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警察日志〕〔刁蛮甜妻不好宠〕〔快穿:报告宿主任〕〔重生之修仙归来〕〔绝世毒尊〕〔总裁大人超给力〕〔灵药大仙尊〕〔晚明商旅〕〔某齐神的次元〕〔钑龙〕〔回忆与异能〕〔五神天尊〕〔盛世第一娇〕〔不死武皇〕〔异能少女重生:帝〕〔我在异界当神壕〕〔王者之路〕〔二嫁司少闪婚妻顾〕〔至尊小神农〕〔重生之财气冲天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人间恨怨(二)
    内台交谈并没有隐低,外台又尽皆是强者,耳力惊人,听闻老者之言,机敏者已然猜出是什么,心下无不恼恨。

    御神羽美最为怨恶,心中暗骂暗索部全都是些废物。若是早知,魔宝定是她的,如今极炎魔得知,天下无人能和他抢。

    狄冲霄修行时曾在西宛停留过大半天,听人说过这一邪道,此刻听说心下恍然为什么伏灵殿殿主明明是个嚣张恶狠人却逆心背性专以隐密,原来是怕人知道他藏有不世灵宝。狄冲霄看向官双妍,心中暗思:魔皇星解散分成七篇,以魔皇性子绝非偶然,若无意外,星域图必然也是七分,双妍得传一份,其后在闾东楼宝藏与宣老太爷宝库中各得一份,加上这一份就有四份,就是不知那三份还在不在她那里。

    官双妍借着宣冷幽知道狄冲霄心中所想,半转身,笑着点点头。

    狄冲霄会意,心想单是半个魔皇女儿并不足以令极炎魔无视星域图,该也是他心疑魔皇送赠别有计局。

    内台,极炎魔终从思忆中回返,道:“原来如此。你所得之物确是魔皇遗物,且是比暗魂之心更为久远的亘古至宝,名为星域图。魔灭终战时和暗魂之心一般残分,下落不明。此宝自有玄奇,以你子的才慧得到它与得到一张破纸片没什么不同。此等小事尚不配本魔出手,愿不可改,但可换人,换人之后无须命补。”

    老者惨然一笑,道:“此等小事确不配魔王出手,魔王麾下多得是通天强者,别的不说,单是那火石王就足以独灭伏灵殿。然而,魔王认为什么才是复仇?杀绝么?不,是死前的绝望与恶怨,那无可逆改的绝望与恶怨。以魔王的眼力定然早看出我是个真死人了,残身是黄泉灵脉修复,满蕴死气;残魂是魔碎以我死时的无尽恶怨补全。魂身双分不合,与其说是活人,不如说是如同尸寄兽般操纵着这具肉身。若说我现在心魂邪变,半点不错。”

    极炎魔不再说,对着高大观世镜弹出一缕火焰。

    观世镜将撞镜火焰吞噬,镜身变得闪亮,随即显现出一片山岭来。岭上正有兽群互斗,兽赋皆有元灵火,令岭上处处火焰。

    极炎魔道:“镜中处离伏灵殿两百里,既然你想看到死前的绝望与恶怨,本魔便杀得慢些,让你能看清楚每一个伏灵殿人的绝望与恶怨。”

    音落,台上与镜中山岭处同时化现一个火焰门。

    极炎魔穿门而过,来到圣龙陆洲最西边的西宛国。争斗兽群停了下来,尽皆悲鸣伏地。极炎魔不理凶兽,行步下山,极神意缚笼罩方圆两百里,无形毁灭黑炎由虚而实,于两百里处接连成一个大火环。火环随着主人步进而收窄,兽树花石及与伏灵殿无关的行人撞上皆是无损,隐伏与巡守的伏灵殿弟子挨上就是一团火灰。却非瞬间化灰,是眼睁睁看着身化火灰,其间该有的火灼与苦痛半点不少,令死者满眼的惊惧与绝望。

    殷雪看得惊心。人世强者她见过很多,事前也知极炎魔强到逆天,可真正亲见如此魔威,还是深觉匪夷所思。

    狄冲霄曾在魔灭谷亲身接过三环魔火罩,见炎环如此凶威,立时猜到极炎魔此时所用神技看着普通,实是他独有神技三环魔火罩合入极神意缚而成。

    所猜无误,封域火环正是三环魔火罩的化变,天火环封天,地火环锁地,位于之间的人火环毁灭世间万物,以极炎魔的实力,根本无须动手,当人火环收合为一个火点时,伏灵殿就会在人世永远彻底地消失。

    艾德华颤声打趣:“专爱和强者斗战的百花大少,问问你那血龙,有兴致与他动动手么?”

    百花藏道:“血龙很想打,可我不想死。想和极炎魔打,我少说还要修行五七年。”

    福如海摇头失笑,这是在夸自己么?

