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亏爱上你〕〔重生之御医〕〔都市最强赘婿〕〔六十年代小美好〕〔上门狂婿〕〔重生太子妃:鬼王〕〔穿越古代成贤妻〕〔冰冷少帅荒唐妻〕〔谁的青春不怯场〕〔鲜嫩小娇妻:老公〕〔神女宠夫:师尊你〕〔全球诸天在线〕〔灰烬之燃〕〔极品小神棍〕〔楚臣〕〔独步九天〕〔亮剑之最强系统〕〔都市最强仙尊〕〔重生于火红年代〕〔画棠清梦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九百七十八章 无畏死战(四)
    诸圣血族主无一傻子,皆知飞云族主是在推过扔锅,然而权在他手,皆只能是在心里骂,面上一派恭听。

    圣血玄象族主貌粗心细,嗡声道:“那就请飞云族主下令吧。你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

    非是好心,一样是将自身责任撇干净了,赢了,就是他顾全大局,分功劳;败了就是飞云族主一人的过错,统御无方。

    飞云族主心恨面笑,道:“这才是同心合力嘛,冲霄卫加上傀儡战兵也不到两百人,军阵再强也要看个人实力。比起巨蝎双钳,蝎身没有灵神镇守,都是一些自以为可以用智慧、配合来替代无尽神光的无知弱者。只要毁了双钳阵,蝎身就是不堪一击。飞云一族对神主一向忠心耿耿,愿效死命,就以全族之力死战厉醉枫所在钳阵。接下来就由玄象族主全权统御。”说着带人就走。

    同样非是好心,将祸水一气丢给玄象族主,赢了是他当机立断、安排得当,功劳最大;败了,都是玄象无能,原本的大好局面也弄得一团糟。

    玄象族主先前落下话柄,此时哪能说不,在众圣族主幸灾乐祸的眼神中接过统御权,心下一转,来了个大调度,将诸圣族一会调到左、一会调到右,又是挑选精锐人手合成强战组,一派认真严肃,可就是不下令攻战。及至飞云一族在冲霄卫全力反击下又死了十来人,玄象族主这才下令出击——绕开飞云圣族所在地域,七方齐攻。玄象族主不管各方主攻圣族想怎么攻,只有一个要求,分组轮番攻,死多少人不计,绝不让冲霄卫有喘息之机。

    碧玉心看向涌来人群,下令第一组一百零八个怒情战兵出阵迎战。

    艾德华撇嘴道:“借着人多以命换命,这个简单有用法子亏他们竟然能拖到这么久才做。真不知该怎么评价那些人。”

    碧玉心道:“当然是聪明人嘛,飞云一族凭白多死了十多人,事后就算是升到神血也会是元气大伤,没有三四十年没法恢复。三四十年,足以有很多变化了。”

    “神主手下尽是这些聪明人,真是任何事情都能给办砸了。神主这回真是不想再掷一回六也难了。现在来看,神主虽然威慑威服了这些聪明人,但并无法完全掌控,这些聪明人是不是也该算是天命赌局中有意取巧作弊的骰子呢?”艾德华莞尔一笑。

    “这想法有意思,不过不该是骰子,是神主手中骰子各面的骰点,都想着夺过别面的点数给自己凑成一个六,搏得神主欢心。”碧玉心也是笑。

    艾德华笑道:“神主无疑是世间最具智慧的人之一,却是冷血疑猜、有威无恩,弄得手下个个避过争功,这是否就叫机关算尽太聪明?”

    碧玉心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啊,冷血人认真起来还是挺行的,怒情战兵这么快就毁掉一半。回补,不停地回补。”从魂器袋里取出一瓶月华仙酒抛给艾德华。

    “怀恩小子,你是核心,还撑得住么?”艾德华接住灵酒,一气饮尽,再以土灵幻化傀儡兵。

    “第三个锦囊专主计中计,用起来真费神,头痛得厉害,不过还撑得住。”闾怀恩说话间将蝎身位的浑天星斗阵变为双星图,前半是室女星图,后半是小熊星图。

    室女星图覆在蝎身前半段,双臂与蝎钳相叠。这一星图兼具攻、防、移、速、恢复等玄奇,但只对女人有用,尤其是室女,前半段皆是姑娘家,此时用出正是最为适合。小熊星图覆在蝎身后半段,玄奇与大熊星图一同,增幅灵效上要弱于大熊,但在神光消耗上也是要小很多,便于多星图合阵。

    碧玉心眼尖心灵,瞄到一个圣血灵神孤身突前了,急吩咐艾德华为德吉弄一个傀儡外壳。艾德华会意,为德吉附上一层土壳,看上去与怒情战兵一般无二。

    德吉再一次憋气到极限,隐在怒情战兵群中,寻机突袭,以丢掉大条命为代价重创圣血灵神。严银苓飞身上前,舍命拦阻趁机强攻的圣血族人,为德吉争得逃回阵位的空隙。德吉服下无忧灵浆,长长一口气后再次憋气。严银苓木命寄身随之再现。被圣血当炮灰驱使的纯血、凡血们气到乱骂,却是无可奈何。

    远处,玄象族主无视各血等的伤亡,令示身侧强战组继续待命。

    狄冲霄一气千轮连掷,虽是无能伤到幻界神,却将围在幻界边缘的圣血族人累得不轻。狄冲霄暂停掷刀,分神打量周遭战局,半点不理幻界神会不会借机突袭。

    “狄冲霄,都说过耍小花招没用,本神不会蠢到以为可以偷袭重创你。你的空界灵印很有趣,每一个灵印都是一个空界神技,强弱一是要看你蕴入多少神光,二就是看灵印寄体是什么。果然,看着不起眼,实是与那崔英所食灵木同属一源。本神现在觉着打飞木刀太过可惜了,这些宝贝你有多少,本神要多少,本神倒要看看你还能拿出多少来。”幻界神把玩着手中的木飞刀。刀上的空移灵印已被抹去。

