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时空行〕〔我能召唤人机〕〔谁教白马踏梦船〕〔我不想当老大〕〔阴阳鬼探〕〔蚀骨宠婚:总裁请〕〔会武功的德鲁伊〕〔情深缘浅:亿万宠〕〔独家宠溺:BOSS,〕〔冤家路窄:高冷男〕〔一级警戒:首席大〕〔家有萌宝:早安,〕〔虐妻上瘾:陆总裁〕〔遍地都是传送门〕〔美食猎人〕〔网游之最强法王〕〔我是天才大明星〕〔惹爱成婚:前任,〕〔豪门隐婚:惹上腹〕〔仙武寰宇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圣城神战(六)
    人手损失不小,可大庭广众之下尊神败战圣神,面子伤损更重,狐族头子缓过气后羞极怒极,带着人手重新围上。

    裘必三神光极度弱降,重回圣神境,对于合围是半点不惧,看向神族头子,怪声笑道:“你该感激那些看热闹的赌客们,若是剩下两局赌完,你有九成可能送命,剩下一成比送命更惨,于灵缚之地伤损难复,你很快就会是云箩人一员。你现在要是再打,本魔无所谓,可另两边必会很开心。”

    狄冲霄张手于额,向噬天狐那边张望,道:“啊呀呀,噬天狐好像撑不住了。裘魔王,你说那两个会不会得狐后就溜,将笨蛋丢下殿后?那位,我知道你姓狐,不必奇怪,我在添福村无意撞上五个怪人,围上我就杀,结果被我干掉了,从其中一个脑中得到些残缺记忆。彼此敌对,生死各看本事,没什么好计较的,现在利益一同,你觉着呢?先前青霄界主与另一位都是能助你而不做,你觉着是为什么?”

    神族头子道:“果然是你。你叫我狐老就可,那些杂役本族要多少有多少,全死了也比不得一根狐毛。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别想得到。”

    狄冲霄道:“所想一同。狐老,联手的恶心话我就不说了,目下三弱一强的情势实是我有心而为,四方夺狐,我是最弱,只有我弱就没有丝毫得到噬天狐的机会,我能办到此种近乎不可能的事,实在不是我本事够,其中原因,狐老该清楚,是你们根本就是各有心思。狐老,要是与我拼光了,我是无所谓,可另两个绝不会赞扬狐老,只会落井下石。为表诚意,噬天狐那我不去了,退到城边,若青霄手下有异动,我当先对付。”

    狐老道:“老夫可不认为你会放弃噬天狐。”

    狄冲霄道:“狐老误会了一件事,我想要的只是不死灵泉而非噬天狐。狐老不想要回净魂狐么?若狐老得到噬天狐,三份不死灵泉作交换。狐老,你该明白了,先前我拼死接近的目的并不是噬天狐,是那两只邪灵巨兽,无论捉了哪一个都可以和它们的主人谈交易,结果狐老撞中了运气。狐老不会否认净魂狐是受你们的驱使吧?和你们讲合作论交情是找死,只能讲条件论利益。狐老得狐,我得灵泉,我们两弱联手就会是最强。若我没能束缚净魂狐让它焚界出逃,那就是我本事不够,狐老赚到了。”

    “好算计。”狐老对着族人挥了挥手。

    狐族子弟会意,相伴退去,守在一处空界门旁,与另两处鼎足而立。

    狄冲霄抛了一瓶由树祖聚灵果而成的灵浆给狐老,带着裘必三、灵灵退返城下。狐老启瓶嗅了嗅就知是仙品灵浆,服下一半,因赌魔神技弱降的神光尽复,心下大喜,收妥半瓶,向噬天狐飞移而去,加入制狐大战。三人一兽是要强过目下的噬天狐,可三人一兽毫无任何配合,三人更是各怀鬼胎,以至于战局只是稍强于先前的双兽战狐。

    青霄三人不以为意,皆借着吞山巨兽拖缠,绝不傻到主攻,绝不将后背留给另两人。

    此种战法虽是笑人,可只要时间足够,一样能拖垮身有隐伤的噬天狐。

    三人手下目下是两弱对一强,互相牵制,皆不敢分人去帮手。

    圣城处,狄冲霄看了看倒毙城下的千百尸体,带着人兽跃回城头。

    此处是蔷薇守御,接着人道:“我从没见过人有能将神战这么打的。难怪春和爷爷对爷爷说看着你就像看着当年的暗尊。心眼不是一般的阴暗。”

    狄冲霄道:“最后一句可不是春长老会说的。小弟,你嫉妒了哟。”

    蔷薇道:“稀罕么?我是不喜欢斗战才差了你一点点。那些死掉的人该都是前来云箩的新到旅人,原来他们抓的不单是体内金灵偏盛的人。生前神色僵凝,不太像活人。”

    狄冲霄道:“我也发现了。来时我们遇过吞山巨兽袭击旅人,它要是杀人绝不会只死那些,现在想来他们抓人的地域远比我们想得还要大,不过外圈抓的人该是符合另一种条件的人,能以折损生命为代价强启觉醒,毕竟云箩地处无尽荒野,只能是强者来,人数再多也有限制,总不能一些扛搬的小事也让强者做。而且我现能肯定还有一拨人,吞山巨兽对青霄三人毫无任何亲近与服从,它的主人必然隐在暗中。嗯,它的主人要是很强,青霄三人不可能没有戒备,吞山兽的主人必然是弱的,至少不如尊神,与吞山巨兽是亲切而非威服,一如我与七姐。小弟,你去知会卫大哥,城中可能混有心魂异变的云箩人,让他的人提高戒备,指引魂器未必就一定要埋在魔恩石碑底下。没有神光就能瞒过我的灵光奇变,青霄办得到此事。”

    蔷薇知事情重大,寻人传令去了。

    裘必三道:“消息人在不在那些人里边?”