    外台上,颇有些人暗自庆幸自己是有碎片的,可也担心起别人许愿加以阴算该怎么办。以极炎魔的魔威,只要想杀人,根本就是逃无可逃,就别说是在炎魔岛上了。

    不多时,伏灵殿成了一片死域,处处火灰,只在殿内中心处还有一个活人,借着一样纸状事物死死抵御欲要收合的火环。极炎魔能收取星域图却不收取,只是盯着伏灵殿主,嘴中轻数,借以宣示他的生命即将彻底终结。伏灵殿主骇极求饶,若要魔珍,情愿奉上。极炎魔暂停数数,轻语尔父魔愿。伏灵殿主惊至脸容扭曲。极炎魔将观世镜一角移到手中,将火神台上老者镜现,抛给伏灵殿主。

    非是发善心解释由来,是既然接下魔愿,就要尽可能地让许愿者满意满足。

    盯着绝无可能复生的亲父,伏灵殿主由惊骇而惊惧,又由惊惧而绝望,再由绝望而疯狂,恶声怨咒。咒父亲活该下地狱,有宗主之位不传儿子,得到至宝也不给儿子。

    极炎魔继续数数,到得七十,火环收合,伏灵殿主于恶怨戾咒中化为飞灰。极炎魔捡起落地的破纸片,微微颔首。魔火焚之无损,果然是亘古奇宝星域图残片。伏灵殿最后一人身死,除去屋舍,一切与人有关的事物也尽化为火灰,火焰门就此重开,极炎魔踏门而入,重回火神台。

    伏灵殿老殿主笑得极是快意,也极是凄悲,双手奉上一杖碎片。

    极炎魔接过,宣示愿结。

    失去碎片就意味着不再受到笼罩全岛的极神意缚护佑,火灵立时袭身,伏灵殿老殿主目下只是修神境,毫无抵御之力,倾刻间化为火灰,灰堆中跳出一团赤红血肉的怪东西出来,似心有嘴,尖牙低啸。听者心魂摇动。那怪东西似知极炎魔不能惹,最快速度逃离,直奔外台,意欲抢夺一具肉身。强者们虽是惊于物怪,可怪东西见得多了,哪会惧怕,但不知极炎魔的用意,皆不愿贸然毁物,各自神光护体,来就震开。

    连撞四五番无果,怪东西发现到角地某处有极弱者的气息,就此改道,飞跃而去。

    艾德华一见就知怪物目的,急将纸面土魔沉入台底。狄冲霄闪在前方,手中托着一个水团,在那怪物改道前将它收入其中。

    永生圣湖之水最为玄奇之处就在于收取死气,停滞生灵死相,若是活尸之类入湖,就会是最强克星。那怪物散化于圣洁湖水中,死气尽被圣湖水汲噬。

    百花藏道:“这是什么怪东西?居然会张嘴咬人,可没有一点活物气息。”

    狄冲霄道:“是由某种黄泉灵脉而生的死灵兽,与魔狱血晶蛇相类,不过它与同类有些不同,被暗魂碎片借用无尽恶怨而成的黑暗神光加以束缚,成为老殿主残魂控制尸身的凭借。人身泡在黄泉灵脉里几十年,就算残魂复整也是没可能魂身如活时一般相合。所以老殿主先前才会说魂身两分。”

    百花藏恍然。

    极炎魔此时已是看完残片,手中起焰,焰散之后残片就移转到寒宁馨面前桌上。寒宁馨拿起残片,先替官双妍收妥。

    极炎魔看向外台,道:“魔愿继续。本魔不喜久等,百数无人,本魔便点名。”

    一个十二三的少年越众而出,先行脱衣将伏灵殿老殿主火灰包起扎好,背到身上。

    有人愿许,极炎魔便不计数了。

    少年抹去眼泪,向极炎魔行礼,咬着牙道:“我叫小山子,心愿复仇。但我不想借用任何人之力,只想要亲手将仇人一族斩尽杀绝、挫骨扬灰,不惜一切代价。魔王之能通天合地,我一个乡野蠢蛮小子不配为徒,求魔王于十魔会中指点魔师。”

    极炎魔道:“回答本魔,你想否定的是什么?良知,还是人性?”

    小山子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问,却是没有犹豫,昂然道:“都不是,是别人的力量。世间唯有自己的力量才是真正可以依靠的。”

    “很好。”极炎魔于内台打开一个火焰门。

    观世镜镜身显现一域,黑雾紫气,焰山冰河,风如刀、气如剑,险恶至极,有识者认出是十魔绝域。不远处一座大殿建在无尽青丝怪草之上,强风吹过,随草飘摇。殿门三个大字,隐魔殿。火焰门开的一瞬,一老人自殿内行出,好似知道极炎魔会来一般。极炎魔不与他行礼,他也不和极炎魔行礼,彼此互视一会,老人领走小山子,回返殿内。极炎魔自焰门回返。

    狄冲霄没见过那老者,但从他不和极炎魔行魔见礼上就知他绝不是只有实力,心下好奇十倍,环扫场中人,闪身去找了情圣圣大哥,然而圣多情没见过,梅运也不知道,树祖是知道,可并不说,只是笑。狄冲霄想着天地四极该知道,绕台寻找,寻了一转,没见到人,心下恍然那四位不比寻常,就算是炎魔岛,只要极炎魔无意拦阻,也是能随心往来。

    青霄是隐世神族,狄冲霄半点打交道的心情也没有,终是来到御神羽美处,笑问:“大教主,你能来,定是御家彻底完蛋了,有什么心愿要许?”

    御神羽美淡扫了狄冲霄一眼,道:“本教主不想听废话。听闻你用圣湖水种出了一株龙果树,各色龙果三杖,你就能知道想知道的事。”

    狄冲霄奇道:“这么便宜我?不该是用碎片么?”

    御神羽美道:“与你无关。本教主只等你五个数,过后果数加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崇祯窃听系统〕〔万界大盗〕〔一线黑粉〕〔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Boss,夫人又把人〕〔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从超神学院开始征〕〔试婚100天:帝少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