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婚宠:老公,忒〕〔职业修行者〕〔第一爵婚〕〔七皇妃她是霸王花〕〔锦医归〕〔妖皇非要谈恋爱〕〔这份喜欢有点甜〕〔穿书后,胖喵儿在〕〔华娱小生日常〕〔重生八九甜蜜蜜〕〔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的世界里面全是〕〔我的奇幻道具〕〔超级鉴宝大宗师〕〔从艺术家开始〕〔长街有雪也有你〕〔都市之我真的无敌〕〔槐夏记事〕〔都市极品小闲农〕〔生活系巨星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通天武魂 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才含金量
    “杀你,又如何?”

    如何……

    寒若惜退了一步,从出生至今,她虽天赋惊人实力也很强,但却未杀过人,对自己的手下对身边的人都和颜悦色。

    甚至于见到血,她都会害怕。

    天真,善良,惹人怜爱,是所有人对她一致的评价。

    可就是这样的自己,今天竟然有人动了杀心。

    “我……我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更不可能让人去羞辱你的手下,你凭什么要杀我?”寒若惜愤怒道。

    “公主,他是什么东西,你何必跟他解释,直接出手斩杀她,若是你不敢杀,就先废了他让我来动手。”千羽寒厉声喊道。

    “我为什么不解释,难道要让所有人觉得我是坏人吗?我,不是坏人。”寒若惜不甘心的看着连武珅,那表情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般。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你的注意,但你是他们主子,他们敢做这样的事情都是仗着你在背后,我不屑去杀几只老鼠,但你……”

    连武珅眼中寒意越来越浓,心中那不知何故出现的戾气也越来越盛。

    自从苏浅沫拒绝了他的礼物后,他体内的杀意就已经控制不住。

    “老鼠……你说我是老鼠,公主,你快动手啊,还在等什么?”千羽寒一声暴呵,竟带着命令的语气。

    “连武珅,我要挑战你!”

    忽的,只听寒若惜一声娇喝,随即将手中的月刃丢向了地面。

    铮!

    月刃插在了青石地面之上。

    “这就是那柄月刃,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现在我知道了便还给你,至于你手下所受的侮辱,你也在水珠身上还了,但现在,你污蔑了我,我要跟你一战!”

    说完,寒若惜再次拿出一柄月刃。

    “第一天才……今日我便看看你这第一天才有多少含金量。”

    连武珅淡漠一笑,从地上将那边月刃拔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寒若惜诧异的看着连武珅道。

    “传闻说你的月刃武龙国第一,天赋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我便与你比一比月刃之道,看看你能在我手上坚持几分钟……”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更武龙国千年来月刃之道上最有天赋的寒若惜比拼月刃……

    下一秒众人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还坚持几分钟,你在小公主手下坚持不了三秒。”

    “这是我从出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连武珅,你简直无知到了极点。”

    “我看他不仅是疯了,而是傻了,哈哈……”

    众人皆是大笑不已,方拓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

    “公主,不用废话了,斩杀这无知的小儿吧。”千羽寒催促道。

    寒若惜眼中也闪过鄙视之色。

    从自己修炼月刃以来,还没有人敢与他比月刃,更别说坚持几分钟了。

    “连武珅,我寒若惜从不欺负弱者,既然你要跟我比月刃,那好,那我便不用武技,不用战魂,也

    不用九幽寒气,就与你比招数,你可敢?”

    比招数……

    “如你所愿,动手吧。”

    连武珅的语气有些冷漠,眼中竟出现了回忆之色。

    前世,那个女人用的也是月刃,天赋更是万年难遇,别说下界就算是上界也无人能及。

    可月刃属于冷门的兵器,无论是在上界还是下界,功法都十分稀少,特别是顶层功法。

    当年为了获得最顶级的月刃功法,他深入上界禁地广寒天宫,最后九死一生才得到了月轮心经。

    所以即便是他修炼的并非是月刃,但对于月刃的运用之道在上界也绝对能进前十。

    “连武珅,你在不动手我可动手了。”

    看着连武珅一副出神之色,寒若惜顿时大怒。

    战斗时出神,这是对她的羞辱。

    “看我月刃!”

    一声娇喝,寒若惜纵身而起,手中残月状的月刃在空中极速旋转而去,眨眼间便到了连武珅身前。

    当!

    连武珅只是随手一挥,便将寒若惜的月刃弹了回去。

    “竟然能挡住小公主的一击!”

    下方众人都愣了下。

    “挡住一击又如何,公主那是牛刀小试罢了,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方拓不屑道。

    果不其然,一击未果的寒若惜气势大涨,手持月刃斩向连武珅。

    而连武珅则是闪身回击,两人在空中你来我往,速度极快,令人眼花缭乱。

    “看来他的确会用月刃,不过小公主还没有尽全力。”上官紫瑶眼中带着诧异之色道。

    “涵姑,这是怎么回事,他……他怎么会用月刃?”苏浅沐也疑惑道。

    “不知道,可能是在玄明宗那段时日修行的吧,只是他既修剑又修月刃,贪多嚼不烂,恐怕两者都没有大成……”苏若涵摇摇头道。

    声音有些冷,说完,影子便转身走向了另一头。

    你不配!

    苏若涵与苏浅沐都面色一沉。

    “公主,不要在跟她完了,杀了他!”

    久战不下,千羽寒终于急了,在下放大喊道。

    其余人也都十分焦急,完全无法接受连武珅能坚持这么久。

    “都三分钟了,该结束了,小公主,不要让给这废物机会了。”

    “没错,用月华之力,解决他!”