    狄冲霄摇头。

    裘必三道:“青霄绝非等闲,多半是发觉到什么,否则以消息人寄身的实力该会在门外。”

    狄冲霄道:“未必,那人本就是新入天神之鞭,信任有缺,多半是作为接应,隐在某处。神恩门底蕴不知,可要想隐躲人免受邪灵兽战波及,离圣城三百里较为合适,是以他就是想偷偷前来也是没可能。魔王,你先在这看着,有人来就说我暗巡城民。咱们目下能力争一个平局只有小半是智算,关键只在没人能想到有两只狐。”

    裘必三点头。

    狄冲霄带着灵灵跃入城中,先行转看一周,与任婷秀、百花姐妹碰过头后来到一间空院中,进入里屋,打开穿梭空界门。心月凄走出,淡紫长发闪闪生辉,肚子叽里咕噜地响。狄冲霄入界看了看又退回,心中感慨七姐也只有魔皇养得起了。

    心月凄道;“小弟弟,不吃还好,一放开吃七姐就忍不了饿了。你身上味道真香啊,小灵灵也香。嘿嘿,呵呵。”

    狄冲霄道:“放心,过后小弟定让七姐吃回饱。七姐,狐大哥化狐时,你们能通心连魂到什么程度?”

    心月凄道:“念悲神魂因七姐血而成,只要七姐回返狐身,就通到如同一只狐。”

    “那就好。目下一切顺利,七姐按着商议的安排来做就行。”狄冲霄将一杖灵印石递给七姐。说完不放心,再三叮嘱七姐绝不能犯迷糊。

    心月凄满脸笑,欢快应下。

    狄冲霄也只能祈求七姐真不会犯迷糊了,展开空界对换。先前狄冲霄攻占浮空岛时就伏了隐手,向远处山谷掷了三杖刻有空界对换灵印的黑曜玉钢。

    心月凄换移到远处山谷偏处,回还狐身,叼上狄冲霄给的灵印玉钢,钻地而入,向狐念悲方向潜钻而去。不多时,狐念悲化成的噬天狐逼开围攻人兽,痛苦低嘶后对着地面喷出一点灵光。狐老是狐族仅存的几位上代族老之一,对大狐会喷什么最为清楚,感受着淡隐的魔皇气息,惊骇飞退。

    青霄两人皆是极精明的,狐老莫名退离,立时跟着退,留下吞山巨兽独挡。

    灵光触地,地陷山崩。狄念悲瞬缩身形,入地。须臾,心月凄潜钻而至,放下叼着的灵印石。狐念悲交还半个兽神灵源,叼起灵印石,顺着心月凄弄出的狐行兽潜隐退离。心月凄回复原身,比之狐念悲狐身又要大了不少,一环灵光自体内透现而出,将意图接近的青霄三人撞飞。心月凄盯向吞山巨兽,腹响若雷鸣,口水如瀑布般飞落。

    城内,狄冲霄于屋内感受到威势更胜的噬天狐灵光,心知换狐达成,忙展开空界对换,却是徒有神光闪动。狄冲霄以手抚额,千叮咛万嘱咐,七姐那到底还是犯迷糊了,定是将灵印石神光给吞噬了。七姐会犯迷糊,狐念悲不会,狄冲霄愁完抱着一线期待,默等一小会后对尚余的两个隐伏灵印展开察印之技,心下一喜,急以灵印石展开空界对换。

    神光闪动,狐念悲出现在屋中,抛还两个灵印玉钢,道:“大狐将灵印神光给吞了。无心的,好在我早猜到会有意外出现,就没对大狐给的东西抱有期望,一气钻行到大狐来时的地方,果然发现别有两个隐放的灵印玉钢。”

    狄冲霄叹道:“刚刚猜到了。净魂狐的状况不太对,而且据我所知,净魂狐虽非善兽,可绝无食血兽赋,且食魂上一向是喜爱死去生灵的残魂。”

    狐念悲道:“先前见到净魂狐时我已然猜到一些。此事就交给我了。七年不见,你的成长真是远超出我的想像,布起局来一点细节也不放过,我吐出由大狐吐出来的魔皇神晶,青霄三个定然是再无任何疑忌。大狐心善,我心恶,怎么处置界中人兽,我自有主见。”

    狄冲霄道:“哪是布局,既是要演戏耍自然就要尽可能的真嘛。滥杀无辜、屠村毁镇,那些人哪会是好人,界中事你说了算,但让该死之人痛快下黄泉也是一种美好。”

    狐念悲点头,进入穿梭空界门。

    狄冲霄散去空界门,离屋,将近城墙处撞上东方神。先前得到蔷薇知会,东方神心下不安,恰好对边暂停攻城,便与卫圣城在城内巡视,暗搜可能存在的受控旅人和指引魂器。

    狄冲霄与东方神说了几句后离去。东方神继续暗搜,心中微有诧异,城外噬天狐的灵光气息不仅更为强猛了,与先前也有点不太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个废材的重生〕〔文娱崛起〕〔刀剑三尺〕〔名门俏医妃〕〔序列都市〕〔新婚秘爱:沈先生〕〔林绾绾萧夜凌〕〔太上造化诀〕〔狐王令〕〔生生不灭〕〔顾晚霍西州〕〔撩妻100式:霍少的〕〔我可以无限升级〕〔网王之冰封王座〕〔唐案之盛世暮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