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警察日志〕〔刁蛮甜妻不好宠〕〔快穿:报告宿主任〕〔重生之修仙归来〕〔绝世毒尊〕〔总裁大人超给力〕〔灵药大仙尊〕〔晚明商旅〕〔某齐神的次元〕〔钑龙〕〔回忆与异能〕〔五神天尊〕〔盛世第一娇〕〔不死武皇〕〔异能少女重生:帝〕〔我在异界当神壕〕〔王者之路〕〔二嫁司少闪婚妻顾〕〔至尊小神农〕〔重生之财气冲天
六分半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光冲霄 第九百五十八章 城外来人
    堆在华芳城的兽料皆是惊世品等,能得到它们的人要么实力足够强,要么机缘足够好,狄冲霄是两者皆备。

    中小魔道自问惹不起狄冲霄,个个有邪心没恶胆,偶有一些胆大的也无一能闯过天仙百御的镇守。大宗大族皆是顾忌极炎魔,不愿在焚世魔愿前凭添枝节,便严禁弟子们进入华芳城地域。但这一不愿只是限于强抢强要,若是公正比战得来一些、公平换取一些,便是魔皇再生也要无话可说。得到狄冲霄停留华芳城的消息后,周遭大小宗门连夜派人前来。

    狄冲霄打量城外一众强者,寻找足够强的对手。

    飞猿北山镇、腾蛇腾海平相伴而出,借着先前的良好交往,希望和狄冲霄换取一些星穹耀斑。

    星图耀斑这一稀世金灵两大宗均有收存,但狄冲霄处的这一金灵是噬金魔蚁以蚁血海金汁合入星图耀斑锻合而成,又名星穹耀斑,玄奇远胜星图耀斑,当世只有极少数人有收存。

    星穹耀斑在旁人眼里万年难有,可邪盗女皇金飞环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金飞环有,狄冲霄就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北、腾两长老行事极重宗门规法,是以心性虽处邪正间,可风评偏正良,属可以结交之列,大嫂残躯一事上也是颇得他两人的助力,狄冲霄有心在此还他两人一个人情,却是没有出声,饶有兴致地看向俩人身后的大群人。

    北山镇会意转头看,犹豫之后正色回道:“老夫倒也是想替狄神将轰走他们,可其中颇有些打不过的棘手魔徒。若是以往,占便宜便占便宜了,如今狄神将的为人老夫已然明白,极是敬佩,不愿有负所托。”

    腾海平道:“北老哥说得是,虽说我俩借着狄神将前次送赠的灵珍飞升三品有余,但也就是五六品。还是换吧。”

    狄冲霄道:“误会了,不是轰人,是人实在太多,没个名目就松口,我有得烦心。小真,你们两个过来。”

    百花姐妹应声行来。

    狄冲霄道:“论神光,淘气包逊了两位三品有余,可专擅处在于联手,就二对二比战。打赢淘气丫头,随你们换多少。打输了、打平了,还是可以换,但在魂器雕琢完成之前,两位长老就要屈尊当一回护卫。”

    百花姐妹正闲着没事,欢喜娇呼,选了一处宽敞地,姐妹手牵手。不是和狄冲霄打就成,腾海平、北山镇大喜应下,前行对站。因着并非是生死斗战,又是以长对少,北山镇自重身份,先行独战,试探百花姐妹。

    人群中有几人见可以比战换珍,心意大动,相伴而出,未及开口,天上落下一片水云。邪鬼盟海溺鬼自水云中跃出,手中幻现双头鬼叉,挥手间震飞那几人。周遭人惊呼邪鬼盟,纷纷退避。邪溺鬼不理身后人群,看向狄冲霄,阴冷冷地笑。狄冲霄早前就自天上水灵的古怪异变知道此鬼隐在,招招手算是打过招呼,神光渐增。

    海溺鬼摆手道:“不错,还是个活鬼。你要是轻易成了死鬼,本鬼会很失望。本鬼倒是想和你再打一场,可鬼主下过鬼令,半年内,盟中鬼皆不能与你斗战。换珍。”

    狄冲霄消隐神光,道:“那就半年后再说,你想要什么?”

    “四圣会朱雀堂圣地才有的封窟地心火晶。用它们换。”海溺鬼从水云中吸出七个水团。三份幽蓝如海,四份赤紫如血。

    狄冲霄一看便知是神魂之泪与魔魄之血,正需要它们用作修行,就是难以得到,由衷惊赞。

    只此一端就能明白邪鬼盟为何能名列魔道十峰。狄冲霄自问撞上机缘找到一份并不难,可要是有心去找,还是要七份,纵是有灵光奇变相助也是难过登天之事。

    海溺鬼道:“本鬼说过,本鬼深为水灵所厌憎,神魂之泪与魔魄之血无论内在是什么,外相上都是以水灵为主的灵珍。在寻找它们上,天下间没有人能比得了本鬼。”

    狄冲霄道:“换了。不必去城内,我身上就有且是最底层的最上品。醉枫,收东西。”取出一大块地心火晶,抛给海溺鬼。

    厉醉枫上前,以树祖木纸为灵料剪出七个小瓶,将七份天地灵珍收存,放入魂器袋里。

    海溺鬼收下火晶,回到水云,平躺进去。不露头,犹如睡在水棺里。水云飘空,迅疾远去。

    狄冲霄看向人群,取出龙牙破灵剑在地上划了一个圈,入圈站定,喝道:“一个一个来太麻烦,本神将没时间陪着,一起上吧。哪一个能逼我出圈,想怎么换就怎么换。”

    闾怀恩闻言偏头对德吉低语几句。德吉点头,站出大叫:“都给老子听好了,谁要是想耍小聪明不战冲城,可以,先杀了老子!”

