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警察日志〕〔刁蛮甜妻不好宠〕〔快穿:报告宿主任〕〔重生之修仙归来〕〔绝世毒尊〕〔总裁大人超给力〕〔灵药大仙尊〕〔晚明商旅〕〔某齐神的次元〕〔钑龙〕〔回忆与异能〕〔五神天尊〕〔盛世第一娇〕〔不死武皇〕〔异能少女重生:帝〕〔我在异界当神壕〕〔王者之路〕〔二嫁司少闪婚妻顾〕〔至尊小神农〕〔重生之财气冲天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前往云箩(二)
    王老爹一行人等在原地,毫无逃跑的准备,各自休息闲聊,好似大家族出游。对于眼前普通人不应有的安定,蔷薇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可也越发弄不明白既然能有此种执着的心念,为什么就从没想过神系觉醒,以自己的神光去守护家园与亲人呢?

    蔷薇看向远处冲霄而起的激昴神光,心下不明白的事又多了一件,想不通狄冲霄为什么会和宗中最大邪脉混到一块去,还直言不讳地说是孟邪人的兄弟,分明是两类人。

    等待中,小半天过去,蔷薇察觉到些微异动,离开人群,移到东向偏远处,道:“我不喜欢斗战,所以就算你要吃我,我也不会动手,但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伤得很重,还是回巢休养去吧。”

    树上两片青叶掉落,骤然变做两条刀臂,向蔷薇疾斩而去。

    蔷薇以双臂架刀臂,丝毫无损,震开刀臂,撇撇嘴后退开五步。不远处一株大树倒地,灵光散尽,幻像破散,是一只巨大隐叶螳螂,浑身上下如被万刺破穿,血流满地。

    任婷秀自空落下,身有十数刀痕,道:“防御类,很强。上当了,它跑了。”

    蔷薇听得半通不通,道:“秀姐,都是你行啦,比它弱还能让它重伤惊逃。若非它伤,我未必能无损防御。”

    “不行,胜之不武。要么?”任婷秀看了看臂上木剑灵纹,心想狄大哥说得对,双剑并非一般魂器,是蕴有神树意志的,不到尊神绝无法随心操纵这对魂剑。

    “秀姐姐,坏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他连邪盗女皇、大小妖女都要恶色勾搭呢。”蔷薇对兽料没有兴趣,摇摇手。

    任婷秀道:“狄大哥,最好。心,懂心。”

    蔷薇叹道:“一点也听不懂。喜欢怪人的只能是怪人了。”

    任婷秀对此颇是认同,甜甜一笑,收兽入袋。

    犬声传来,黑哥跑近,百花真小手连拍胸口,道:“无尽荒野真吓人,什么怪狠强兽都有,差一点就让虫吃了,幸好黑哥红姐够强壮,幸好我与妹够机灵,否则休想打跑它们。秀姐姐,狄大哥让灵灵来说可以前行了,但要小心。他伤得不轻,短时间内没法援手。”

    蔷薇欣喜,转身去知会众人起行。

    任婷秀道:“真的,很重?魔魂,没用。”

    百花真左右看看,轻语:“是伤了,但没那么重,装的,狄大哥说人比兽更凶险,谨慎一些不是坏事。我们也是。”

    任婷秀摸摸臂上灵纹,会意点头。

    百花贞骑着红姐找了来,再传吩咐、催促起行。

    先前斗战动静极大,此处已是险地,绝不可久留,任婷秀明白狄冲霄绝非乱担心,回返人群,吩咐黑哥红姐载着百花姐妹打头前行,她与蔷薇殿后防范戒备。行出二十余里,灵灵飞了来,对着百花姐妹喵吼两声后又飞走。百花姐妹会意,不再戒备,吩咐所有人有多快走多快。穿过平原,来到毁碎山岭,两边人群会合,休息了会后继续前行,黄昏方停。此时距云箩边界只有七八十里。

    蔷薇来到狄冲霄身边,看了看伤势,明白能让他也伤重的必然是邪灵。明知极可能是逆天强兽也不退缩,救下这么多人,蔷薇真正有些明白眼前的不正经哥哥了,由衷称赞孟邪人论本事不比狄某人差,可心性上天差地别,没法比。

    狄冲霄道:“孟邪人?喔,不许这么说,除非你这小丫头祖上原是宗中邪脉。”

    蔷薇嘟嘴轻哼:“你才是邪脉呢。他要不是邪脉谁是邪脉,天下这么大,麻烦事那么多,宗里人一天忙到晚也忙不过来,他倒好,不帮忙不说,还整天找自家人麻烦,拖自家人后腿,对于真正需要救助的可怜人毫无半点同情心,我说他是邪人已是轻了,最好别让我抓着他,不然,哼哼。那邪人定是花言巧语骗了你,他的罪又多了一条。气死人哩!”

    狄冲霄感慨轻语:“你极少出门,阅历不足,不知道孟大哥在做什么事不稀奇。小弟,让你抓到孟邪人,会怎么做?杀了他?煮了他?”

    蔷薇道:“人家有那么坏么?孟邪人原本也是可爱的,就是被老邪人教坏了,要是让我抓到他,定要天天罚他抄写光明卫世卷,抄到他悔过为止。”

    狄冲霄失笑道:“这惩罚真是我听了都要浑身直哆嗦。卫世卷是什么?”

