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时空行〕〔我能召唤人机〕〔谁教白马踏梦船〕〔我不想当老大〕〔阴阳鬼探〕〔蚀骨宠婚:总裁请〕〔会武功的德鲁伊〕〔情深缘浅:亿万宠〕〔独家宠溺:BOSS,〕〔冤家路窄:高冷男〕〔一级警戒:首席大〕〔家有萌宝:早安,〕〔虐妻上瘾:陆总裁〕〔遍地都是传送门〕〔美食猎人〕〔网游之最强法王〕〔我是天才大明星〕〔惹爱成婚:前任,〕〔豪门隐婚:惹上腹〕〔仙武寰宇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千河兽神(三)
    溪源对于剑斩神技很是欣赏,也有些相类灵灵的馋意,将攻来神光吸入肚里,须臾,吐出一口银雾,丝毫无损,也无动移。只此就足见他也具备某种噬灵兽赋,就是远不如噬天狐,连一道攻战神光也无法尽吞食化,要知狄冲霄此刻是很强,可离世间那些顶尖强者们还有一段很远距离。

    狄冲霄早猜到不会有用,轻步移行,九步一曲弯,四弯而止,恰是个半环,甩手掷出手中剑。神杀技贯星雷殛。

    威势附蕴环步而来的惊人增幅,即便万罪老祖在前,魔魂合体的狄冲霄也有信心将他射个对穿。

    溪源身开一洞,正对剑射,却又没用此法令剑射无功,伸出右手相迎,将雷剑挡下,身形只是微震。溪源拿剑看了看,抖手抛还狄冲霄,眼中欣赏之色更浓,好似能让他以掌相迎就是世间奇迹了。官双妍见状心下更为肯定先前猜断,眼前凶兽此次的成长虽受扰乱,可还是有所增进,若他很久之前就是魔神初成,眼下会是魔神大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狄冲霄接住剑,道:“强到逆天,不过我有些谱了,你与大鱼哥、慧宗主旗鼓相当。听说过他们么?他们和你一样皆是凶兽,不过皆是自有人身。”

    溪源道:“大鱼哥?慧宗主?喔,你是说雀鲲、慧思烦那两个爱与人类混一窝的麻烦家伙,断得精准,六年前本尊差他们一些,如今该是要强上一些。慧思烦一向能动脑子绝不动手,你很聪明,是少有能让他享受动脑子乐趣的人,与他打不起来。早先就在小虎兽身上嗅到一股浓浓火鱼味,你与雀鲲斗战过还能活着,只能是那家伙没心情杀人。”

    狄冲霄道:“邪灵以上果然有着人所不知的玄妙联系,我与大鱼哥约定十技,侥幸打完。”

    溪源道:“既然如此,你该知道绝非本尊之敌,还要打么?”

    狄冲霄咧嘴一笑,挥剑斩出无尽神光丝,经纬互织,将凶兽溪源困封于内。有些事动脑子就可,没必要硬来,好比在土里暗刻一个空移灵印。

    千重轰爆,神光散去,溪源半步未移,脚下泥土也是丝毫无损。

    溪源吹散残烟,道:“本尊动脑子不如慧思烦,可它是极为特殊的存在,得到情感之后,本尊的智慧绝不在任何人类之下。你那些小心思就不用动了。”

    狄冲霄道:“过往,有一个人是慧思烦也无法超越的,名为魔皇。现世,有一人智慧绝不在慧思烦之下。未来,有一人将是所有人兽都无法比拟的,就是我。兽尊,信不信接下来我只要轻轻一拳就能让你退移?若是这一拳不成,就是我输了,魔魂与碎片都送给兽尊。”

    溪源道:“有意思,本尊就接你这一拳。不过你若是打着空界神技的主意,本尊劝你省点力气。”

    狄冲霄笑而不语,收剑入袋,散去神光,小步来到溪源身前,随手一拳打向溪源心口;同时,心口一朵黑晶花傲然绽放,花根处化生一条细黑线,如蛇蜿蜒,游臂至拳。

    这一拳不仅毫无神光,连常人的力气也没有,溪源不禁一愣,想不出这是什么神技。及至拳触心口,他只觉双眼一黑,复明之后已是到来一个古怪玄奇空界。

    这便是狄冲霄一意给溪源留下魔魂与魔碎的唯一原因,魔魂与凶兽溪源并不相合,只是深受压制才隐忍,可就是这样还是时不时就和凶兽捣乱,很多事上自然就是绝口不提,恰好凶兽也没那个追究世间真相的情感,只是要有力量,两者合一,凶兽溪源也就绝不会明白魔魂之间的相遇与魔碎之间的相逢并不一同。

    魔碎是死物,夺来就能置入心里,以自有碎片加以净纯;魔魂是活物,除去夺来净纯,还有一法,双魂见面,到时谁主谁分,魔魂之间自有法则。魔魂空界之中,双方寄体的实力差距倒在其次,与心念首重,实是弱者绝地反击的最强手段,也是不到万不得己不能用的搏命之法,赢了,削弱强者、增添胜算,败了,一无所有。

