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神权之上〕〔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飘游伞〕〔大唐开局震惊李世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第54章 第54章他本就清清白白。
    第54章

    秋风瑟瑟,灯影游曳,薛妤的声音不低不高,清清冷冷,说完自己说的话,就变尤为沉默。

    好在季庭溇不是头一次跟她打交道,这种情形早有预料,适应良好,他想了想,道:“羲和每年接手的大小案件千上万,突去找十年前的有些难度,需一点时间。”

    “你先说,是谁翻案。”

    “溯侑。”薛妤抿了下唇,细细的眉拧出个不大愉悦的弧度,道:“不用翻,就在十年前被押上审判台的十几个人里。”

    季庭溇作顿了下,念了两遍溯侑的名字,忽而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道:“等等,若是我没记错,这位溯侑,是你身边新升上来的指挥使吧。你这突翻案,是为了给他套个清清白白的过往,替下一步名正言顺的晋升打底铺垫?”

    他道:“薛妤,如果是这样,死去的那些人的命就太不值钱了,你别这样干。”

    “你想了。”薛妤面无情地打断他,道:“就这两天,你将接手调查这的人找出去,跟我同去当年件发生之地。另外,未免说我欺负你们的人,你也最好亲自来一趟。”

    她顿了下,在切断玉符的前一刻清声道:“不需套什么过往,他本就清清白白。”

    一句“他本就清清白白”,溯侑听着,下颚线几近绷了一笔一气呵的留白。

    他生长在最为泥泞的烂地里,听过太不堪的谩骂话语,即使现在身居高位,有了站在巅峰的实力,往往一闭眼,眼前全是那些扭曲的狰狞画面。

    他仍记,十年前那场夜雪落在眼皮上,手背上时,是一种怎样冰寒刻骨的温度,更忘不了,羲和的大牢里,被斩断筋脉,悬于刑架上受罚时是怎样冷旁观,嗤不止的心情。

    在彻夜不休的疼痛和不天日的忍耐中,他彻底明白,良心和善意换不来人的半分尊重和理解,但杀伐的手段和鲜血可以。

    若是他能活下来,所有欺负他,嘲他,背地里议论他,算计他的人,他一个,杀一个。

    玄苏跑不掉,那夫『妇』跑不掉,羲和圣地的人,也跑不掉。

    可随着夜风轻拂,那些令人戾气横生,心魔难挡的想法像是被灯影压了回去,就连那种被抽经敲骨,镌刻在脑子里的痛楚也变模糊起来。

    溯侑倚着一棵枝干摇颤的树,好半晌都没有出声,直到灵符那边,朝华迟疑的一声:“溯侑,女郎现在还忙着吗?”

    他才像骤被惊醒一样了睫,而后摁着自己突出的手腕骨,指尖夹着那张薄若蝉翼的灵符缓步上前,面薛妤扫过来的平静视线,声音沉着点不自的干涩:“女郎,朝华有禀告。”

    薛妤嗯的一声,看向那张灵符,问:“怎么了?邺都出什么了?”

    “没,邺都一切安好。是百众山那边,穷奇有找女郎。”

    薛妤挑了下眉,道:“让他说话。”

    那边有片刻的安静,紧接着便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再之后就是穷奇秦清川懒洋洋才睡醒的声调:“薛妤,跟你说件。”

    秦清川掀了掀眼皮,慢吞吞地翻出一张存音符,点开的同时,他捂着耳朵往后躲了躲。

    下一刻,老震怒的声音便清楚地流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秦清川,你打不过人家非待着当囚徒,你脸皮厚,我管不着你,但这次飞云端,你是还敢这么着瘫着,我豁出这张老脸不,也亲自去邺都将你腿打折。”

    话才说完,那边又换了个老的声音,声音低了些,但同样暴跳如雷:“还有跟在你身后晃『荡』的五家三十个兔崽子,全部都给我滚回来,那百众山是生了钉子钉住你们脚了?还不脸了?做什么不好,你们上赶着去做圣地的囚徒,妖都的脸都被丢光了!”

