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神游亿万里〕〔张大夫,你大胆一〕〔神权之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第16章 第16章
    村里不敢怠慢从圣地来的客人,五个人分了四间屋,屋子用平整光滑的山石堆砌而成,从外面看四四方方,朴素无华,仅仅能起到遮风避雨的作用,其实内里暗藏乾坤。

    “啧。”朝年仔仔细细在石屋里绕了一圈,也终于回过味来:“这村里的人,有钱啊。”

    石屋里摆设讲究,一面长而高的壁柜上立着细腻洁白的羊脂玉瓶,瓶中斜斜伸出枝梅来,看上去像是有人临空画出了这有力而遒劲的一笔,灵动十足。

    再往上,立着一尊笑得眼不见缝的欢喜玉佛,周边衣饰以足金点缀,十六扇山水屏风后,珠帘摇曳,琳琅作响。

    无论如何,这种屋内陈设,对一个以打渔为生的村落来说,都无疑太过奢靡了。

    其实也不怪那些村民刻意留出几间这样的屋,在他们想象中,这些东西在稍有些底蕴的家庭都算不得稀罕东西,更遑论说圣地呢。

    圣地,只怕遍地都是金,满墙都是玉,屋里堆着说不清用不完的天材地宝和灵物。

    而事实上,薛妤并不讲究这些身外之物。

    朝年跟着她做事最久,平时跟着跑的最多的地方,不是阴冷黑森的邺都大狱,就是热闹翻了天,时时都有大妖摩拳擦掌想搞事的百众山。就连在外面接天机书的任务,都日日行色匆忙,风餐露宿。

    薛妤倚着那面墙闭目沉思,想起许多事。

    上一世这个时候,她抽到的是个三星半的任务,也不简单,前前后后花了两个月。等任务结束,清算的时间也快到了,她自觉不可能完成剩下的两个,几番思索下,带着当时精神还没缓过来的松珩等人回了邺都。

    这一世不同。从审判台留人到天机书任务难度,一路都在发生前世没有的变化。

    直至此时,她几近可以确认,这是一个真实的,跟阵法,秘宝,时间术全然无关的世界——千年前的世界。

    知道邺都出事后的日日夜夜,她不知多少次想过,但凡给她一点时间,但凡让她发现一丝端倪,故事的结局必然完全不同。

    她栽培松珩,全然信任松珩,可邺都的权力并没有分散,依旧牢牢把控在她手中。天族有重兵,她也有。

    错就错在他精心筹划,而她一无所知,措手不及。

    那现在呢。

    “女郎。”朝年感叹完,扭过头无知无觉问她:“我们是要接这个案子吗?”

    薛妤被他的话拉回思绪,起身行至小小的窗牖前,潮湿的海风无知无畏倒灌进来,将她素白的衣袖卷得朝后翻起,像是半空中盛放的一蓬蓬花。

    “待几天看看。”薛妤摁了下眉心,道:“既然看到了妖,总不能坐视不管。”

    朝年连连点头,又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左右征求意见:“诶,你们觉不觉得,方才那老村长没跟咱们说实话。”

    “是。”屋里几个人中,唯有轻罗最好骗,也最会给人捧场,她低低道:“那村长走了一路,说两句就咳,全程没敢跟女郎对视一眼。”

    猫妖拥有一双在夜里也熠熠发光的眼,能观人与微,洞察秋毫。

    薛妤其实就烦这个。

    她情愿去面对面跟什么妖什么怪对峙,打一场,那总归是可以快速解决的事,可一旦涉及到了人,事情总是要复杂无数倍。

    例如这事若是闹到最后,查出来一切都是村民私心作怪,薛妤是不能够对他们出手,像犯了罪的妖鬼邪祟一样带回邺都受审的。

    她得通知当地官府来拿人。

    普通人的赏罚生死,都由朝廷决定。

    薛妤眼波微转,她朝溯侑扬了扬下巴,问起正事:“推溯阵成型,查出什么东西没有?”

