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亏爱上你〕〔重生之御医〕〔都市最强赘婿〕〔六十年代小美好〕〔上门狂婿〕〔重生太子妃:鬼王〕〔穿越古代成贤妻〕〔冰冷少帅荒唐妻〕〔谁的青春不怯场〕〔鲜嫩小娇妻:老公〕〔神女宠夫:师尊你〕〔全球诸天在线〕〔灰烬之燃〕〔极品小神棍〕〔楚臣〕〔独步九天〕〔亮剑之最强系统〕〔都市最强仙尊〕〔重生于火红年代〕〔画棠清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九百八十六章 非战之罪
    水云遥停下疾转,借重神魂修复处处裂痕的玉晶冰身,恢复后打量周遭,对所见倍感惊心。洗秽城方圆百多里内原有地理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深坑,一如天星坠撞而成的天坑,除去混乱的灵光一无所有。

    慧娇娇恨声抱怨不愧是孟死人的兄弟,分明要拉着所有人一起下黄泉,若非有护身狂兽,不死也残了。

    一条巨蛇自地底探出头,张大嘴,金飞环伴着官双妍跃出。金飞环邪邪笑语坏小子疯起来还真是要在疯婆娘之上。官双妍得意娇笑。

    百花藏退回阵中,放下银月,随着胸前修罗神舞动,致命雷痕与灼伤尽皆移至修罗神像上,恢复如初。

    银月猿皇自知能在雷星破灭中活命纯是眼前人类的救护,连声嘶吼。

    百花藏知其意思,摆手道:“不必谢,既是同伴,互相救护就是应当。孟老大,没事吧?”

    孟复真伴着灵灵飞落,道:“有灵灵吸噬雷灵助力御守,无大碍。冲霄弟这一手是要瞬间毁震方圆两百里,破散所有土灵假身,真是了不得,居然能从绝处生变,做到原本没有可能做到的事。承命神仆,你那人手又少了些,还要再打么?”

    承命神仆撕去破碎魂袍,恶声道:“老夫伤得比你轻,活下来的人也远比你那多。”

    百川族主散去御守神技,伤损诸人心有余悸,又是面生得意,赢定了!

    巨力神自巨龟兽形回复,道:“孟复真,太阳可就要下山了,那只小猫崽比起先前要小了七成,该是变身灵技到了极限。你说还要不要打?”

    话音落下,一道神光自地底破穿而上,另一承命神仆自神光柱中脱离落地,浑身伤痕,喘息不停。

    老国师淡如兰随后跃出,伤势只是稍轻,退到艾德华身边,道:“非是老夫不守约定提前放他出来。外震内击,纵有不减之土助力,土魔还是撑到极限了。意外之变,既然没法再撑下去,保你神魂不散就比多拖一点时间要更有价值。没想到老夫还能有以命赎罪的美好机缘,带他们走。”

    艾德华道:“现在走急了些,我们还有胜算。没了净秽土神,冲霄弟就能对抵一个尊神,灵灵再幼小也是邪灵,它的存在将是改变整个战局的关键。”

    承命五仆拍手赞道:“好算计、好安排。强如老夫也不得不说一声了不起,双方强弱如此悬殊,居然也能将老夫逼到如此地步。艾德华,你们对智慧太过自信,以至于陷溺天命而不自知。老夫要说一切都在老夫预料中,包括先前那本无可能出现的惊天一击,你会怎么想?老夫还可以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名为尊神断臂。老夫右侧三丈外,自以为假死无人知的狄冲霄会破地而出,借重体内魔魂超出极限地增强神光,掷出最后的贯星雷殛,老夫闪避不及,只能以臂迎剑,借断臂保命。现在就让老夫改一改天命。”音落电般移挪三丈,手中双蛇兽化做晶莹神晶枪,全力刺出。

    嚓啦声响,一道人影破地而出,正是狄冲霄,绕身神光黑中透银,对着前方巨力神甩手掷出龙牙破灵剑!最后的一击,贯星雷殛!

    巨力神惊骇莫名,想不通狄冲霄怎么是在自己身后出现,然而电剑临身已是无法闪避,断然以臂迎剑,借臂吸附神技威势,再行震断右臂逃遁。巨力神胸前再幻兽形,变做四尾百草兽,断掉前爪复生,回还人形,断臂复有。人虽没事,神光再有大降。

    承命五仆刺了个空,老脸恨羞相杂,回身看向狄冲霄,甩手掷出神晶蛇枪。

    狄冲霄一剑掷出就是伪尊消散、神光耗尽,喘息难行,于手心暗刻空界对换灵印,盯着射来蛇枪,暗道灵光非比寻常。神枪破体,晶枪于瞬间化做赤红之色,竟是将血液吸尽。尸体垂倒而下,面貌粗豪,是先前败亡陀螺阵中的的圣族死者之一,脖颈上有一个灵印,神光正在消隐。

    狄冲霄出现在百花真身侧。

    艾德华怪声笑语:“好威风,好神奇,还真是逆天改命,自己手臂还在,别人的手臂没了。”

    官双妍也是笑道:“冲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老人家说你该在右边出来,你就该要在右边出来,跑左边去做什么?尊老敬老都不懂?”

