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也许是今生的缘〕〔总裁爹地天天宠〕〔一号狂兵〕〔盛世婚宠:前妻,〕〔悠闲大玩家〕〔总裁爹地宠上天〕〔长生不老混都市〕〔重返洛杉矶〕〔全球高武〕〔商场大咖〕〔盛世书香〕〔你是我戒不掉的甜〕〔绝世仙尊在都市〕〔都市无上仙王〕〔狂医归来〕〔婚途漫漫:甜蜜新〕〔婚前婚后:腹黑总〕〔一代狂婿〕〔进击的赘婿〕〔傅少爱妻追上门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一千零五章 转伤替命(一)
    生不灭懒得答理作怪小子,拉着圣多情、梅运去一边闲扯,很是好奇这几十年来两人都躲在哪里鬼混。圣多情与梅运久未回还人世,正也有很多问题想找人问问,生不灭正是最合心意的人选之一,也就不理三弟了。任水心对太古事一向最有好奇,屈指弹开狄冲霄,与神树分身闲谈天地沧桑。

    百花姐妹与厉醉枫先前就有探头偷看,见真没事了便钻出虎腹,百花姐妹左右扶住狄冲霄。

    厉醉枫再剪接骨线,将狄冲霄半断臂骨接妥,道:“恶教习,正经十句话就那么难么?怎么还不用转伤替命笺,你伤得太重,我是有心无力,再拖下去可就真会死人了。”

    狄冲霄道:“不能用,好在我做对了选择,带着小真两个一起来,备下的后手起到大用了。小真,散去无燃界,锁镜改映镜。”

    厉醉枫一愣后心悟,道:“你让小真锁了你的恢复神系?灵源神技的完美镜现,淘气包真能办到了?”

    百花真急摇手道:“不行的,还在修行中,出错会死人的。狄哥哥,都是能不要就不要的好些。”

    百花贞附和道:“是呢,记忆不同于还原,左贺小子都没可能次次完美还原。转伤替命笺又没有次数限制,用就用嘛。”

    狄冲霄正色道:“不能用,大妖女状况极不对,连泪儿都唤不醒她,我那些歪法子就更不用说了,只能赌一赌。赌心伤也是伤。”

    厉醉枫心生不解,道:“转伤替命笺不是只能对自身用么?”

    狄冲霄道:“这便是魔皇遗宝世人皆极渴求的真正原因,我也是在多次使用后才有体悟。遗宝内蕴魔皇意志,本源玄奇不论得主是谁都不会变,却会随着得主心念与神魂的不同而进行玄奇衍生,实是神魂衍生圣神境的化蕴,魔皇确是独尊古今。我有灵光奇变,心念上是守护一切美好,终让转伤替命笺有了独属于我的变化,以自身为基石,转他人之伤、替他人之命。小真,快,我就要撑不住了,我伤得太重,体内又留有神主神光,纵是无忧灵果也难在短时间内破散伤势。这算是给你们的修行,能做到以平常心对亲人用才是真成功。”顿了顿,坏笑低语:“笨丫头,失手了就缠着小秀姐姐哭鼻子,小秀就会缠着老姑奶奶哭鼻子,包准就来个时光错,再有一次练手机会。”

    百花真被逗乐了,扭了坏哥哥一下以作惩罚,深吸一口气后心神定宁,将锁镜改为映镜,喷出天地灵源,镜现狄冲霄独有的灵源神技神魂拟仿,仿的是左贺神魂记忆之神的恩惠。一线柔和银光罩向狄冲霄,灵光忽强忽弱,看得厉醉枫与百花贞心中七上八下。及至灵源散去,狄冲霄除去左腿断成数截,其余皆是回到昨天记忆时的状态。算是大成功。

    厉醉枫松了口气,再剪接骨丝,为狄冲霄接妥断腿。

    左贺神魂不足之处一是无法回复神光,二就是散失血液的还原上不尽人意。狄冲霄两样皆中,可没了重伤就都不是难事。

    狄冲霄自幻形袋里取出一杖彩冠血晶,吞下后脸上血色又现,手蕴神光丝缠向束缚灵灵的神晶针,初时慢,随着神光的回复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完全破散的一瞬,神晶针自行破碎,化作神光消散。灵灵脱困而出,回还小兽身,落在狄冲霄肩上,舔舐虎掌上的小针孔。

    厉醉枫指向点点神光,满心不解。

    狄冲霄道:“这就是极神境,魂合神光,神晶便是他意志的化身。神主确是无意伤害灵灵,所以掷针时就留了后手,只要我有意散解底蕴,神晶针就会消散。他是有意封神的神主,灵灵必是他极为中意的神主坐骑,有此一举算是情理之中。”大叫:“泪儿,怎么样了?”

    朱熔泪急叫:“快来,我就要压不住师傅了。师傅伤得太重,再不救会死人的,偏是乱咬乱挠,急死我了。”

    狄冲霄带着三女奔了过去,放出神光丝探了探后发现大妖女伤势超过先前心中想象,若就这么转伤就真是替死做鬼了,若要万全,就需要一些时间别做准备。狄冲霄急吩咐厉醉枫三女帮着小妖女抓人。

    朱熔泪道:“她们不行的,师傅的焚身黑炎怪到吓人。”

    狄冲霄道:“当然吓人,除去魔皇与极炎魔,就没有第三人有。若是极炎魔的黑炎,别说你我,尊神都不行,好在这只是由毁灭恶欲催生出的,没有灭神师自身的意志,还有法子挡一挡,醉枫,交给你了。百数就好。我需要百数回复神光,以神魂拼搭神裔尽可能地强化肉身。”

