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权之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飘游伞〕〔大唐开局震惊李世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第32章 第32章这就是你说的没事?
    第32章

    晚霞挥洒出极致绚烂的几抹后在天际销声匿迹,  人间月的晚风徐徐拂在人的脸上,动作之间,说出的柔和缱绻,温存小意。

    薛妤听过九凤的话,  转身回望,  才发现溯侑一反常态的远远落在后。

    他长得高,  骨架削瘦,站在才点起的灯盏边,  被拉出长而虚幻的一道黑影,  微微落着清神『色』,整个人几乎要无声无息溺进如『潮』水般涌上来的夜『色』中。

    薛妤走到他前,道:“溯侑。”

    “抬头。”

    少年身体一瞬的僵硬,他沉默着屏息了片刻,  半晌,  像甘心,又像怀着某种执拗的目的,  『舔』了下干裂的唇后沉着哑意开口:“郎,  我没事。”

    “我……”

    薛妤皱眉,根本听他各种将己当回事的强撑借口。她伸出长指,  落在他线条流畅的下颚,而后稍微用力,  就将他整张脸挑了上来。

    溯侑剩余的话一下动消音。

    橘黄『色』的灯光下,他一张脸像才从水里捞起来,连睫『毛』上都蒙着汗涔涔的水珠,抬着躲避薛妤视线时,那些汗珠便一颗颗顺着睑滚下来,悬悬挂在下巴上。

    若说他先前脸『色』正常的白,  现在两腮则漫出高烧一样的红,现出一种甜蜜的成熟的桃李般的艳『色』。

    “这就你说的没事?”

    薛妤。

    这样的动作下,溯侑的神情避无可避,他捏着宽大的衣袖,知因为全身各处拉扯着渐渐令人难以招架的疼痛还一些别的什么,指节用力得泛起急骤的白。

    他此刻神情像做了错事被大人偷抓的孩子,既茫然,又忐忑。

    “妖芜果,用了没?”薛妤话才说出口,就觉得了个多余的题,她收回手,言简意赅道:“拿出来。”

    溯侑照做,橙黄『色』的果子完完全全占据了她的掌心,他着她拧着眉,垂着,难得些笨拙地施展起属妖族的催长术法。

    风一吹,灯一晃,她半侧脸颊分明冷若冰霜,他愣从中出了几分耐心。

    对他的耐心。

    妖芜果吸收了精纯的灵力,眨间便冒出一棵细嫩的芽,那棵芽甫一舒展身姿,就像主意识般缠上了溯侑的手腕,嗖的一下钻入血肉里,没了踪迹。

    薛妤一抬他,少年长身玉立站在灯光下,从眉到发梢,每一处都透『露』着被安抚住的乖巧和听话。

    “下你别去了,就在执法堂休息。”

    并跟他商量的意思。

    换句话说,同命令。

    溯侑一直强撑着说也这个原因。

    其实与鬼婴博弈那样的场合,他和朝年人去了也帮上什么忙,可星半的任务难得,即使薛妤,也仅仅接过两次。

    若能全程参与,对他而言,亦一次难得的能够成长和磨砺的机会。

    他需要快速提升,论身实力上的,还办事能力上的。

    还就。

    这样一触即发的紧张氛围中,薛妤应该因为什么人,什么事而分心。

    帮上忙,总能还拖后腿吧。

    宿州城开始亮起千灯百盏,月华也从天穹末端一路流下,溯侑像被这样的光亮闪到,侧着身别了下,应得低而然:“好。”

    ===

    薛妤人到城南那片地域时,家家户户门前都挂起了灯。

    因为住的都讲究声望的大户人家,整条小巷显得格外幽静,来往的多下值的伙夫仆『妇』,或奉命办事的丫鬟。他们浩浩『荡』『荡』一行人的动静,引得过路之人频频侧目。

    到了巷子尽头,见到那座熟的府邸,薛妤停下脚步,朝身后的人点了点下巴:“都隐匿到暗处去,别发出动静。”

    闻言,朝年和梁燕,以及善殊身后两名侍都跃到就近的树上,借助着浓密树冠和枝叶的遮掩,将己藏得严严实实,连气息也死死收敛住。

    薛妤上前叩门,这回来应声来的个容和善的嬷嬷,说话时笑『吟』『吟』的,现出一点属年长一辈的慈祥来:“诶,来了来了,姑娘这——”

    薛妤将早上编好的台词又重复了一遍。

    没过多久,那位身怀六甲的子得了传信被个俏美的丫鬟扶出来,依旧轻声细语地请她们去里坐。

    这一次,薛妤没拒绝。

    府内很简单,但显然才收拾过,东西都井井条摆放着,并显得杂『乱』无序,随意一两瓶开在早春的花,将古板的见客正厅衬出几分怡然的野趣。

    “大妖伤人,凶手尚未抓获,执法堂长老尤为重视,令我们将城南彻查。”薛妤手指搭在沏好的新茶茶盏上,说话时尤为正经,任谁都出半分端倪和异样,她动声『色』坐在对的子,道:“命令如此,希望夫人配合。”

    “这然。”子浅笑着朝薛妤和善殊点了点头,手落在隆起的腹部轻轻抚了两下,道:“我姓洛,单名一个彩,两月前搬到了这。”

    “你一人?”薛妤追。

    洛彩点头,回忆起往事,那张灵动如少的脸上可遏制地浮现出忧伤和惆怅:“我夫君生来体弱多病,即使日日汤『药』停,也依旧没熬过入春前的最后一场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快穿】黑化反派〕〔嫁反派〕〔娇宠〕〔你不乖〕〔副本BOSS又爱上了〕〔风情不摇晃〕〔从龙族开始五五开〕〔嫁给权臣之后〕〔成为无限游戏美人〕〔九千岁[重生]〕〔高四生〕〔十分红处〕〔绯闻恋人〕〔仙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