    拜依来到德吉身侧,怒目挥拳。

    慕兰低语:“怀恩,你这是极度小瞧神将大人,小心醉枫与维朵收拾你。”

    闾怀恩道:“总要防备一下极速类与空界类神魂。而且只有本军师可以在狄老大面前耍小聪明。他们不配。”

    慕兰道:“后一个理由还算说得过去。都退开点吧,别妨碍了神将大人。”

    众人心有同感,退至城门处。

    狄冲霄划画出的圈并不大,刚可容三人并站,大增智战巧战的可能。若是所有人合力,必然能有人令狄冲霄出圈,然而无人愿意给他人做嫁衣,以至于千多人都盼着别人先动,好似千多根柱子。

    狄冲霄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可笑场面,叹气举剑,盘算着先来个破灵千叠清清场。

    忽地,空中莫名浮现无尽火光,附身就燃,千余人无一能逃。扑之不灭,永无休止地烧蚀神光。

    朱红红师徒自天而落。朱红羽满目火煞,冷声道:“十个数,都给本堂主滚。”

    音落,烧身火焰渐化火衣之形。

    一人认出烧身神技,骇呼焚仙火衣,转身飞逃。一人逃,千人随,不到九数,城外地域就只有零落十余人。

    朱熔泪贴到狄冲霄身前,妖妖轻语:“别死撑,师傅今天的火气十足旺盛。今早我都挨训了。”

    “这才几天,红羽姐的尊神意蚀居然到了神技入意的境地,小弟自愧不如。红羽姐想要什么只管拿,要是不够就和小弟说。”狄冲霄嗖地一声就跳出了圈,满脸憨厚笑容。

    “尊神意蚀不过是尊神基本,不足为道。泪儿,入城。”朱红羽行向城门。

    人未至,无形火灵自行聚为火道,焰力之强,慕兰诸人无一能接近一丈之内。

    朱熔泪再行低语:“师傅昨晚分别后就好怪,心绪不定。前些天,师傅将新近归附竹毒神主的焰族合心会夷为平地,夺来两杖魔器碎片,原意是要交给会主的,昨晚莫名收在心里了。今个来,不管师傅说什么,我都能明白只是要向你示威。古古怪怪,不管,你就是死了也要给本妖女探个明白,魔碎就是个祸胎,我不想师傅出事。”

    狄冲霄道:“确是古怪,红羽姐一向不屑借用黑暗神光。放心,包在我身上,你这些天定要好好陪着大妖女,千万别让她一个人呆着。若是魔碎袭魂扰心,最忌讳地就是孤独与乱想,那样会使得阴暗心绪无尽增长,直至无法收拾。只有幸福与快乐才是能压制魔碎的心绪。天下只有你能办到。”

    朱熔泪应下,追向朱红羽。

    狄冲霄重回圈内,剑指余下强者。能破散意蚀而成的焚仙火衣,能任由火衣烧身无伤损,必是隐下神光的超强者,够份量活动筋骨。

    余下十余人各自移位,十余步间,本该消散的焚仙火衣莫名再现。飘飘摇摇,看似威势不强,可只要被火衣沾上就是永无休止地烧灼神光,且是最为彻底的烧灼,一旦不敌就会是神光消散,境界弱降。众人大骇,终是明白只要还在朱红羽意蚀范围之内,火衣便是不破神技。一声喊,又有十余人逃离远遁。

    狄冲霄看向留下三人,挥剑斩出破灵斩。

    两人闪避,一人不避也不防御,任由剑斩击身,遮脸面具碎裂的一瞬身外火衣消散无踪。是个三十上下的壮汉。

    壮汉道:“气度非凡,万中无一。那两位以己度人,兼且满身悲怨血气,该是竹毒神血。要本尊替你杀了他们么?”无形威势散发,令人思止身僵。

    狄冲霄收剑行礼,道:“视红羽姐的尊神意蚀如无物,看似以意蚀对意蚀,实是天成兽威反压意蚀。那面具一眼看去只是一个古怪兽头,实是由万个兽形拼合而成,巧妙精致,阁下可是万兽宗宗主?”

    壮汉道:“灵光奇变果然了得。你这小子定没想到魔道十峰中的万兽宗会是邪灵兽做宗主。”

    狄冲霄道:“确是吓了一跳,不过细想之后也没什么,灵灵要想建个宗耍,我一样会陪它玩。不知宗主怎么称呼,为何前来?”

    壮汉道:“如你一般的人类,本尊很久没遇上了。本尊起初只是对灭神师有所好奇才会建宗相处,原以为会很艰难,可出乎本尊意料,灭神师们在追随依附强者一事上与荒野凶兽毫无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灭神师们有着绝大多数凶兽没有的丰富情感,并不会因新有更强人兽的出现就背叛。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如此。最初的小家伙给本尊起了一个名字,慧思烦。智慧的慧,思索的思,烦恼的烦。她说世间所有烦恼都是源自思索,越是智慧人兽越是如此。本尊前来一是想看看你,再决定半年后是帮你,还是站在极炎魔一边;二是顺道替小家伙要些鱼鳞,你该明白本尊要的是什么,五杖就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刀剑三尺〕〔文娱崛起〕〔崇祯窃听系统〕〔一线黑粉〕〔万界大盗〕〔拯救喵殿下〕〔湛蓝史诗〕〔Boss,夫人又把人〕〔最强小民工〕〔重生八十年代创豪〕〔劈天斩神〕〔秦时明月之天明崛〕〔反派的正义之路〕〔从超神学院开始征〕〔试婚100天:帝少宠
  sitemap