    狄冲霄打量一下方位,道:“什么左边右边?不过原本还真不是要在那出来的,可钻地时被一个不知哪来的土球狠狠撞了一下,就此偏了方向,反正是要杀人,哪出都一样。小真,有进步,空界对换的时机把握得刚刚好。原来是魔狱血晶蛇,这种蛇兽传说中诞生于天魔屠灭世间生灵而成的魔狱血池,是监守血池怨魂的兽卒。洗血大斗场,承命神仆,我早该猜到才对,神主也是天下间有意重现魔狱血池的疯子之一。”

    艾德华一愣,急将纸面土魔召现地面,盯着崩了半边的土魔脸,欲哭无泪。

    厉醉枫诸女摇头叹息,这命还真是背。

    承命五仆已然从羞恨中回转,淡静如前,道:“不懂你在说什么,噬血蛇兽很少见么?虽说于百花双子上存下大意,可结局一如老夫所说,尊神断臂。狄冲霄,先前那一击的威势强如极神,绝非你现在能办到的,你之所以不死,绝非残破魔魂之力,只能是转伤替命笺。此宝实是无上奇珍,任你是阎君索命也能夺魂还魄,缺在一段时内只能用一次,现在,你已没有第二条命好用了。”

    狄冲霄道:“的确,借用魂兵灵光而成的雷星神技太过凶暴,别说我那时伤重,就是完好无损时能不能硬挺也在两可之间,不过若不是此种惊天威势,休想灭杀使节无数的净秽土神。承命神仆,没了不灭土神,死绝的绝不会是我们,不如到此为止。那位神仆差你多多,位几?”

    承命五仆道:“位九。狄冲霄,你该是伤到脑子了,居然会说此种幼稚之语。若是想要拖些回复时间,老夫如你心愿。”

    “难道你不是?彼此彼此。”狄冲霄将手按在孟复真肩上,道:“我现在是无神光可借,可若我将生命灵光与魔魂尽数合入孟大哥体内,神仆,你觉着会是怎么一个结局?现在是日落西山,可离太阳下山还有些时间。”

    承命五仆道:“老夫并不认为孟复真能如你般压服魔魂。强要合魂,他发疯杀光所有人占三成;魔魂夺身杀光所有人占三成;永辉光明与永夜魔魂最为逆违,由此自灭又要占三成。至于余下一成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尚在两可之间。狄冲霄,老夫说得对么?你不敢赌。你拖时间的真义是在盘算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能退离的法子,但你想不到,就算有百花双子镜现林依依的神魂也办不到。”

    淡如兰回道:“神仆,若老夫舍去灵源与性命制造空隙,狄神将必能带着余下人离开。你们都不是舍己为人之人,不会陪着老夫一起发疯的。”

    承命五仆回道:“是又如何,先前老夫不过是顺着你们的美好心愿说话,让你们死前能多开心一次。狄冲霄,不得不说,你让老夫深感惊诧,竟然能连续两次创造奇迹,但天命是无法逆改的存在,强如魔皇也不例外。净秽土神,你还没恢复么?!”

    音落,玄象族主发出凄厉惨呼,身形膨胀碎裂,血流满地,跳动的人心化为一个灵光球,合入地里。

    飞云族主恨玄象入骨,见状猜到大概,大觉解气,可又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须臾,净秽土神再现,土身颇多裂痕,阴狠地道:“狄冲霄,了不起,先前那一瞬,本神真是再一次品尝到死亡的气息,方圆两百里、震击千百丈,本神合尽三百余万魂魄也无能抵御,所有隐伏使节尽数破碎、无一能逃,但你绝想不到本神除去使节这一不灭神魂,还有另一个因肉身消散而来的不灭神魂,名为禅让。点将台崩散的一瞬,本神实际上已是太上皇了。唯一的麻烦在于太子一次只能一设,且只能以元灵土灵神境为灵源寄体。”

    狄冲霄寒声道:“是我该说一声了不得。禅让与使节,这两个衍生神魂一个是要专主一人的神技才能破散,一个是要专主一域的神技才能破散,两者相合,果然是有不死之神的风范。下一回我会将乱舞莲爆合入天星灭中,让你真正国灭身死。”

    净秽土神道:“你不会再有机会了。狄冲霄,本神真是感谢你,经过这一战,本神学会了很多,元灵类战之事再不会发生,没有人可以再借本神之力对付本神。五老,玄象久战之下灵源大损,牵累下神灵源的回复,还要一会才能重现点将台。幻界神重现的期间,麻烦您老带人围住。”

    承命神仆点头,与巨力神、九仆各带人手,将狄冲霄一行困在核心。因着等会会有无尽炮灰可以借用,也就无意攻战,被围人不逃便不动。

    孟复真没有蠢到逼三尊强攻,敛去臂上神火,对狄冲霄道:“功亏一篑,此战非冲霄弟之过,该是土神天命不绝。退吧。大哥断后。不必担心,我对神主别有用处,神主要想杀我,前一次就杀了。以后再想法救我便是。”

    淡如兰道:“狄神将,大事临前不可犹豫,更不能心存侥幸。趁现在土神未复,只要老夫舍命,孟少阁主辅助,林姑娘有相当可能带着所有人遁离。”

    狄冲霄道:“我说过,我只会死在亲人前面,提议否决。孟大哥,你当初说过,此行由我一力安排,你不管也不问。堂堂少阁主,是不是要毁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新婚秘爱:沈先生〕〔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梦里忆歆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