    蔷薇道:“听娘说,它是宗里传承的最为古老的文卷之一,记载的不是什么神技秘闻,是先辈们对光明弟子的期望及一些游世规法。娘说,它才是光明宗的根与魂,可现在除了供奉宗中列祖时会提到外,很多弟子连看都没看过。我小时娘给我背过,真的很好,要是要我抓到孟邪人,不抄到倒背如流绝不放他。”

    狄冲霄再生感慨,道:“只怕孟大哥小时就已经倒背如流了。小弟,你偷溜出来玩没什么,可不该到这么凶险的地方,你若有事,你娘会伤心的。还是别有什么隐衷?”

    蔷薇道:“我们有熟到可以聊私隐了么?要是我问你,你会说么?”

    狄冲霄爽落回道:“噬天狐,狄大哥来这是要找噬天狐,不是这种凶险地方,绝难找到魔神兽的行踪。”

    “你是笨蛋啊,我们有那么熟么?你以为胡说一通我就会笨到说真话?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蔷薇吐出舌头,做了鬼脸后掉头跑了。

    任婷秀甜笑,取出食墨纸书,写下八字:正经耍赖,很有道理。

    狄冲霄道:“有趣丫头。听她口气,与孟大哥关系绝非一般,下回见着孟大哥定要问问她是光明哪一脉。小秀,看过伤者了?有什么想法?”

    任婷秀再写一行:都是年轻女人。不太对。

    狄冲霄道:“王老爹他们初见我们之时,排的阵势是老弱在前,青壮居中,这两拨皆是送食拖延,好让妇孺逃脱。此点充分说明来这的普通人都做好送死的准备,尤其是男人,所以没有男人生还者算是情理之中。现在妇在孺不在,是有不太对之处,可那位的说法,我是认同的,骤然遇合,无能分身下,先救眼前人是必须要做的。毕竟我也是骤然遇合,只救到了那些年轻姑娘。”

    任婷秀又在纸上写下一行:这么一说,确无问题,是我多想。

    狄冲霄道:“此事上确无问题,多想却是未必,我在意念神系上有着超越境界的修悟,也与太多城府深险之人有过交集,虽无法如斗战神预般明了对手接下来的举动,但直觉上令我对他产生警惕、保留的心念,不像面对小弟时的轻快、信任。”

    任婷秀正要写回,发现蔷薇又跑了回来,便是停笔,抹去先前字迹。

    狄冲霄打趣道:“小弟,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论嫁娶,这是觉着和哥哥熟到可以聊私隐了?放心,不论小弟想要什么样的情郎,哥哥都能找来。”

    蔷薇道:“论到不正经,装正经的孟邪人逊你十倍,臭味相投,难怪会成兄弟。那人呢,那些姑娘都不放心他,我也想看看他长什么样,竟然能在吞山巨兽攻袭下拖那么长时间。还有啊,为什么不走了,离得不远了,就算是以普通人的速度,连夜赶路也是能到了。”

    狄冲霄道:“先前战后我打算去云箩边界看一看,他说我伤得重些就抢着去了。灵劫覆绕之地不比寻常,为防别有变化,都是先探一探的好些。此外,能不赶夜路就不赶夜路。小弟,黑暗对灭神师来说没什么,可要是遇上夜行兽袭,一群普通人在黑暗中怎么逃?黑夜会增加极多无谓的死伤。”

    蔷薇道:“嗯,你是对的,可你只要想,人就是再多十倍也不用赶夜路。”

    狄冲霄道:“小弟,还没看出来么?凭自己的力量走到云箩,是他们发自内心渴望去做并正在竭尽全力去做的事。他们心里惧怕厌恶的不仅仅是兽袭,灭神师也在其中,灭神师而来的灭神大战对人世的毁灭只在兽袭之上。他们明知我们很强大也乐于助人,可他们有求过我们帮助么?哪怕是一件移挪魂器也没有,越是越近心目中的圣地越是如此。这份渴望与执着很是美好,所以我只会陪着走到最后。至于兽袭,算不上帮忙,自救救人。小弟,等会有隐叶螳螂吃哟,它的肉软软粘粘,好似糯米团,香甜清润处胜过万倍。”

    蔷薇道:“真的?没听娘说过。你最不正经了,定是想骗我吃肉。休想我上当,我不喜欢吃肉。”

    狄冲霄道:“小弟,偏食可不好。哥哥虽无神食一类的神魂,可有灵光奇变,化神食之道于菜料中,能令做出来的菜品介于菜肴与灵肴之间。恰好,你任姐姐的厨艺天下绝等,我敢夸口,论到对人兽的益处,等会的大餐远比不得神魂神食,可味道上绝差不了灵肴神食多少。”

    “那就先信你,若是真的,那咱们就熟到可以聊聊你的家世了。”蔷薇哼着小曲,轻快跑离。

    任婷秀道:“你的,不吃亏呢。”

    狄冲霄大笑,叫来百花姐妹,开始进行晚餐的准备。黑哥红姐的食量已然惊人,灵灵更胜一筹,出人意料地是,小花蕊竟然又要强过灵灵三分。

    入夜,离去那人终是回来,是个二十六七的俊彦青年,带来一个好消息,云箩边界没有异常也没有凶兽踪迹。众人激动欢呼,围着篝火开起舞会。俊彦青年温雅真诚、健谈风趣,行止间谨细贴心,被救姑娘们皆是心有爱慕,拉着他欢笑舞蹈。其余人也皆是喜欢这随和亲切的青年,欢笑叫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崇祯窃听系统〕〔一线黑粉〕〔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从超神学院开始征〕〔试婚100天:帝少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