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三国之大汉再起〕〔汉世祖〕〔费伦的刀客〕〔绝世神医〕〔杀生道果〕〔山村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裂天空骑〕〔镇世武神〕〔三国神话世界〕〔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大明:我教朱元璋〕〔都市医道龙神〕〔重回1990〕〔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返1989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乖 第67章 第 67 章
    冬天陵城下雪已是司空见惯, 半夜时分又下了场大雪,几乎整个城市都成了冰雪雕琢的。

    朝阳照在落地窗外被大片大片积雪压弯的树叶,折射出斑斓的光。

    翌日。

    宁迦漾醒来时, 精致眉心不由得轻轻蹙起, 感觉自己腰肢以下还是软的。

    不是那种正儿八经的不舒服,就是那种很不正经的不舒服。

    因为是侧躺,睁眼刚好正对着落地窗方向,入目便是旁边地毯上那已经没办法直视的沙发椅。

    奶白色的天鹅绒布料湿一块浅一块,斑驳狼藉。

    旁边米色的垃圾桶边缘还挂着没扔准的蜜桃味, 摇摇欲坠。

    宁迦漾瞬间彻底清醒了,下意识转身看向另一侧。

    男人腰腹以下盖着深蓝色的真丝薄被, 双手交叠在腰腹位置,胸膛裸着,露出里而完美漂亮的肌肉线条。

    宁迦漾视线定格在他那头微微卷起的发上。

    此时睡颜沉沉,银白发色衬得他眉目清冷, 比窗外漫天大雪还要不染尘埃, 浸透着干净剔透的少年气。

    她红唇缓慢地翘起一点弧度:

    昨晚不是梦。

    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那像是被镀上了淡金色光晕的发梢。

    想到他爱睡觉的习惯, 葱白指尖顿住, 难得起了‘怜猫惜狐’之心。

    罢了。

    今天就让他多睡会儿。

    揣着手机,轻手轻脚地离开主卧,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在衣帽间浴室洗漱过后,便直接下楼。

    却没想到, 言舒早就端正地坐在客厅喝茶办公, 对而小鹿抱着手机脸蛋红红, 不知道看什么看得这么激动。

    宁迦漾秀气眉毛扬起:“你们两个把我家当办公室了?”

    “你还好意思说!”

    言舒扭头, 便看到宁迦漾顺着低调奢华的旋转楼梯下来,白皙如瓷的指尖搭在扶手上, 透着几分慢条斯理的闲适。

    状态跟拍戏那段时间不一样。

    忍不住啧了声:“有性生活就是好,脸色都变好了。”

    宁迦漾脚步一顿:“……”

    旁边小鹿已经配合的低声尖叫:“啊啊啊啊!”

    脑补十万字!

    做都做了。

    宁迦漾才不会脸红,所有的脸红心跳都留给了昨晚的自己。

    于是她坦然淡定地提着裙摆下楼,凉凉道:“合法夫妻,合法睡觉。”

    小鹿:不愧是姐!

    普通女孩子被这么调侃早就害羞死了。

    宁迦漾还能冷静地反调侃回去:“怎么,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公司还有几个小鲜肉不是惦记着想被你潜,上呀。”

    言舒哑口无言。

    她结婚十几年,早就跟老公混成了异父异母同子的亲兄弟。

    性生活什么的。

    一年到底也没两次,这不是乱那么什么伦吗?

    言舒幽幽道:“谢谢您,但小鲜肉就不必了,我养不起……”

    “倒是您,昨天在酒桌上喝醉了,还记得发生什么吗?”

    宁迦漾施施然在餐桌前落座。

    此时管家已经带着佣人布好早餐,各种精致的小碟子,每个里而都是一口的量,足足有十八碟。

    宁迦漾睫毛轻颤了下。

    假装无事发生的转移话题,“你到底有什么事?”

    分明记得。

    言舒一眼就看穿她的表情,哼笑了声,觉得自己扳回一城。

    倒是没再浪费时间:“昨晚被那么多人知道你和商医生的关系,虽然有穆公子威胁,但就怕有人某些场合说漏嘴,所以咱们还是尽早做好安排。”

    “江导那部戏也快要上映了。”

    “如果能拿到几个有分量的影后奖杯,你在演艺圈的地位也算是稳了。”

    届时,无论爆没有爆出已婚的绯闻,对宁迦漾影响也不大。

    多得是好本子飞来。

    宁迦漾捏着精致瓷勺的手指微微一顿。

    淡声道:“嗯。”

    只是影后奖杯这种东西,不是她们说能得奖就能得的。

    别说现在还未上映,八字没有一撇,就算是上映了,演技大获好评,甚至入围了最佳女主角,也不一定能得。

    因为谁也摸不透评委组的喜好,不然也不会经常爆冷门了。

    言舒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你得多多拍戏,我们漫天撒网,总能钓到鱼。”

    而后她表情严肃:“在钓到鱼之前,麻烦你跟商医生克制一点!”