    方拓也大声吼道。

    月华之力……

    上方的寒若惜面色一沉,月刃之上突然迸射出一道散发寒气的光华。

    武者吸纳天地灵气转化成的真元都大同小异,但真元通过兵器之后所展现的力量却多种多样。

    比喻修剑者真元通过功法运行从剑中流出便是剑气、剑罡……

    而通过月刃施展出来的便是月华之力。

    日有光,月有华,月华之力代表着至阴,威力之强,还要在剑罡之上。

    但就在所有人认为月华之力将一举击败连武珅时,只见从连武珅的月刃上也迸射出了一道光华。

    “月华之力,他……他竟然也有月华之力,可他不是修剑者吗?”

    “同时掌握剑罡与月华之力,难道他是双兵道修士?”

    双兵道修士,同时修炼两种兵道的武者。

    “不可能,想要施展月华之力至少凝聚月魂,可连武珅只有剑魂……”

    “之前他利用了一柄奇怪的灵兵,施展了魂刀技还有魂斧技,难道是那兵器,可此刻他用的是小公主的月刃啊……”

    “那就奇怪了,拥有剑魂的武者用其他兵器顶多只能施展气芒……”

    众人都带着无比惊骇的神色看着连武珅,好似见了鬼一般。

    如此同时,空中的月华之力也越来越密集。

    不一刻日光渐渐变暗,充斥着月华之力的阵台下好似进入了傍晚时分般。

    再过一会,四周彻底变黑了。

    光芒被月华之力吸走了……

    忽的,从连武珅与寒若惜月刃上迸射出的月刃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轮残月,悬在了半空中。

    黑暗被月光驱散,残月下,寒若惜纤细曼妙的身形好似月宫仙子。

    “以前只听说寒若惜施展月轮时能引动异象凝聚残月,可仙子这残月中显然有连武珅的气息,这说明……”

    上官紫瑶说到这便不敢再说下去。

    “说明我家公子与寒若惜在月刃天赋上不相上下!”

    影子接过上官紫瑶的话说道。

    众人听后都露出了极为不甘的神色。

    连武珅的月刃天赋竟与寒若惜相差无几。

    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连武珅,是我小瞧你了,不过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空中,寒若惜看向连武珅的目光已经从鄙视变成了敬佩,随后她握住了月刃,周身浓郁的月华之力环绕在周身,显得神圣无比。

    “月华如水,残月高悬……”

    清脆的声音响彻天地,只见环绕在寒若惜周身的月华之力如同水一般,将连武珅周身包裹。

    虽柔如水,但却无法挣脱。

    “连武珅,你认输吧,现在你已经没有反抗力了。”

    寒若惜骄傲的看着连武珅道。

    “输?”

    连武珅淡淡一笑,随后竟闭上了眼睛。

    大量的月华之力凭空出现,最后汇聚于空中的残月之上,眨眼间残月变成了满月,下一刻只见连武珅的身影消失了。

    “这……”

    寒若惜惊得连退了几步,下方众人则是一片骇然。

    一道残影从月下闪烁,接着两道,三道……

    直到最后,九道残影汇聚成了一个背影,一个孤寂的背影。

    下方一片寂静,包括寒若惜在内竟无人能看懂连武珅的招数,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一道孤独的背影。

    三息之后,黑暗消失了,满月也消失了,众人终于醒来。

    “是连武珅,他……他……”

    出了寒若惜外众人眼中的惊骇之色无以复加。

    “他呢,他在……”

    寒若惜话说一半,便感觉脖子上一凉,低头一看脖子前正是连武珅的月刃,同时腰部还被连武珅的一只手把握住了。

    “区区残月

    ,也敢说自己是天才,小丫头,你也太自不量力了。”连武珅笑道。

    “你……你是满月,可你明明是个男人,怎么会是满月,还有……你……你是怎么知道残月、满月的?”

    寒若惜竟忘记了自己的命此刻正在连武珅的手中,只是十分疑惑,连武珅为何会知道残月、满月一说。

    要知道这可是皇室都不知道的秘密,只有海域高人才知道。

    “你还是关心一下你的小命吧,给我一个理由让我放了你。”连武珅笑道。

    “理由!”

    寒若惜愣了愣,随即不屑一笑道:“虽然我答应了你不用武技、战魂与寒气,但那只限于战斗,现在战斗已经结束,我若想从你月刃下逃命至少有三种办法。”

    “公主,不要犹豫,直接动用九幽寒气秒杀他。”千羽寒急道。

    “没错,杀了他,他侮辱了哥哥侮辱了我,他该死。”水珠也喊道。

    寒若惜看着两人,过了半晌忽然摇了摇头,“我不能杀他。”

    “你……”

    千羽寒愣了下,随即面露凶色,道:“寒若惜,你竟敢不听我的话,杀了他,我要你现在就杀了他!”

    此言一出,寒若惜也怔住了,看着千羽寒露出了意思难以理解的神色。

    “现在,你明白了吗?”

    连武珅淡淡一笑,又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每个人都配得到你的善良,他们不过是将你当成了自己的剑而已。”

    “是吗,那现在呢?”

    连武珅边说,握着寒若惜的腰,微微发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界大盗〕〔东皇大帝〕〔一线黑粉〕〔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倾世强宠:战神王〕〔拯救喵殿下〕〔异界的修炼手册〕〔海贼王之魔龙〕〔反派的正义之路〕〔迷失长白山〕〔顾晚霍西州〕〔红警之自由科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