    秦清川像是听了这样的怒吼,挖了挖耳朵不为所地开口:“行,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你告诉我,谁看我话?九凤家,还是温家,敢嚼舌根的都让他们来邺都碰一碰,我揍不死他们。”

    “你!”老被气仰倒,道:“你知道个屁,你揍,揍谁,前几年你还能跟楚遥想碰一碰,争个第一第,现在,人家越级破境,日日苦修,你呢,你待在邺都蹲大牢,你大放厥词你。”

    “楚遥想啊。”秦清川倒了回去,不甚在意地应了一声,道:“又不是没打过,九凤家排名本就稳居第一,我觉她跟邺都薛妤的实力差不,我确实稍差一点,她爱骂就让她骂吧,反正谁都被她骂过。”

    “你。”另一边老被他这样无耻的认怂态度噎一口气不上不下,最后他认清讲道理是讲不通了,索『性』下了最后通牒:“就这两天,你最好自己出来,两天时间一到,你别怪我不客气,折了你穷奇家嫡系子的面子。”

    话戛而止,显是秦清川不耐烦地单方面切断了联系。

    全程听下来,饶是薛妤,也不由扯了下嘴角。

    邺都百众山里,若说最令人头疼的,不是那些繁琐令人头皮发麻的小摩擦,小问题,而是那几位仿佛跟薛妤杠上,住在百众山不挪窝的妖都古老家出来的子。

    中,秦清川为首。

    真论起身份,他和薛妤地位相当,血脉顶尖,实力不俗,你能真当一般囚犯待吗?这显不可能。

    但他真发起脾气来,殿前司也不能不管,别人制不住他,邺主出手又了欺负小辈,于是每次都薛妤站出来,跟他打一架,打输了,他就认了。

    不让去那个四月六的赶集会,不让出邺都,行,打一架,什么都好说。

    秦清川像是在用一种疯狂的方式压榨自己,在人间晃晃『荡』『荡』十几年也没能有大突破的修为噌噌暴涨,但每次撞,都略输一筹。

    他是典型的越败越打,于是干脆带着诸小弟在邺都住下来,时不时嫌弃一下山脉太少,周围邻居太吵,手生了就找薛妤或朝华打一架,日子过十分惬意。

    “可以,找朝华开通行条。”

    薛妤语气难轻松了点,她记,前飞云端开启时,也发生过这么一茬。

    他们这样的门庭来说,飞云端是绝不可错过的机缘,即便秦清川不想,妖都那些家老头也绝不能同意。

    薛妤上一让妖都交了巨额的保人费,可这一次,她念及上一秦清川没趁邺都空虚猝不及防发难,甚至还出手小小阻拦了下,免去了这一流程。

    “。”秦清川懒洋洋地应一声,又道:“我的山头都不准,说不准都还回来。”

    “还有你那位新封的指挥使,听说比朝华还厉害,搁哪呢,什么时候让他出来『露』个面,陪我打一架。”

    薛妤摁了摁眉心,听着这欠欠的和前差不的话,心道一句果真如此。

    上一,松珩不明白百众山都住着些什么人,他也不关心,在他为天帝后,所想所做的便是聚整座天庭之力,倾十万天兵,炼制一座上古巨阵,而后突闯入邺都,话不说便下阵,封山。

    而且那并非普通的镇压之阵,一阵下去,下面的妖鬼精怪如临炼狱,弱小的当即身亡,强大的,像秦清川这种,尚能撑一撑,但也绝不好过。

    所以她的父亲甚至来不及和松珩计较,出手较量,便不不以身压阵,扛了大阵一半的力量。

    当时那样的情形,朝廷和人间妖族拼那样,这一座阵,便如一捧浇在烈火上的油。

    邺主若不保下百众山那些妖鬼的命,且不说能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么做错,但已经了惩罚的妖鬼承受灭顶之灾,就单说妖都。

    毋庸置疑,了消息的妖都会立刻炸开。

    他们彻底出兵,圣地也不不卷入中,至此,人间真正大『乱』。

    而邺主这一做法,在松珩嘴里,了自愿和他一起镇压妖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快穿】黑化反派〕〔嫁反派〕〔娇宠〕〔你不乖〕〔副本BOSS又爱上了〕〔风情不摇晃〕〔从龙族开始五五开〕〔嫁给权臣之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九千岁[重生]〕〔高四生〕〔十分红处〕〔绯闻恋人〕〔仙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