    “推,推溯阵?”朝年悚然看向溯侑,像看什么稀奇怪物似的回过神来:“就你方才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的那几下?”

    就能成个阵了?

    朝年声音里充满了不能理解的情绪。

    溯侑先回答了薛妤的话,他摇了下头,道:“没有浊物气息,从头到尾,很干净。”

    薛妤像是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并没有显现出什么不一样的情绪。她随手扯了张椅子坐下,睁着双清涟涟的眼,视线似观察,又似审视般落在溯侑身上,好半晌才慢吞吞开了口:“就目前我们拥有的线索,你说说看,下一步该怎么走?”

    朝年一听这话,腰杆都下意识挺直了。

    他从小跟在朝华身边长大,也自然而然知道,薛妤只对自己欣赏的,亦或者办事能力得她认可的人才会问这样的话,就比如他姐姐朝华,官级就是被这么一句一句话问得蹦着往上升的。

    他就没这种待遇。

    溯侑敛着眼,覆下长长的睫,在眼睑下形成沉郁的一片,“附近村里施雷的妖究竟有几只我们并不清楚,可就我们亲眼所见的那只,确实没有害人。它来一趟的目的,好像仅仅只是为了劈那些树。”

    “那海叫九凤海,村民们祭祀时也带了九凤的名,证明那片海域确实有九凤栖居。”

    “一山不容二虎,寻常妖物不敢这样常年累月抢九凤风头。”

    它们跟人一样,越往高处爬,面对比自己强的,就越要伏小做低。

    溯侑轻轻吐字:“除非它做这件事之前,提前得了九凤的应允,或者,这就是九凤自己的意思。”

    “九凤族群生来强大,落地就是妖族中的王者,它们桀骜不驯,骨子里流淌着凶性,若是真看不惯这一方村落,这村里村外的人,一个都活不下来。”薛妤接着他的话道:“既然不是它自己的原因,那么,它还能因为什么,任由手下大妖在自己的地域恐吓人族十年之久?”

    久到九凤海都成了人们口耳相传的雷霆海,它仍无动于衷。

    “那只大妖去求了它,与它达成了某种难以令人拒绝的交易。”溯侑顺着她的思路,一字一字往下说。

    有什么明朗的东西在薛妤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才要继续沉下去想,腰间缀着的那枚灵符就在她眼前烧了起来。

    “阿妤姑娘,是我。”任何时候,善殊语调都带着润物细无声的温与雅,玉符那头,女子顿了顿,似乎在斟酌言语,须臾,方丢出石破山惊的一句:“金光寺有妖来袭,可能需要麻烦阿妤姑娘来一趟。”

    薛妤霍的起身,脸色阴晴不定。

    薛妤再一次用路承沢的身份牌闯了雾到城,善殊早就在屋内等着她,看她来了,也顾不上礼节寒暄,长话短说介绍起情况:“半个时辰前,主持和雾到城城主回到寺里,正准备为死在一场火灾中的数十人超度。”

    “就在此时,东南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我赶过去时,那间房像是一夜之间被雪落满了。再闯入房中一看,床上躺着城主的弟弟,衣裳穿得齐整,被褥也盖得好好的,整张脸却胀成青色,脖子上有条深紫色触目惊心的勒痕。”

    “我到的时候,那妖还没走,就站在窗边。”善殊看了看薛妤,接着道:“是位化作人形的女子,头发极长,一路拖到地面上。”

    “我原本可以留住她。”善殊拨弄了下手腕上挂着的小叶檀香佛珠手钏,指了指东边的方向,“她没有跟我们交手的打算,见人来了,只淡淡扫了一眼,就在空气中散去身形,我们还要再追,天空中突然飞出一架——”她顿了顿,才将话补充完整:“马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快穿】黑化反派〕〔嫁反派〕〔娇宠〕〔你不乖〕〔副本BOSS又爱上了〕〔风情不摇晃〕〔从龙族开始五五开〕〔高四生〕〔嫁给权臣之后〕〔九千岁[重生]〕〔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绯闻恋人〕〔十分红处〕〔仙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