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男人三十〕〔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聂先生又苏又撩〕〔隐婚总裁:女人,〕〔樱花之国上的世界〕〔三国之大汉再起〕〔汉世祖〕〔费伦的刀客〕〔绝世神医〕〔杀生道果〕〔山村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裂天空骑〕〔镇世武神〕〔三国神话世界〕〔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大明:我教朱元璋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乖 第61章 第 61 章
    男人修长指腹慢慢抹去她唇角湿痕, 以及蔓延出来的口红,神色一如既往从容淡定:“怕什么?”

    “我们又不是偷情。”

    望着密闭漆黑的空间,宁迦漾偏头一口咬住他的指尖, 用力磨了磨牙:“这不是偷情是什么!”

    见不得光的关系。

    环顾四周, 找地方:“别浪费时间了,怎么办,你有没有地方躲一躲?”

    放眼望去。

    偌大的包厢,只有几个错落有致的暗红色沙发,以及尽头黑色实木牌桌。

    简单到一目了然。

    完蛋。

    宁迦漾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

    “不用躲。”

    商屿墨纹丝不动, 握着她的手腕,还打算再吻一次。今晚的商太太, 过分美貌。

    就连生气瞪着人时,那双漂亮的桃花眸里都浸着丝丝缕缕的小钩子。

    宁迦漾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无所畏惧,像是被捉奸在床,还能再来一发。

    她现在突然庆幸自己按耐住了, 没被这只小卷毛给蛊惑到包厢沙发play。

    单薄的脊背贴着门板。

    宁迦漾甚至能想到等会会是怎么样的修罗场。

    下一秒。

    外面传来陆尧的声音:“两位女士, 你们在有事吗?”

    宁迦漾蓦地看向商屿墨。

    却见他慢条斯理地开始系着衬衣扣子, 似乎早就料到了。

    男人薄唇抿起轻松弧度, 扣子已经系到胸口的长指顿住,抬眸看她,诚心诚意地问:“还想看?”

    “陆尧早就在外面了!”宁迦漾咬牙切齿,这个狗男人就看她一个人惊慌失措。

    所以他根本不会让梁予琼她们踹门进来, 难怪这么淡定, 还故意吻她。

    果然还是那个芝麻馅的腹黑小坏狗!

    什么幽怨, 装可怜, 都是假的!

    等外面陆尧把人引走后,宁迦漾白了他一眼, 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人。

    银白色的长裙曼妙婀娜,灯光下,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只是美人冷着一张脸,红唇娇艳欲滴,冷艳至极,让人不敢上前。

    陆尧站在门口,恭恭敬敬喊了声,给她指引方向:“太太,您可以从这边上去。”

    察觉到她表情不对,心里打鼓,

    难道boss没哄好?

    不应该啊?

    就boss今天这个姿色,色,诱都不成?

    一丘之貉。

    宁迦漾对陆尧也没什么好脸色,凉凉应了声:“哦。”

    陆尧挠头:“……”

    boss到底干了什么,竟然害得他也被连累。

    包厢内。

    商屿墨神色怠懒地窝在沙发里,没有立刻出去。

    修长如玉的手指在黑暗环境中点开手机。

    入目是微信群里刷了99+的消息。

    谢瑾:

    云朵儿是猛男:

    谢瑾:

    傅宝贝是富婆:

    谢瑾立刻跪,秒回:

    枝枝不是吱吱:

    穆星阑:

    枝枝不是吱吱:

    云朵儿是猛男:

    ??

    后面几个都跟着刷问号。

    穆星阑不紧不慢回复:

    意思明显。

    商懒懒能吸引宁迦漾的,也就是未来孩子或许是天才,以及他那张堪称绝色的颜值。

    群里顿时被‘哈哈哈哈’刷屏了。

    枝枝不是吱吱:

    ……

    商屿墨随意看了几眼。

    薄唇勾起冷弧,点开一个隐藏的软件。

    不知道做了什么。

    这几个哈哈哈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损友,手机同时黑屏。

    一小时后就要跟当事人沟通的穆明澈骂了句,一边忙着去买新手机,一边骂:“艹!”

    “商懒懒这个丧心病狂的狗东西!”

    居然把他手机黑了,这特么人干事!

    两位总裁大人,谢总和穆总淡定地换了备用手机。

    顺便给他们老婆也换了。

    陆尧走进包厢,见没开灯,顺势打开问道:“boss您还不出去吗?”

    安总找他好久了。

    商屿墨懒散地抬睫,漫不经心计时:“还有十分钟。”

    陆尧:“什么?”

