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牌近身保镖〕〔魔改全世界〕〔霸道大帝〕〔史上最强狂帝〕〔乱世佳人〕〔落入凡尘自伤情〕〔我的日本文艺生活〕〔重生九零,学霸小〕〔少帅大人,请高抬〕〔我在荒岛的幸福生〕〔八零炮灰大翻身〕〔亲爱的少帅大人〕〔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我就是富豪〕〔都市狂医〕〔蚀骨宠婚:早安,〕〔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娆香:极品妖妖 第十五章 会不会恼得再次抓狂发疯?
    周传正一个颤栗,明显被傅萧忽而阴沉下的语气、通身冷冽下三分的气场给吓的。

    “没、没、没有,光顾着找人了,根本没做案录。”

    其实,不是没做案录,看所长对那乐老爷子那股子殷勤谄媚的劲儿,根本就是不敢留那乐老爷子做个笔录。

    话一顿,急忙又道。

    “不过,那个……我知道陶家丫头的家在哪儿,那个童家丫头家我也知道在哪儿,直接将人送过去,不、不就行了麽?”

    在傅萧越渐淡冷的眼神,周传正越渐声弱。

    “上车!”

    傅萧沉声一吐,周传正似听命般本能一动,步子一抬落,又悻悻收了回来,顶着一脑门子眼前人制造的冷气压,头皮发麻的瞄一眼傅萧呐呐道。

    “那个……不行,所里不能离了人,我一走,所里就没人执勤了,不过先生可以自己过去,地儿好找,要是去陶家就直接穿过后街的一片田,田地的最后边那就只有一处独座小破院在那一片桃林子里,那儿就是她家。”

    声一顿,又酿声道。

    “至于那童家,后街里最显眼的那四合院样式的院子,就是童家,别家都没有那样的瓦舍。”

    傅萧声线一缓,眸子深莫。

    “你说的那童家的乐老爷子,与陶家关系不错?”

    傅萧口气缓和,周传正不由跟着神经一松,娓娓道。

    “嗨,哪儿能啊,是那童家小丫头跟这陶家丫头玩的来,俩人打小玩到大,这陶家丫头丢了,童家小丫头急得课也不上了。

    听说打学校里一知道陶家丫头丢了,从学校里窜出来就没回过学校,跑乐老爷子面前哭闹的厉害。

    那乐老爷子也是疼孙女,这是看在自家孙女的份上,才来所里报的案,不然谁会注意到陶家那不起眼的小丫头出没出事啊!”

    离开承阳派出所,傅萧将人送回了家,他并不打算见那乐家二老爷子,根本就没有去童家,更不用说通知一声了。

    将人从车上抱下来,扫了一眼有些破败的院落,篱笆做墙围成的土房子陈滥的不成样子,这哪里是刚才他路过的那桃径路上看到的那些个砖瓦院舍一般,家家都是高墙护院。

    不过这片桃林子,一林的桃花繁盛,景致看着倒是能入眼,倘若忽略林间这座破落土院,当真是一处美极的天然林景。

    抱着人进了篱笆院,见土房前摇摇欲坠的木板门上挂着一个落了锈的锁头,抬脚欲直接将门板踹开,离地将将踹上木板门的瞬间,左脚一滞,又收落了下来。

    转身回了车上,将娆妖妖又放回了车上,随手把她那破旧的牛仔包拎了出来,伸手在包里翻了翻,掏出一个生了锈的钥匙链。

    链头一端挂着一个手工绣制的粉色小荷包,荷包上的两朵莲花绣制的栩栩如生,惟妙的似活了一般,看上去,分明是有些个年头了。

    傅萧把玩在手里,摆弄的瞅了两眼,在荷包左下角上瞥见一个用金丝线绣上的小小‘亦’字。

    几步跨到危危垂矣的两扇破旧门板前,将落了锈的锁头打开,微一推,破旧的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涩滞声——

    推开门夜视一眼,入眼便是一间灶台屋,小小的一间屋子,只容纳得下傅萧脚下三步跨距,细致入微的瞄到灶台旁的一根细细的翠绿色绳索,顺手一牵拉,狭窄的灶堂屋里暗黄的光线忽亮满室。

    小小的灶间两边,扫一眼,右边一间搁置杂七杂八的农用作具跟一些米面存食便将小小的一间屋子存放的满满当当。

    左边一间,便算得上是卧室了,只一张木板搭成的床临窗墙而靠,刚刚能够容纳下两个人,床下空余的空间,一双洗的发黄的帆布鞋整齐的摆放着,床头旁边,立着一个黑色木头柜子,在傅萧看来,明显应该是用作搁置衣物用的。

    虽然有了心里准备,却是没想到,眼前入目的一切,比他想象中还要贫简。

    他实在是怀疑,以这个陶妖妖傲娇的小性子,醒来后看到这一切,会不会恼得再次抓狂发疯?

    这般想着,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浅淡玩味的戏谑笑意……

    将车后备箱里,吩咐陈永准备给娆妖妖的一应补品跟药品提下来,全数搬进茅土房里的灶台上放着。

    好在灶台够大,不然,这一堆的东西,他还真是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将人抱进卧室里的木板床上,牵开灯绳,泛黄的灯光骤亮一室——

    傅萧目光扫一眼除了灶台间的那个小木凳外连个椅凳也没有的房间,甚是随意的坐在了娆妖妖的床前——

    看着脸色苍白难看的娆妖妖,知若是丢她在这里不管不顾,这人肯定就得挂了,之前在静塘山山头那一出,他可是就白白陪她折腾一顿了。

    盯着娆妖妖看了一分钟,无奈起身拱着腰身,低着头钻出了卧室,目光顿在补品上,挑了两样将包装盒利落的拆封。

    卷起袖管,低着头踏出房门,将篱笆院围门边、茅房外堆放的一堆干柴抱进灶台间……

    娆妖妖是被傅萧灌的那一嘴羹汤给生生灌醒的,口腔里弥漫的那股生平未沾过的腥臭怪味儿,让娆妖妖本能的一口给从嗓子眼里呛了出来——

    “咳、咳咳——”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懵懵忪忪的翻趴俯首,吐了床头一滩秽物。

    傅萧抬手轻拍顺捋的抚在娆妖妖后背上。

    “咳咳——”

    娆妖妖微一侧头,看了眼左手还端着一碗汤羹的傅萧,心头火一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你这臭男人给我吃的什么恶心东西?”

    傅萧动动眉头,他这是从‘哎’、‘喂’连半夜时间都没有,又回到静塘山里的臭男人称呼了?

    至于恶心东西?

    低眸扫了眼碗里的粥,淡淡道。

    “这是用阿胶与紫糯米煮的粥,有利于你益气补血,还能滋阴润肺,给你用之前,我尝过了,味道还算可以的。”

    娆妖妖皱皱眉。

    “我不要喝这种恶心的东西。”

    傅萧挑眉,恶心?

    他真不知道这种上好的贡米,明明是清香软糯的美味东西,到了这小丫头嘴里,怎么就成了恶心的东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名门俏医妃〕〔同居大神暗恋我〕〔高达之可能的未来〕〔菜鸟医生的黑科技〕〔重生之强龙归来〕〔网王之冰封王座〕〔宫洺乔诗语〕〔仙若空岚〕〔我的纨绔相公〕〔总裁甜宠:宝贝,〕〔顾晚霍西州〕〔姐妹花的最强兵王〕〔倾城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