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神游亿万里〕〔张大夫,你大胆一〕〔神权之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我要他”,区区三个字,落下的效果却宛若一声炸雷,变的不止有松珩的脸色,还有左右两侧或诧异,或好奇的注视。

    这审判台说起来,不过是个不得不做个样子的幌子。因为被押上来的都是犯大死之罪的恶人,身为圣地传承者,他们自然不会对这样的人怀有什么怜悯之心,可既然有这么个形式,一个也不选那就成了诓骗人。

    所以惯来的规矩是意思意思挑一个出来。

    薛妤不爱管这些,北荒的人更是只来凑个数,赤水呢,巴不得将他们全部处以极刑,以儆效尤的好。所以这个任务,就无需直言地落在了昆仑首席陆秦的身上。

    这次却出了两个意外。

    先是嫉恶如仇的赤水开了口,再是最清冷没人气儿的薛妤跟着留人。

    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朝年也觉得不可置信,等审判台一落,周围数百面云镜撤下,他顿时憋不住地扭头,低声道:“女郎,咱们真的要他吗?”

    别不是指错人了吧。

    他看着下面跪着的十六个人中,就这个最凶,别说悔改之意了,简直浑身都淌着一股不服的反劲。

    薛妤美眸微落,不高不低地嗯了一声,听不出是怎样的心情。

    善殊被这一声引得看过来。

    生长在佛洲的佛女坐得安宁,行事说话都是婉婉仪态,她将手册递给羲和的弟子,思忖半晌,同薛妤交谈:“来前,我与佛子关注过云散宗灭宗之事,缉拿此子时,亦有北荒之人在场。”

    “此子心性不差,若好生教化,是个可用之人。”

    薛妤手腕微动,圈着的玉镯从衣袖里落出来,在腕骨上松松挂着。她朝善殊颔首,道:“我曾听父亲说,佛女生在佛洲,修有世间最玄奥高深的心法,格外能感知善恶。”

    “有佛女这句话,我也算安心了。”

    其实彼此都清楚,这不过是往来间的客套话。

    能上审判台的人,再善能善到哪里去呢,别说还是灭宗这样的事,一听就足够叫等闲人毛骨悚然。

    善殊弯着眼笑了一下:“若这样说,我看女郎才是在座最心善之人。”

    因为身份相当,在场诸位其实常有联系,诚然,在善殊眼里,谁都有股浩然之气,可在这股正气之下,到底各有不同。

    例如她也想不到,赤水那位人缘最好,整日快快乐乐跟谁都能谈天说地的音灵圣女,拥有一颗坚若磐石的道心,而世人口中冰冰冷冷,常年只有一个表情的邺都公主,拥有着连佛子都不及的柔软心肠。

    善殊不是外向的性格,薛妤更不是,略略聊了两句后便各自歇了腔。

    没过多久,薛妤等人离座,前三个后两个地从审判台下来,圣地里有弟子来请他们去各处观光。

    一下来,音灵就翻脸了。

    “路承沢,你脑子进水了么?”她脸上花一样的笑变戏法一样消失,“整个审判台,就你最出息是吧?”

    陆秦看了看路承沢,又看了看一脸生人勿近的薛妤,也好奇地道:“今天你们一个两个都有点反常啊。”

    “怎么这次审判台是有什么说法吗?”

    “能有什么说法。”音灵天生一张小圆脸,挂着点肉,训路承沢时几乎带着点娇蛮的意味,“这下好了,又得陪你挨训。”

    路承沢被她无赖的说辞气得笑起来,他点了点自己的鼻尖,道:“又陪我挨训?”

    “每次是谁被谁连累,大小姐您心里是真一点数没有啊。”

    “你真是吵死了。”音灵提着裙躲到陆秦和太华圣子身边,对路承沢的说法很是不满:“你自己看看,瞧瞧,哪家圣子像你这样话多。”

    路承沢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就没见过像音灵这样的圣女。

    七个人的小队里三名女子,一个薛妤出了名的冷美人,一个心善如水的佛女平时也不说话,唯有音灵,跳跳闹闹的,全然就是她这个年龄少女该有的样子。平时大家都对她更包容些,当妹妹一样看待。

    陆秦急忙出来圆场:“其实这样也好。来前我师尊还说呢,若是有适合的真心悔改的苗子,不妨多带两个下来,这些年审判台开启,你们又都不吭声,每回我敷衍似的点一个下来,有些人对此颇有微词。”

    音灵睁大了眼,讶然问:“怎么还有谁觉得我们点少了,有意见不成?”

    陆秦苦笑着道:“可不是。有人觉得既然有这么个审判台,给人一个弃恶从善的机会,又何必总做这样的形势,若真一个不想选,就干脆废除这么个形势,不叫人怀着重获新生的希望又破灭。”

    音灵听完,当即冷笑起来:“这可真是,灾祸没落到自己头上来,总有人闲得没事,竟替那些人说起情来。”

    “审判台的规矩是扶桑树亲自定的,我们左右不了,更谈不上废除。”陆秦安抚完音灵,又道:“我适才是看承沢带了一个,才没有开口,不然也要再带一个下来。”

    “往日总是我苦恼该怎么安排他们,今天也让你们发发愁,着着恼。”

    陆秦的话只是为了救火解围,可谁知真有人顺着这话接了起来,善殊朝陆秦歉意地笑笑:“那少年若是对昆仑无大用处,能否将他让给我。”

    “谁?”陆秦愣了一下。

    “适才你点名的少年,是叫……”善殊回想了想,有些迟疑地开口:“沈惊时。”

    “这是为何?你要他做什么?”陆秦好奇地追问,觉得今日这几个人个个都有些反常。

    善殊身后伺候的锦衣女使适时朝前一步站出来,解释道:“不瞒少掌门,我家女郎修炼至瓶颈,正需要这种天赋不凡又背负杀孽的少年做引,若是能成功渡去他心头仇恶,这场修行便算功德圆满了。”

    “原来如此。”陆秦点了下头,“佛女开了口,我岂有不应之理。那人由你们带回北荒就是。”

    善殊感激地道了声谢。

    一行七人,四个说话的在前面走着,三个沉默不语的在后面各自想各自的事,气氛冷得跟结了冰似的。

    前面行过一个岔路口,前头音灵和路承沢等人的说话声又大起来,薛妤像是终于忍受到极限了一样,她凝了凝眉,道:“我还有事,不便多留,先走了。”

    “这就走?”音灵点了点群山笼罩处的比试台,语调比挖苦路承沢时友善很多:“不去看看羲和弟子如今的实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快穿】黑化反派〕〔嫁反派〕〔娇宠〕〔你不乖〕〔副本BOSS又爱上了〕〔风情不摇晃〕〔从龙族开始五五开〕〔高四生〕〔嫁给权臣之后〕〔九千岁[重生]〕〔成为无限游戏美人〕〔绯闻恋人〕〔十分红处〕〔仙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