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权之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飘游伞〕〔大唐开局震惊李世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第19章 第 19 章
    他们回村时,天将亮未亮,云上蒙着一层厚厚的乌青,村民们举着的火把成了漫山头中的灯笼,晃晃荡荡飘在眼前,身后的海面又恢复了沉寂的模样。

    老村长抱着苏允又打又骂,一张因为苍老而堆起褶子的脸惊吓未消,声音里尚带着劫后余生的颤意:“你干什么去了你?!一个人乱跑什么?”

    苏允嗷嗷叫了两声,衣裳被海浪拍湿,又躲到林间沾了泥土,再想起方才两人打斗时那惊天动地的响动,瞒是怎么都瞒不过去。

    他索性眼一闭,瞎编一通:“我晚上睡不着,担心我那墙迎春,想偷偷起来看一眼,结果才走到花架前,人就晕了,醒来的时候在海边,发现这位圣地来的姑娘在和一只——”他比了个格外夸张的手势:“那么大的妖斗法,最后将那妖怪打跑了才回来。”

    他这么一说,村民们的视线齐刷刷朝薛妤汇聚过去。

    老村长拾整了下神情,擦了擦眼角的湿润,上前郑重其事朝薛妤作揖,道:“多谢小仙长出手相救,我们家而今就剩小六这一根独苗,他若是出了事,我真——”他说不出去。

    薛妤还是头一次感受这种被戴高帽子的感觉,她避过老村长的礼,道:“分内之事,应该的。”

    等一行人回村时,天已经大亮,一群妇女围在村口左顾右盼,最中间的那个眼肿成了核桃,几乎喘不过气来,老村长一见,气不打一处来地揪了下苏允的耳朵,道:“还不快见你阿娘去!”

    苏允飞奔着到了那妇人跟前,连说带比划地解释。

    “女郎。”一片兵荒马乱里,朝年几乎连滚带爬地跑过来,将薛妤上下看了看,见她没有受伤的迹象才道:“您跟九凤交过手了?”

    九凤的气息对梁燕和轻罗这种妖怪几乎具有审判性的压制,梁燕还好些,轻罗的耳朵到现在都还竖着,用帽檐低低压着,闻言都看向她。

    薛妤道:“嗯。”

    朝年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喃喃低语:“居然真在这。要不咱们别管这任务了,反正带头来也完不成,咱们冒着危险奔波来去,他们一个两个的推三阻四连个真话都没。”

    “女郎。”朝年压低了声音提醒:“您身上还有伤呢。”

    溯侑一排浓密的睫羽颤然动了动,看向薛妤。

    “没事。”薛妤不甚在意地道:“我有些头绪了。”

    “朝年,这两天你多在村里走走,盯着村长和几位管事的,有什么发现不要擅作决定,及时通知我。”她又看向轻罗和梁燕,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小镇,说:“你们两去我们那日汇合的驿站里守着,不用干别的,就每天吃吃茶,问问在驿馆里歇脚的老人、掌柜,十年前这个村里,可有来过什么富家公子少爷,又发生了怎样的奇闻怪事。”

    三人齐声应下。

    “溯侑。”薛妤看了眼身形单薄的少年,说:“你跟我过来。”

    薛妤的石屋内,她站在半开的窗牖前,看着那位才经历大喜大悲的老村长在进屋之前,狐疑地看了看那面长春花藤,片刻后招手叫了几个人将那些藤全拔了。

    在这期间,苏记允单脚站在墙边,环着胸看着,一脸想跳起来阻止,却最终迟疑的神情。

    直到最后苏允嗤的冷笑一声大步回屋,这场闹剧才算告一段落。

    薛妤收回视线,随意拉了把椅子坐下,肩头才一点点松落下去,那种深藏在冷淡外表之下的疲倦开始初现端倪。她将从九凤那得来的回答说给溯侑听,而后问:“这事,你怎么觉得。”

    溯侑看着她搭在椅边水晶般的长指,沉思片刻,道:“谜底多半藏在陈淮南身上。”

    “现在问题是,我们无法接触到陈淮南。”薛妤一双琉璃似的清水眸落在他那张无可挑剔的脸上,认真问:“若是你,你会如何?”