    商屿墨:“如何哄太太第99招:听太太的话。”

    陆尧:“……”

    真没看出来您听话到能把太太气跑了。

    商屿墨说十分钟出去,就十分钟出去。

    丝毫不在意安总给陆尧打了无数个电话催促。

    包厢灯光有点暗,且陆尧离得远没看出来,等一出门,走廊炽亮光线下,他清晰看到自己boss薄唇那一抹胭脂红。

    ‘呃’了一声。

    “您嘴没擦……”

    为什么每次偷吃不擦嘴都要他这个无辜单身狗特助提醒啊!

    由于上司是洁癖,陆特助已经养成随身携带纸巾的习惯,默默递上去一张。

    商屿墨气定神闲地擦了擦,犹带淡淡的水蜜桃甜味。

    薄唇似笑非笑:商太太是真的喜欢水蜜桃味。

    ……

    宁迦漾进入宴会厅后,看着杯觥筹交错的盛大璀璨的场景,眼睫轻颤了一下,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这两层被剧组的投资商爸爸包了,商屿墨到底是怎么带着陆尧上来的。

    而且陆尧还三言两语把梁予琼这个难缠的女人给轰走。

    直到梁予琼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

    “宁老师,你刚才去哪儿了?”

    宁迦漾想到她方才差点踹门的壮举,缓缓转身,用那双漂亮的眼眸微微笑着:“梁老师,小明爷爷活了103岁,你知道原因吗?”

    满心惦记着要跟宁迦漾比美,顺便踩她私会的梁予琼,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啊?”

    “跟我的问题有关系吗?”

    “对啊,所以我去哪儿跟你有关系吗?”宁迦漾接过使者递来的一杯香槟,葱段般纤白柔嫩的指尖搭在玻璃杯上,优雅又矜持,旋即转身。

    乌黑发丝划过旖旎弧度,雪白脖颈处的淡粉痕迹转瞬即逝。

    留在原地的梁予琼蒙了。

    唇瓣张了张:“她什么意思?”

    经纪人头疼:“她的意思是别让你多管闲事活得长!”

    她怎么这么不长记性,每次在宁迦漾这里吃亏,下次还去。

    难得苦口婆心劝道,“你以后离她远点吧,《浪子》上映之后,你跟她就不是一个咖位了,再去招惹,才是真的登月碰瓷。”

    其实经纪人话说得有些含蓄,因为现在梁予琼跟她就不是一个咖位。

    无论顶级代言还是时尚资源,以及代表作,宁迦漾全都有了。

    再过段时间,电影上映,她的咖位直逼一线,甚至超一线。

    而梁予琼呢。

    除了当初从宁迦漾手里劫走那个高奢广告外,没有半点进展。

    梁予琼冷笑了声:“在娱乐圈,站的越高,跌得越高,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我等着她跌下来。”

    忽然,梁予琼想到宁迦漾脖颈一侧那个吻痕。

    表情愣住。

    脑海中浮现出半小时前在包厢的画面,眼神逐渐兴奋:终于抓到了她的把柄。

    “你去喊几个相熟的记者过来。”

    经纪人眼看着梁予琼又追着宁迦漾过去,见她这么笃定。

    难不成真抓到把柄了?

    这次杀青宴自然也邀请了不少记者媒体。

    蒋导是一个很会玩弄热度流量的导演,不然不可能拍出来那么多商业价值极高,票房屡创新高的电影。

    宁迦漾现在更想知道商屿墨到底是谁邀请来的。

    “迦漾,过来给你引荐咱们金主爸爸。”蒋导来得早,提前跟金主爸爸喝过一轮了,此时好不容易逮到宁迦漾,“怎么一晚上没看到你?”

    “找了个包厢睡了一觉。”宁迦漾提着裙摆,窈窕的身影在璀璨灯光下,桃花眸,柳腰身,美貌招摇,勾出笑时,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其他女明星务必退避三舍。

    蒋导社交极多,听后有点嫉妒:“你倒是轻松。”

    “顾老师呢?”

    “他呀,有点急事,早走了。”

    两人闲谈时,其他演员也围上来。

    毕竟拍了几个月戏,大家都很熟了,很快笑笑闹闹。

    自然依旧保持明星的仪态,毕竟今天蒋导也请了不少媒体进来呢。

    若是仪态不佳被记者拍了发布到网络,那也只能自认倒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判官〕〔独享你〕〔杀破狼〕〔一醉经年〕〔高四生〕〔伏鹰〕〔从海贼开始燃烧世〕〔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缚耳来〕〔攻玉〕〔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可以包养你吗?〕〔九千岁[重生]〕〔我失眠,你就温柔〕〔绯闻恋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