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婚宠:老公,忒〕〔职业修行者〕〔第一爵婚〕〔七皇妃她是霸王花〕〔锦医归〕〔妖皇非要谈恋爱〕〔这份喜欢有点甜〕〔穿书后,胖喵儿在〕〔华娱小生日常〕〔重生八九甜蜜蜜〕〔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的世界里面全是〕〔我的奇幻道具〕〔超级鉴宝大宗师〕〔从艺术家开始〕〔长街有雪也有你〕〔都市之我真的无敌〕〔槐夏记事〕〔都市极品小闲农〕〔生活系巨星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通天武魂 第八百一十章 筋斗少女
    说着,便一躬到地,可他羸弱的身子,却踉跄的向前栽了几步,似乎就要撞到陈合财身上了,陈合财厌恶的撇撇嘴,伸出一只手,就按住了老者的肩膀,老者只感觉一座大山压在肩头,竟不能动态,心中大惊,可脸上依旧只有痛苦的神色而已。

    “嘿嘿,老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这孙女军爷我看上了,你便也是军爷我的长辈,怎么样,要不要军爷我摆酒款待啊!”

    陈合财声音里充满了狰狞的威胁意味,似乎就要将这老汉吓跑,好霸占孙女,周围百姓眼看事情就要演变成强抢民女的戏码,顿时鼓噪起来,可眼看着那些恶形恶状的军汉,一个个都缩了缩脖子,敢怒不敢言。

    筋斗少女眼中寒光一闪,顿时装出一副娇娇怯怯的样子,委屈的唤了一声:“爷爷……”

    已经面如土色的老者猛地精神一震,下意识回头看向这名筋斗少女,却见她泪眼汪汪的眸子中,哪有丝毫惊恐,反而带着浓重的戏谑意味,俏皮的眨眨眼睛,让老者带着其他人先走,老者更加大惊,可在少女转为严厉的目光中,还是叹了口气,以袖掩面,就带着愤愤不平的杂耍班成员,绕路而行,顿时换来吃瓜群众一阵鄙夷的唏嘘:“就这样就把自己的孙女卖了,真没骨气!”

    每个人心中都冒出这样的想法,可谁又曾想到,刚才的自己,连出声的勇气都没有,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低估了陈合财的无耻程度,只听扑通一声,一名抬着一口巨大木箱的青年立足不稳,狠狠的摔倒在地,紧锁的木箱也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陈合财那恶魔一般的声音再度传来:“等等,这两个大箱子不错,就当是你这孙女的嫁妆了!”

    老者脸色顿时大变,少女的眼中也迸射出无尽的怒火,一张面容仿佛罩上了一层寒霜,就连脸上的胎记也结出了朵朵冰花,陈合财只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笼罩全身,身形不由一顿,惊骇回头。

    少女这才明白,这些家伙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这两支箱子,而她已经是掉入笼中的猎物,眼神顿时再无保留,身上杀气升腾,居然让她的身影都缥缈起来,好似隐在雾霭之中。

    酒楼上的破军脸色一变,猛地看向了连武珅,只感觉他的笑容无比神秘,还是巨门先反应过来,好奇问道:“你在传国玉玺上做了手脚?”

    连武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样子,更像是羞涩的少年,可眼眸中的精光却没有丝毫收敛:“那倒没有,传国玉玺上如果有记号,恐怕早就被这些人发现,设法遮掩了,可是,那种特有的血腥味,却不是什么手段就能隐藏的。”

    巨门和破军两人恍然大悟,怪不得陈合财一心要留下那两口大箱子,想必,被这些人盗走的那两具尸体,就隐藏在箱子当

    中。

    而此刻,下方的少女已经有了动作,她的手上多了一柄短小的匕首,径直刺向了陈合财的咽喉,陈合财脸色一变,凝重起来,不敢怠慢,对这个能从连武珅手中抢东西的丫头,他可不敢大意,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快若流星的一刀,却只是擦着他的脖子飞过,紧接着,少女的身影就仿佛受到匕首牵引一般,冲了出去,直向城门飞去。

    连武珅和陈合财的脸色都是一沉,这少女明显非常清楚,想要杀死眼前这名军汉必定引来更多攻击,可她一味想逃,却谁也阻拦不住,陈合财一急,回身便追,然而只觉腰间一紧,再看那几名杂耍班的成员,纷纷奋不顾身的扑到了他的身上,就连那名垂垂老矣的班主,也拼了命的抱住他的手臂,望着少女急速离去的身影,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吼:“小姐,快走!”

    周围的校尉也都有些傻眼,想要帮助陈合财,可那少女已经飞遁,凭借他们的速度,哪里能追得上,不由愣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站在窗边的连武珅眉头一皱,盯着少女的背影,越发不悦,正要拔足追赶,只听身后传来一声不悦的冷哼,连武珅猛地一滞,下意识看向了云倾语的方向,却哪里还有她的身影,竟已不知何时,追了出去,连武珅的眼中充满了疑惑,看向了巨门:“她这是……怎么了?”

    “我的傻弟弟,这么大的醋味你没闻到?!”

