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吾家娇女〕〔神魔之上〕〔兵王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文明〕〔她有一间时空小屋〕〔首富身边的女人〕〔帝国星穹〕〔大符篆师〕〔我是光明神〕〔林雪薇楚炎〕〔废少重生归来〕〔颤抖吧,渣爹〕〔都市透视医尊〕〔都市超级高手〕〔封先生,你的剧本〕〔转天〕〔诸天之主〕〔命运之主的侦探屋〕〔穿越之教主难为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九百八十九章 界中休养
    神魂至尊小居空界内,孟复真来到神魂石碑前,好奇打量,转而来到崖前,深为处处灵土的辽阔空界所震憾。慧娇娇是第一次来,兴致最浓,拉着林依依、水云遥、秀镜月三女去探险了。灵灵超出极限地使用大兽身,颇是疲累,占下狐兽留下的兽巢,呼呼大睡。

    淡如兰来到高大穿梭紫寒石前,试着用手碰石却是穿石而过,心下恍然此石是何物,祖先曾有提及,是神族苦寻却寻之不得的无上灵珍。

    芙瑞琳一直担心艾德华的尸身会出现在界内呢,见人回来心中终安,上前为艾德华处理外伤。艾德华自是明白贴心女管家的忧心,轻语一声抱歉,心中感叹狄冲霄的安排果然惊人,真正的成算竟是放在两个小孩子身上。

    厉醉枫诸女聚在一处,低议刚刚一战,有恨有怒有庆幸。金飞环只是笑,早知坏小子不是让亲人送死的性子,就是发起疯来比官双妍还要吓人。官双妍是一卫神将,见多了生死,别说人还能活,就是真死也看得开,先前一战正如狄冲霄所说,净秽土神绝不能再留,只有不计代价才有诛神的可能。

    越说,维朵恨怒越深,一月不到的时间里,净秽土神竟然又杀了三百万生灵,哪里是神,分明个个邪魔。诸女皆有同感。

    听得怒语,孟复真转回道:“神血非神是魔没错,可神主的确是神,无情之神,就像西亚蛮神话中被人类、蛮神与玉晶魔尊合力诛杀的九霄天帝。无情之神就是纯粹的正,容不得世间有半点不合神意的分偏,凡事过犹不及,所以无情之神与极恶之魔就没有区别。这种纯粹的正一样是光明中的暗影,是会毁掉一切的暗影。包括光明本身。维朵姑娘或许会心生反感,但事实就是如此,若神主是极恶之魔,那竹毒就不会是五血三等,是只有一血一等,除去神主本身,都是罪血。唯一难明的是,神主那纯粹的正源自什么心念。”

    维朵细细一品,轻轻点头。

    官双妍道:“少阁主,你不该是多话的人。”

    “的确不是,可要是姑娘们对复真阁存有世俗的偏见,以后想找冲霄弟一起玩命就难了。”孟复真半认真半调侃。

    百花藏叫道:“与强者斗战可是本少的最爱。孟老大,算我一个。”

    孟复真道:“师门有规,我也惯了独行,冲霄弟与本宗关系匪浅,找他帮手不在规中。至于他有什么安排,我不理。”

    百花藏道:“真绕。所以我就觉着你那师门不如圣洁之暗,你们是一堆的条条框框,这也不能、那也不许,可光明中的黑暗都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半点规据也不讲。等到你们探明了某些事,那些黑暗早就强到你们无法收拾的境地,最后结果只能是同归于尽了。”

    童宣韵道:“难得藏哥愿动脑子。孟大哥,藏哥说得没错,对付不讲规据的人不是不可以讲规据,但不能给自己套枷锁嘛。”

    金飞环邪邪笑语:“笨小子傻妹子,什么师门有律?是家丑不得外扬,复真阁对光明宗是面子里子都要,满脑子想得都是在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复还真如,保住光明宗那光芒四射、天下第一宗的招牌。小阁主,本女皇有说错么?”

    孟复真正色道:“确是本阁条律之一,但并非惧露家丑,不论别宗怎么看,世人眼中,本宗就是正义与光明的象征,每个时代都吸引并驱动着无数年少英才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正善与光明。人的心念不能是纯粹的正,可做为人世表率一定要尽可能的完美,哪怕是只在孩子们眼中是如此。为此,复真阁先贤可以忍受一切。”

    拜依大叫:“你们说什么,我是一点也听不懂,也不想再听,只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神将大人要是被抓了,我拼了命也要救,可不是因为送了妹子给他暖床,我现在就服他一个,

    要说什么表率,世间只有神将大人才是。”

    维朵俏脸羞红,狠狠踢了哥哥一脚,却是被震得脚疼。

    孟复真道:“确实,空界没有崩散只能说明冲霄弟还活着。小真,放我们出去。”

    百花真道:“做不到啦。在这个神魂空界里,我与妹幻现的灵印都是死印,徒有外形,没法用。”

    百花贞指向神魂石碑,道:“那是神魂实形,所有灵印都归它管,我与姐在七极神系上是没法完全镜现的,在外面还能借着狄哥哥耍灵印,一旦到了里面,就只有狄大哥能用灵印。只能等狄大哥放我们出去。”

    话音刚落,狄冲霄出现在神魂石碑旁,少了左臂,右腿缺了半截,身上也是无处不伤,可笑容依旧。金飞环邪笑上前,先行以金灵为狄冲霄接了臂腿,再将那破裤衩扯了下来,盯着完好无损的狄家小宝贝很是看了几眼才很是遗憾地退离。

