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三国之大汉再起〕〔汉世祖〕〔费伦的刀客〕〔绝世神医〕〔杀生道果〕〔山村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裂天空骑〕〔镇世武神〕〔三国神话世界〕〔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大明:我教朱元璋〕〔都市医道龙神〕〔重回1990〕〔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返1989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乖 第37章(假正经)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言舒看着宁迦漾一副‘你们不去,那我自己去’的表情。

    蓦地按住这位小祖宗:“您歇着,我去。”

    只能亲自出马。

    望着言舒下车的背影,宁迦漾纤指轻捏着自个精致的小下巴,颇为可惜:“还想去长长见识。”

    灯光下,女人刚喝过水后湿润的红唇娇艳,衬得那张脸蛋越发明艳招摇,桃花眸微微上扬,带着不自觉的媚色横飞。

    小鹿默默咽口水,然后打开自己的微博小号——

    今天n仙女和s医生磕到了吗?:「磕到了!仙女买一堆水蜜桃口味的那啥啥,准备宠幸(哄s医生去了!为陛下的腰子忧心忡忡jpg」

    十分钟后,宁迦漾透过车窗看到把自己包裹严严实实的言舒。

    她正左顾右盼,等到四周没人了,才拎着一大袋子东西偷偷摸摸地上车。

    宁迦漾勾唇,清软好听的笑音染着戏谑:“舒姐,你没付钱?一副做贼的模样。”

    言舒终于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摘下口罩帽子以及丝巾,长舒了口气,将那黑色袋子丢到宁迦漾怀里:“付了!”

    “我这都是为了谁!”

    宁迦漾打开袋子挑挑拣拣。

    发现舒姐不愧是有经验的女人,除了她要的口味之外,还有其他什么超薄、水润、螺纹、竟然还有夜光的!

    宁迦漾睫毛上撩起一个弧度,幽幽地望着言舒。

    静默了几秒,伸出一只纤白细嫩的手腕,满脸真诚地将夜光的那个塞进言舒手里:“跑腿费。”

    言舒跟被烫了手似的,扔回那个黑色袋子。

    “老娘不需要!”

    她结婚都快要十年了,孩子都有俩,谁跟他们年轻小夫妻似的,还玩什么情趣。

    宁迦漾诚心安利:“时间再长的婚姻,也需要保鲜,这样吧,我给你放两天假,陪陪老公吧。”

    说着,又把‘夜光’塞进她包里,拉上拉链。

    言舒:“……”

    揉了揉眉梢,算了,还以为这位小祖宗玩这么大,对夜光会很感兴趣呢。

    没想到,还挺纯情。

    想起正经事,言舒神色认真几分:“对了,刚才会馆那边给我回了电话,说拿监控的是某个大人物,他们不敢泄露。”

    “你还有什么大人物保驾护航?”

    倒是宁迦漾,卷翘的睫毛低垂,懒洋洋把玩着一盒画着可爱小桃子的蓝色盒子,水润螺纹款、蜜糖桃子味。

    此时被她如精美玉雕的指尖捏着。

    明明是极为暧昧甚至涩气的东西,偏偏她一脸正在欣赏什么珍贵古董的认真神色。

    言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真是脑子抽了!

    这玩意儿算哪门子古董!

    宁迦漾想到方才陆特助发给自己的微信截图,唇角慢慢翘起一边。

    片刻,才从红唇溢出轻飘飘两个字:“你猜。”

    言舒看着她这傲娇的小模样,根本不需要猜。

    除了那位还能是谁。

    今天被她这么折磨,言舒忽然而无表情开口:“宁演员,nn编剧那部浪子回头的剧本,亲密戏的事情,记得跟你老公说。”

    宁迦漾唇角的笑弧一僵:“……”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人还没哄好呢。

    ……

    下午五点,陵城医院停车场。

    宁迦漾熟稔的找到商屿墨的车,今天他开了辆低调的黑色迈巴赫,当然,在众多普通代步车之间,还是没低调起来。

    她纤薄却掩不住曼妙的身子倚在车身旁,仪态散漫,穿着宽松慵懒的白色卫衣,兔耳朵的卫衣帽子扣在脑袋上,挡住了大半漂亮脸蛋,另一半用口罩遮挡。

    女人睫毛垂落,正在给商屿墨发消息。

    临近黄昏,阳光暖意融融。

    衬着深空灰的牛仔短裤里,那双白皙纤长的小腿越发莹润好看,脚踝旁还立着一个没有图案的黑色礼品袋。

    完全不会有人认出这位在医院停车场的是娱乐圈顶流女神。

    宁迦漾也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

    忽然一道清淡沉静的女声传来:“宁小姐。”

    宁迦漾指尖顿了下,眼睫随之抬起。

    入目是一张美艳清傲的而容,女人一袭真丝衬衫配包臀长裙,妆容精致得体,似乎来见什么重要的人。

    双眸滑过意外。

    竟是她。

    宁迦漾摩挲着被太阳晒得微热的手机边框,漫不经心道:“裴小姐,法院传票,似乎不该来医院取。”

    那天早晨,她将裴灼灼和商屿墨之间的电话听了个七七八八。

    裴灼灼来找商屿墨,自然也是为了这事,此时被宁迦漾提起,脸色不太好。

    但言语之间丝毫不见心虚,神情坦然:“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不过已经解释清楚了。”

    “行吧。”宁迦漾似是不感兴趣,重新看向屏幕。

    狗男人,有时间见青梅,没时间回她消息。

    裴灼灼望着她那张近在咫尺的精致侧颜,看了几秒,唇角忽然浮上抹淡嘲,“宁小姐家教是否一向如此目中无人,只顾自己,不顾旁人感受。”

    宁迦漾微微侧眸。

    却见裴灼灼走近了两步,嗓音越发轻了:

    “你知道那些玫瑰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吗?当年为了亲自照顾这些玫瑰,他连续半个月手上全是伤痕。”

    “就因为你个人的任性嫉妒,便为难他如今全部夷平。”

    宁迦漾原本礼貌含笑的表情冷下来,“裴小姐,您哪位?我们夫妻的事情,不劳你操心。”

    “商业联姻罢了,宁小姐还真把自己当正儿八经的商太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判官〕〔独享你〕〔杀破狼〕〔一醉经年〕〔高四生〕〔伏鹰〕〔乱战异世之召唤群〕〔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缚耳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攻玉〕〔我可以包养你吗?〕〔绯闻恋人〕〔九千岁[重生]〕〔我失眠,你就温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