    这个问题,若是在十天前,她问出来,溯侑必然会换上一张全然无辜的,正义的面孔,说出那些他自己嗤之以鼻的话,讨她欢心,应付她的试探。

    他很聪明,更知道如何利用这份聪明。

    可她此刻在他眼前坐着,脸上霜雪依旧,十几日的奔波,为了这些自己都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的人,连着吃了几次闭门羹不说,还去和九凤过招。

    他不在意这个任务能不能过,更不在意那些利欲熏心的人能不能活。

    可,朝年说,她身上还有伤。

    那只将他牵出阵法的手,冷得和冰一样。

    良久,就在薛妤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突然抬眼,轻声缓字地道:“若是我。”

    “我会硬闯。”

    薛妤有些讶异地扬了扬下颚,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半晌,她慢慢起身,道:“先去问问苏允。”

    苏允闯了个大祸,现在正被老村长勒令禁足,听闻薛妤和溯侑想进屋问事情的时候还迟疑了下,直到溯侑不轻不重开口说了两句大妖会盯上苏允的鬼话,老村长这才忙不迭将人请了进去。

    像是料到薛妤他们会来,苏允也不惊讶,他托着腮坐在窗前,正对着那墙空落落的木架子,怅然叹了口气,道:“还好送走及时。”

    “既然你喜欢这些,你祖父为何容不下?”薛妤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问。

    “他有心病,见不得任何妖啊怪的。”苏允没觉得有什么避讳的,耸了耸肩,又补充了一大段:“你不是也知道,我父亲去世得早,家里就我一根独苗。我父亲就是被妖害死的。”

    “就在我祖父眼前,被一只黑豹妖一口吞了。从此之后,他就受了刺激,听不得这些,也看不得这些。”

    薛妤细细观察他的神色,发现他一脸坦然,神色不由微动:“你也知道这件事,为何还敢跟九凤那样的大妖接触。”

    “我是个普通人,也不知道九凤是不是大妖,是怎样的妖,但我接触的妖对我都挺好。”苏允像是陷入某种回忆:“我阿娘身体不好,需常年用药,祖父年事已高,出海打渔也赚不了几个钱,阿娘吃的药大多是我去山里,林间采。”

    “有一回去东边山头采药,那天才下过雨,路滑,我一个没留神就倒了下去,头磕在了石块上,醒来的时候,倚着一棵桃花树,树上坐着个笑吟吟的男子。”

    “那男子见我醒了,将手中的桃花灯给我,让我一路顺着灯的方向走,便能到家。”苏允弯着眼笑了一下,现出记点少年的飞扬神气来:“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是妖了。”

    “我之后常去找他,给他采了许多东西当做谢礼,他都没有再现身,后来估计被我烦怕了,熟了之后也会说几句话,带我去见见他其他好友。”苏允转了转手腕,道:“很奇怪,我真是一点也不怕,只是觉得新奇。”

    “我听你祖父说这海从前叫九凤海,十几年前九凤就居于此地了吗?”薛妤安静听完,问起了自己关心的事。

    苏允摇头:“并不是。但说九凤十几年前确实来过这边,这海是因她某位老祖而有的名字,她时常过来看看,这次来是在半年前。”

    薛妤看着他的眼睛,又问:“那只和九凤做交易的大妖,你认识吗?”

    “不认识,但有听说过。”这个口直心快的少年罕见的犹豫了一下,才挠了挠头:“你们要是想知道,我可以说给你们听,但得事先说好,我也只是听说,不知道真假。”

    “无事。你说。”

    “村子里常出这样的事,大家人心惶惶,我曾不止一次问过桃知,他只说那只妖没有坏心思,不会伤害无辜之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有人欠下了债,得还。”

    薛妤再看过去的时候,苏允已经投降似的举起了手,嗷嗷乱嚎:“别的我是真不知道了,一点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快穿】黑化反派〕〔嫁反派〕〔娇宠〕〔你不乖〕〔副本BOSS又爱上了〕〔风情不摇晃〕〔从龙族开始五五开〕〔高四生〕〔嫁给权臣之后〕〔九千岁[重生]〕〔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绯闻恋人〕〔十分红处〕〔仙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