    凶兽溪源与狄冲霄静立不动,附近魔觉凶兽们蠢蠢欲动。它们对兽主绝不敢有所冒犯,对于敢和兽主动手的人类,绝不会客气。

    官双妍左手恶水剑,右手忘川剑,护在狄冲霄身前,眼蕴奇光,将近前魔觉凶兽的心魂尽数压伏控制。前排凶兽们齐声威啸,扭过头就与身后凶兽打作一团。弱兽受制,强兽无碍,十余皇兽越兽而出,合围而至,大半五等以下,其余七八等。没有邪灵魔觉兽出现,官双妍颇有些小失望,好在皇兽数量不少,也算满足。官双妍再行控水化龙,为狄冲霄添附一重守御,娇喝声中挥剑抢攻。

    一只四等皇兽自有食水兽赋,哪将水剑放在眼里,张嘴便咬中恶水剑,一意吸吞,将水剑合入兽身。官双妍就势送剑入兽嘴,以神光唤醒水剑中的水魂珠,令恶水魔变。淡淡清软溪水骤然变得金黄稠厚,甜香中内隐层层水刃。那兽作茧自缚,兽身被在体内流趟的食兽刃水削成万千片,转眼就是一堆骨架。

    兰芳有一水灵灵脉名为恶水,又名一年善,能孕育出世人难以想像的魔变恶水,狄冲霄寻找彼岸幽芳线索时找到了灵脉,送赠了灵脉一些养脉灵珍,由此得到灵脉回赠的恶水与水魂珠,回返大华后便送给了官双妍,用以神魂修行。

    官双妍双重觉醒中元灵水神魂名为纯净水神,拥有水魂的恶水实是极为相合的修行灵水,每当净纯净洁一种魔变恶水,神光就是大进,其后衍生出水灵实形的神魂,便将恶水化为恶水剑,既是修行剑也是攻战剑,看着寻常,只要唤醒水魂珠就能令恶水剑如本脉一般化现各种魔变恶水,由恶水剑升华为魔变恶水剑,实是魔剑中的极上品。魔变恶水上,官双妍达成完全净纯的那些可以随心魔变,若是已知魔变恶水对人兽无用,就只能让水魂珠自行变化了,或许是新的魔变,也可能是旧有魔变。

    官双妍将食兽刃水收回手中,魔变恶水剑就此回还,剑身金黄,甜香十里,令魔觉凶兽们馋狂百倍,灵智大减。空中一条水龙扑下,将死去皇兽化变的一粒灵珠吞下收存。多了一件宝贝,官双妍心情越发好,攻向最强魔觉兽,猜着它死后会变成什么魔觉灵珍。

    暗魂空界里,凶兽溪源终从半暗半明的古怪天穹收回目光,心下明白发生了什么,却是并不在意,来到大地中央的神座旁,打量那与现有兽身一模一样的魔魂。魔魂溪源正和魔魂狄冲霄互瞪,进行着只有魔魂之间才明白的交流,对于凶兽溪源魂体的到来只当不知。

    狄冲霄坐于地上,道:“兽尊,没来过暗魂空界吧。”

    凶兽溪源道:“那魔魂居然留着这么一手。不过我并非毫无所知,只是没想到碎分万千的它也能完美做到完整之时的奇事。此处是魔魂空界,你我都是魂魄化体,彼此间的实力差距倒在其次,首重的是与心念,本尊是得到了人身与情感,可心念还是兽,所以那魔魂选择我的可能很低。此处空界在我的体内,一旦双魂相合归你,以魔魂的恶性,势必要带走相当一部分灵光,令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受到相当削弱。你以命来赌的就是此点。”

    狄冲霄道:“兽尊果然灵慧非凡,魔魂蓄意恶隐的事,只要身处其中,想一想就是通透。唯欠一点,魔魂选择兽尊的可能不是很低,是绝无。我的,我的心念,我的七极,都无比吸引着渴望成为至尊的大主宰。最为重要的是,只要在我体内就会有机会得到它最为渴望得到的寄体,拥有完美永夜魂灵的寒宁馨,也是我的最爱。魔魂得到的凶兽灵光,在别人而言需要先等魔魂将灵光化为黑暗神光才能借用,多有耗损不说,以魔魂的性子也不会是你要多少就给多少,但我有灵光奇变,不必恶魂帮手,直接就能化用,以尊兽之力震击兽尊,退步小事轻而易举。”

    凶兽溪源道:“相比兽群之间的斗杀,人类之间的斗战有趣多多,难怪慧思烦爱与人类混一窝。小人类,本尊现在是人身,兽魂也是合在溪源人魂之中,往后会不会拥有神系觉醒与神魂,且是与天成兽赋并不违碍的那种。”

    狄冲霄道:“幻形神系觉醒神魂寄魂附魂类,此种人不正是以人身拥有天成兽赋么?兽尊只要想,迟早会有相类兽赋,若是要借外力也有一法可以去试,神魂之泪与魔魄之血,这两种天地灵珍都是既能让兽成长,也能让人增进。这两种灵珍虽是活物,可没有灵智分辨外相内在,兽尊是人身就是偏人,且人身过往的神系觉醒被抹消,恰正在可以服用之列,只要服下,就会得到一个神系觉醒,就是颇有些危险。”

    凶兽溪源微微点头,静等双魂结局,毫无任何阻止的意思。除去得到人身后拥有的孤傲情感影响着兽魂,也是此事并无多少危害,得魔魂,灵光更倍,失魔魂,少了祸害。

    不多时,魔魂溪源自神座站起,行向势强的魔魂狄冲霄,放弃尚有胜算的净纯魂战,自愿以分魂之身归合。身为主宰,实无法抗拒源自寒宁馨那完美永夜魂灵的诱惑,其余理由,都是次要多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