    邪媚姐姐又犯邪性,狄冲霄急捂住小宝贝,求着邪姐姐少犯点邪性,别光扯不给。金飞环懒懒应了声,却是没动作,自去欣赏花树了。官双妍以水灵给狄冲霄弄了件裤衩,娇笑着点了点狄冲霄眉心。水裤极薄,与不穿没什么两样,狄冲霄心知疯婆娘根本不是要帮人,哪还敢求她,转而去求厉家好姑娘醉枫,求着剪套衣服。

    厉醉枫早就有剪,递过一套木丝衣,趁机瞄了瞄不该瞄的地方,俏脸顿时霞烧。

    狄冲霄以流电环接过,绕到碑后换上。

    孟复真道:“都是你这小子更行一些,力挡三尊合击还能有命回来。”

    狄冲霄绕了回来,自头上取下只余一点的火尊灵彩,道:“不是我行,是我隐着最后底牌,黑神魂是其一,其二是得自灵灵的火尊灵彩,其三是衍生神魂火灵亲,终是在关键时刻为我赢得一线空隙,借用星界灵印逃遁,可左臂被巨力神食化了,右腿也被打断。星界的落点是一处荒野,正有大兽群路过,在邪灵赶来之前我借魔魂之力震开围逼弱兽,施展灵印躲了进来。不是不想放你们出来,是没必要以现在的状况硬对兽情不明的兽群。”

    孟复真道:“你的决断是对的。邪灵兽群,希望不是灭国兽袭。”

    狄冲霄道:“应该不是,虽说辨不出掉在哪里,可离人世很远可以肯定。孟大哥,怎么只是降减神光,不散掉神技?这种神技威势惊人可代价更为惊人。”

    孟复真道:“若是能散我早散掉了。我这灵技在太阳下山之前无法散,太阳下山之后无法留,能不能活就看还留有多少生命灵光。即便能活也必然是要大损寿数。这一灵源神技实是禁忌之技,师傅一向严禁我用,师傅这回定然是要勃然大怒了。”

    狄冲霄道:“做兄弟就是要同患难。魔魂之能大哥定然清楚,我又有灵光奇变,两者相合,必能为大哥分去永辉的反噬。我这人命长命硬,少个百十年,九牛一毛。”

    孟复真道:“大哥信你是真心真语,但心领了,绝不准。我这灵技要是这么容易就能破散,哪里还会是禁忌之技。大哥体内燃烧的是永辉之火,反噬自然就是永蚀之恶,你要分担,下场可知。减寿就减寿吧,大哥也是命长命硬的怪物,少个千儿八百年也就是树飘一叶。”

    狄冲霄道:“就怕大哥隐话不说,小弟问你,反噬是减定数寿命,还是减定成寿数?若是后者,除非你是不灭之身,否则就是死劫不远。”

    孟复真道:“大哥都说是第一次用了,哪会清楚明白。现在既然不能出去,不妨说说你的最后安排。你一意保存尸身,现在想来绝非是要妥善安葬了,必是八茵姐弟的神魂能做到死魂复生。你隐得可真深,大哥可是真没想到那两个孩子能有此种玄怪神魂。事先为什么不说?是怕神主那边有人能探知?”

    狄冲霄道:“不是,一是我并没有十足把握,二是你们要是知道了,看晓晓与念父的眼神就会与以往不一样,姐弟俩还小,会有不应有的压力,反而不美。醉枫,将人都叫回来。我还要些时间才能回复神光,正好说说。”

    厉醉枫应声剪纸,放飞十余纸兽。不一会,转看空界的诸人相继回返。淡如兰抚须极赞空界玄妙无极,就是太过空旷,有欠装点与打理。

    狄冲霄道:“这不是没时间嘛。老国师,我想到一个法子阻止你继续弱降,但要看运气。”

    淡如兰行礼相谢,环视一众尸身,道:“老夫没猜错,果然是别有安排。”

    狄冲霄道:“发疯拉着所有人赌一局罢了,关键处是念父能不能在我们败遁前夺占魂旗。念父与晓晓的觉醒心念都是渴望父母能够复生,区别在于,念父一直认为父母还没有轮回,魂魄正被恶人束缚受着折磨,只要能够将魂魄引回人世就能让父母重生,神魂苏醒之后就是可以收纳死魂的黄泉无常界,是只有魂体与亡魂才能进入的黄泉魂界,介于虚实之间,专擅破散一切阻滞轮回的魂器与神魂。我当时说过,净秽土神只是半个不灭之神,只要他还是灭神师,天地间就会诞生出他的克星。不过一开始我也没想到念父会是这一战的关键所在,毕竟他相对于土神实在太弱了,绝无法在土神掌控下夺吞魂旗。念父年岁小,我交托的期望已是太过深重,要是你们也是,他定是难以承受,关键时刻必会出错。反不如故意给他弄点小神秘,让他小小得意开心。孩子就是这样,一开心,就什么害怕、紧张都抛到脑后了。”

    众人思及念父先前的表现,皆是认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倾世强宠:战神王〕〔最强小民工〕〔一线黑粉〕〔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重生八十年代创豪〕〔Boss,夫人又把人〕〔林雪薇楚炎〕〔神魔之上〕〔仙祖破天〕〔从斗破开始当咸鱼〕〔我在仙界当女掌门〕〔神殿霸宠:妖妃欠〕〔最强萌宝来助攻:〕〔同居大神暗恋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