    厉醉枫取出赤灼火纸,以隐杀神衣为衣样,剪出三套罩身红袍。三女各穿一件,死死抱住朱红羽。源自魔神兽的赤灼火袍果然将毁灭黑炎与主人隔开。

    百数短暂,转眼即过,朱红羽恶戾再增,本已极度弱降的神光再度骤盛。厉醉枫三女远逊于朱熔泪,再也抱不住人,被神光远远震飞。独力难支,朱熔泪终是撑不住了,惊急大叫,催着恶色坏人快点啊。

    狄冲霄更急,道:“再百数,我刚忘了替命笺也要做准备。灵灵,借我灵光。”自怀里取出转伤替命笺,正面是狄冲霄的人形画像。

    朱熔泪道:“办不到啊,最多五十数。怎么用这玩意?”

    狄冲霄掉转灵笺,将纸背在朱红羽伤处上拖抹而过,继而指蕴神光,极速勾画。

    朱熔泪傻眼了,惊叫:“还要画?这要是画得不像怎么办?”

    狄冲霄道:“放心,不必精美,有个外形就能自现,不过画得像最好,灵纸玄奇越完美,只是哪里可能嘛,除去官大道复生。咦,我怎么好像,嘿,这感觉真怪,有种特别亲切的感觉。”无法自控地从幻形袋中取出一根细细画笔,以血为颜料,十数内就在纸背上描画出一个美人像来,与朱红羽六七分肖似。

    灵纸闪现灵光,将肖似美人像幻变为朱红羽此时的模样,毫无二致。

    狄冲霄收回笔,满心纳闷,自己这些天来是有练画,可都是画星图用以体悟魔皇星解,就没画过人来着。

    朱熔泪叫道:“你还有时间发愣!?快啊!”

    “这事太邪门,美人画我懂事起就爱看,可从没画过。泪儿,我数一二三,你就松开束缚,不用管我,去解决沾身黑炎。”狄冲霄将灵笺贴在胸前正中,高数三声。

    朱熔泪松开束缚,飞跃退离,抓起一把泥土扔到身上,展开神魂通灵火魂,全力化变毁灭黑炎为火魂兵。厉醉枫上前帮忙,试着收取黑炎化做灵纸。

    没了束缚,朱红羽盯向狄冲霄,挥拳就打了过去。狄冲霄由得大妖女打,趁机冲入美人怀里,紧紧将人搂住。转伤替命笺由此连接两人,纸背朱红羽贴在狄冲霄胸前,纸面狄冲霄贴在朱红羽胸前,纸背闪现白色火光,纸面闪现银色神光,须臾,纸背火光被纸面神光吸噬一空。

    朱红羽身形一震,伤势尽去、恶戾不在,犹若沉睡。狄冲霄再次重伤,眼神空洞,脸容满是绝望、恐惧与恶戾,两手一松,直挺挺仰倒地面。没了人搂抱,朱红羽歪向地面。百花姐妹飞跃而来,姐姐扶住朱红羽,妹妹拉起狄冲霄,等了会不见两人醒转,心中不禁犯愁。

    过得一会,厉醉枫与朱熔泪终是合力解决了毁灭黑炎,来到百花姐妹身前,先行处置了狄冲霄的外伤,可对于两人的昏迷不醒毫无办法,跟着犯愁。灵灵伸出小爪子,对着昏死两人脸上比了比。四女大惊,厉醉枫忙抱死小虎尊,以防它淘气乱来。

    百花真道:“要不,我们去求求老姑奶奶?”

    百花贞正有此意,拉着姐姐就要走。

    朱熔泪拽回人道:“没事的,那些老怪物要是过来看,我反倒要急,不来看就一定是没事,就是还要等。”

    厉醉枫奇道:“那你还愁?”

    朱熔泪道:“怎么不愁,我是愁师傅,醒来之后她要是知道又被狄大哥摸了亲了抱了,还被他救了命,多半是要引火自灭了。我们四个加一块也拦不住。”

    厉醉枫三女一想还真是,不禁愁上添愁。

    话音未散,朱红羽动了动后醒转过来,坐起身,自胸前取下紧贴的转伤替命笺,再看看四女神色就猜出大半事来,身外闪现白色火光。

    怕什么来什么,朱熔泪扑过去死抱大妖女,恨声娇呼:“就知道师傅不会让徒弟省心,随你便好了,一起烧死,一了百了。下一世,我要当师傅。”

    朱红羽皱眉道:“泪儿,乱想什么,赶紧松开。师傅是魔道妖女,岂会被人摸了亲了抱了就如懦怯怨女般自寻短见。欠他的命,杀了他后自会还他。”

    朱熔泪松开手道:“是喔,这才是师傅性子,是泪儿乱想了。那师傅这是要做什么?神主跑了,那些人都是恶色坏人的朋友,不是敌人。”

    朱红羽道:“虽说想不起发生了什么,可师傅的神魂开始反噬,体内生机也将竭尽。你离师傅远些比较妥当。”

    任水心行了过来,对着朱红羽弹出一点神光,道:“就让你这丫头看一看刚刚发生了什么,看一看那孩子为了你们两个妖女付出了什么。接下来你怎么选择与老婆子无关,但与你身边的人极有关连。丫头,逃避是没用的,好好想想泪儿小丫头刚刚说的话。”

    朱红羽体会着体内的怪异扭曲感,心悟必是时光错神技,闭上双眼,等待着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重看过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一线黑粉〕〔崇祯窃听系统〕〔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娱乐圈模范家庭〕〔从超神学院开始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