    巨门也只能望着他无奈苦笑,连连摇头,连武珅胸有丘壑,更有野兽本能般的危机直觉,就是这方面总带着一丝傻气,怎能让云倾语心中不恼?可也正是这份对她的迟钝,才让她无比放心,便是巨门看着,也无比羡慕,心中不由百转千回:“若是你那师兄愿这样对我,我便随他共赴黄泉又如何……”

    连武珅的注意力却已经到了城门口,心中有些焦急,却并没有立即追上,他深知,云倾语既然选择出手,那便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插手她向往的战斗,只是,一旦她有危险,连武珅还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身边。

    只是片刻,筋斗少女便已经冲出了城门,那些呆头呆脑的兵丁,在她眼中和木头桩子没有什么区别,她不由松了一口气,只要冲出了许都城,她就如鱼得水,便是那个讨厌的家伙,也没有可能追到她了。

    可就在她精神放松的一瞬间,筋斗少女的眼角猛地一跳,一道仿佛刺破白昼的黑暗,猛地出现在她视野尽头,化作流光,直袭她的后背,少女顿时一惊,只感觉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寒冬腊月,带着凛冽寒风的一枪,已经到了她的脑后,少女的视野中,甚至看到了一朵朵雪花,从头顶飘落,却想着自己的身上笼罩过来,竟是……

    黑色的雪花!

    少女只是微微一呆,脑海中顿时一

    阵昏沉,只感觉一阵阵似有似无的魔音灌入脑中,好像无数厉鬼在耳边哭嚎,顿时失了分寸,一步也不敢动,袭来的一枪没有丝毫留情,狠狠的砸在她的肩头,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沉重的木头,狠狠砸落在地,自小学习的万般法术,统统都忘记使用了,再想起身,锋利的枪尖已经只在了她的咽喉之上。

    如同雪中仙子的云倾语一脸冷漠的盯着少女,眼中写满了敌意,手中的寒梅软枪,却绷得笔直,似乎只要她微微一抖手,便能结果了这名少女的性命,整个人仿佛都没有怜悯的感情。

    少女脸色大变,没想到自己居然败给了这样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心中顿时愤愤不平,连武珅只是一眼便已经看出,少女虽然身法飞快,更是如同鬼魅,但对敌经验明显不足,临战机变绝无法和云倾语相比,要知道,云倾语可是常胜将军秦子龙亲子教导出来的巾帼悍将,这才是连武珅放心云倾语独自追击的愿意。

    可倾语来迟的连武珅却皱紧了眉头,看着屹立在黑色雪花当中的俏丽身影,心中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云倾语自从修习了《太平经》下阙,进境就无比快速,似乎任何关卡都无法卡住她的修炼,连武珅为她感到高兴的同时,心中也不无担忧,旱魃对她的影响似乎依旧在发生作用,可连武珅却从未向她询问,只因他非常清楚,失忆的她同样找不到答案。

    可今天见到的一幕,却让连武珅的担忧更加深重了,很明显,云倾语也和他自己一样,摸到了地阶的门槛,可她尚未完成的地利当中,却有着鬼母血幡的影子,无论是黑雪还是鬼音都是鬼母血幡的常用手段,这就不能不让他担心,云倾语肚子里的鬼母血幡会对她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从今天起,你不准再动用功力,修炼也停掉!”

    连武珅的声音出奇的严厉,落入云倾语的耳中,顿时将她从战场女杀神,化为了受委屈的小女孩,撅着小嘴,眼泪汪汪的控诉道:“华佗先生都说没事,你担心什么啊!”

    可当她回过神,望着连武珅担忧无比的眼神,心中的委屈顿时化为了无穷的温暖,恨不得立即丢掉手中的寒梅,扑入他的怀中,再也不理会这些打打杀杀了。

    连武珅轻柔的伸出手指,帮她拭去眼角的晶莹泪痕,这才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少女,眼神变得无比冷漠,少女也认命般的瞪着他,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讥讽,如果不是脸上的胎记,恐怕会更加俏丽多姿,像个邻家小妹妹,哪里有丝毫杀伤力。

    “哼,你们抓住我也没用,我已经让别人带着传国玉玺离开了……”

    她非常清楚,即便是全盛状态,也不可能逃脱连武珅的追击,更别是现在被那个无耻的女人偷袭重伤了,而传国玉玺已经送走

    ,就成了她最英明的决定,不由高傲的抬起头,就像一个骄傲的公主。

    连武珅的脸上露出了阴沉的笑容,声音森寒的说道:“传国玉玺?如果我不允许,你有可能抢到手吗,只要抓住了你,传国玉玺必定还是会回到我的手中,放心,我有很多种让你开口的法子!”

    少女听得毛骨悚然,下意识想要咬碎口中的毒囊,可为时已晚,她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有。

    少女就擒,只能怒瞪着连武珅,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心中急切,眼圈都红了起来,泪珠就要落下,顿时将她脸上的胎记浸染,晕成一大片,一旁的云倾语看得大奇,掏出一块丝巾,胡乱了擦了两把,顿时,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出现在众人眼前,颇有祸国殃民的趋势。

    围拢上来的校尉们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相传曾经的貂蝉美若天仙,能让三百甲士不自觉的放下兵刃,乖乖臣服,这名乔装的少女也有了几分意味,如果面对这样的容貌,便是粗鲁的校尉们,也不忍心刀兵相见啊。

    一脸阴沉的陈合财好不容易摆脱了死士的纠缠,心中正在气恼,可当他看到这样一张面容,火气顿时一泄,竟呆呆的望着出神,不知该如何是好,似乎让她落下泪水,便是自己的罪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界大盗〕〔东皇大帝〕〔一线黑粉〕〔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从斗破开始当咸鱼〕〔倾世强宠:战神王〕〔拯救喵殿下〕〔异界的修炼手册〕〔海贼王之魔龙〕〔反派的正义之路〕〔迷失长白山〕〔了一〕〔红警之自由科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