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三国之大汉再起〕〔汉世祖〕〔费伦的刀客〕〔绝世神医〕〔杀生道果〕〔山村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裂天空骑〕〔镇世武神〕〔三国神话世界〕〔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大明:我教朱元璋〕〔都市医道龙神〕〔重回1990〕〔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返1989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乖 第58章 第 58 章
    宁迦漾没有回卧室,而是拐道去了书房。

    这段时间她都在这儿看剧本,原本精致却略显冷清的房间内,多了好几个蓬松可爱的抱枕坐坐垫。

    落地窗沙发内,宁迦漾窝在里面没动,细白柔嫩的指尖一下一下拨弄着玉兔珠串。

    很久很久。

    房间内寂静无声,隔着透明的玻璃,外面乌云翻涌,似是又将迎来暴雨。

    无意看到茶几那本反扣着的《中医妇产论》,宁迦漾探身拿起,某页被摩挲过,有点旧了,脑海中浮现出这几日受伤,商屿墨无微不至的照顾,恍若他是真的爱她。

    可今晚却发现他好像跟以前没有区别。

    即便把她从隔壁喊回来,即便质疑她‘精神出轨’,都那么云淡风轻。

    宁迦漾忽然懂了上次言舒说的,情感缺失症都是天生的演员。

    他在表演丈夫对妻子的在乎以及占有欲。

    永远理智。

    永远冷静。

    高高在上地俯瞰着世人的七情六欲。

    书籍极重,压在她戴着珠串的指尖,印出了深深的印记。

    宁迦漾低眸,安静看着手部白嫩肌肤逐渐泛上清晰的绯红色。

    随意抛在腿旁的手机铃声响起。

    望着来电显示,她眸底的冷色消散,表情平静地接通了电话。

    “喂?”

    素来清软的声线,染上了零星沙哑。

    对面传来姜燎亦是有些疲倦低哑的声音:“小宁总,你让我帮你确定的那个录音,我找了不少鉴定中心,结果都是非人工合成。”

    “哦。”宁迦漾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辛苦了。”

    姜燎站在医院天台,遥遥望着远方耸立的高楼,显得自己渺小至极。

    毕竟调查录音,所以他是知道怎么回事的。

    一时之间,两人都未说话。

    只余彼此清清淡淡的呼吸声。

    莫名的,宁迦漾竟觉得姜燎今天有点奇怪:“你……”

    话音未落,耳边传来姜燎最后一句话:“小宁总,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听着‘嘟嘟嘟’的声音,宁迦漾指尖微微收紧。

    后悔吗?

    她现在就后悔了。

    后悔因为暴雨中他的温柔,而错估了自己:

    以为可以不在意他不爱自己,只要对她一个人好就行。

    可是,拥有的越多,越贪心。

    她想拥有商屿墨全部的爱,不然宁可什么都不要,总比每天这样患得患失,失去了自我。

    将近凌晨,宁迦漾才推开主卧房门。

    偌大的房间只余下一盏台灯,黑暗中灯影摇曳。

    男人浓浓倦怠的嗓音响起,缠绕着缱绻的低哑:“小浪花。”

    宁迦漾望着床上的男人,心尖忍不住颤了颤。

    突然亲昵的称呼差点击碎她耗费半夜做好的心理准备。

    双眸轻闭了闭,她放轻了呼吸,一步一步极慢地走向床前。

    就着黯淡的灯光,男人那双浅褐色的双眸半眯着,撑起手臂,打算起身。

    蓦地。一双冰凉的小手抵住他的肩膀,女人就着这个姿势,贴了上来,半坐在他折起的腰腹之间,小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慢悠悠喊了声:

    “商懒懒。”

    “嗯。”

    商屿墨放松手臂,修劲有力的身躯靠在床头,长指顺势扶住她的细腰,眉眼懒散应了句。

    宁迦漾细滑精致的下巴贴着他的脖颈,缓慢往上,只要一偏头说话时,红唇就能擦着男人耳侧。

    她这才发现,商屿墨耳骨位置居然有颗极小的红痣,如朱砂烙印在冷白如雪的肌肤上。

    浸透着神秘旖旎。

    戴着玉兔珠串的纤指轻碰了他那颗撩人的小红痣。

    微凉的玉质触感让商屿墨微微蹙了眉,刚准备攥住她乱动的小手。

    忽而。

    那双手突兀地往下,越过睡袍边缘。

    颗颗分明的玉珠贴在了他炙热肌理,随着她手腕轻轻晃动。

    原本眼眸半阖的男人彻底清醒,身躯绷紧到极致:“你……”

    薄唇微启,还未来得及说话。

    宁迦漾另一只干净指尖竖起抵在他的唇间:“嘘。”

    那双眼尾晕了胭脂色的桃花眸像是带着细细的钩子,红艳艳的唇角翘起一边弧度,黯淡光线中,撞进他的眼瞳,缓声道:“商屿墨,我们要个孩子吧。”

    话音将落。

    原本缱绻暧昧的房间猝然静下来,唯有呼吸与淡淡的冷杉尾调香萦绕着。

    宁迦漾从商屿墨眼神中看不到丝毫的波动,他的身体反应分明是压抑着的。

    男人修长手指握着她的手腕,掌心摩挲,明明指尖相贴的肌肤,烫的吓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宁迦漾忽然俯身,细细吻着他,几乎碰到商小墨。

    湿润的红唇模糊不清:“要个孩子?嗯?”

    他眼眸阖着,控制住她后颈的修长指骨微微用力,手背筋脉浮起,语调却极冷静地点出:“你有月事。”

    所以,为什么大半夜突然缠着他要孩子。

    “如果没月事呢,我们要个孩子吗?”宁迦漾没停,继续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判官〕〔独享你〕〔杀破狼〕〔一醉经年〕〔高四生〕〔伏鹰〕〔乱战异世之召唤群〕〔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缚耳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攻玉〕〔我可以包养你吗?〕〔绯闻恋人〕〔九千岁[重生]〕〔我失眠,你就温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