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神游亿万里〕〔张大夫,你大胆一〕〔神权之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第39章 第39章她对你不怀好意。
    39章

    那张纸条落在昭王中,像点燃了火似的,灼得他五脏六腑齐齐冒烟,发丝都要颤抖着倒立起来。

    这算什么赔偿,说是讹诈也不为过!

    若是往常,裘召早该沉不住气大发雷霆,可时刻,他当众跪着,一抬眼便是步之外裘桐阴沉沉的目光。那视线像锋利的刀刃,仿佛在说,他今日胆敢有半分不合身份,不合时宜的举动,这王爷也不必再当了。

    见状,裘召便道,这哑巴亏,只他捏着鼻子认了。

    招惹薛妤,牵扯鬼婴,数年心血全废,裘桐对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他恨恨咬牙,扬了扬那张纸,要笑不笑地扯动嘴角,看向那位来报信的书生,道:“圣地传人身边的从侍,身体也挺金贵。”

    “从侍”两字,他咬得,像是在表达某愤懑和不满。

    小书生不以为意,甚至眼尾为笑意而弯起的弧度都没半分变化,只弯了弯腰,道:“昭王容禀,家殿下对下一向宽仁,这单子上列的也都是疗伤必需之物,毕竟人被您伤成那样,想要完全恢复,确实不容易。”

    说到这一步,昭王原本还想再阴阳怪气句,说些“区区妖物”之类的字眼刺人,想了想,到底碍于站着的裘桐,硬生生将憋了下去。

    他闷闷地一抬眼,将清单递给垂眉顺眼跟着他一起罚跪的王府管家,竭力忍着火气,道:“去库房取。”

    裘桐负而立,即使未着天子冠服,也是一派疏风朗月的仪态风度,他望向小书生,脸上看不出半分日前阴霾,甚至还蕴着点笑道:“回去告诉你家殿下,阿召莽撞,朕日后好生约束,望薛妤姑娘宽恕他这回。”

    说罢,他侧身,宽袖垂落,“白诉,再取三根九节赤参,两瓶玉竹琼花『露』来,全当是朕管教不严的赔罪。”

    他音落下,昭王才平复分的心又开始滴血。

    九节赤参,玉竹琼花『露』都是绝顶珍稀之物,可以说,裘桐的身体状况在成为人皇之后堪堪稳定下来,没再继续恶化,全靠这类天灵地宝蕴养着维持。

    只可惜他们说到底是凡人,这些东西的功效在他们身上,甚至难以发挥百分之一的作用。

    可再如何,也轮不到白白便宜圣地之人。

    那小书生急忙垂了下腰,道:“陛下千秋万代。小人必定如实回禀家殿下。”

    等人一走,昭王跪着往前挪了挪,难以理解地压低了声音道:“皇兄,这就是讹诈,薛妤摆明了在坑们,一百只妖都值不了那些东西。还有九节参和琼花『露』,皇兄便是赏给朝臣都行,何必给他们。”

    “阿召,你方才做得不错。”裘桐就着宽椅坐下,竹节似的长指有一搭没一搭落在茶盏边沿,落出节奏分明的“哒哒”声响,“你是王爷,是人皇的胞弟,既然今日这番赔偿避无可避,那多说无益,们给就是了。这便是天家风范。”

    “至于你说的九节参和琼花『露』。”裘桐低低咳了一声,不以为意地笑:“不过外物而已。若用这些东西一位心智实力兼具的掌权者冰释前嫌,那这是们赚了。别说这些,再加倍朕也愿意。”

    “阿召。”裘桐看着自苍白的掌,叹了口气,道:“若是事情已然到一无法挽救的局面了,们要做的不是一味懊恼沮丧,咒骂对,而是竭尽所将损失降到最小。”

    “就比如这回。你罔顾朕言,私自行动,事情败『露』的一时间仍没有联系皇宫如实禀告事,之后明那人来历,你却执意用刑,给了薛妤堂而皇之闯王府的机,将自变成无理的一方。”

    “人家是一步错,你是步步错。”

    “番满盘皆输,们所有暗中动作全部被迫停止,按理,朕该废了你,赐你极刑。”裘桐居高临下瞥者底下那张自有三分相似的脸,用轻飘飘的残酷语告他道理:“可朕没有那样做。为事已经到了最后一步,朕失去了很多东西,不再失去一弟弟。”

    昭王顿时呐呐不吭声,他垂下,握了握拳,保证道:“皇兄,臣弟罪,绝不再有下回。”

    他道裘桐登基前过得有多难,更道他多有城府心机,多狠得下心。

    想当年,他们兄弟二人在三位风正盛的皇子光芒下处处避让,出人地,全靠裘桐步步为营,步步谋划。每成一件事,便要杀掉许多人。

    那些人,不论忠不忠,如何痛哭流涕,倒地求饶,裘桐从未心软过。

    唯独对他这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他忍了又忍,次三番对他格外留情,可以说是只打雷,不下雨,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

    正为道他是怎样的人,所以那份容忍便显得格外珍贵、感人。

    裘桐闻言,眯了下眼,挥挥让他退下,等昭王退到门槛外,又听他不咸不淡地开口警告:“裘召,再一再二不再三,你给朕长点心,下次再犯事,谁也救不了你。”

    昭王满腔情绪被裘桐之前言语感动得全部随风飘散,闻言恭恭敬敬地道:“皇兄放心,臣弟都道。”

    见到这一幕,跟在裘桐身边最久,也最明白他冷酷心肠的白诉不由得将垂得更低。

    三言两语,恩威并济,便使人感动得不今夕何夕。

    亲弟弟都尚且如,更遑论别人。

    所谓帝王心术,不过如是。

    ===

    宿州连着下了两天小雨,和风浅浅,地底蓄积了一整冬天的蓬勃生机在经过场『毛』『毛』细雨的滋润后骤然迸发,阳光再次洒落时,整座城池都恍若陷入茵茵绿浪中。

    薛妤正和善殊逐一梳理,确认尘世灯任务的细节及后续处理。

    两人站在案桌前,对着灰扑扑的尘世灯商量。

    薛妤指尖燃起一簇火,棉絮一样飘忽忽地落到尘世灯的灯芯上。妖僧一,这灯便成了无主的灵物,既聚不了阴气,又稳不了神魂,不出两天,灯外面便糊上了一层灰,怎么擦也擦不掉。

    刻被薛妤使术法一烧,棉做的灯芯像是被灌了铜铁,怎么烧都毫无反应。

    薛妤见状蹙眉,道:“这灯不认你,该如何处置?”

    任务完成后,那位不靠谱的紫薇洞府掌门松了老大一口气。当薛妤提及让司空景等人将尘世灯物归原主时,那边用分羞愧且坚定的语气拒绝了,用他的来说,尘世灯不认主,落在他里也没用,再要惹出什么事端来,他真是万难辞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快穿】黑化反派〕〔嫁反派〕〔娇宠〕〔你不乖〕〔副本BOSS又爱上了〕〔风情不摇晃〕〔从龙族开始五五开〕〔高四生〕〔嫁给权臣之后〕〔九千岁[重生]〕〔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绯闻恋人〕〔十分红处〕〔仙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