    狄冲霄道:“我也不认为你会有胆子偷袭。幻界神,我真是有点看不懂你们了,你的手下到底是在和冲霄卫死战,还是借着冲霄卫排除异己?瞧那一地死尸。”

    幻界神道:“随你怎么看怎么想,本神只要结果,只要结果是冲霄卫全灭,过程是什么,本神不会理。”

    狄冲霄道:“听着就令人寒心,不过这才像神血说得话。我能感应到还有一个很强的人隐伏,就在山丘那面,他的心思该也是和你一样。只要能杀了我,你们都死绝了也没什么关系,只要在死前给他创造出一个绝杀空隙就好。”

    幻界神道:“本神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洗秽城所在地域是竹毒荒野,不仅凶兽众多,也时有灵劫出现,若是后者,你逃命的机会就来了。”

    狄冲霄撇嘴道:“你骗起人来真是连淘气包的一成造诣都没有,我就假装信你好了,你们这些人热衷于自相暗斗,我是求之不得。只要能宰了你,不愁那位不现身。”

    幻界神再行剥离一个空界,将木飞刀丢进去保存,道:“那就别客气,有多少飞刀尽管掷,本神对好东西向来是多多益善。”

    狄冲霄向来大方,如幻界神所愿,自幻形袋吞山袋口取出一大捆树祖树枝,塞进幻形袋口,令身周飞刀数增到十余万柄。

    能有如此多的树祖枝干,全是暗星女皇的威风。树祖天性平和,对爱树护树的暴脾气育花兽毫无办法,只能任由暗星修剪树身。暗星女皇只是要将树祖修剪得华丽威武,其余不问,那些叶子、嫩枝什么的就全便宜了狄某人。

    幻界神眼中贪婪百倍,双手各现一剑,皆是晶莹剔透,似真又幻。

    狄冲霄已然借着飞刀对拼对晶剑有了些了解,明白必是神主赐于幻界神的护身晶魂器。狄冲霄照旧以流电环神技将木飞刀拼成猪头城堡的模样,不同的是,城墙上的飞刀战兵增至四千柄,一方五百。狄冲霄长啸蕴入神光。四千飞刀破空飞射,除去原有的诸种单灵印,多了蕴合空移的双灵印,尽显超卓神技控制。

    幻界神手中双剑如电飞移,往来隔架,于击中瞬间抹消飞刀嵌刻的空移灵印,地上飞刀越落越多。

    狄冲霄半点不理有用没用,不断增补飞刀,看似全神连掷,心神实是大半都在警惕防范山丘那边。

    随着时间流逝,太阳移至天穹正中。孟复真终是借天时之利由小落下风改而占了上风,承命神仆半点不争,全力守御,等着太阳西移的一刻。灵灵的大兽身比之先前小了些,但威势不减,令巨力神无可奈何。其余各处互有高下,可无论哪一方想速胜都没可能办到。

    玄象族主终是动了,将身前强攻组分成十队,每队六人,神魂各异,令示其中两队攻战蝎尾。两队杂在新一轮强攻凡血中,一队专对严银苓,一队专对德吉,极力拆开两人,令不会死、不怕死的配合再难有战果。缺了这一配合,蝎尾毒针就残了一半。

    德吉一击杀敌后被十余人缠死,无能回返,也不打算回返,服下碧玉心专为他雕琢的灵食——绝气百息,气绝断身不死,令神魂绝气刚体超越自身极限,神光每过一息都要增强极多。德吉挥舞赤灼龙甲枪,半点不御守,出手就是飞龙刺。围杀众人惊骇退避,合力御守、封困,心思一同,拖到德吉气断魂散。

    德吉已是无气可出,无声狂笑,脚下一动,鬼怪般越过前方众敌,回身一枪,破穿一斗神神光盾,破心而入;再挥左拳,一记叠威爆震正中另一人脑袋,打得他七窍流血,当场毙命。强战两队情知有异,上前死战不放。百息之后,德吉气绝倒地,身上万千伤痕。强攻两队只余四人活下,压下心中的惊骇,带着所有炮灰强攻没了蝎针的蝎身。

    童宣韵散去缠在德吉脚上的神光丝,轻轻一叹后布下百重凝空墙,一重一尺、百重百尺,再一次将意图冲阵的炮灰们全部困缚。阵外圣血灵神就等着这一刻,手中幻现百十土灵短棍,皆是中空,层层相套。圣血灵神如雨掷棍,中空土棍最后一层成功撞在被困炮灰后背,恰到好处地将人推出凝空陷阱。

    没了困缚,十余人神光再现,领头斗神明白童宣韵要封堵后面人手不可能对付自己,带着人杀向李文静诸女。

    只要能杀了李文静,那烦人的竹林幻像就不复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娱崛起〕〔刀剑三尺〕〔荒狱记〕〔名门俏医妃〕〔新婚秘爱:沈先生〕〔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公主为妻记〕〔死亡之最终试炼〕〔为你所致〕〔墨引流觞〕〔顾太太的豪门日常〕〔试婚100天:帝少宠〕〔都市狂兵〕〔蜀山世界笑傲行〕〔情剑止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