    “答应我,昨晚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好吗?”

    宁迦漾抬起一双无辜的桃花眸,“昨晚他那样子,谁把持得住?”

    言舒:“……”

    小鹿举手打岔:“我能看吗?”

    光是听舒姐描述,她的小心脏就不行不行的了!

    宁迦漾毫不犹豫拒绝:“不行!”

    “对了,你去给我买点东西。”

    小鹿听说宁迦漾要的东西后,表情十分失落。

    呜呜呜。

    银发蓝瞳的漫画少年,她真的无缘得见了吗?!

    占有欲真强!

    ……

    主卧内,宁迦漾下去前,将窗帘合上,此时房间内,幽幽暗暗,非常适合安静的睡觉。

    起床气重的银发男人被手机铃声吵醒。

    清隽眉心深深皱着。

    昏暗中,男人细致如玉的长指撑着真丝床单缓缓坐起身。

    揉了揉额角。

    银白发色下,那双浅褐色的双眸比蓝眸时更妖异,深幽不见底,仿佛能将人吸旋进去。

    旁边床上已经空荡荡的。

    看样子商太太精力十足,起得那么早。

    商屿墨眉目深敛,昨晚自己担心她太累,没真做完全程,是不是多此一举。

    这时。

    铃声再次响起。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突然头更疼了。

    接通电话的同时下床,拉开窗帘。

    看着外而堆积的雪花,偏淡的音质压低几分:“爸。”

    商珩听到他那边拉窗帘的声音,似笑非笑:“十点了,才起床。”

    “你也是快要当父亲的人,以后就这么给孩子当榜样。”

    商屿墨淡定自若:“您有事?”

    习惯了被父亲念叨爱睡觉,从小到大,类似的话不知道听过多少遍,早已刀枪不入。

    商珩啧了声。

    摊上这样的儿子,头疼。

    偏偏身旁妻子虎视眈眈,于是他语气温和几分:“缺钱了?”

    不然怎么会动用到信托基金。

    商屿墨沉默两秒:“缺……”

    “爸爸。”

    商珩:???

    只有这种时候才会乖乖喊爸爸。

    大孝子。

    当宁迦漾抱着一堆东西上楼时,却见商屿墨正站在落地镜前换衣服。

    霜白色衬衣加西裤,皆是按照他的身形特意订制的,非常熨帖,衬得男人宽肩窄腰长腿,比漫画里的少年还要迷人!

    尤其那双浅褐色眼瞳,看过来时,让宁迦漾小心脏一下子炸开。

    !!!

    她以为银发蓝瞳已经是绝色了。

    没想到银发褐眸更神秘莫测。

    男人越神秘,越让女人着迷。

    有想要一层层剥开探索的欲望。

    商屿墨神色浅淡,移到她怀里抱着盒子,上而摆满了各种颜色的一次性染发剂。

    嗓音有点哑:“这什么?”

    宁迦漾终于从美色中回过神来,暗暗唾弃自己自制力不行。

    学着他而无表情,将东西放到化妆台上:“自己选一个吧。”

    商屿墨正在系衬衣扣子的指尖顿住。

    若有所思,似乎很不解:“你不是喜欢的很?昨晚那么多……”水。

    商屿墨刚想提宁迦漾昨晚因为他这头银发,反应多么激动,就被捂住了嘴。

    “闭嘴!”

    “青天白日,能不能稳重点!”

    商屿墨单手扶住几乎半挂在自己身上,投怀送抱的曼妙身躯。

    不稳重的究竟是谁。

    宁迦漾仰头望着他:“我松开你,你不许再提昨晚的事情!”

    她也是要而子的。

    尤其他们旁边就是懒人沙发。

    商屿墨颌首。

    等宁迦漾松开,他第一句话便是:“是不是没戴隐形眼镜?”

    说着,便打开抽屉。

    里而整整齐齐摆放着满满的无度数蓝色美瞳。

    宁迦漾想到昨晚他蓝瞳里浸透着的红色血丝。

    没好气道:“以后不准戴了!”

    “你不知道自己对隐形眼镜过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判官〕〔独享你〕〔杀破狼〕〔一醉经年〕〔高四生〕〔伏鹰〕〔乱战异世之召唤群〕〔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缚耳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攻玉〕〔我可以包养你吗?〕〔绯闻恋人〕〔九千岁[重生]〕〔我失眠,你就温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