔从龙族开始五五开〕〔嫁给权臣之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九千岁[重生]〕〔高四生〕〔十分红处〕〔绯闻恋人〕〔仙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